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轟!

    落鳳斬的擊倒判定真是很強。毀人不倦從半空墜下,居然在地上墜出了一個小坑。明晃晃的劍光卻已經追至。

    銀光落刃!

    仿佛御劍飛行一道,冰雨連同夜雨聲煩,轉眼就到了毀人不倦身前。

    毀人不倦雙手正在飛快地結印。

    替身術!

    黃少天可以猜得出來。這也是忍者最惡心人的一個地方,他們有這樣的脫身技,可以強行中斷對方的攻勢。

    好在忍法都需要結印,這就相當于是需要吟唱一樣,即使忍者這吟唱完全由cāo作者的手速決定,但是,至少也給對方留下了打斷的空間。

    手法很快,但是,還不夠啊!

    黃少天的計算很jīng準,他所發動的攻勢,一早就計劃了絕不能給莫凡cāo作脫身技的空當。落鳳斬讓對方撞地后的小僵直,到夜雨聲煩銀光落刃落下,足以讓莫凡來不及完成這個替身術的cāo作了。而這等jīng細的計算,恐怕就是頂尖大神和新人之間很大的一個區別了。新人無論再才華橫溢,因為經驗上的差距,恐怕不足以計算到這種程度。. .

    中吧!

    冰雨劍落下,接下來的攻勢,黃少天腦中都已經計劃完畢了。

    但是就在這一瞬,他看到毀人不倦雙手的結印動作。

    這不是替身術!

    黃少天的觀察力真是很敏銳,如此快速的幾個手指彎曲的小動作,他竟然也能分辨得出。

    這是,地心斬首術!

    莫凡,居然在這種時候選擇了強行反擊,這真是讓黃少天太意外了。他沒有計算到這種可能,因為他們賽前備戰興欣,對莫凡這名新人的觀察和了解中,發現了兩個很明顯的風格特質。

    不輸給任何人的耐心,以及對風險的絕對規避。

    結合這選手的出身。他的這種風格也就不難理解了。

    于是此時這記地心斬首術。可就是他風格的扭轉了。這是風險很大的決斷,黃少天沒有料到莫凡會有這種決斷。

    不過,應該還是可以打斷吧?

    地心斬首術的結印,比起替身術在cāo作上可還是要略繁復一些啊!

    黃少天心下這樣想著,但是卻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技能cāo作的繁復程度有不同,但選手對每個技能cāo作的嫻熟程度也有不同。尤其新手而言,在這方面恐怕會更明顯一些。更繁復的地心斬首術。比替身術cāo作得更快是完全有可能的。

    命中!

    銀光落刃終究還是刺到了毀人不倦身上,但是,打斷了結印了嗎?

    只存于一瞬間的差異,微小到連黃少天都無法分辨,他只看著毀人不倦被這一記銀光落刃沖翻在地,然后。突然沒入地底消失。

    完成結印了!

    黃少天立時有所反應,剛剛落地的夜雨聲煩毫不猶豫地就已經重新跳起半空,朝下就是一劍斬出。

    但是……斬空。

    毀人不倦居然沒有馬上出地攻擊,這一刻,他又開始表現他那超凡的耐心了。

    真是個煩人的家伙啊!

    黃少天心下咒罵著,其實很多和他對陣的選手,心下如此咒罵他也不知多少回了。有他垃圾話的原因,也有他這種類似戰斗風格的原因。超凡。而且超煩。

    黃少天不知莫凡打算何時發動攻擊。落地的瞬間,總是最兇險的。所以他干脆在落地時也是伴隨了一記攻擊腳下的技能。

    毀人不倦還是沒有出手,黃少天對此表示遺憾。這份耐心和隱忍固然值得稱贊,但是在黃少天看來,這次表現得可有些不是地方。地心斬首術施展最佳的時機就是之前施展出來的那一瞬,那一刻,黃少天還真有點忙亂。可是再到現在,他已經完全從容,靜待著這技能出手,這時候,還想得手?除非自己掉線。

    “真是遺憾啊!”于是黃少天就在頻道里說了起來,即使鉆到地下,莫凡也是可以看到聊天頻道的。

    “你錯過了最好的時機。”黃少天說道。

    “我現在甚至可以隨隨便便讓角sè走出你地心斬首術所能攻擊的范圍。”黃少天說。

    范圍?

    用完這個詞,黃少天突然一怔。

    然后他就看到毀人不倦的地心斬首術發動了。

    不是在他夜雨聲煩的腳下,而是在他可發動的范圍內,距離夜雨聲煩最遠的地方。就這樣,毀人不倦從心底跳出,和夜雨聲煩對峙起來。

    我去!

    黃少天知道自己錯了。

    對方這一地心斬首術,根本就沒想著要做攻擊,是在那一瞬間,當作鉆地脫身技來用的。而現在,他的攻勢可不一樣是中斷了嗎?雙方面對面,正面強打?百分之十的生命夜雨聲煩,幾個交換就要被人家弄死了。

    看著毀人不倦那張面無表情的角sè臉,黃少天忽然覺得就好像看到那個莫凡的表情一樣。在自己喋喋不休發著消息的時候,大概就是這樣面無表情地,理也不理吧!

