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地心斬首術的偷襲,這已是莫凡一個經常使用的手法了。藍雨戰隊在賽前針對興欣的備戰中,也不會因為莫凡是個新人就忽視他,興欣每位選手的風格,包括在最后幾輪才有上陣的羅輯,還有他們藍雨的初代隊長兼藍溪閣初代會長魏琛,都有積極了解。

    但是知道了是一回事,場上能不能意識到,卻又是另一回事。

    如果知道就能解決問題的話,那比賽未免就顯得太簡單了。

    莫凡利用影舞起手,大量的影分身混淆黃少天的注意力,這是非常高明的鋪墊手法,而黃少天,也是被他徹底騙過了。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影舞最后居然成了一個幌子。

    當地心斬首術的利刃斬向夜雨聲煩的咽喉時,黃少天再做反應卻已經遲了。

    雀落、火焰斬、背身縛首術、亂身術!

    ..

    接連四個忍法攻擊,前三個技能更是全在空中施展出的,手法之快讓觀眾嘆為觀止。現場掌聲響起時,毀人不倦四個技能都已經用完了,看得人眼花繚亂,夜雨聲煩完全無法招架,一個不漏得全中。

    這時的現場觀眾哪里還會在乎毀人不倦拾荒者的身份,嗷嗷嗷地嚎叫個不停。這可只是一個新人啊,卻打得黃少天這頂尖大神毫無還手之力,這得多大能耐?

    亂身術之后,攻勢稍有一個停頓,莫凡看起來是猶豫了一下,不過在看到夜雨聲煩身形依舊不穩住,立即又是一個攻擊沖了上去。

    忍法?空蟬雙殺!

    毀人不倦雙手朝著夜雨聲煩切去,卻沒想到夜雨聲煩在這樣歪七扭八的身形,居然亮劍而出。

    劍光一道,疾閃至莫凡的眼前。

    中!

    血花飛出,這一次是莫凡來不及閃避了,再看夜雨聲煩,卻還是那個遭受連續攻擊后身形不穩的姿態。但是,他的身形不穩。他的劍卻出得很穩。這種變態的協調xìng和控制力,是怎么cāo作出來的?

    當然同時很穩定的,還有黃少天的文字消息。

    “呵呵,你太勉強了。”黃少天說著,夜雨聲煩卻在調整身形的過程中,繼續劍出。

    劍刃風暴!

    這種情況下,黃少天使出的居然還是劍客65級的劍技大招。連續不斷的刺擊,讓劍刃仿佛一陣風暴般朝著毀人不倦席卷而去。

    替身術!

    莫凡果斷放棄了抵抗的打算,直接用了一個脫身技。

    留下的替身草人當場就被劍刃風暴撕成了碎片,莫凡沒敢再讓逃遠的毀人不倦立即發動攻擊,身后一顆大樹,忍刀揮舞著三兩下就飛身上去。站在樹杈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夜雨聲煩。

    他看穿了嗎?這是莫凡此時心中的念頭。

    “藍雨看穿了。”場下的葉修,卻已經得出了結論。

    你太勉強了。

    黃少天的這話,恐怕觀眾都沒太當回事,連解說此時在談論的都是莫凡在亂身沖后接空蟬雙殺那一瞬間的猶豫。

    “不該猶豫啊!”李藝博說著。

    “新人選手,畢竟經驗不足啊!”潘林也在嘆息著。

    兩人看出了莫凡的猶豫,卻都根本不知道莫凡猶豫的真正原因。

    莫凡之所以猶豫,是因為他知道接下來的攻擊他控制不到完美,在那個亂身沖之后。他就已經感覺到自己控制不住了。只是看到接下來的攻擊機會很好。所以他猶豫了一下下后,接著又上了。

    但是事實證明。黃少天,果然不是一個他在非爆發狀態下可以輕易抗衡的選手。即便是在那種身形不穩破綻百出的姿態下,夜雨聲煩的那記拔刀斬,卻還是準確切斷了毀人不倦沖上的攻擊。

    所以莫凡不再抱幻想了,管你黃少天再追什么攻擊,他都已經一個替身術的cāo作下去,干干脆脆地先一步逃開了。

    “誒?”看到莫凡的毀人不倦飛快地爬到了樹上,潘林和李藝博都理解不能。

    “不錯的攻擊機會啊!怎么就放過了?”李藝博嘟囔著,這興欣,總是讓自己看不懂啊!這又是什么戰術思路呢?剛才用替身術逃開了劍刃風暴的卷殺,之后的落位運氣不錯,很適合立即反擊啊,結果莫凡居然就讓毀人不倦爬上樹躲避去了,這個替身術用的,太純粹了吧,真就是為了跑路?

    “莫凡打得非常小心啊!”潘林往積極的方面想。

    “嗯……”李藝博含糊地應了聲,這是個解釋,但是直覺告訴他,應該有別的原因。

    劍刃風暴打到的最終是替身草人,黃少天當然也就立即停下了技能,視角飛快轉了一圈,立即找到毀人不倦。

    “爬那么高?欺負我不會上樹嗎?”黃少天發了一個冷笑的表情,夜雨聲煩沖了過來。

    不過像忍者使用忍刀那樣的攀爬本領劍客確實沒有,夜雨聲煩快步沖到樹下,劍光灑出,卻是朝著這株大樹。

    全是普通攻擊,但是,削、劈、斬、挑,劍光沿著大樹走了這么一圈,瞬時就將樹身挖出一道槽。再接著,一道又一道的劍光滲入槽中,碎木不斷地從中被挑飛出來,四下紛飛。

    “黃少天是準備直接把這樹斬斷嗎?”潘林目瞪口呆。

    “好快!”李藝博卻在驚嘆黃少天的手法。這只是片刻間,那一圈槽就已不知被削到多深,莫凡甚至還沒能有所反應呢,夜雨聲煩突然兩個后跳,冰雨朝身左側一懸,突然揮臂斬出。

    拔刀斬!

