🏡
PTT小說網
x
    人們對宋曉都抱有期待,因為他總是臨危不亂,因為他總是在關鍵時刻有出彩表現。

    但是這一次呢?在被葉修的君莫笑擊穿防守后,宋曉就再沒能建立起來成功的防守節奏。如果說之前的防守有刻意讓出空間,捕捉反擊機會的話,那么現在,就是純粹為了抵擋對手攻擊,為了生存下來而進行的防衛了。

    不過即使是這種情況下,防守做得好的選手,也是可以撐破對手的攻勢,找到扭轉的機會。

    宋曉心理素質好,防守水平又高,所以即使他像很多常規賽中的選手一樣被散人快打打得很狼狽時,大家總覺得他肯定不會就這樣輸掉的。

    可是現在看起來,大家真不應該抱著這樣的期待。宋曉此時,和其他被動挨打的選手也沒太大區別。濤落沙明左支右絀,十分狼狽,至于宋曉此時的心情是怎樣,那就沒有人能知道了。

    “還有百分之十的生命。”潘林卻還沒死心,還希望在最后關頭有所轉機。不過再看看君莫笑的生命后,有點絕望。

    百分之七十三。

    君莫笑這有這么多的生命。宋曉這位季后賽選手,今次可是開張不吉,出門就撞門板上了。

    不會就這樣結束吧?還有人在心里念叨呢!尤其是藍雨戰隊的粉絲們,他們對宋曉特別有信心,因為宋曉從未在關鍵時候讓他們失望過。

    但是……凡事都是有第一次,宋曉也終于迎來了他在季后賽卻沒關鍵起來的第一次。

    輸了。

    百分之七十。這是君莫笑生命血線最終停留的位置,宋曉的濤落沙明就這樣無聲地倒下了。

    現場掌聲一片,當然是獻給葉修的。一挑五這樣奔放的口號,也還是有奔放的漢子在喊的。

    宋曉從比賽席里走了出來,電視直播有給他特寫。看上去也沒有什么特別的表情。

    “宋曉今天的表現有點讓人失望啊!”潘林嘆息著。

    “或許是我們對他期待過高了。”李藝博說道,“宋曉的技術水準并不算最好,但因為出色的心理素質,讓他在季后賽這種關鍵的時候更能超水平發揮。而其他選手在緊張的季后賽里可能會過分緊張,可能會過分謹慎,這都是失常的表現。一邊失常,一邊超水平,所以也不難理解宋曉為什么在季后賽總是會出彩。不過這次他的對手……”

    “說葉修在季后賽里緊張,這聽起來是不是都有點可笑?”李藝博說。

    “嗯。”潘林承認了這一點。

    “所以說他被葉修壓制住很正常。如果換是一個興欣新人的話,也許結果就大不一樣了。”李藝博說。

    “看來藍雨是沒料到葉修居然還是在個人賽里第一個上陣。他們的本意大概也不是想讓宋曉遇葉修的。”潘林也分析了起來。

    “嗯,我們看看藍雨第二順位的選手是誰。”李藝博開始注意電子大屏幕。季后賽搞得很懸念。不像常規賽里的擂臺賽,兩隊三位選手的名單和出場順序一次列出,然后三人直接上臺。季后賽這五人擂臺賽。是按順位一個一個來,不到該上場時,沒人知道接下來會派的是誰。

    盧瀚文,劍客流云。

    終于,大屏幕上打出了藍雨戰隊接下來要出場選手的名字。

    “呃,這個……”李藝博欲言又止。盧瀚文現在依然是職業聯盟中最年輕的選手,可他卻已經在主力位置上打了兩年。兩次入選全明星,十四歲的處子賽季,就因為失誤承擔起了戰隊失利的主要責任。

    藍雨對盧瀚文的培養方式真的是太奔放了。現在可沒有任何一支隊伍會將新人就這樣毛手毛腳地扔到場上讓他去打打殺殺。大家都是講究一點循序漸進的。看到藍雨對盧瀚文的使用,有不少評論都曾表示過擔憂。

    新秀進入聯盟。需要適應職業比賽的強度和節奏。有很多有才華的年輕選手,適應能力很強,一上來就讓人眼前一亮,頓時方方面面的夸獎就會撲面而來了。

    但是新秀往往不知道。他們在這時所面臨的,還不是真正的職業圈。因為他們的初來乍到。他們對職業圈固然陌生,職業圈也不熟悉他們。而當他們有了這樣出色的表現和發揮后,職業圈也已經關注到他們,各大戰隊,也會開始針對他們有所行動。這個時候,新秀所要面對的,才是真正的職業圈,為了勝敗,用盡一切手段的職業圈。

    無數新秀在這時候就被撞得頭破血流了,而這,就是所謂的新秀墻了。多少如今頂尖的大神級選手,可都是撞著這墻走過來了。

    他們挺過來了,可也有很多有天賦的選手,在新秀墻之后,就泯滅眾人了。過重的打擊,過大的壓力,對于新人成長都是很不利的。

    藍雨的盧瀚文在很多人看來就是處于這樣的不利環境中,而且也不出意料的,在各大戰隊熟悉了他以后,場上表現和數據都有所下滑。但是,盧瀚文卻沒有因此消沉下去,他繼續努力,繼續拼殺,就好像還是初出聯盟似的,他繼續保有著那股新鮮的活力。

    表現下滑?失誤連累全隊?