    毀人不倦一轉身,跑了,又一次借周圍的環境將自己藏匿了。對手只有百分之十的生命,他竟然還是沒有去正面對攻。

    不過這一次,他很積極,隱蔽起來的時候,經常甩個手里劍什么的去sāo擾夜雨聲煩。引誘對手上前。

    黃少天哭笑不得,自己堂堂大神,現在……是在被一個新人調戲嗎?

    可是他偏偏也沒什么好辦法,新人實力不俗,自己的角sè只有百分之十的生命,只是淪落到這么一個尷尬的局面了。

    如此耐心地折騰了好一會后,莫凡終于尋找了一個讓他滿意的機會。毀人不倦沖出,毫不猶豫地擺出了一副就是欺負你血少的蠻橫模樣。

    真是個混蛋!

    夜雨聲煩最終倒下的時候,黃少天已經沒法發出消息,只能砸桌咒罵了。

    莫凡勝出!

    雖然在夜雨聲煩被樹砸趴狂扣百分之五十生命只剩百分之十時,大家就已經預料到了這一結果,可是到現在,結果真正產生的時候,現場內還是不可抑制地被掀起了一波高cháo。

    什么叫草根的逆襲?

    這就是了!

    而這種事莫凡可不是頭回干了,上次他還在常規賽里擊敗了孫翔來著吧?

    不過那一次開場優勢就很明顯。這一次呢,百分百生命對百分之八十開局,新人對頂尖大神,恐怕沒多少人會在意到這20%的優勢吧!大家一開始看好的顯然都是黃少天。

    雖然比賽里有直接大樹倒下砸掉百分之五十這種天災一般的滑稽損失,讓黃少天的失手顯得有些意外。不過,這種場面也是人為制造出來的,實在不好就此忽略了莫凡。再說兩人的直接對抗中,莫凡可也沒表現得是被黃少天完全壓制。比起上一輪葉修被黃少天一波帶走百分之三十多的生命,莫凡都沒有如此凄慘。倒是他一上來就偷襲得手,一波帶走了夜雨聲煩百分之二十。

    “當之無愧的一場勝利!”潘林在轉播中如此說道,有意識地提醒大家不要因為那百分之五十看輕這一場勝利的份量。

    “畢竟,那樹也是黃少天自己砍的……”潘林說著自己都笑出來了。不管怎么解釋,這場比賽到底還是免不了這滑稽的元素。

    黃少天在笑聲中下場,嘲諷啊,同情啊,歡快啊,什么樣的情緒都有,還伴隨著掌聲,還有人“黃少、黃少”地叫著,真是讓人情緒十分復雜的待遇。

    回到藍雨選手席,隊友們紛紛上來握手啊拍肩什么的以示安慰。

    “干什么干什么?你們這一個個都是什么表情,想笑就笑吧!!”黃少天悲憤。這幫家伙,一個個都是忍著笑強裝出的正經過來安慰,但演技一個比一個爛,沒有一個裝得像的。

    “確實很難啊!”宋曉第一個笑了出來。

    “現在我們可是大比分落后了,都嚴肅點!”黃少天拿嚴肅正經的事實來jǐng示大家。擂臺賽,藍雨已經三人下場了,其實包括他們王牌選手黃少天。而興欣才上到第二位。而且毀人不倦現在還有64%的生命。

    “嗯,局面現在對我們不利,需要打得更謹慎一些。”隊長喻文州對下一位要上場的選手交待著。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是!”李遠朝隊長敬了個禮。

    李遠是藍雨戰隊第八賽季入隊的新人,是一名召喚師選手。和其他新人初入隊時的謹小慎微不同,李遠人很活躍,對任何人都很熱情,飛快就和藍雨選手及至很多工作人員混得很熟。

    人際關系雖然處得很好,但李遠不是那種一上來就展露頭腳的新人。第八賽季的最佳新人評選,完全沒有他的身影,他在那年得到的比賽機會并不多。而后第九賽季,藍雨出現了盧瀚文這個史上最年輕選手,直接接下了隊中于鋒離開后的位置,風頭完全壓過已是二年級的李遠。

    不過李遠的心態并沒因此受到沖擊,絲毫沒有因為被新人壓過風頭有所嫉恨,對盧瀚文也和對待每個人一樣,熱情照顧。而在這一年,李遠也得到了更多的比賽機會,漸漸在隊中有了位置。

    直至這賽季,盜賊選手林楓轉會呼嘯,李遠再次踏前一步,正式成為隊中一個固定主力,單人賽事、團隊賽,都有了不少出場機會,表現也很不錯。終于在季后賽的重要舞臺,被派遣上陣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