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戰斗已經在發生了,擁有上帝視角的觀眾們,看得是清清楚楚。但是此時若從選手的視角去觀看,卻會更覺震撼。

    因為兩位選手的主視角里,除了一片迷霧,近處的幾株大樹,什么也沒有。

    喻文州所做出的攻擊,完全是在看不到對手角色的情況下。只憑之前君莫笑射擊的槍火所暴露的位置,結果卻是這般的精準。

    六星光牢落下,而盾牌的保護也不是萬能的,六星光牢的效果就不是盾牌可以抵抗掉的。

    但是,結印!

    拉近的鏡頭中大家都清楚地看到,君莫笑突然松開千機傘,雙手飛快結印,千機傘還沒來及下落,結印就已經完成。

    20級以下,需要結印的忍法技能,有且只有一個。

    影分身術!

    來得及嗎?

    所有人狂捏一把汗,這影分身術,卻終于還是在六星光牢觸到前的瞬間施展出來了。

    君莫笑被六星光牢禁錮的,終究只是一個影分身。

    “察覺了嗎?”潘林叫道。

    “不,這個肯定是看不到也聽不到的……這應該是,葉修經驗和意識的判斷。”李藝博說道,“注意到了嗎?如果君莫笑不是蹲下的話,這個影分身術可能就要差一點點了。”

    潘林恍然,轉播也立即切出慢速回放,六星光牢落下的光柱,和君莫笑撐起的千機傘,相距確實只在毫厘。君莫笑的影分身術在這一瞬間釋放了,但若是站起的高度,毫無疑問,千機傘將已被光柱觸到。

    “不愧是全職教科書!”潘林驚嘆著。這種反應和意識,所表現出的就是葉修對術士的熟悉和理解。所以才能猜出這種情況下會有光星光牢這么一個偷襲選擇。

    于是接下來,剛剛還很興奮的主場觀眾,頓時又要開始為他們的隊長擔心了。

    因為索克薩爾此時吟唱的攻擊法術已經飛了出去。這次的技能,再不是從天而降了,這意味著從技能的來向,葉修已經可以判斷出索克薩爾的位置。他的君莫笑,確實已在一旁冷冷地注視著周圍。

    一道鬼影,就在此時飛至,穿過了混亂之雨。鉆入了六星光牢,鉆入了君莫笑影分身的身體。

    全場觀眾心都碎了!

    隊長,你到底還是上當了啊!

    葉修的君莫笑果然在此時沖出,準確朝著鬼影飛來的方向,而且很小心地不發出聲音。

    快跑啊!這是主場觀眾此時的心聲。而這一次,他們在場上的隊長好像也聽到了似的。

    “喻文州也沒有忽略這種可能性!”李藝博說道。

    索克薩爾,已經在喻文州的操作下離開原位。

    “可他這樣游走攻擊的話,還是會被葉修鎖定吧!憑君莫笑的移動,逼近他應該很快!”潘林說道。

    “他不會游走攻擊的。”李藝博卻是異常自信地說道。

    “啊?他察覺到情況了嗎?”潘林疑惑。

    “他很快就會察覺。”李藝博笑道,“你想想他剛才用的技能是什么?”

    “鬼影纏身?”潘林正說著,索克薩爾剛剛攻擊放出的那道鬼影。突然就又飛回。

    “啊,這……”潘林驚叫著,這……不又是對索克薩爾位置的一次暴露了嗎?

    “所以他立即就會知道他鎖住的不過是君莫笑影分身了。”李藝博笑道。

    潘林愣了愣后,但隨即反應過來。

    鬼影纏身。時間內附身目標制造傷害,技能結束后,鬼影飛回,造成傷害的33%補充為術士的生命。

    影分身很脆弱。索克薩爾放出的鬼影纏身只附身了一下下,就已經將其完全消化。鬼影隨即自然是要飛回。無論是從這技能時間,還是飛回后產生的生命回復數據,喻文州都可能輕松斷定:鬼影纏身纏住的,只是君莫笑的影分身而已。

    這個技能,原來是攻擊加試探兩種用意!

    潘林心中各種恍然感,這場比賽的內涵太深刻了。

    但是此時鬼影纏身攻擊完目標飛回的鬼影,卻好像指路明燈一般。葉修似乎早意識到了這點,一看到鬼影飛回,君莫笑立即就調整了移動方向。

    鬼影飛回的速度很快,但君莫笑此時也是馬力全開,再沒想到偷襲,能當移動用的技能全都用上。君莫笑的身影,頓時也好像一道鬼影般在樹林中穿梭,飛快地,索克薩爾的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視野內。

