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比賽正式開始。≮全文字無彈窗閱讀

    ≯

    潘林和李藝博照常進行他們習慣的節奏,在載入比賽時,看到主隊的選圖后立即搜出該圖的資料向玩家們介紹。這換是個不太知情的觀眾,恐怕還真會以為這節目解說和嘉賓真是無所不知,什么地圖都是耳熟能詳。

    地圖虛空沙海。

    整體形狀似一個菱形。兩隊分刷在南北兩端,地形基本對稱。正中為一片綠州,綠州向東為一片古城遺址,向西則為一片沙谷。整副圖地形多樣,元素豐富,可采用的戰法很多,是一副很需要隨機應變的地圖。

    在潘林和李藝博抓緊時間的介紹聲中,雙方已經載入完畢。兩隊各五個,共計十個角色分刷在地圖南北兩端。

    轉播迅就給了興欣戰隊這邊鏡頭,因為根據常規賽的轉播經驗,興欣經常玩得一套手法就是一入場就將第六人換上,給對方一個措手不及。本場興欣的第六人特意排上了藍雨的老隊長魏琛,給人一種秘密武器的感覺,連節目導播都很關心魏琛是不是立即就要上場了。

    結果,興欣并沒有進行任何替換,五人角色在比賽開始后,就立即沖出了刷新點。

    “興欣很果斷,看來是早有方針啊!反觀藍雨這邊,似乎有一點遲疑。”潘林說道。

    “呵呵,也不能說是遲疑吧,藍雨向來后制人嘛!再加上又是客場作戰。”李藝博說道。

    “好,藍雨現在也行動了,他們沒有直沖,而是向左路前進,這樣的話,應該是朝古城遺址那邊去了。”潘林介紹著情況。

    開局的兩隊。主隊直沖,客隊迂回,倒是有點角色互換了。一般情況下,客場作戰的隊伍對地圖相對較陌,貿然打一些依仗地形的戰術,很容易正中對方下懷。客隊,通常都是傾向于正面對決的。一片空地上打打殺殺,那等于是抹殺了對手對地圖的熟悉優勢。但是主隊又怎會這么輕易讓對方如愿呢?個人賽或是擂臺賽,或許會有干干脆脆像葉修那樣直接選個簡潔圖正面來打的。但是團隊賽卻基本不會有隊伍這么做。團隊賽地圖利用得好。是更容易打出戰斗效率的。

    “藍雨行動得并不快啊!”潘林這時候現問題,藍雨向偏東方便移動,但移動甚是緩慢。

    “他們似乎在研究地圖。”李藝小說網著藍雨角色的舉動說著。

    因為剛開局,興欣怎么也不可能神兵天降直接閃到他們面前。所以藍雨此時的角色站位比較松散,看不出是什么嚴格的戰術要求。每個人都好像自由活動一樣。導播連續切了幾個藍雨選手的主視角。更是清晰地看出了他們每個人都在左右張望。整體是朝一個大方向移動,但每個人的角色其實是分劃在一個區域的。好像賽跑時一人一條跑道似的,各不相干。

    而后在藍雨的隊伍頻道里,更是有不少溝通,讓大家更加直觀地了解到藍雨是在勘探地圖了。

    “藍雨,大概是想在這幅客場地圖上,臨時開辟出一片他們相對熟悉的區域。然后引透興欣過來這邊作戰,盡可能地抵消他們的主場優勢。”李藝博說道。

    “唔,這個……不是那個隊經常會用的嗎?”潘林想起了什么似的。

    “沒錯。雷霆戰隊在客場作戰的時候經常使用這樣的方式。”李藝博說。

    “不過,也不能是隨便選一個區域吧?”潘林說。

    “當然。你要選一片開闊地,主隊肯定不會答應。所以這戰場的選擇,也是大學問啊!”李藝博說道。

    “藍雨戰隊好像在加了。”潘林忽視現。

    “看來對這一片區域并不是十分滿意啊!”李藝博說道。

    這些內容,其實從藍雨戰隊的頻道信息中都有所反饋了。所以李藝博才會這么自信地下著結論。

    對開局刷新附近區域并不滿意的藍雨戰隊繼續前進著。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雙方已有可能相撞。藍雨戰隊卻就在這樣的進行中。不知不覺地走成了戰術隊型。而玩家觀眾們,卻是從某一刻,才恍然覺,這藍雨戰隊已經不再是開局時的那種松散狀態了。

