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攻不下!

    就在喻文州意識到興欣真正的戰術思路時,黃少天也從現場感受到了壓力。レm♠思♥路♣客レ

    三對三,己方有治療,若只是這樣一場單純的對抗,藍雨現在的優勢倒是不錯。但問題是,這場三對三,不過是這場團隊賽的一個局部。從整體時局的要求上講,現在這點優勢遠遠不夠,他們需要速度,需要高爆發,高輸出,需要在時間里將對手徹底解決。

    興欣的第五人,到現在還沒有露面,已經可以肯定這不是在隱忍。這就是黃少天一開始就推斷出的一種可能xìng:喬一帆的陣鬼,去交換興欣的治療牧師上場了。

    而藍雨的優勢,就是在這一個時間段了。在這個時間段里,要做到的不是壓低對手的血線,要緊的是在對方牧師趕到時,擊殺對手。

    但眼下黃少天和鄭軒兩人距離這個目標明顯還有距離。兩人的視角時不時都會朝另一端掃上一掃。他們是在盼望喻文州和盧瀚文的角sè快來,但是,一直沒有。 . .

    不過兩人也沒有因此就在頻道里催促,兩人,包括治療徐景熙都沒有說一個字。

    因為這根本無需多言。從一開始黃少天招呼鄭軒、徐景熙一道同他反擊時,那端就應該已經接到了信號,他們會做出該有的判斷,一直未來,肯定是因為形勢不允許罷了。

    黃少天他們看不到那端的戰斗,哪里想到此時他們的老隊長魏琛拼盡全力掙扎著,硬是將喻文州和盧瀚文兩個人拖在了那邊。

    黃少天作為一個機會主義者,對比賽的閱讀能力也是非常出sè的。

    雖不知原因,但喻文州和盧瀚文兩個人都久久不到,只是他和鄭軒的攻擊,制造的壓力太小。雖然也打掉了不少君莫笑和海無量的生命,但是因此付出的交換,卻更多。興欣這邊,可是有三位攻擊手的。

    轟轟轟!

    滾滾的硝煙炮火。有蘇沐橙沐雨橙風的。也有鄭軒槍淋彈雨。葉修和方銳兩人連忙在讓角sè閃避著,但黃少天和鄭軒呢?卻cāo作著角sè就這樣踩著炮火,沖上去繼續給予那二人攻擊。

    這就是雙方的區別,因為有治療,所以藍雨可以打得如此蠻橫。

    兩人角sè的生命安全是得到保證的,但以此付出的是徐景熙靈魂語者不斷地施法吟唱。純白sè的光芒不斷閃耀著,一團一團地。守護著夜雨聲煩和槍淋彈雨的生命。

    因為感覺到情勢的微妙,黃少天此時不禁多多留意了一下靈魂語者這邊的情況。

    那接連不斷閃耀的白光,有一些刺目,在團戰發生到最膠著最激烈的時候,治療們往往會忙碌成這副樣子。可是現在呢,雙方差不多就是半隊人在對抗。靈魂語者就已經忙碌到這種程度。

    這是因為他們所采用的打法。

    但是奇怪的是,興欣竟然一直沒有任何阻撓的舉動。

    這種蠻橫的意圖,葉修他們會看不出來?當然不會。可是他們卻看起來好像很配合。蘇沐橙的沐雨橙風在占據遠點,一直就不是黃少天和鄭軒要攻擊的目標。徐景熙為了防止治療打斷,當然也讓靈魂語者去了一個蘇沐橙視角無法觸及的位置。可是就這樣躲了躲后,蘇沐橙干脆就放棄了打斷,完全沒有要換個位置揪出靈魂語者的意思。

    興欣,何止是配合藍雨的意圖。他們簡直可以說是在為藍雨的意圖創造條件。在引誘著藍雨這么做。

    喻文州和盧瀚文遲遲未到,這……都是對方計劃中的事吧?

    黃少天感覺到了不對。夜雨聲煩的攻擊開始小心,開始不像之前那么仗著有治療就蠻不講理。

    鄭軒也很快察覺到了黃少天的不同。沒多問,他立即就讓他的槍淋彈雨跟上了黃少天的節奏。他這家伙,不是意識不到問題,而是因為一貫的沒干勁,所以很少會像其他職業選手那樣在比賽中勤于思考罷了。他總是有這樣那樣偷懶的比賽手段,比如如此這般緊隨隊友的節奏。

    轟!

    黃少天正在遲疑著,旁邊傳來一聲悶響。

    就在他們一旁,那道長長的,高低不平,殘缺不堪的圍墻上,突然隆起了一塊,而后在上方崩開一道缺口,一個腦袋就這樣從缺口中杵了出來,灰頭土臉,和血跡混在一起,狼狽盡顯。

    誰?

    黃少天一時間都沒法直接看出那是誰的角sè,非得光標滑上去看到名字的提示。

    迎風布陣。

    是魏琛的迎風布陣。

    終于被解決了嗎?

    黃少天正這樣想著,那顆已經血流滿面的腦袋忽然就收了回去。

    那大概也差不多了。

    黃少天接著想道,那端迎風布陣馬上被收拾掉的話,兩人就可以過來助陣,接下來強化攻勢,就算興欣治療到陣,也是五打四的節奏,黃少天和鄭軒壓低的血線,將奠定他們藍雨最終的勝勢。

    繼續強攻!