    “太快了,真的太快了!這下喻文州不好擺脫了吧!”潘林叫道。

    結果就見轟一下,明明是叢林地形,竟然突然卷起一場沙塵暴,一下就把君莫笑裹在了當中。

    全場目瞪口呆,而君莫笑此時的狀態呢?掉血,加再失明。

    “沙暴陷阱!”潘林呆呆地念叨著。

    盜賊高階陷阱技,制造傷害加失明效果。喻文州這是在索克薩爾的手杖滅神的詛咒上打上了這么一個盜賊的技能。

    這下千機傘多種形態打上多種技能有多鬧心大家頓時有了更深刻的理解。這種變化真的防不勝防,這不,連葉修自己都會著道。他再熟悉術士職業的技能體系,但對方在武器上選擇的這一個暗夜系技能會是什么,那真的很難猜測。你要真把所有技能全思考進來提防著,那這比賽恐怕就瞻前顧后的完全沒法打了。

    不過索克薩爾的沙暴陷阱也只能是一階,傷害不算太高,失明效果是三秒。

    三秒,喻文州讓索克薩爾留了一個詛咒之箭給葉修,隨后轉身就走。

    “哎呀,喻文州為什么不趁這機會控制住君莫笑呢?”潘林很遺憾地叫著。

    但詛咒之箭立即告訴了他答案。

    君莫笑雖然失明,但是其他方面沒有任何影響,此時突得一記滑鏟,將詛咒之箭從他上空躲過不說,甚至還在朝著索克薩爾的方向逼近著。

    李藝博看了一眼潘林。從他的更好的知道他已經收獲了答案。

    喻文州要面對的可不是一個隨隨便便的家伙,這是葉修,想在3秒的失明時間里就控制住他,這風險太大,喻文州顯然并不想冒險,飛快吟唱了個詛咒之箭后,就優先選擇了回避。

    三秒后君莫笑從失明狀態下解除,索克薩爾已經不見了蹤跡。葉修連忙憑著先前的印象,以及三秒可移動距離進行了一下范圍推斷。搜索了一圈,卻到底還是沒能找到索克薩爾。

    兩人的第一波交鋒,至此小告一個段落。葉修沒能對索克薩爾任何實質性的傷害,但是這階段里,總讓人感到擔心的卻是索克薩爾。

    “好強大的壓迫感和攻擊性!”李藝博如此對葉修感慨著。

    “不過喻文州總算對君莫笑造成了一點傷害。雖然很少。”潘林說道。

    然后就見君莫笑給自己刷了一個恢復術。李藝博望著潘林,不說話。

    “你這家伙,是準備好好和我耗一場啊!”葉修暫時找不到目標,于是又在頻道里和人聊上了。

    “你會治療啊,消耗對你有利。”喻文州回道。

    “這磨磨蹭蹭地多耽誤功夫,不如我們LL點決勝負,輸的自己GG。”葉修說。

    眾皆嘩然。

    更嘩然的是。公眾頻道里接著就出現索克薩爾的LL點信息,然后,97!

    “哇!”藍雨主場頓時爆了,掌聲雷動。

    然后。頻道里。

    “干什么呢?嚴肅點,這可是季后賽。”葉修說。

    現場頓時又爆了。

    “呵呵呵……”解說潘林都不知該說什么好了。

    “玩笑罷了,裁判也不可能允許兩個人拿LL點決勝負這么兒戲的。”李藝博笑道。

    這是游戲,但這可也是正經的職業比賽!

    試想一場足球比賽。開場兩隊猜硬幣,然后。人頭,你猜對了,行,你贏了,然后退場?

    這絕對是作死的節奏。榮耀職業比賽里當然也不可能這么兒戲。就連GG認輸這種情況,聯盟也是會在賽后對這個GG是否合理進行審議的。

    兩人這一邊頻道里扯著,操作可也沒停。

    喻文州雖然是擺脫了葉修的追殺,但是反過來說,他也失去了對君莫笑位置的掌握。兩人現在各在迷霧中摸索著,小心地尋找著對方的坐標。

    這,看起來根本是沒有任何邏輯可以推導的,完全就是瞎貓碰死耗子似的亂撞。局限下的視野,讓地圖顯得很大。

    1分鐘、2分鐘……

    兩方一直沒有接觸,都在迷霧里晃來晃去。擁有上帝視角的觀眾,有時候都沒辦法緊張起來。兩人的角色都是小心翼翼的,但實際上他們的距離幾乎可以畫對角線了。

    電視轉播方壓力也很大!U 榮耀比賽不像足球是在固定時間內完成的比賽,所以直播也沒辦法控制節目時間。結束的比預期早,那還好說,但若是打得時間太長,那可就接下來的其他電視節目編排全打亂了。

    可是他們又有什么辦法呢?比賽肯定是不可能因為他們轉播方的意志有所轉移的。

    “這樣下去不是個事啊!”葉修這時候又說話了,電視轉播方頓時好喜歡他。

    “你有什么高見?”喻文州回道。

    “約個地方決勝負啊!”葉修說。

    “哪?”喻文州說。

    葉修報了一個坐標。

    三十秒后,坐標處沒人,兩人的角色小心翼翼地隱蔽出現在了附近。

    誰也騙不到誰,轉播方徹底哭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