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喻文州也已經打了這么多年了,手速這個數據是有技術統計的,喻文州手速有多少這不是秘密,想知道的人隨便都知道,作為比賽對手,當然不可能沒關心過這數據,葉修這一問,擺明了就是嘲諷。 ()

    二百手速,這在普遍的認知中就是職業與業余的分水嶺了。當然,這個二百手速指得是有效操作,而不是為了刷手速一味地胡亂操作。

    喻文州被視為手殘,這當然是以職業圈里的標準來衡量。現如今的職業選手,動不動就彪出三百、四百的平均手速已是家常便飯。喻文州這樣很辛苦才能沖到2,常態卻只在2以下的手速,也難怪最初會被認為不會有前途,實在是和身邊那些手速妖孽的職業級相比太另類了。

    不過若是普通玩家的話,實在沒有嘲笑的立場。

    普通玩家,有效操作的手速一般就飄在1上下,120以上,沖擊2的,那就是高手了。榮耀可是一個很復雜的游戲,手快的人有很多,但想在這個游戲里合理地將自己手速發揮出來的人,真的是鳳毛麟角。

    喻文州的手速,常態就是沖擊2。換言之,他的手速,就是玩家中的高手水平。但是他卻以這樣的程度,成為了一名職業選手,黃金一代的成員之一,全明星選手,戰術大師,豪門藍雨戰隊的隊長……

    喻文州的故事很勵志,他的事跡讓很多在手速上一樣沒啥天賦的玩家,以此為憑證,認為自己也能實現一番成就。不得不說,這個誤會很深。他們高高興興找到了和大神的相同點,但那只是個缺陷。缺陷本身不能說明任何問題,能讓喻文州站到如此高度,沒有萬分之一是因為他的缺陷,而是他為了彌補缺陷,在其他方面所做出的努力。所體現出的才能。

    擁有這種手速的榮耀玩家。有很多很多。

    但這么多的人中,只出了一個喻文州。

    而現在,喻文州又做了一件他這么多年都沒有做過的事了。

    單挑,而且是在季后賽,而且是面對本賽季最犀利的那個單挑選手。

    “咦……這圖……”進入比賽都聊了幾句了,葉修這才留意起這場擂臺賽藍雨戰隊的選圖。

    叢林迷霧。

    森林圖,地形比較單純。南北狹長。相比起一般樹林,這圖的另一特點也體現在名字上了,迷霧。

    茂密的樹林,還有層層暮靄,這是一張視野局限非常大的一張圖。適合偷襲,而不利用遠程職業發揮。早在葉修還在嘲諷喻文州手速的時候。*/.//*轉播的潘林和李藝博,無數的觀眾就早已經泛起嘀咕了。

    喻文州要單挑,大家很驚奇。不過也馬上想到,他肯定不會想和對手面對面來拼操作,肯定是要借地形玩戰術耍手段。但是,叢林迷霧?轉播里李藝博就已經指出了,這圖,不利于遠程發揮。術士。當然也是要算在遠程中的。

    喻文州到底什么用意?看過藍雨選圖后,所有人更茫然了。而這時,大家看到了葉修對于選圖似乎要發表看法。

    結果,“咦……這圖……”之后,居然沒下文了!

    雙方已經開始了行動。葉修干脆,直切中路,不過這圖,就是走中路看起來都能打成偷襲。因為能見度低,這圖上雙方目測到對手時,那基本就已經進入攻擊距離了。看君莫笑那架勢,就是一副懶得用心思還去走迂回的模樣。

    喻文州這邊,態度都端正多了。索克薩爾在地圖北端刷新,葉修還在屏幕說話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自叢林西側向南迂回。不過看得出索克薩爾偏轉的角度也不大。這圖,距離整太開了,偷襲都會找不到目標。

    但是,這只是初看之下的狀況。索克薩爾越向南走,這向西偏轉的角色就越大,漸漸的,那和中軸線所拉開的距離,似乎已經在這圖的能見視野之外了。

    “這樣走位……喻文州不是也找不到君莫笑了?難道他是判斷葉修也會讓君莫笑從西側迂回?”潘林說道。

    “問題是葉修并沒有……”李藝博說道。

    不大會,兩人的角色都開始接近地圖正中,行進的速度都放緩了些許,然后,葉修的君莫笑突然開火。

    砰砰!

    砰砰!

