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喻文州的手不快,但是腦子很快,很多情況他都在瞬間判斷清楚。

    術士職業,他也同樣熟得不能再熟。雖然迎風布陣這角色因為比賽資料較少,所以情報并不太透徹。但是像施法速度、施法距離這些東西,有一場比賽中有表現就足夠了解。再之后,角色就算進步,這些屬性總也該往上加,而不是往下降的。

    根據這些已知的情報,喻文州此時瞬間做出判斷:他來不及了。

    他甚至更進一步地看出,這是一個特別針對他和索克薩爾的打法。換是另外一位術士選手,魏琛此時或許都不會得手。但偏偏是他,偏偏是索克薩爾。

    選手的特點,角色的屬性,都被完全摸透,這幾個瞬間,完全就是為對付喻文州和索克薩爾量身定做的。所做的一切并沒有浪費,大招死亡之門給這樣給放了出來。

    九秒后局面會有什么改變?

    喻文州之前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現在他知道了,不需要九秒后,只是現在,一個死亡之門,他的狀況恐怕就要非常狼狽了。

    遠端的迎風布陣吟唱已到末段,死亡之手匯集著咒術能量,閃耀的光芒背后,喻文州可以看到迎風布陣的那張臉。

    這正是他記憶中的那張面孔:尚且年輕的,他們藍雨的初代隊長魏琛。而如此已過三十的魏琛,臉上可是多了不少歲月的痕跡。

    喻文州就這樣默默地望著,好像放棄了般的,沒有任何行動。

    魏琛一怔,但是死亡之門此時已經召喚完畢。門內黑線竄出,立即朝著范圍內的索克薩爾纏去,直至此刻,喻文州卻還是沒有任何操作。

    是的。完全沒有。

    黑氣纏上索克薩爾,拖入死亡之門,這過程當中,索克薩爾一點反抗都沒有。

    再然后,死亡之門對索克薩爾的攻擊結束了。

    “靠!”魏琛忍不住嘴里罵了一句。

    這就是喻文州的冷靜了,清晰地判斷出來了一切。他清楚自己的手速不足以應付死亡之門外加一旁虎視眈眈的魏琛。所以干脆不做任何周旋,就這樣干干脆脆地讓這記大招命中,15%的生命,換來了迎風布陣攻勢的結束。

    是的,結束了。

    魏琛自詡很清楚喻文州的風格。卻也沒料到這個一貫穩健的家伙,居然采用這種仿佛圍棋中棄子爭先的戰術。他所準備的后招中,完全沒有應付這種局面的思路。死亡之門成功放出了。但結束得太快,結束得讓魏琛反而倉促了起來。

    切割術!

    魏琛只能是本能般地放了個瞬發法術出去,想繼續維持自己的攻勢。但是死亡之門這么快就沒了,讓他心里著實有點空落落的。

    切割術嗎?

    喻文州看著迎風布陣的出手,輕輕松松閃過了這一擊。他清楚魏琛此時的意外。因為這本就是他有意營造的。

    他看出魏琛對他和索克薩爾的了解,那么在這種情況下,任何基于他風格的判斷和決策,肯定都已在對方的料算當中。所以這種時候,必須要走一條自己平時不會走的路。

    于是,喻文州就這樣做了。他用反常規的舉動。瞬間打破了魏琛對他深度了解下的常規判斷。

    這當中的斗法,甚至連高手都不一定能看得出。

    魏琛對喻文州和索克薩爾的熟悉,只有喻文州自己能深深地感受到。剛才那個死亡之門。真的是把他逼到別無選擇的境地了。

    即使他做出了出乎魏琛意料的舉動,,但不管怎么說,他還是沒能逃脫這個死之亡,索克薩爾受到了15%的傷害。這個死亡之門。確實將他逼入了絕境,只是他用令人意外的方式。迅速從這絕境中爬了出來。

    他打亂了魏琛的節奏,可是,接下來呢?

    望著這個完全了解自己的對手,喻文州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燃燒箭矢?

    喻文州看到迎風布陣又搓起了這么一個技能。

    這也是一個術士的低階技能。雖要吟唱,但對于他們這些高端配置的職業角色,吟唱真就是瞬息間的事。迎風布陣的手杖只是略略一舞,這枚燃燒箭矢就已經成型。黑色的火焰,燃燒成一個枝箭的形狀,迎風布陣手杖一抖,燃燒箭矢已經飛來。

    但是,距離到底還是有點遠了吧?