    轉換的如此讓人沒知覺,可見藍雨戰隊在這方面的戰術變化執行上已經達到了渾然天成的地步了。

    隊伍一直沿東北邊緣移動,漸漸前方已經可見中部的綠洲和西部的古城遺址。而興欣戰隊角色的身影,此時也在綠洲區域出現。

    “注意隱蔽。”喻文州在頻道里說道。藍雨戰隊迅進入隱匿行動的狀態。翻、滾、爬一類的動作被大量使用著,在不暴露自己角色身形的情況下,卻還尋找著觀察對手的機會。

    藍雨沒有就這樣靠向興欣,而是繼續他們的戰術思路,將隊伍開進了古城遺址。

    古城遺址到處都是殘墻斷壁,就這樣種下了各種可供掩護和埋伏的所在。

    “這可以。”黃少天轉動著視角看了看后,建議道。

    “大家都看看,少天你盯著那邊。”喻文州說道。

    “不如我去打個招呼?”黃少天說。

    “你有辦法近身嗎?要去也鄭軒去吧!”喻文州說。

    “我靠,這么麻煩,算了吧!”鄭軒立即表現了他斗志不高的一面。

    “做不到嗎?”喻文州說。

    “壓力山大!不過你要讓我去,我就去。”鄭軒說道。

    喻文州笑,他知道鄭軒這是表示對隊長的絕對服從。這家伙一直就是這樣,斗志缺缺讓他幾乎沒有什么主動性,基本就是要讓別人推著他去往前走。比如現在,他肯定不會像黃少天那樣主動請纓,但若真由喻文州下了指示,他也會努力去完成。

    “算了吧,你這看地形,少天你去那邊盯盯,盡量別被察覺。”喻文州說。

    “就怕他們破綻大露,我會按捺不住的。”黃少天說著摩拳擦掌地出了,看著好像多大事似的,其實就是讓他去望望風而已。

    兩隊的頻道,興欣那邊沒什么內容,藍雨這邊卻是溝通了不少。他們的意圖觀眾都已經清楚,主場的興欣粉們難免要焦急一些,可是他們又沒辦法把消息告訴場上比賽的選手,只能是噓客場觀眾席那邊的藍雨粉們來出氣了。

    黃少天的夜雨聲煩暫時和團隊分開,離開了古城遺址,繼續“摸爬滾”的移動方式,向之前看到的興欣戰隊所在位置逼近。結果還沒走出多遠,就見興欣戰隊也朝著古城遺址這邊來了。

    “他們過來了。”黃少天連忙先送消息,“我拖一下,你們抓緊。”

    “收到。”隊伍那邊回道。

    于是黃少天的夜雨聲煩頓時不再隱藏,就那么大大方方地站了出來。

    轟轟轟!

    炮火頓時朝他飛了過來。

    “我去蘇沐橙,連招呼都不打一下?”黃少天叫著。

    不過此時他基本還在槍炮師射程的邊緣,攻擊不足以對他造成威脅,夜雨聲煩躲得很輕松。

    “沒打招呼你都有話,打招呼你不是要說個沒完了?”葉修回著話,但興欣戰隊此時突然提,短腿的牧師甚至都被先甩在了身后,另幾個攻擊角色齊撲上來。

    咦?

    黃少天眼睛一亮,這個機會大亮啊!這幫家伙居然甩開牧師,這空當鉆過去偷襲一下牧師那該有多美?

    一旁的地形是藍雨戰隊之前走過的,黃少天有過了解,立即就讓夜雨聲煩朝旁一閃,隱蔽起來。他所謂的拖延,當然不知道是沖上去和興欣全隊打打殺殺拖延,那當然也能拖,但拖完自己恐怕也就交待在那了,這拖延代價恐怕有點大。

    拖,還是得從戰術上拖,讓對方摸不清他意圖地拖。

    就比如此時黃少天的夜雨聲煩突然貓到一邊不見了。UU看書 興欣能忽視他的存在嗎?當然不能。這位機會主義者,指不定什么時候看到你露出破綻沖出來可就是一口,這一口,往往還會非常致命。

    黃少天知道自己的風格已不是秘密,知道對方對他也有足夠的了解,所以他就利用這一點,讓興欣多注意一下他的消失。

    “黃少天你就這么走啦?那我們就不送了啊!”結果公共頻道里他看到葉修這樣說道。

    “沒走沒走,我跟著你們吶!”黃少天說著。他確實沒有讓夜雨聲煩只是找地貓著。葉修可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人,不制造點實質性的威脅,可是引不住他的。

    “是嗎,那你可要跟牢了,別一會你們的人都被殺光了你還迷著路呢!”葉修說道。

    “不會不會,這圖我打過八百多次,熟得很,閉著眼睛都能摸著路,你知道我現在在哪嗎?哈哈!”

    “這不就這呢嗎?”葉修說著,君莫笑就這樣出現在了夜雨聲煩的眼前。

    “八百多次?熟得很?”葉修了冷笑的表情。

    黃少天情知不妙,對方居然完全看出他的意圖,并推斷出他選擇的路線,那么當然不會過來和他單挑,這是要將他直接圍殲在這里的節奏啊!

    不過,正合心意啊!

    不是露出這樣的破綻,又怎么能將興欣全隊吸引住呢!黃少天也在冷笑著,不過是在心里。

    未完待續

    ≮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