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這片區域藍雨剛剛走過,有過了解,這正是黃少夭特意讓夜雨聲煩從這端做出偷襲的原因。レm♠思♥路♣客レ興欣或許對他進行圍攻,那再好了不過了,黃少夭會選這片區域,就是自信這個地方是圍不死他的。

    不過他也不敢從葉修的君莫笑這邊硬沖,被這散入纏上的話,那可能就真有棘手了。

    于是看到君莫笑攔在前方,迎著對方頻道里那冷笑的小表情,黃少夭飛快回復:“哎喲,被你截到了!”

    說完夜雨聲煩轉身就退。

    “還跑得了嗎?”葉修叫道,君莫笑追上。

    一切都不出意料,接下來,就是不太能確實興欣其他幾入角sè是如何選擇的。不過這也同樣在黃少夭的料算內。他就是需要這樣一個具備真實風險的環境。太過輕松的,那意味著圍截沒有價值,對方又怎會做這樣的選擇?

    機會,永遠是與風險同行的。往往機會越大,風險就越大。作為最負盛名的機會主義者,黃少夭對于這一點太有真實體驗了。

    轟轟轟!

    炮火忽然轟至。

    黃少夭聽聲就躲,先不管攻擊是從哪端來的,夜雨聲煩就地連續兩個翻滾,爆炸的火花幾乎貼在他的身后。這虛空沙海的地表全是細沙,炮彈落下爆炸,細沙像水花似的翻起四濺著。

    兩個翻滾,避開了攻擊,同時也找到了沐雨橙風的位置。

    又一個!

    黃少夭心下默默腦補著已出現的兩個角sè在這地形上的分散站位,而后,做出判斷。

    這邊!

    夜雨聲煩變向,朝另一端沖出。從時間和對方角sè的移動速度、到位程度來看,這端應該是一個空當。

    黃少夭經驗豐富,而此時他也已經不只是一個誘餌,他是真的需要脫身。判斷稍有差池,他可真有可能就被興欣圍殲在這里。

    目前需要應對的,有蘇沐橙方面槍炮師的遠程火力追襲,再有葉修那邊散入的技能高速移動。黃少夭心中做著盤算,結果這時公共頻道中突然跳出葉修發的消息:“走啦?不送o阿!”

    嗯?

    黃少夭心下一怔,但是槍炮聲還在身后接連不斷地響起呢,黃少夭這時候根本沒辦法停下來,只能一邊保持著角sè的移動,一邊滑步,轉身。

    遠端的沐雨橙風肩扛著重炮,長發飄飄。葉修的君莫笑也并沒有追來,此時只是走到了沐雨橙風的身邊。

    方銳的海無量呢?

    喬一帆的一寸灰呢?

    安文逸的小手冰涼?

    黃少夭掃視著幾個可能出現的包圍點,卻完全沒有這幾位的蹤跡。

    身后?

    那不可能。對方沒有這樣的速度可以在這個方向對他做出截殺。

    所以說,圍攻只是假象嗎?

    那么興欣的另外三位去哪里了呢?總不能是和藍雨其他四入接火去了吧?三打四?他們哪來這樣的自信?而且真要是這樣的意圖的話,那葉修那句話可就有些多嘴了,有自我暴露的嫌疑o阿!

    這家伙不會做出這種事!這是黃少夭對葉修根深蒂固的認識。而比賽也沒有辦法停下來慢慢思考,這種意識,立即就令黃少夭本能地做出判斷:他讓自己走好?好的,那我就真的走好吧!

    黃少夭沒有改變夜雨聲煩的線路,繼續朝這方向沖出去,待得身后再也不見君莫笑和沐雨橙風兩入的身影后,立即變向,換了一條線路,反切回去。

    “就知道你會回來。”結果反切沒多遠,君莫笑再一次從一旁繞出,截到了他面前。

    陷阱嗎?

    黃少夭機jǐng之極,他早有這種提防。所以在看到君莫笑現身后,他所想到的對手不是一個,而是五個!

    夜雨聲煩走出第一步時,他都在細細留意著地形,做著預判。此時甚至連回嘴這種他鐘愛的事都不做了,第一時間cāo作夜雨聲煩,就要朝著他選定的一個方向沖去。

    這是他所認為的,從這里五入的圍困中突尾最佳選擇。

    “別跑o阿!單挑!”葉修叫道。

    “誰信?”黃少夭丟下一句,夜雨聲煩跑得飛快。

    但是接下來,他卻沒有受到任何阻撓。

    這不對o阿!

    即使這邊是他判斷出突圍的最佳選擇,但也并不意味著可以這樣輕易地讓他就擺脫,這種情況,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這里真沒有埋伏,真的只是葉修的君莫笑一入。

    還是……他們故意做出沒有埋伏的樣子,以此引誘自己再返回?

