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葉修和方銳,到底是沒攔住黃少天,還是有意將黃少天放入了魏琛的控制范圍呢?

    潘林望向李藝博,李藝博望向了空氣。

    葉修、方銳和魏琛三人的垃圾話,完全干擾了他的判斷,本就不太敢對興欣妄作評論的,現在更不敢隨便開口了。

    這干擾的,不只是解說和嘉賓,還有黃少天本人。

    是圈套?

    再自信的人,此時也難免產生這樣的遲疑。三段斬的去路,一下子變得迷霧重重。既然可以埋伏魏琛的迎風布陣,當然就還可以埋伏喬一帆的一寸灰,或是蘇沐橙的沐雨橙風。

    前方,會是突然升起了一個鬼陣,還是會被驟然而至的炮火給覆蓋?

    最善把握機會的黃少天,素來是毫不遲疑的,但在這一瞬間,也變得猶豫起來。

    可是后方他已沒有退路。

    葉修和方銳兩人就逼在他的身后,前方無論是狼是虎,他都只能硬著頭皮闖一闖了。

    而到這一瞬間,黃少天明白,自己,恐怕是真的落入對方的陷阱了。也可能是他逼得對方不得不啟用,但不管怎么說,現在情況對他非常不利。

    一切,只能見機行事了!

    三段斬的劍光繼續飛揚著,夜雨聲煩的身形抹入劍光。但是黃少天卻沒辦法太過義無反顧,因為身后的那兩個人,無論君莫笑還是海無量,都有非近身的攻擊手段,黃少天怎能不防備自己的身后。

    一轉視角,果然!

    海無量雙手提起,虛扣,這是捉云手的架式。

    作為劍客。黃少天沒有辦法打斷,而要這樣躲開捉云手,可不是太容易。捉云氣的氣勁并無形質,一切,只能通過密切注意招式放出的一瞬。那一瞬,氣功師的雙手必然是要一凝發勁,而這一瞬,就是這一捉云手鎖向的方位了。

    君莫笑那邊呢?千機傘被平端著,傘尖翻起。槍口能量蓄集。他在使用千機傘槍形態打上的槍炮師技能激光炮,而且還準備來一發蓄力的。

    就在這時,黃少天還覺光線忽然有異,百忙之中抬視角朝上掃了一眼,就見紫云聚積。漸變濃稠。來自術士的咒術,混亂之雨即將落下。

    頂尖如黃少天,這一瞬間也些手足無措了。

    葉修、方銳、魏琛。

    三人角色同時出招,而出的招,偏偏又都不是瞬發的。一個蓄力,兩個吟唱,然后就這樣堂堂地擺在了他的面前。

    三個技能。哪個會先,哪個會后?

    黃少天也沒有辦法分辨得出啊!這種明目張膽擺開架式的攻擊,不出瞬發技能那么突兀,但卻制造出了強大的心理壓力。對于反應超快的黃少天來說。這樣的手段,顯然更加讓他感到棘手。

    來了!

    海無量的雙手,突然一凝,捉云手無形的氣勁已經迸出。但是與此同時。君莫笑手中千機傘的槍口也是豪光閃耀,激光炮也悍然轟出。而且轟出的這一瞬。君莫笑居然還讓槍口一抖,這微小的一個細節,讓黃少天沒辦法分辨這一炮到底將轟向何處。

    卑鄙啊!!

    黃少天已經忙亂到只能心中吐槽了。

    翻滾!

    夜雨聲煩翻滾著,到底能不能避過黃少天心里也已經沒底,這時候已是全憑經驗做出的本能反應,是直覺在讓他操作。

    轟!

    激光炮抹身而過,沒有用!

    而海無量捉云手的架式已經全面展開,夜雨聲煩的身形卻還在控制內,捉云手,也沒中!

    黃少天大為鼓舞,結果就在這邊,“滴答”一聲輕響,自夜雨聲煩的肩頭傳來,像是一聲發令,再然后,“滴答”開始響個不停,紫色的,蘊含著咒術之力的混亂雨滴,落到了地上,落到了夜聲雨煩的身上。

    到底還是沒能完全閃過啊!

    黃少天嘆了口氣,沒有再急著繼續操作。

    混亂之雨的傷害很低,關鍵是它可造成的混亂狀態。

    混亂狀態下,角色不會由系統強制失控,但是選手的操作下達的指令,卻會進入混亂狀態。

    讓角色向左,他可以會向右,讓他向前,他可能會后退。

    如果只是這樣明確相反倒也簡單了,只要一定訓練,做到逆向操作并不太難。但問題是榮耀中的混亂效果不是這么容易被對付過去的。正向逆向是不間斷地隨機改變著的,這才真叫一個混亂。這種毫無邏輯的改變,是根本沒辦法靠操作駕馭的。同理,各種技能也根本沒辦法在此時合心意地放出。

    混亂狀態上,唯一可以仰仗的只有運氣。

    但是眼前這些對手,那是有丁點好運氣就可以對付得了的嗎?

