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5分鐘。

    一場單挑打5分鐘,在職業圈里倒也常見。但問題是現在這場單挑不是5分鐘結束,而是打了5分鐘了,還和剛開始似的,兩個人的角色毫發無傷。索克薩爾混亂之雨、沙暴陷阱刷掉君莫笑的那點生命,早被君莫笑自己的冶療給恢復了。

    此時,兩人的角色一起出現在了葉修報出坐標的附近,卻都不露面。

    “人呢,出來!”葉修叫道。

    “我到了,但沒看到你。”喻文州說。

    “上次是我先出來的,這次該你了。”葉修說。

    “哪次?”

    “裝什么,之前我開槍射擊故意讓你打到我你忘了!”葉修火道,說得好像那不是他想引誘出對手的位置而是真心暴露給對手看似的。這雖然已經過了5分鐘了,但觀眾們可還沒忘呢,當時葉修讓君莫笑槍朝背后射擊的小伎倆,那是只為暴露自己該做的事嗎?

    “哦。”喻文州應了聲,不一會接著又一句:“剛我放了個咒術你看到了嗎?”

    “我!沒!看!見!喻文州你老實一點啊!!”葉修警告對手。

    終于裁判也忍無可忍:“雙方,你們無意義的交談過多了一些啊,請集中精力比賽!”

    裁判放出的消息是以系統公告的形式。就好像網游里玩家無論如何也牛不過系統,在職業比賽里,垃圾話再有天賦的選手,那也不敢吐槽裁判。裁判一吼,兩位堂堂隊長頓時也沉默了。場下兩隊選手也是面面相覷。興欣這邊吧,多少還能適應點,因為葉修是領著他們從網游草莽里一路殺出來的,這樣比較沒正形的樣子他們不陌生。但藍雨這邊……啥時候見過隊長在比賽里這么多話啊!他們隊長因為那個手速問題。正式比賽根本哪有那么多空說閑話,但今天借著這地圖,可算是聊了個夠本。

    其實兩人這次對話的時候,操作也一樣沒停。葉修報出的坐標沒人站出去,兩人都在距那有一段的距離,此時都保持著這種半徑,開始了旋轉移動。觀眾們早看得清楚,兩人一個逆時針,一個順時針。這相遇,是早晚的事,就看這濃霧中誰眼神好能先一步發現自己了。

    雙方移動的都不是很快,尤其注意落腳,都不想發出丁點聲音。

    就這樣。一點一點地,接近,接近,接近。

    所有觀眾的心,頓時跟著一起,提起,提起。提起。

    解說潘林和李藝博,這時也沒有一點言語了,整個榮耀世界在這一瞬間都是安靜的,好像他們發出的聲音都會影響到場上兩位選手的判斷似的。

    電子大屏幕上。也分別給出了兩個選手的主視角,在迷霧中不停地旋轉著,然后,幾乎是同一時間。兩個視角一同定住。

    沖鋒!

    君莫笑立即就沖了出去,方向異常準確。正是索克薩爾此時所處的位置。而喻文州的索克薩爾可沒這么主動,君莫笑沖出的第一步,他一轉身,就隱到一棵樹后。上帝視角看了一路的觀眾早就看清楚,索克薩爾一路過來,一直特別注意行進路線,他從一開始就有防備著這種雙方突然相遇的情況。

    槍響!

    沖鋒后的君莫笑立即跑動中射擊,子彈正打在索克薩爾躲入的那棵樹上。但此時索克薩爾早已經不再樹后,君莫笑向側橫拉了兩步角度,但是視野所及,卻還是沒有找到索克薩爾的身影。君莫笑腳步不停,繼續朝這邊沖著,一邊又是一枚手雷奮力擲了出來。

    轟!

    手雷爆炸的火花那就比較強烈了。在這迷霧當中,倒也能起到一點映出角色身影的作用。但是,還是沒有找到索克薩爾。

    主場的藍雨觀眾,此時松了一口氣。因為這一區域的坐標,可不是葉修隨口就報出來的,這家伙之前將在這一圈好生研究了一番,顯然是搞熟了這一片地形。

    看到他叫喻文州來這,大家都暗罵奸詐,結果喻文州沒回絕,欣然前往,大家當然很擔心喻文州墮入葉修的陷阱,但是現在看來……

    “呵呵,這到底是藍雨的主場圖啊!葉修幾分鐘的研究,看來還是比不上喻文州對這圖的了解啊!”李藝博笑道。

    喻文州在回避突然相撞時的應對是那么的從容自信。索克薩爾一步不停地移動著,走得全場觀眾都提心吊膽,結果,葉修居然偏偏就沒發現。這個實在不容易被理解,又是過了一會,系統才算整理出了一段簡易圖像,圖像所示的,是君莫笑移動和視角的變化,然后是索克薩爾的移動,以及借來掩護的障礙。從這主要描述視角的簡易圖像變化中大家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喻文州所選的這條移動路線,確是在君莫笑的視角死角內。喻文州對這地圖的熟悉,確實遠在葉修之上。葉修那么短短一會的研究,憑他的能耐雖然也可發現不少可利用的地方,但是想喻文州這樣信手拈來,隨便一個點就不假思索的做出這么成功的應對,他怕是還到不了這程度。

