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咒術光紋閃爍著,瞬時凝立成牢。 盧瀚文追得太急,看到喻文州的提醒時已經太遲,流云瞬時被六星光牢鎖住。

    看到技能命中,魏琛也是稍稍松了口氣。這個小小年紀就已經位列全明星的小家伙可不是浪得虛名的,要不是自己地形利用得徹底,真沒辦法輕易擺脫這小子。

    六星光牢,榮耀第一禁足技能,75級滿階,效果長達9秒。更可怕的是,這個咒術無法解除。它不屬于狀態技能,所以什么凈化、驅逐、專注等等統統無效。同理,角色的精神屬性再高,抗性再好,也沒有辦法提前沖破六星光牢。

    想在技能時間未到就突破六星光牢,只有一個辦法:擊殺施術者。但是眼下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盧瀚文的流云這9秒的六星光牢是坐定了。

    對于魏琛來說,這9秒可也彌足珍貴,他總算可以擺脫這個一直熱情追殺他的少年九秒了。不過接下來他也未見得輕松,喻文州的索克薩爾,已經動起來了。

    八年。

    距離魏琛上一次使用索克薩爾,已經過去了足足八年。

    八年時間,索克薩爾從55級升到了現在的75級。新的裝備,新的技能,現在的索克薩爾,魏琛本不該熟悉,但是,他卻很熟悉。

    因為這個角色,到底是他在榮耀中最大的牽掛。雖然他再也沒有觸碰過他,但是索克薩爾卻依然是在他的注視著成長的。每一場比賽,他有什么細微的調整,魏琛都能馬上察覺。他就是這樣眼看著新的操作者漸漸將他留在這個角色上的痕跡抹去,而后打上他們的烙印。

    “白癡!”

    索克薩爾的每一次調整,都會惹來一次魏琛鄙夷的臭罵,他經常對著身邊的伙伴嘲諷這些調整是多么的菜,多么的不懂術士。

    小弟們唯他馬首是瞻,當然就都信了。

    但是,自己呢?

    人多的時候。魏琛會這樣罵;可是當只是他自己的時候呢?他只能留下一抹苦笑。

    他心里清楚的很,他只是看到自己的痕跡一點點被抹掉,有些不甘罷了。

    直至最后,索克薩爾連手里的武器都換了。

    滅神的詛咒嗎?

    新手杖的名字聽起來確實囂張又文藝,而魏琛在索克薩爾身上的最后一絲痕跡終于也被抹殺,他終于坐不住了。再然后,迎風布陣擁有了死亡之手。

    死亡之手。這,正是索克薩爾最初使用的那件銀武。魏琛讓它又復活了。

    他揀起了被索克薩爾舍棄的武器,這讓他的迎風布陣在很多人眼里淪為了一個索克薩爾的山寨版。

    不過說實話,魏琛真不在乎。要不是“索克薩爾”這種職業角色ID在游戲里已經受到保護,他新弄的術士,名字非得也叫“索克薩爾”不可。

    魏琛也不清楚自己為什么非要較這個勁,大概,還是不甘吧!

    而現在,是將這一切了結的時候了。

    魏琛很清楚,以他目前的狀況和水平。在季后賽這種強度這種節奏的比賽里,不可能回回都出場。

    對陣藍雨,或許就是他在這個舞臺上最后的演出了,而這個對決,也是最能讓他釋放能量的比賽。

    因為他了解索克薩爾。

    哪怕那不是為他打造的,但他依然了解,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索克薩爾在吟唱了。

    是詛咒之箭。

    這個低階的技能交給吟唱速度加34的索克薩爾。快得應該跟瞬發似的。

    很快!

    但是,這不是全部。

    如果只是吟唱,索克薩爾的詛咒之箭應該比這還要快。

    會有這稍慢的些許,是因為他輕輕地蓄了一下力。詛咒之箭是一個可蓄力技能,蓄力越久,光球聚能越多。最終放出的詛咒之箭數量也就越多。

    吟唱釋放,詛咒之箭的數量是13枚;蓄力到滿,數量翻倍,可達26枚。而索克薩爾剛剛這一個小蓄力,可以將詛咒之箭的數量堆到15枚。

    這些……魏琛真的都太清楚了。迎風布陣從容地閃過了索克薩爾的這一擊,讓索克薩爾背后的操作者喻文州也微微有些驚訝。

    因為對手躲得太從容了。

    如此輕巧的一個蓄力,多出的2枚詛咒之箭應該很容易被人忽略才對。待到察覺。再躲,不管最終是不是躲掉,那總該是一種臨時的反應和操作。但是迎風布陣如此從容地舉動,很清晰地顯露出他一早就知道會是如此。

    被看穿了啊!