    千機傘的槍形態是步槍,普通攻擊只能二連發。葉修此時只用普通射擊,也不消耗發力,一槍一槍的,看似很沒規律地在亂射。

    “主動暴露自己啊!”潘林說道。從喻文州的主視角上來看,他無法看到君莫笑的身影,但是每當射擊聲響起時,那一次又一次噴出的槍火,卻從層層迷霧中穿透出來。

    “是想引誘喻文州攻擊,然后找出索克薩爾的位置嗎?”李藝博說道,“但是……”

    他想說但是術士的技能在這種迷霧中卻是具有一定隱蔽性的。因為術士技能的光影本就是暗色調,遠沒有元素光啊火的那么炫目。術士的技能,要有屬性傷害,也只有一種屬性:暗屬性。

    不過李藝博生怕葉修經驗豐富,火眼金睛,連術士技能在這種環境下的光影也能看出,所以愣是沒敢說這話。

    喻文州呢?也不知是不是和李藝博想到一塊去了。看到葉修這樣明確地暴露君莫笑的位置,他卻并沒有急于攻擊,而是讓索克薩爾緩緩地靠近過去。

    君莫笑繼續兩槍兩槍地亂射著,并不局限于一個方向。有幾次子彈朝著西側,擦著索克薩爾的身子邊飛過。上帝視角的觀眾看得都一陣緊張,索克薩爾卻紋絲不同。

    “判斷得太清楚了。”李藝博贊嘆著。

    喻文州就是因為判斷得絲毫不差,所以讓敢讓索克薩爾一動不動,否則一般人吃不準的話,這種模棱兩可的狀況,總是還會讓角色閃避一下的。

    “這個角度,視野能見的距離是多少呢?”潘林嘀咕著,但是這個東西沒有數據,再有上帝角色,他們也什么都拿不出來。

    砰砰,砰砰。

    君莫笑繼續射擊著,索克薩爾此時停下了腳步,喻文州仔細觀察著君莫笑射出的槍火。

    而觀眾看得比索克薩爾清晰多了,看到葉修讓君莫笑所出的舉動,大家只有一個心理感受:太狡猾了!

    君莫笑,端著千機傘的槍形態,結果卻是槍口朝后,也就是說,他每一次的射擊,都是朝著背后……

    喻文州此時如此仔細的觀察,若是沒看出這一點,然后想等槍花轉過,“背對”索克薩爾射擊時發動偷襲的話,那很不巧,他攻擊地將是君莫笑的正面。

    陰險!卑鄙!

    現場的藍雨粉紛紛痛斥著。這當中不乏分散在現場每一區域,藍雨公會的那些死忠骨灰的引導。這幫家伙,可是和葉修在網游里做過戰的。這些卑鄙陰險的手段,他們在網游里不只一次體驗過,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痛苦。

    只是現在撩撥起現場的情緒,對比賽場面卻沒有任何影響,葉修的君莫笑繼續狡猾地朝身后打槍。

    喻文州,就這樣一動不動地,觀察了足足有三十四秒。

    葉修,就這樣原地轉圈,射擊了三十四秒。

    第三十五秒,喻文州終于有所舉動。

    索克薩爾開始吟唱,直接混亂之雨。

    嘩!

    現場掌聲。

    因為這個技能是召喚空中酸云來降雨,所以無論角色在哪邊釋咒,最終的攻擊點是來自上空,是無法推斷出角色的準備位置的。

    于是就這樣,君莫笑的頭頂突然酸云密布。

    掌聲更加熱烈了,大家都盼著君莫笑快點被雨點打到了呢!結果,嘩,君莫笑千機傘舉過頭頂,撐開了。

    “媽蛋!”現場不少人罵出來了。

    這要真就是騎士的一個盾牌的話,這樣支在頭頂,未必都能將混亂之雨徹底擋住。但這千機傘呢,撐開了就是一傘,擋雨,真太特么的合適和專業了。

    “飄進去,飄進去!”現場突然有人帶頭喊了起來。原來是盼著來點斜風細雨什么的,然后這雨點不走直線,斜飄進去。

    結果場下的葉修好像是聽到了藍雨玩家們的心愿似的,君莫笑,忽然就蹲下了。

    蹲下,還撐著傘,這下真是徹底護周全了,有斜風細雨也滴不到了。

    藍雨玩家都怒了,媽的,正經比賽好嗎,撐個傘蹲在那,裝什么蘑菇?

    結果就在這時,君莫笑的頭頂,酸云之中,突然隱隱有光芒閃現。光點,似有六顆……

    六星光牢!

    熟悉術士的玩家一下子就認出來了。

    “高明!”有反應快的頓時就叫出來了。UU看書 w

    這六星光牢,偷襲的無懈可擊啊!

    混亂之雨的攻擊,喻文州是斷定葉修的君莫笑會撐傘來擋,其他方法都不夠安全,畢竟他沒辦法看到施法,察覺時,就已經云成雨落的時候。

    然后,這傘一撐,葉修就等于徹底封死了自己朝上的視角,于是再然后,一個自上落下光柱的六星光牢,悄無聲息,絕對無法察覺。

    “受死吧!”現場的藍雨粉興奮地大叫著。

    不愧是他們的隊長,這手法,多高明,多給力!

    六星光牢,落下!

    ===========================

    看著像是要下雨的樣子?求別下,要出門啊……(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