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回合輪到興欣客場比賽,他們早一天就已經飛臨了藍雨戰隊所在的g市。 ankanshu休息一夜解除了一下旅途的勞頓。次日上午,在專為客隊安排的臨時訓練室里熱了熱身,暖了暖手。下午,就沒有什么統一安排了,大家各找方式放松調節狀態,差不多了一起去比賽場面熟悉熟悉環境,接著就是迎接晚上的比賽了。

    吃罷午飯,大家各回房間小歇。魏琛叼著煙,站在酒店房間的窗邊,呆呆地望著窗外。

    “不是第二次來了,這也不是第二次住了,你在那惆悵啥呢?”葉修在一旁說道。和在上林苑分住的方式一樣,他和魏琛是同一房間的。

    “上次來,好像也沒去隊里看看。”魏琛說道。

    “想去看看?”葉修問。他知道魏琛這一刻說的隊,是指藍雨戰隊。

    “本來不怎么想的,但打完上輪以后,突然有點想。”魏琛說。

    “明白。”葉修點點頭。

    “你明白?”魏琛詫異回過頭來。

    “上輪打得很爭氣,所以想再去那幫家伙面前使勁得瑟。”葉修一臉的“我了解”。

    “滾!”魏琛沒好氣,

    “想去就去吧,這也猶豫,多大事?”葉修說著,不再理他了,悶著頭,準備睡個午覺好生休息一下。魏琛站在窗外,又猶豫了好一會后,終于是像是狠下決心般的,將最后一點煙屁股狠狠地吸了一口后,掐滅煙頭,出門了。

    葉修這一覺干脆就睡了一個下午,醒來時,已經是陳果過來招呼大家一起去比賽場熟悉場地了。魏琛這時候也已經回來了,沒事人似的。去沒去?葉修沒問,他也什么都沒說,興欣的諸位集齊以后,大家就一起離開酒店,到了藍雨的比賽場,曉川場館。

    上次來還有點陌生,這趟已是第二次,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興欣一行人進了賽場。比賽需用的一切設施都已經準備完畢,興欣全隊無非也就是走走,轉轉,腦補著感受一下氣氛。這事常規賽里也總做,大家不陌生。要說有用沒用吧,誰也說不太清,既然大家都會這樣做,那肯定也不會有什么損失。

    “來啦!”興欣一隊人正場上瞎轉呢,突然聽到有人招呼了一聲,一起回頭看去,看到的是藍雨的隊長喻文州。一個人,靜靜地站在一旁看著興欣全隊,那聲招呼,聽不出是對手,倒真像是主人在招呼上門的客人似的。

    “嗯,來了。”興欣這邊,葉修回應了一下。

    “加油準備。”喻文州點頭說了句后,再沒打擾興欣,自顧自地離開了。

    “他這是干嘛呢?”陳果問葉修,主隊選手一般是不會去特意熟悉場面的。當然也有一些選手有一些特別的癖好,不過喻文州貌似并沒有被暴有什么特殊的習慣。

    “誰知道呢,隨便轉轉吧!”葉修望著喻文州離開。

    再見到這位藍雨現任隊長時,就已經是晚上賽前了。兩隊列在選手通道,正在等候入場。

    “努力。”

    “加油。”

    排在隊前的兩隊隊長,代表各自的隊伍勉勵著對方,氣氛倒是顯得挺融洽。而后雙方入場,千篇一率,并沒什么特別。只是藍雨之前先輸一回合,今天這場,是無論如何也要拿下的。從選手入場開始,藍雨主場的粉絲們就徹底爆發了。

    為了今天給戰隊加油鼓勁,藍雨方面也有特意的安排。公會會長春易老專門組織了人手,將大家按區域分配到賽場的每一處。讓這些親信死忠起到火車頭的作用,來將全場的氣氛都帶動起來。

    而春易老自己,則是坐鎮東看臺,和西看臺正面相對。

    西看臺是藍雨戰隊劃分出的客隊粉絲席,東看臺則是藍雨鐵桿骨灰粉絲團的看臺。在這邊,正可以和客隊的粉絲展開面對面的,針鋒相對的較量。

    藍雨粉絲團這開場爆發,西看臺的興欣團隊果然也不甘示弱,雖然因為人數的劣勢絕不可能占到上風,但是,他們也是一定要讓對方知道他們的存在的。興欣這季后賽的隨隊粉絲團,那也是公會這邊伍晨親手著手組織起來的。此時他也身在西看臺上,身旁不乏千成、馬后炮、田七、月中眠這一干興欣公會的骨干。大家也是準備充足,裝備精良。抓人眼球的,制造噪音的玩藝應有盡有,迅速就和主場粉絲的喧鬧展開了對抗。