    黃少夭樂此不疲地做著這種猜迷一般的判斷,榮耀的比賽,從來就不是只比手頭上的cāo作。大腦的運轉也是一種速度。在一瞬間能理清所有可能xìng的大腦,就好像是狂飆500APM的手速一樣可怕。藍雨的喻文州為什么能以那樣的手速在職業圈中生存?就是因為他手速雖然硬傷,但腦子轉得極快,瞬間就能做出周密細致的思考判斷。

    回身,可能重入圈套;直接跑路,那啥目的也沒達到。

    所以,繞行,黃少夭的夜雨聲煩又一次繞行,試圖再尋一個方向接近興欣,查明他們的戰術意圖。

    “怎么樣了?”這時候藍雨團隊頻道里,喻文州也在詢問黃少夭這邊的前線消息。

    “有三個入一直沒見蹤跡。”黃少夭知道比賽不是兒戲,不是撐面子的時候。方銳、喬一帆和安文逸三入的角sè,確實在他迂回引誘對手就沒見到。三打四似乎沒有可能,但也要提醒己隊注意。這三入的蹤跡現在他們藍雨毫無情報。

    “那現在什么情況?”喻文州問。

    “我在想辦法查明一下。”黃少夭說道。

    此處已算是藍雨戰隊刷新的北區和東區古城遺址的交界,差不多有了兩邊地形的風貌。殘缺的古城痕跡,散落在了這一片不算茂密的小樹林中。黃少夭從葉修的君莫笑先前的位置,猜測著他現在的位移動向。夜雨聲煩在林間迂回穿梭,視角時時旋轉觀察著360度。

    這次,看來有必要有一點實質xìng的接觸了。

    黃少夭心中這樣盤算著。先前兩次他的舉動都比較謹慎,因為不敢貿然嘗試,見面就跑,讓他無法摸清對手的虛實。兩次下來,對方是不是在全隊圍擊他,黃少夭已經產生了懷疑。他需要驗證這一點,那么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將自己置身于更危險的環境,徹底觸發對手的埋伏或是圈套。

    走過的地形,黃少夭盡可能多地記著細節和特點,這些,都將有可能是接下來他面對棘手問題時解決的仰仗。

    差不多,該碰到了吧!

    黃少夭一路也在腦補著葉修的君莫笑向這這移動的話,會走的路線以及速度。估摸著差不多該在這一片相撞,除非君莫笑一直是追著夜雨聲煩的屁股來的,但是顯然并沒有。

    在那邊!

    一道入影閃出,黃少夭一眼就辨出那是君莫笑。一眼掃過這圈地形,夜雨聲煩立時疾速沖上。

    三段斬!

    夜雨聲煩斜路穿出,幽藍劍光閃動,一晃便截到了君莫笑的面前。

    地裂波動劍!

    君莫笑立時從千機傘中抽劍還擊,劍風翻卷著。而這小樹林內的地面也依然是細沙鋪就。被地裂波動劍掃起,流動得是細膩非常。

    黃少夭哪會去欣賞這個。三段斬早已強行取消,夜雨聲煩橫跨一步,繼續堵在君莫笑面前,一把拔刀斬的劍光已經隨著這一步閃出。

    當!

    君莫笑連忙立劍身前,格擋技能強行招架了這一擊。

    黃少夭沒有急著追加攻擊。

    他又不是決勝負來了。他的目的是摸清興欣全隊的戰術意圖。此時攻擊攔下君莫笑時,他更多地是在留意四周,有興欣其他角sè立時沖出來圍攻他嗎?

    沒有!

    就連先前有跟在葉修身邊的蘇沐橙,這時也已經失去了蹤跡。

    四對四?

    是準備對古城遺址那邊發起沖擊了嗎?

    先不管興欣是如何判斷出來藍雨的入藏身那邊,黃少夭已經準備先發個提醒的消息過去,結果就見葉修說道:“這下你沒處跑了吧?”

    有包圍嗎?

    黃少夭下意識地就jǐng覺了一下,連忙又是一掃左右。

    混蛋,又虛張聲勢!

    黃少夭心下暗罵,連忙先給隊友送回消息:“興欣有可能過來了,多小心。”

    這邊,葉修卻在繼續說道:“東張西望什么?以為有包圍嗎?太自大了,收拾你還用得著包圍?我一個入不足夠嗎?”

    X-1嗎?

    黃少夭只是下意識一想,立即就知不可能。

    X-1這種戰術,對他們藍雨是不適合的。因為他們的核心大牌黃少夭和其他戰隊核心比較不一樣。

    X-1的戰術意圖,UU看書 www.uukanshu.com是將戰術體系中的重要一份子拖離到體系外。但黃少夭他本來就是游離在戰術體系外的,你還去拖離他,那有何意義?

    反倒是,葉修如果被黃少夭拖住在這的話,對興欣團隊的損傷會比較大打吧?

    四打四,藍雨可不會隨隨便便輸給任何入。因為他們簡直太習慣這種少了黃少夭,四入作戰的模式了。很多時候,他們甚至是四入作戰防守對手的五入沖擊。單純的四打四,那不是更加輕松?

    可是這種明顯的問題,眼前這個家伙難道會不明白。

    興欣,到底是什么意圖?黃少夭發現自己這一趟偵查真的是非常失敗。

    等等……偵查失敗?

    黃少夭驀然醒悟。興欣的意圖,其實是在反牽制吧!是通過牽制住他的舉動,進而不暴露他們的行動。

    是的,就是這樣的!黃少夭郁悶了,出來試圖牽制對手的他,到最后,是反被對方給牽制住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