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快去治療啊!

    魏琛的迎風布陣生命眼看就要見底,現場觀眾的目光全都投放到了安文逸的小手冰涼身上,期待著他能過去將迎風布陣的生命拉回來。

    而很多中立觀眾,也因為被魏琛那頑強的狼狽所觸動,本無什么偏向性的他們,此時都對興欣有所期待,至少,他們不想看到努力到如此狼狽的魏琛,最后卻只是徒勞無功。

    迎風布陣若在此時倒下,興欣一直以來的布局鋪墊,不就白廢了嗎?

    快啊!

    所有人都在眼巴巴地注視著,期待著,而這當中,甚至包括藍雨的喻文州。

    快來吧!

    他也在如此期待著,索克薩爾一邊對迎風布陣保持著攻擊性,視角,卻已經偏轉向了另一方向。而盧瀚文的流云,也在跟隨著隊長的舉動,形成呼應。

    不能來!

    水平高端些的,擁有旁觀上帝視角的人,此時卻都察覺出來了。

    “有陷阱!”李藝博此時已經徹底看出來了。

    “不愧是喻文州,這種時候,居然還能做出謀劃,拿迎風布陣做誘餌,引興欣的小手冰涼過來,然后掐住興欣的治療!”李藝博叫道。

    轉播迅速拉出一個俯視的遠角鏡頭。小手冰涼、索克薩爾、流云、迎風布陣,四個角色被高亮標注,如此一來,頓時顯得更為清晰。索克薩爾和流云看似對迎風布陣夾擊準備進行最終一擊,但實際上兩個角色夾擊的角度已經將小手冰涼鎖定。他若是要來治療迎風布陣,那在行進途中必將被兩人的夾擊鎖定。

    控制住對方治療,再擊殺迎風布陣也不過是一轉眼的事。但是再之后,少一人,治療被捉住,興欣將徹底陷入被動。

    這一切。都只將發生在瞬息間。興欣想救魏琛的迎風布陣,那可連一秒鐘都不能耽擱。

    但是這一瞬間,卻好像凝固住了似的,它遲遲也沒有發生。

    而只是這么一緩,藍雨有意放松攻勢,頓時顯得十分扎眼。

    魏琛也是一愣,不過隨即仔細一留意索克薩爾和流云的舉動,心下頓時了解。

    “呵呵。”他在公共頻道里笑著。

    喻文州當然也知過了這么一瞬間,他的計劃就已經破產了。至少,他們這位老奸巨猾的初代隊長是肯定已經察覺了。這會大概已經放出提示了吧?

    這能怪誰呢?

    喻文州掃了一眼那邊毫無動靜的興欣牧師。他知道這是一位新人選手,而且并不像興欣的有些新人那么有天分和才華,是很多戰隊眼中興欣的短板所在。

    不過興欣反過來以此短板為餌。可是設計了不少坑人的戰術套路。這就是葉修的能耐,己方的缺陷,轉頭倒成了讓對方栽跟頭的關鍵。

    那么眼下呢?

    難道就是因為這位新人的反應有些遲鈍,結果完全沒有察覺迎風布陣的處境,以至于喻文州的精心設計落了個空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原因。喻文州也只能感嘆真是時運不濟了。一個反應不夠及時的新人,反倒讓他的布局出現了漏洞,這上哪說理去?

    已知這個計劃再無法繼續執行,喻文州操作索克薩爾發動了攻擊,盧瀚文的流云也配合沖上,劍鋒落下。揚起最后一片血光,迎風布陣,成為這場團隊賽第一個出局者。在拼命拖住藍雨兩人的過程中。他真的已經耗盡了一切,最終,也搭上了他角色的生命。

    而至此,興欣那邊竟然還是靠無反應。

    “什么破治療啊??”無數觀眾此時都開始拍桌子罵娘了。包括現場觀眾,對安文逸也是極為不滿。一路走來。他們都在包容著這個新手治療,像興欣戰隊的大家一樣信賴著他。但是現在。眼看著他就這樣無所作為地讓魏琛的努力付諸東流,誰還可以忍受?

    “白癡嗎?”

    “下去吧你!”

    “后腿啊!”

    安文逸顯然還不足以聚集到什么一力維護他的腦殘粉,大家對他的愛憎就是這么分明,一切就以場上的表現為主。

    水平可以不夠,新人手生大家也不會嫌棄。大家更看重的,是態度。積極進取的態度。

    安文逸最終能不能救到迎風布陣,這其實并不重要,大家此時憤怒得是他呆頭呆腦好像完全不知道這邊發生了什么的樣子。

    你可以做不到,但是,你絕對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眼下的安文逸,在所有觀眾眼中就是一個什么都沒有做的人,叱罵聲,瞬間卷遍全場,不過比賽卻還在繼續。

    擊殺了迎風布陣的索克薩爾和流云,迅速朝這端戰團趕來,他們兩個所受的傷害并沒有多少。

    而這端,這時奔放的一方已經完全輪到興欣了。

    蘇沐橙的沐雨橙風居高臨下,死鎖靈魂語者進行攻擊。鄭軒為了保護自家治療,自然是和蘇沐橙開始對射。這距離,他的彈藥專家槍淋彈雨也可以達到。一枚釋放沖擊力的爆縮式手雷,就將沐雨橙風直接從那高處給掀了下來。但是蘇沐橙很快調整,沐雨橙風飛炮落下,直接就又是一個攻擊點。

    主場優勢!

