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蘇沐橙,鄭軒。レm♠思♥路♣客レ

    作為同期選手,雖然一個是黃金一代成員,另一個是在黃金一代光輝下有些被人遺忘的角sè,但相處之間還是不陌生的。

    所以比賽這一開始,蘇沐橙就已經知道鄭軒會在頻道里說得第一句話是什么。

    “壓力山大啊!”于是她搶先說了。

    “干嘛你!”鄭軒不高興,怎么能這樣搶臺詞呢!

    “幫你說嘛!”蘇沐橙回道。

    “唉唉,連臺詞都要被人搶,壓力山大啊!”鄭軒到底還是說了。

    “更大的還在后邊呢!”蘇沐橙說著,沐雨橙風沖出。

    沒有迂回,沒有躲藏,從正面直接沖出。

    “果然!”潘林和李藝博都在叫道。

    就在交換選手的時候兩人就已經聊天,藍雨已經只剩最后一人,而興欣這個時候,不需要再過分的小心謹慎,豪邁地拿下這一局,帶著澎湃的士氣進入團隊賽無疑是最佳的選擇。現在一看,果然蘇沐橙就要這么干了。

    “不會又像莫凡一樣吧?”潘林“果然”完了忽然又有一點擔心。上一局莫凡也曾讓毀人不倦這樣豪邁地沖起來,結果和對手一打照面的時候就溜號了。

    “呃,應當……不會吧?”李藝博這一聽,也遲疑起來。照理蘇沐橙也不是什么陌生人,他們挺清楚風格的。但是現在一進興欣,好像也罩上了一層琢磨不透的光環似的。葉修、方銳,這些老面孔都有轉型職業,出人意料也算合情合理。但這蘇沐橙,職業沒見,風格沒變,打法好多都是嘉世那邊直接沿襲過來的。怎么就也覺得好像不一樣呢?

    “嗯,讓我們看下去。”李藝博沉穩地說著,沒敢亂下斷語。

    結果這一次,鄭軒的彈藥專家槍淋彈雨卻是一出場就貓起來了。

    “鄭軒要猥瑣嗎?”潘林說道。猥瑣一種風格,是一種流派。是作為一種選擇存在于戰斗方式中的。作為職業選手,只存在于喜歡不喜歡,愛用不愛用,你要說不會,那可就不夠職業了。鄭軒這樣一個已經混了七年的老兵。當然不可能不會猥瑣。

    “守擂啊,自然得小心應對了。”李藝博說道。

    鄭軒這個擂主,需要面對的還有三個敵手。

    蘇沐橙是第一個,接下來還會有誰呢?誰也不能比之更猥瑣流的方銳?那個虎一樣的姑娘唐柔?亂七八糟的流氓選手?亦或者是他們藍雨的那位老前輩,魏琛?

    鄭軒并不認識魏琛。他來到藍雨訓練營參訓已是第三賽季。那時魏琛已經退役離開。有關這個老前輩,鄭軒也聽說過一些故事。黃少天是他在網游中發現拎回來的,喻文州繼承的索克薩爾,最初就是屬于他的……藍雨創立之初的每一個事件,都脫不開他的名字。他們在網游中的藍溪閣公會,在創立者的那一欄中,也永遠記下著他的名字:索克薩爾。

    是的。索克薩爾。

    魏琛的索克薩爾,不是喻文州的索克薩爾。

    結果這樣的一位老前輩,退役離開七年后,突然又重回了這片賽場。

    最初他吸引到的關注也挺多。不過他這個復出到底不像葉修,他并不是場上的主角,出場比賽的機會少得可憐,漸漸也就失去了話題。

    也只有藍雨戰隊。還會注意著他們這位老隊長、老前輩。

    他會上場嗎?

    鄭軒想著,然后猛地回過神來。

    媽的。又走神了!

    如此關鍵的比賽中,鄭軒思想居然開了小差,槍淋彈雨下意識地走了一大截出去,此時反應過來,連忙觀察周圍地形。

    “這家伙……又想什么去了吧?”場外看著鄭軒比賽的黃少天說著,他太熟悉這家伙了。

    “缺乏斗志始終是他的大問題。”喻文州感慨著。

    “扔在守擂位上都不能幫他完全集中注意力。”黃少天說。

    “如果他有于鋒那樣的拼勁就好了。”喻文州說道。

    “那樣的話……他早走了吧?”黃少天說。百花那年夏天找過鄭軒,藍雨這邊也都是知道的。

    “是呢……所以,真是沒辦法。”喻文州無奈。

    “如果他能和于鋒中和一下的話就好了。”黃少天說。

    “那樣會怎樣呢?我們隊里出來一道繁花血景嗎?”喻文州說道。黃金一代的選手,對于繁花血景那也是影響深刻的。第三、第四賽季,正是繁花血景達到巔峰的時候。黃金一代可都是經歷過繁花血景洗禮的。