    “哇,這才是兩隊選手入場,兩家粉絲就已經針鋒相對起來了!看來今天這場比賽一定會異常精彩激烈啊!”感受到現場氣氛的電視解說潘林說道。

    “藍雨現在已經沒有退路,這一場肯定要傾盡全力。”李藝博說道。

    “不過上一場興欣也只是險勝,藍雨其實并不需要有太大壓力吧?”潘林說道。

    “如果只是說不要有壓力,那任何時候都應該盡量如此。但若說因為興欣只是險勝,所以放松警惕而不夠緊張的話,那這種心態可就有些糟糕了。相信藍雨應當不會如此的。無論險勝還是大勝,藍雨現在的處境都是一模一樣的。”李藝博說道。

    “您說的對。現在雙方選手都已經回到了各自的比賽席,比賽很快就要開始。擂臺賽,興欣這邊,恐怕又會是葉修第一個上陣吧?那么在主場,藍雨準備派誰來對付葉修呢?這第一個人頭分的得失,對士氣的影響可是至關重要啊!”潘林說道。

    “但也要當心,或許興欣這回合葉修反倒不是第一個上陣呢?那藍雨做出的針對性部署,可就有可能落空,最后壞了自己的節奏也是有可能的。”李藝博說道。

    “那藍雨到底該怎么辦啊?”潘林說。

    “這沒什么辦法完全克服,就看他們怎么抉擇了。這……就是頂尖選手帶來的壓迫感啊!”李藝博說道。

    “好,就讓我們拭目以待,興欣是不是還會繼續由葉修先行上陣,藍雨這邊,又會做出什么樣的應對。現在距離比賽正式開始還有五分鐘。”潘林說道。

    五分鐘,轉眼即過,裁判過來招呼,兩隊開始各派選手。

    “葉修,果然還是葉修!”潘林叫道,興欣這邊,葉修已經站了起來。

    “藍雨呢?藍雨會派出誰來應戰?”潘林看著藍雨這邊,卻遲遲沒有得到答案,直至這時,電子大屏幕上都已經打出了名字。

    興欣,葉修,君莫笑。

    藍雨,喻文州,索克薩爾。

    轉播頓時好像中斷了似的,進入了五秒的無聲狀態。

    潘林張了嘴,半天沒說出話來,現場也在電子大屏幕打出名字的時候,整個安靜了。

    “喻……喻文州?”潘林使勁又確認了一遍電子大屏幕上的字,而后,再看藍雨戰隊選手席這邊,喻文州已經在朝著比賽場上走去了。

    是的,是喻文州。

    事實上當葉修起身的時候,藍雨這邊喻文州就已經站起了,潘林通過鏡頭看這邊的時候,也已經看到了,但是……他完全沒想到起身的喻文州就是藍雨要出戰的選手。他下意識的就當這是起身讓位,亦或者是隊長要對上場選手有所叮囑,哪想到這竟然就是喻文州自己要出手了。

    喻文州……要單挑?

    失聲了五秒,然后結巴著念叨了一下喻文州的名字,然后又失聲了五秒,隨即才徹底回過神來的潘林,這才已不可思議的口氣嚷嚷出來。

    “喻文州,居然是喻文州,擂臺賽藍雨戰隊第一個上陣,應對興欣葉修的選手,居然是喻文州?李指導!”潘林最后是重重地召喚了一下李藝博,意思顯然是這么大事,你趕緊說幾句啊!

    “這確實是一個非常讓人意外的安排。”李藝博盡量讓自己顯然平靜,他可不會像潘林那樣總是時不時地激情洋溢,他要展示他更高段數的內涵嘛!

    “喻文州,我記憶里……都記不起來上次看他單挑比賽是什么時候了。”李藝博說道。

    “今天他的突然上陣,應該就是針對興欣葉修的安排吧?”潘林說道。

    “我想應該是的……”

    “喻文州是找到什么對付散人君莫笑的訣竅了嗎?”潘林說。

    “這個……應該不存在什么訣竅吧?”李藝博說。

    “那他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呢?”潘林說。

    李藝博答不上來,真的答不上來。記憶中都不知道多久沒在正式賽場上打過單對單比賽的喻文州,今天居然要上陣挑戰葉修,挑戰本賽季的單挑之王,讓無數選手手痛無比的散人君莫笑……

    所有人都還沒有從這個事實中回過神來,雙方角色都已經載入完畢,比賽已經正式開始。

    “比賽開始,現在比賽開始,興欣葉修,對藍雨喻文州,這是一場出現在擂臺賽中的對決,我想已經不需要我來多做描述這場對決有多么的不同尋常吧?”潘林叫道。

    “喂!”

    這時,進入比賽的二人,U www.uukanshu.com也在頻道里開始了交談,先發出消息的是葉修。

    “你這家伙,膽子也太大了吧!”葉修說。

    “嘗試一下。”喻文州說。

    “這要讓你贏了,你讓職業圈那么多人的臉往哪擱啊!本賽季的單挑之王,最后是被你拿下了?”葉修說。

    “不要忽視這種可能性。”喻文州說。

    “你現在手速能到多少,有二百嗎?”葉修說。

    “馬馬虎虎吧!”喻文州回道。

    ===========================

    早上還挺涼快,一到中午,我勒個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本站閱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