    黃少天剛要再調整節奏,團隊頻道里卻跳出隊長喻文州的一個指示:慢。

    只一個字,甚至沒有道明指示給誰的,但黃少天下意識地就已經收起了cāo作。

    鄭軒、徐景熙當然也看到了指示,也是差不多的意識在解讀,他們三人的攻勢,頓時放慢了節奏。

    “唔,已經覺察了嗎?”這種節奏上的變換,葉修可稱得上是體察入微。

    “老魏死了沒有?”葉修問道。

    沒有回聲,魏琛看到了,也只是暗罵了一句,他哪有功夫回答?

    “讓他們繼續緊張一些!”葉修也發出了指示,而他的君莫笑,和方銳的海無量,就在此時突然一起猛撲了上去。

    怎么?

    黃少天和鄭軒都是一驚。

    這樣的架式,在之前可是葉修和方銳千萬百計工避免的。因為他們沒有治療,所以他們需要小心翼翼地保存生命,不可能像黃少天和鄭軒那樣無所顧忌。葉修的君莫笑縱然有點治療手段,但在這樣強度的戰斗中,散人那點治療只是杯水車薪。

    可是現在,這兩個家伙突然張揚起來。如此的張牙舞爪。那是之前夜雨聲煩和槍淋彈雨才有的猙獰啊!

    興欣的冶療到了?

    藍雨幾位第一時間都是如此判斷的,果然,那端一根石柱背后,安文逸的小手冰涼轉身這相,手拎的十字架光明之證,早已經沐浴在圣光之中,治療吟唱都已經準備就緒了。

    嘩!

    圣光落下。沐浴在君莫笑的身上,光華落盡的那一瞬,所有圣光好似匯集全部jīng華似的綻放了一波璀璨。

    治療暴擊!

    和攻擊暴擊一樣,治療暴擊,恢復的生命更多,比例和攻擊暴擊一樣。多50%。

    君莫笑的生命立時暴漲了一大截,這小手冰涼,躲在yīn處干脆是讀了一個牧師治療起來最澎湃的圣言回復。君莫笑暴漲的生命,看得黃少天心里就是一痛。

    “我去你個混蛋,你也不怕治療溢出嗎?”黃少天開始在頻道里喋喋不休地噴起了垃圾話。

    “一點也不怕啊!”葉修回道,君莫笑手中的千機傘此時也閃過一抹白光,一個恢復術落到了自己身上。君莫笑的治療量很微末,但這家伙偏偏時不時地還要拿這些治療手段刷自己。

    “因為我們法力很足夠啊!”葉修感慨著。都打到這份了。也不用隱瞞了。他相信藍雨那端肯定已經識破了他們的意圖。但是。那又能怎么樣呢?他們的意圖已經達成,徐景熙靈魂語者的法力消耗甚巨。即使知道了一切。也無法改變這一點。而且接下來,該消耗的,他還得繼續消耗,因為現在是興欣狂攻的時候了。

    沖上!

    君莫笑、海無量、沐雨橙風,三點共同發起了攻擊。安文逸的小手冰涼也徹底站了出來,成為三人最大的依仗。而蘇沐橙的沐雨橙風現在也終于不在讓藍雨那么順心如意了。沐雨橙風在空中跳躍著,很準確地就找到了一個攻擊點,然后,炮彈朝著徐景熙的靈魂語者轟了過去。

    她早知道靈魂語者就在這里,她也早就清楚如何可以迅速地攻擊到他。但是她一直沒有這么做,興欣的意圖可真是太昭然若揭了。

    而這,其實只是相對于藍雨而言。

    作為場外觀眾,上帝視角的觀眾,他們比藍雨清楚得更要早。

    因為就在藍雨諸位還在猜測興欣的牧師不在,以此作為機會強攻的時候,他們卻早就看到,安文逸的小手冰涼,其實到位得還要早一些,但是收到葉修的指示,一直很小心地隱蔽著自己,一直沒有出手而已。

    水平不夠的玩家或許還琢磨不過來。但坐在直播間的潘林和李藝博,若在如此局面下還解讀不出的話,那可有些大失水準了。

    興欣設計的意圖,UU看書 www.uukanshu.com早已路人皆知。而他們就眼看著藍雨這樣被陷了進去。潘林和李藝博的解說中,把喻文州、盧瀚文對魏琛的戰斗解讀為了關鍵。

    結果,魏琛奇跡般的頑強發揮支撐住了這個關鍵。他拖住了二人,縱然十分狼狽,但是……

    “魏琛是這場比賽的勝負手!”李藝博如此說道,“我從來沒有看到過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讓喻文州這樣束手無策。”

    “但是,他好像已經到了極限了!”潘林說著,這位也讓他心生尊敬的老將,他的迎風布陣,已經即將倒下。魏琛釋放了他的全部jīng力,燃盡了他角sè的全部生命。

    “興欣的治療快啊!不然這可能會成為一個新的轉折點呢!”潘林叫道。

    “這好像,有陷阱啊!”李藝博看著這端喻文州和盧瀚文的舉動,忽然嗅到了點什么。

    唉,因為經常做了預告,最后卻還是沒寫出來,所以就不做預告了。本就沒準備睡覺的同學可以無聊刷一刷,不要特意等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