    “誰知道呢!”黃少天說著。

    這種沒有意義的如果,是最讓人惆悵的東西了。

    于鋒因為太積極,太有目標,太有斗志而離開了。

    鄭軒卻因為太不積極,太沒有斗志而留下。留下是好,可是沒有斗志,卻成了他實力的限制。鄭軒是有天賦有才華的,但是因為缺乏斗志,沒什么進取心,他的天賦,他的才華始終無法盡數發揮。

    他的成就本不該止于此的。

    這是很多人對鄭軒有過的評論,這家伙也都是聽過的,但是,卻始終沒辦法打起jīng神來。連在季后賽,擂臺賽守擂的位置上都能走神。這也就是藍雨了,換是微草那種要求嚴格的隊伍,鄭軒恐怕早被掃地出門了。

    藍雨是一支奇怪的隊伍,他能容納各種各樣的奇怪選手。黃少天這樣話多的機會主義者,喻文州這樣手速不合格的戰術大師,宋曉那樣季后賽才發力的關鍵先生,盧瀚文這樣14歲就敢打敢殺的澎湃少年,還有已經離開的,于鋒這個拿了冠軍還不幸福,一定要自己為核心奪冠才覺滿足的完美主義者;去了呼嘯的林楓,那也是職業盜賊中一個非主流的戰斗賊。再有鄭軒,一個缺乏斗志的……競技選手。

    藍雨就是這樣一個特sè選手的集中營,而每個選手,在這里似乎都能找到自己合適的位置。

    曾經有人就做過設想。

    如果黃少天不去打字而將手速全部集中在cāo作上。

    如果喻文州手速達標甚至達到較高水準。

    如果宋曉在常規賽也能像在季后賽那樣優異。

    如果于鋒沒有追求完美而離開。

    如果鄭軒是一個斗志高昂總是拼盡全力的選手。

    這樣的藍雨,會有多強大?

    藍雨就是這樣一支充滿了缺陷美的隊伍,但是在職業賽場上,他們卻也像任何一支隊伍一樣毅然決然地前進著。此時他們缺乏斗志的鄭軒,成了他們擂臺賽的守擂關鍵,等著他的,有三位對手,其中或有兩位全明星級別,還有本賽季的最佳新人,等等等等。

    前路滿是荊棘,就像鄭軒的口頭禪所說,壓力山大。

    可是他嘴上這樣說著,面對這樣的壓力時,他卻迎難而上。他缺乏斗志,可是卻也在強打著jīng神。

    槍淋彈雨從側翼迂回,兩端的伏擊點,到他出場,已被藍雨徹底看透。鄭軒也像是在打主場圖似的,嫻熟地找到了一個適合他發動偷襲的位置。

    而后他漸漸聽到了腳步聲,沐雨橙風開始朝著這邊逼近。

    一想到打贏了這個,還有一個,打完了下一個,還會再有一個……

    頭痛啊!

    鄭軒呲著牙。

    “真是壓力山大!”他又念叨了一次,槍淋彈雨,攻擊開始!

    “壓力真的山大啊!”

    鄭軒最后一次念叨他這口頭禪的時候,他的槍淋彈雨已經倒下。此時他所面對的對手不是蘇沐橙和她的沐雨橙風,而是方銳和他的海無量。

    鄭軒贏了一局。

    拼盡全力,他打贏了蘇沐橙。

    不過再然后,他到底還是沒能擊敗方銳。

    擂臺賽結束,最終是興欣5比3領先,手握2個人頭分的優勢,進入之后的團隊賽。

    “一挑二真是我的極限了,實在無以為繼。”鄭軒下場來后,向隊員們攤手說道。

    “一挑二……”黃少天嘴角抽了兩下,“你這家伙真的好意思把毀人不倦也算在你的手上嗎?”

    “不是我算的,是規則算的。”鄭軒理直氣壯。

    “好了,這樣的結果,也并不是不能接受。”喻文州平心靜氣地說道。U

    團隊賽,打到只有一人活著的殘局極,有兩人活著的最終局面卻也沒多哪去。通常在雙方消耗掉第六人后,之后再取得人數優勢的一方,往往就一鼓作氣拿下最終勝利。團隊賽,剩三、四人的勝利最常態,甚至活五人的最終局面也比只剩兩人多見。這些,都是在這季后賽新賽制出來后,各隊專門做過統計,有數據作為依據的。

    但是,因為現在是立為賽制了。所以需要介意的一點,是對方在手握兩個人頭分的優勢后,會不會采用充分利用這一點優勢的打法。

    而這種戰術思路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只經歷過上賽季的季后賽,目前還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實例。各方都只能各憑經驗揣測。

    而如今的季后賽,在擂臺賽和團隊賽之間給予了更多的休息時間,似乎也正是為了讓各隊根據擂臺的人頭分結果,加以制定團隊賽的戰略。

    興欣他們,會怎么做呢?

    喻文州望著興欣那邊。因為擂臺賽打得不錯,興欣戰隊的士氣倒是一片高昂的景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