    “精彩!難怪喻文州會站出來和葉修單挑。”李藝博贊嘆著。

    “可是這樣下去,他又怎么擊敗葉修呢?”潘林說。

    喻文州雖然躲的從容,但是,他不敢和葉修直接發生沖突,從這一角度來說,實在不能說他是占了上風。見了對手就躲,這可是沒辦法打倒對手的,總得組織一點有效的攻勢啊!

    “讓我們一起看下去吧!”李藝博說。

    連番動作后,卻還是跟丟了索克薩爾,葉修也只能無奈地讓君莫笑停留在原地。

    “喂,你這家伙總是躲來躲去,這怎么打啊!”葉修理直氣壯地在頻道里說著。

    現場頓時一片噓聲。這家伙,找不到喻隊,就開始向裁判施壓,暗示裁判喻隊行為不妥嗎?

    “這是戰術。”結果喻文州如此回答,聽起來也像是在向裁判解釋。

    “真是個麻煩的家伙。”葉修說著,君莫笑又開始砰砰砰地亂射了。

    “我就在這了!你放馬過來吧!”葉修叫道。

    “不急。”喻文州如此說著。他的操作一直沒停,可是從中確實看不出他有多急,從他讓索克薩爾擺脫葉修追擊,再到現在反轉尋找偷襲角度,一切看起來都是那么的有條不紊。

    過不一會……

    “喂!”葉修表示不滿了,又是混亂之雨,沒新招嗎?不過他的應對也沒見新意,撐傘,蹲下,影分身術。只是這次喻文州卻沒再放六星光牢,樹林迷霧中就見混亂之雨淅淅瀝瀝地落著。

    這種技能,確實沒辦法推斷角色的具體位置,頂多界定一個范圍,根本無從找起。葉修的君莫笑只能這樣呆立在林間,望著一旁的局部降雨。

    然后,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藍雨的主場出現了噓聲。這可是深受藍雨上下愛戴的隊長喻文州在比賽,而且是n年不見一次的單挑,結果卻出現了噓聲。

    觀眾實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我們都緊張成這樣了,你倆就給我們看這個?

    場上二人卻完全不為所動。

    混亂之雨技能停了,樹林里變得又是一片安靜。

    君莫笑,突然竄出,用的是沖鋒技能在移動。

    但是方向……

    觀眾上帝視角,一眼就知道這方向不對。但是葉修的操作沒停,沖鋒完了,君莫笑立即變向,又是沖撞刺擊,又一個高速移動技,這一次,方向大體上有些接近,但是,不夠啊!

    看過之前那次兩人遭遇,雖然眼神都沒二人好,但當時兩個角色之間的距離,好多有心的觀眾都記下來了,這,大概就是兩人在這叢林迷霧中的視野極限了。君莫笑這一沖,方向靠譜,但是沖撞刺擊這技能能沖出的距離,似乎還不足以撞入視野……

    繼續往前啊!好多人心下祈禱著,結果沖撞刺擊一完,君莫笑再變向,弧光閃……

    偏了啊!

    好多人心里叫道。

    但是看出門道的,此時卻是眼前一亮。

    “有了!”李藝博叫道。

    “啊?”

    潘林一個“啊”的功夫,君莫笑這弧光閃已經一抹而過,不是朝著索克薩爾的所在的位置,但卻是從索克薩爾視野中的一次路過。這也就意味著,他同樣有機會在這一瞬間,看到索克薩爾的位置。

    “通過高速移動,來放大自己的視野半徑!”李藝博高聲給觀眾們解釋著。

    “Uwww.uukanshu.com發現了嗎?”潘林叫著。

    君莫笑的反應給了他最好的答案。弧光閃猶自劃出,但那已經是一個影分身,君莫笑的真身已經準確出現在了索克薩爾所處的方面。

    轟轟轟!

    反坦克炮,三發炮彈飛出,噴著火舌,散開角度極大,不求傷敵,卻是要用光亮才鎖定索克薩爾的身影。

    喻文州故伎重演,站位總是有準備的他,一轉身就又隱到了一棵樹后。但是這一次,葉修已有了準備,君莫笑停步一個吟唱,一個哥布林出現在了那株樹旁。

    君莫笑箭步沖上,視角里,索克薩爾又一次消失了,喻文州對這樹林的利用真的是非常精妙。但是,哥布林,卻還在葉修的視角內。箭步沖上的君莫笑,飛速奔向了哥布林搖搖晃晃沖出的方向。

    觀眾目瞪口呆,今天真是太長知識了!這他媽是把召喚獸當獵犬用呢嗎?(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