    這一瞬間,黃少天陷入了絕望。他的計劃已經宣告破產。他既沒能摸清楚興欣這邊的確切部署,也沒能將興欣帶入他們藍雨部署的區域。

    而他,也不得不向隊伍求援。這可不是矜持的時候。平白在這里被掛掉,對隊伍的損害是直接的。而藍雨朝這里一闖,不管怎么說還是一個未知的結論。

    黃少天混亂地操作著角色,不管混亂不混亂,總也得讓角色保持移動,總不能站著當木樁,與此同時,他已經在頻道里編輯消息,求救的信息里,他需要將這邊的情況準確地描述對隊友。

    救援,那也不是說藍雨幾人一到,他的夜雨聲煩自然而然就脫困了。興欣當然也會盡全力阻撓他獲救,這是一種牽制。而藍雨能不能破壞這種牽制,也需要有一定的方案才行。

    希望還能趕上……

    黃少天發出了這條消息。很少,但可沒有一句廢話,他清晰簡潔地向隊伍闡述了這邊的狀況。

    “現在才說會不會太遲了一點啊?”

    誰想他這剛一說完,藍雨頻道里竟然就已經有人回復。

    再接著,夜雨聲煩身上白光纏繞飛舞,混亂狀態,解除。

    這是守護使者技能,凈化。而今天這場比賽中,有且只有一位守護使者,就是他們藍雨的,徐景熙的靈魂語言。

    “我找到老隊了!”藍雨頻道跳著盧瀚文發出的消息,看著都讓人覺得歡快。

    “殺”喻文州的指示言簡意賅,讓人覺得甚是冷漠無情。但事實上,以他的手速,戰斗中指揮那當然是字能少就少了。想無情冷漠的那真是太多心了。

    頓時劍風聲響起。

    劍客的劍技速度都較快,但盧瀚文的流云所用的卻是重劍,這一攻擊起來,聲勢驚人堪比狂劍。

    大家都已經來了嗎!黃少天沒有停止操作,他知道隊友們看來是提前就發動了支援行動,于是才能如此及時的趕到。這會可沒功夫感動這件事,藍雨來援,這應該是興欣計劃中的事。那么在這一帶,興欣針對藍雨全隊,有著怎樣的部署呢?

    “瀚文小心!”黃少天只是只到劍風聲,看不到那邊的情景。但是以他對老隊長魏琛的了解,那樣老奸巨猾的家伙,會這樣輕而易舉地就被捕捉到?那邊,該不會是什么圈套吧!

    “我盯著呢!”結果喻文州的一句回復,頓時打消了黃少天的疑慮。有他在盯著的話,那肯定是盡在掌握了吧?

    “黃少這邊!”鄭軒的彈藥專家槍淋彈雨出現在了黃少天的視角內。攻擊著夜雨聲煩的身后,掩護黃少天撤離。

    藍雨戰隊展示著他們的協作性,那么興欣呢?這種本該是他們意料中的場面,他們又是怎樣應對的呢?

    所有觀眾此時都露出比較尷尬的神情。

    如此緊要的時刻,興欣戰隊的諸位,卻還在不住地吐槽著魏琛,提醒他可千萬不要被自己的小字輩給干掉了。

    “你的年紀可是他的兩倍!”葉修說。

    “兩倍還要多點。”方銳補充。

    “隨便就被斬了的話可就太不像話了。”葉修說。

    “是的。”

    這一次,魏琛沒有任何回應,他當然不是就這樣甘心被嘲諷,只是在盧瀚文這重劍劍客流云的緊逼下,他真的沒人功夫過來應付這兩個人的嘰歪。而且他看得清楚,另有一個角色就站在不遠處,虎視眈眈。

    索克薩爾。

    往事歷歷在目。

    十多年前的那個冬天,榮耀上線。前期的大量宣傳吊足了所有網絡游戲玩家的胃口。魏琛至今不會忘記那支長長的,排隊等候購買榮耀帳號卡的隊伍。

    就是在那一天,U 站在那支隊伍中,等了足足四個半小時,魏琛買到了一張帳號卡,后來這張卡就有了一個名字,術士,索克薩爾。

    就是這個索克薩爾。

    不遠不近地站在那端,看起來頗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氣場。就好像戰場上的將軍,無論何時都在俯視著全局。

    操作者的改變,似乎讓角色都變得不一樣了。

    這是索克薩爾,但卻已經不再是他的索克薩爾。他有一個很好的繼任者,在職業聯盟中也取得了遠比魏琛輝煌的成就。

    昔日,他是隊中隊長,王牌選手,但是面對這個可以稱得上是他的學生的挑戰,他輸了。

    現如今呢,隊長,王牌,已成了對方,而他已落魄,他是一個遲暮到打破職業圈紀錄的高齡選手。但是這一次,他是挑戰者。從回來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天,他將像一個下位者一樣,對著這個如今站在高處,再非少年的家伙,發起挑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