    只從迎風布陣閃避攻擊的姿態,喻文州就已經判斷到了此種地步。而此時所有觀眾,包括解說的潘林和李藝博,卻壓根都不知道原本這一詛咒之箭當中還暗藏了這么一個暗招。兩人只是贊嘆了一下索克薩爾的施術之快,壓根沒察覺那一個輕巧的蓄力。

    攻擊沒有得手,索克薩爾卻又不動了。

    喻文州心中一直還有疑慮,他看不出興欣的意圖,也猜不出魏琛的用意。真是想要一拖二嗎?不是喻文州不尊重魏琛,但事實上就是如此,魏琛要一拖二,這太勉強了。

    六星光牢限制盧瀚文九秒,可這又做得了什么呢?沒有其他人的火力支援,這難能可貴的九秒盧瀚文的流云沒有遭受任何集火攻擊。九秒之后,局面會有什么樣的改變?

    喻文州決定再多看一看。

    果然還是那么冷靜。

    八年,魏琛從來沒有放下過對索克薩爾的關注,那么與此時同時,他當然對于索克薩爾背后的操作者有著極清晰的認識。更何況現任的這位操作者他一早都打過交道,他永遠也不會忘記那個在訓練營中笑話一般的存在,卻在有一天的訓練賽中擊敗了他。

    這個冷靜的少年,會是藍雨未來的基石。

    那一天起,魏琛就已經有了這樣的認知。事實證明他沒有看錯。黃少天雖然是現如今藍雨的頂尖攻擊手,但是藍雨的戰術體系,藍雨的風格節奏,卻都是因為喻文州的存在而決定的。

    或許就是因為有他在任何時候都保持著清醒和冷靜,黃少天的機會主義才凝練地越發精彩。因為有這樣一個靠山,所以他才能信心百倍地在刀尖上行走。

    此時那邊黃少天已經帶人沖了起來。盧瀚文的流云被鎖進了六星光牢,但喻文州還是這么不慌不忙,還是這么清醒地解讀著形勢,看不清,就絕不輕舉妄動。

    詛咒之箭!

    魏琛選擇用同樣的技能還以顏色。他的迎風布陣施咒速度沒有索克薩爾快。不過吟唱這么個低階技能也真用不了什么時候。沒有蓄力,施咒就放,死亡之手向外一拉。紫色的光球旋轉著,劃出一道弧線。詛咒之箭就這樣以扇面飛出。

    “魏琛的手法還是相當老道的啊!”李藝博感慨著。或許手速方面遠比不了年輕人,但論技能的控制力,老將們那才真叫爐火純青。

    其實按道理來說,魏琛這種退役N年又復出的真不是一般意義的老將。多年的職業空白期后復出,說是老將,其實倒不如更像是一個新秀。

    魏琛需要像一個新人一樣重復適合職業賽的節奏。可是誰都知道,常規賽里,他的出場少得可憐,一直到了賽季末。才連續幾輪上陣。但只是這么為數不多的出場,就已經夠了。

    因為老將其實并不是要適應節奏,他們需要的,是找回。

    找回節奏,找回勝利!

    “漂亮!”潘林在李藝博感慨之后也在贊嘆著。呈扇形均勻撒開的詛咒之箭,仿佛孔雀開屏一般,再高明的術士選手。施展這一手法也不會比這更完美。

    但是,真的是這樣的嗎?

    在所有觀眾眼中,是這樣。

    但在喻文州眼中……

    有空當!

    幾乎還在光球旋轉放出詛咒之箭的那一瞬間,喻文州就已經看出漏洞。

    詛咒之箭的分布是均勻的,但是節奏并不均勻。它們的左右間距是相等的,但是前后間距呢?

    前后。意味著先后。

    先后有了參差,可就為穿過留下了空當。

    側身,橫移!

    喻文州的操作快不了,但卻永遠那么精準。

    看起來明明是要被詛咒之箭射到,但是結果,卻好像穿透一般。索克薩爾站了過去,而那鋪開呈扇形的詛咒之箭一枚都沒有少。一枚都沒有命中。

    “躲過了?”連李藝博都目瞪口呆。

    是的,躲過了,但是,僅僅是躲過了詛咒之箭而已。

    迎風布陣新的吟唱已經開始,死亡之手上咒術的魔力在涌動著。

    死亡之門?

    喻文州呆住,居然這樣正面就吟唱死亡之門?

    就是他索克薩爾的施咒速度,這點時間也不夠吟唱啊!

    打斷是必須的。索克薩爾丟了一個切割術過去。但喻文州并沒因此就高枕無憂,魏琛的打法,怎么也是不應該的。

    喻文州轉動著視角,他很快發現,又一個在念咒的迎風布陣。

    是影分身術!U www.uukanshu.com

    喻文州瞬間就已明白。那個就在他面前的,當然是影分身。就是趁索克薩爾橫身穿過詛咒之箭的瞬間,迎風布陣施展了這個忍術。

    這邊的迎風布陣,才是他真的需要去打斷的。

    但是,不夠……

    距離不夠!

    迎風布陣的施法距離很遠,比索克薩爾還要遠,要打斷,索克薩爾還需要往前走點。

    可是,來不及了。

    兩個身位格的距離,決定了一個技能的成敗。

    ============================

    十點……天真亮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