    盧瀚文都經歷過,也難過過,但是他的積極性卻從來沒有因此被消磨過。他是真真正正的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心里全是陽光,沒有一絲陰霾。

    藍雨所用的,就是最適合他的培養方法。他不需要保護,他可以直面所有挫折,摔得越重,他爬起得越快。跌跌撞撞,直至徹底飛奔起來。

    “這一局,李指導你怎么看?”潘林看出李藝博似乎有話要講,卻又忍回去了。

    “葉修經驗豐富,盧瀚文沖勁十足,很有看點。”李藝博笑道。

    潘林估摸著李藝博原本想說的恐怕不會是這個,但節目里也不好太追問,只好一邊簡單介紹盧瀚文的情況,一邊看到這少年從選手席上起身,朝賽臺上走去。

    “這盧瀚文,可也有一顆大心臟呀!”潘林看到他和宋曉途中相遇時,突然說道。

    “是的,相比起技術,心理素質可是更難磨練的,盧瀚文小小年紀,真不容易。”李藝博說道。

    “藍雨的兩位選手現在在途中交流,宋曉是在傳授剛剛比賽中吸取到的一些經驗嗎?”潘林猜測著。

    “這種經驗,藍雨早該有呀!”李藝博說道。畢竟藍雨和興欣在常規賽里已是兩度交手了。

    “或許又有什么新發現呢?”潘林說話的功夫,宋曉和盧瀚文兩個已經分開,盧瀚文上場,宋曉會到藍雨的選手席。

    “很難打嗎?”黃少天問他。

    “眼都花了。”宋曉坐到座位上,把眼睛閉了起來。

    “眼花?”

    “那個千機傘變啊變啊變啊的,就沒一秒鐘消停的,真心受不了。”宋曉說。

    藍雨諸位面面相覷。他們備戰興欣,葉修和他的散人當然是重中之重,但是有關這一點,真是一點準備都沒有。

    “這都什么事啊?”藍雨的彈藥專家選手鄭軒感嘆著。干擾視線,他們彈藥專家一系可算是最出風頭的。張佳樂的百花式打法,其他人可能沒辦法做到他那么極致,但也已經成了彈藥專家多多少少都會利用到的一種手法。

    不過葉修這手法,和他們這手法又有不同。他們只是借光影來做掩護,但葉修這直接就是視覺攻擊啊!把人都搞眼花了,這簡直就是閃光彈一般的效果啊!

    “你和瀚文說了什么?”喻文州問宋曉。

    “我讓他嘗試多切側路,或者繞背,盡量不要正面打,正面打真太惡心了,真的,你們有機會都可以去試試。”宋曉說。

    喻文州沒有再多問什么,就見著盧瀚文進了藍雨的比賽席。而后角色載入,流云和君莫笑刷入地圖。

    盧瀚文當然不是喜歡繞圈子的性子,流云直接朝中路切去。葉修呢?這一次卻再次戰術走位,而且沒走和上次相同的。那次他讓君莫笑走左翼,這次卻是改走了右翼。

    “UU看書 w又玩陰的!”黃少天咬牙,多少也是有點緊張。他當然比外隊的人更清楚盧瀚文的風格,猥瑣流的話他可不怎么擅長應付,一般猥瑣的也就算了,但葉修的猥瑣,黃少天覺得揣摩到任何程度都不過分。

    “盧瀚文直切,葉修戰術走位。”潘林也在介紹開局了。

    “葉修看起來不緊不慢的啊!并不打算搶位的樣子。”李藝博看君莫笑的移動速度說著。

    “這次又準備從哪里發動偷襲呢?”潘林說著。葉修的戰術走位,并不像真正徹底的猥瑣流那樣,一會打一下一會躲起來敵進我退敵退我擾那樣讓人郁悶得要死。他大多數時候就是借偷襲搶個先手,然后直接正面把人打趴了。不過現在是擂臺賽,擂臺賽需要盡可能少的消耗,如此背景,這家伙徹底猥瑣起來也不是沒可能的。榮耀教科書,大家不會以為葉修還有什么不會的打法。

    會不會猥瑣呢?

    所有人望著君莫笑不緊不慢的移動,想著。(未完待續)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