    喻文州躲得并不困難。比起槍手,無論元素法師還是術士,他們的法術在飛行速度上都要遠遜于子彈。這等距離的法術攻擊,對于職業級別來說壓迫性可就有些不足了。

    但是再晃出了這個技能后,魏琛就也不再理會喻文州和索克薩爾,迎風布陣突然轉身,死亡之手,指向了流云。

    盧瀚文的流云已經脫困,從六星光牢是沖出,迫不及待就殺向了迎風布陣。

    卻不料迎風布陣突然一轉身就指向了他。

    死亡之手上咒術光芒閃現。

    盧瀚文連忙就讓流云朝旁一躲,結果,那黑光卻正是朝著他躲得這方向飛了過來。

    好一個盧瀚文,自投羅網,卻還是有反應和操作去應對,流云不停歇地再次朝旁一竄,那團黑光就這么纏了個空。

    魏琛很無奈。

    對付這個年輕的小子,那和對付喻文州可就不是一回事了。他此時很遺憾死亡之門因為攻擊結束已經收起,如果喻文州能和死亡之門多周旋一下的話,此時對盧瀚文的流云正好也是一種威脅。

    喻文州壯士斷腕般的舉動,確實是打亂了魏琛的全盤計劃。一對二,控制了盧瀚文9秒,然后讓喻文州吃了一個大招。說實話,這已經是相當不容易的實現的了。換是任何一位選手來,未必能打出比魏琛更漂亮的9秒。

    但是他不甘心。

    他的計劃,原本可不只9秒。

    “瀚文去那邊”喻文州看到盧瀚文脫身,立即在頻道里消息道。

    新老兩代術士對決,這是一個觀眾喜聞樂見的話題。但是選手可沒義務配合。他們是在打比賽,而不是在演節目。喻文州此時主動支開盧瀚文,也絕不是為了配合話題進行演出。只是因為魏琛的意圖似乎是一拖二,雖然不知他的目的指向是什么,但是,讓他無法實現,這總歸是對興欣安排的破壞。

    黃少天他們那邊正在仰仗治療進行施壓,正需要強大的攻擊手,這個職責,盧瀚文比他更適合。所以他讓盧瀚文支援那邊。而他和魏琛繼續糾纏,只是一個很尋常,很合理的戰術決定。

    而魏琛果然對此并不支持。

    “小鬼哪跑!”看到流云抽身想走。魏琛卻不肯罷休。

    但是,喊喊罷了,喻文州又怎會不對盧瀚文做出掩護?一個燃燒箭矢,剛剛魏琛用過的技能,喻文州這很快就還回來了。

    魏琛想阻攔流云轉走那也不能是讓迎風布陣上去肉搏啊!當然還是要靠施法。結果索克薩爾的燃燒箭矢恰到好處地飛來,讓迎風布陣頓時沒有辦法吟唱。

    結果就見迎風布陣居然真的邁步追了上去,一邊移動躲開了這枚燃燒箭矢,一邊揮手就扔出了一樣東西。

    噗!

    紫煙瞬間擴散。

    即影分身術之后,迎風布陣又一次施展了一個忍者的低階技能:忍具?煙玉。

    迎風布陣和流云的身形迅速被吞沒了,盧瀚文的反應倒也機敏。瞬間劍光在煙霧中亮起,護身的同時,讓流云繼續前進。

    混亂之雨!

    喻文州也讓索克薩爾開始了大型吟唱。他一時間也沒辦法鎖定迎風布陣的位置。但是若迎風布陣不來阻止他出手,執意對著流云吟唱咒術的話,接下來他可就沒時間逃出混亂之雨的籠罩了。

    結果,煙玉當中,流云的重劍劍風霍霍。看起來所向披靡。

    噗!

    煙玉中,似有血花飛起。迎風布陣終于還是被砍到。但是緊跟著,就聽“啪”一聲響,劍光還在,但是,卻不再繼續向前移動了。

    這是……陷阱扣?

    喻文州雖沒看到,卻也猜出了個大概。

    魏琛拼著挨了一劍,卻終于是讓迎風布陣布下了一個盜賊技能陷阱扣,終于還是暫緩住了流云的去勢。

    可是此時混亂之雨已經淅淅瀝瀝地落下了,中劍的迎風布陣看起來已經來不及從煙玉里躲出。

    “魏琛真是很努力啊!!”潘林有些動容,很是遺憾的地感慨著。

    魏琛打得并不好看,對流云千方百計的牽制,都透著一股子狼狽。

    又是繞著石頭轉圈,又是被人砍得滾到一邊趁機下套,再到現在挺著劍傷在煙玉掩護下搶下了這么一個陷阱扣。

    魏琛很不容易,他一直在苦苦支撐,任誰都可以看到這一點。

    和盧瀚文正面較技的話,他十有會落敗,但他就是用這樣層出不窮的小手段,努力將盧瀚文和喻文州拖在了這里。

    但是他的努力,終將因為這場混亂之雨畫下終結。U www.uukanshu.com

    流云還不能動,但是喻文州已經準備讓索克薩爾過來繼續控制迎風布陣了。

    他操作索克薩爾邁步向前,結果索克薩爾卻朝左翻了個跟頭。

    “喻文州在干嘛?”所有人愣住,這翻滾,毫無道理啊,他注意到什么未知的威脅了?觀眾們有上帝視角都沒有發現。

    喻文州的反應,卻遠比他們這些擁有上帝視角的觀眾們更快,更準確。

    混亂了?

    喻文州吃驚地看著索克薩爾的狀態。

    跟著就已經意識到發生了什么。

    魔鏡,是魔鏡。

    術士技能魔鏡,反彈所有法術攻擊效果。煙玉當中,迎風布陣不只是給流云設下了一個陷阱扣,更藏了一面魔鏡,等著索克薩爾的法術落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