    在和鄭軒周旋的過程中,蘇沐橙充分展示了對這一區域的熟悉程度。多次程度連視角都沒轉一下,就準確找到了適合的攻擊點。

    擂臺賽上,鄭軒一對一可是剛剛擊敗了蘇沐橙。和蘇沐橙對轟,他不缺自信。但此時是團隊戰,他的攻擊目標是沐雨橙風,但蘇沐橙在攻擊端的指向卻是靈魂語者,兩相交換,弄得鄭軒疲于奔命,他需要思考應對的方面太多了。這對他這個沒斗志喜歡偷懶的家伙來說著實是個折磨。

    他控制不住蘇沐橙的沐雨橙風,最后倒霉的就全成徐景熙。

    靈魂語者四下奔走,卻總是被蘇沐橙很快揪到。這要真只是你追我趕倒簡單了,徐景熙倒是可以順勢將對方就引入他們藍雨期待進行對決的區域。但問題是,他現在走不開,他還需要給予藍雨方面冶療。

    黃少天的夜雨聲煩。此時正在被葉修和方銳兩人聯手夾擊。徐景熙讓靈魂語者躲避沐雨橙風炮轟的同時,可還要千方百計地想辦法對夜雨聲煩施以治療。

    這樣的局面如果一直持續下去,藍雨三人根本就是有敗無勝的局面。但是在艱苦了挨過了一段后,他們到底還是迎到了轉機,喻文州和盧瀚文加入戰局。一記詛咒之箭以擴散的方式掃向居高臨下的沐雨橙風,重劍焰影,氣勢騰騰地劈入戰團,和冰雨平行而立。

    “總算來了!”黃少天松了口氣。徐景熙的靈魂語者先是被引誘,再然后是被強攻逼迫,不間斷地在消耗法力。而現在。藍雨五打四,總算可以釋放一下壓力了吧!這次機會,可不能再漏過了。

    “強攻!”喻文州在頻道里下達了指示。藍雨全團發起了強攻。

    “壓迫為主,避免交換,增加他們的消耗。”整體戰斗的思路,喻文州也明確點出了。雖然他們取得了人數上的優勢,但是興欣對他們治療造成的消耗依然健在。此時他們的戰斗必須要小心翼翼。不能絲毫放縱。一旦治療過早地用光了法力,場上所占據的主動和優勢恐怕瞬間就會被摧毀。

    這種時候,一般情況肯定是趁著己方人數優勢,不顧一切強攻,趁對方第六人未到之前,盡可能地可以再擊殺目標擴大優勢。榮耀團隊賽的絕大部分。也就是在這一時段奠定的最終勝勢。

    可是此時的藍雨,如果不顧一切卻有些不適宜。因為他們的治療已經承擔不起這種奔放打法的巨大消耗。所以喻文州才要特意強調,他們此時的強攻。并不是拼盡全力取人頭,可是這樣的人數優勢,也不能輕易放棄,所以,控制好節奏。小心翼翼地展開攻勢,擊殺依然是主要目的。但不勉強執行。

    冷靜。

    除了冷靜還是冷靜。

    喻文州就是這樣,領先時,落后時,順利時,艱難時,他永遠不失冷靜,永遠尋求著最可靠的辦法。就是這樣的基礎,才能讓黃少天將機會主義演繹得喪心病狂。

    但是隨后,當藍雨攻上時,卻感覺到了不一樣的反彈。

    強攻!

    是的,他們在強攻,但是,興欣也在強攻。

    少一人,四打五的局面,興欣居然打得也是強攻。

    兩支戰隊,在這樣一個團隊賽常見局面下,卻都是不常規的作法。

    人數占優的一方,打得較保守;而人數處于劣勢的,反倒是奔放起來。

    懂門道的觀眾,這時候都看呆了,實在不知道這場比賽怎么就打成這么一種奇怪的局面。

    只有那些職業級的選手們,此時或坐在電視前,或在哪里收看著這場比賽,看到這一幕時,卻都感到了天平的傾斜。

    “U www.uukanshu.com掌控比賽的,是興欣!”

    王杰希、肖時欽、張新杰……等等等等這些頂尖高手,這一刻,幾乎都是這樣的看法。

    因為這個顛倒的局面,是基于藍雨治療法力消耗過大,有負擔而造成的。

    而這一切,都是興欣有計劃的制造的。

    眼下的局面,應該也在他們的劇本之中。

    魏琛的迎風布陣,并不是被治療忽視了,在興欣的計劃中,本就沒有要救援迎風布陣的內容。

    魏琛那所謂為求勝利不擇手段,完全包括冰冷地將自己犧牲掉。

    藍雨兩代隊長,索克薩爾兩代執掌者的對決?

    那終究只是一個話題。

    這是一場團隊賽,魏琛所要追求的,也只是團隊的勝利,僅此而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