    幽藍的劍光,揮成一片漂亮的弧光,但是緊跟著,弧光的正中卻好像突然被掐滅了一般。這部分的劍光,悉數落入那樹身上的深槽之中。

    咯啦啦!

    這記拔刀斬過去,樹身終于發出不堪重負折裂的聲音,樹身朝旁一偏,跟著就已經徐徐倒去。

    真的被斬斷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那棵樹可一點都不細,按角sè比例看一人是肯定抱不過來的,結果,在這么瞬間就被黃少天手下夜雨聲煩匹練般的劍光給折斷了。

    “黃少太兇殘了!!”客隊觀眾席上,藍溪閣的公會頭目率領著他們的粉絲高聲吶喊著。

    黃少天卻在此時一點也沒得意炫耀。劍收得很快。連個造型都沒擺,角sè就朝著樹身上竄去,踩著剛剛才斜出一點坡度的樹身就朝上沖去。

    三段斬!

    劍光開路,在樹徐徐倒下,坡度越來越低的情況下,夜雨聲煩就已經急速朝著漸漸失去高點的毀人不倦沖了去。

    手里劍!

    莫凡可也沒有坐以待斃,借著枝葉的掩護。一枚手里劍突然shè出。

    叮!

    三段斬的劍光正好將這記手里劍迎上,斬落在旁,夜雨聲煩的去勢一點沒減。

    一株漸漸就要倒到地上的粗大樹身上,兩個角sè都開始了高速移動。

    夜雨聲煩在沖,毀人不倦在退。

    斜橫下來的大樹,頓時多出來了不少可供掩護的地方。

    百流斬!

    夜雨聲煩繼續前沖。突然一旁樹葉里,數道水流竄出。

    升龍斬!

    黃少天也是急速反應,夜雨聲煩提劍朝空中疾升,水流沖至,攀起,已要串接成牢,夜雨聲煩卻憑著這記升龍斬,硬生生在水牢頂端數道水流接起的一瞬逃出。

    銀光落刃!

    夜雨聲煩緊接著就再朝樹身上落去。黃少天已經看到了毀人不倦的位置。

    崩山擊!

    剛一觸地的夜雨聲煩再度跳起。朝著毀人不倦一劍斬了去。

    毀人不倦連忙跳開。

    好一個黃少天,半空中。居然還扭了一下崩山擊的劍身角度,劍光硬生生地還是朝著毀人不倦追了去。

    百般無奈,莫凡也只能讓毀人不倦攻擊招架一下,半空中忍刀舉起,迎上。

    砰!

    兵器相撞,崩山擊的判定是很強的,只是這么舉刀一架,根本招架不住,毀人不倦吐了口血出來,從形態上表示這一擊的傷害他已吃下,跟著順著劍勢落翻在樹,但是很快一個翻滾,就已經再度站起身來。

    就在這一路倒下的樹身上,兩人的身角進行著這一系列的技能和戰斗,強大的cāo作震撼當場。

    但是就在這時,頻道里,黃少天的名下,極其義憤填膺地閃出兩個字:“我去!!!!”

    怎么?

    所有人都是一怔,接著就見夜雨聲煩刷一下,居然就從那茂密的樹葉中隱沒了。

    轟!

    緊接著大樹徹底倒地,被壓在樹下的種種,發出驚天的怒響,卷起的塵土,濺起的沙石,瞬間好像爆炸的濃煙氣浪一般,遮蓋了一切。

    畫面整個都云里霧里了。

    黃少天呢?夜雨聲煩呢?怎么了?U www.uukanshu.com

    人們驚訝地發現,夜雨聲煩的生命,在這一瞬間居然直接線下降,瞬時間就去了百分之五十,加上之前毀人不倦的幾次攻擊,已經可憐地只剩下百分之十,紅血了。

    好在有電視轉播,這邊迅速放出了剛才那一幕的特定鏡頭,然后人們就發現,夜雨聲煩崩山擊后,落下,結果腳底居然踩了個空,從那茂密的樹葉中直穿而下,他先落了地,然后,大樹就壓了上去……

    回放迅速又將情景朝前扯了扯,這下人們終于徹底看明白。

    先前站在那位置的,是毀人不倦,所以黃少天的夜雨聲煩強勢攻上。但是,當時的毀人不倦,是將忍刀插在了樹身上,然后角sè站在忍刀上,跳走閃避,帶走了忍刀,那一大片地方,被枝葉所擋,之下其實是一片空當,根本就沒有落足點。

    堂堂大神黃少天,最終居然落入這么一個小陷阱,居然讓角sè在戰斗中一腳踩空。

    連經驗豐富的最強解說搭檔潘林和李藝博,都不知該怎么點評這一幕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