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氣功師那若有若無的念氣,在這副圖中一動便卷起層層迷霧,攻勢倒是顯得更加清晰了。 m這一轟天炮宋曉雖然出的突然,但還難不到葉修。

    沖!

    明明看到有攻擊埋伏,葉修的選擇卻不是藏回樹后,而是猛沖了出去。

    砰!

    轟天炮的氣勁有一半轟打在了那棵樹上,發出一聲悶響,跟著是整棵樹枝搖葉晃的沙沙聲。葉修沒有選擇更安全的閃避方式,看起來很急切地就想朝宋曉追去。

    “葉修好像有些失去冷靜了?”潘林驚叫著,口氣中充滿了意外。他解說榮耀比賽也有些年頭了,昔日斗神一葉之秋的葉修,和現在散人君莫笑的葉修,都曾在他的解說下比賽過。潘林能成為榮耀解說中的佼佼者,到底還是有兩把刷子的。這賽季重返職業聰盟的葉修,他一直覺得和過去有一些不一樣。

    潘林沒有經過過嘉世橫掃聯盟的那個年代,但從之后幾屆,葉修和蘇沐橙組成最佳搭檔的比賽中,他可以想象得到那個橫掃聯盟的斗神是怎樣的鋒芒四射。雖然那之后幾年嘉世成績一年不如一年,但是潘林明顯感覺得到,聯盟中的所有強隊,都還是把嘉世視為一個勁敵,葉修,也一直是所有大神高手力爭要擊敗的目標。

    葉修,一直就是這么一個巔峰一般的存在。

    直至第八賽季他退出,一代大神似乎就這樣隕落了。于是他不在的日子里,聯盟繼續朝前發展著。新一代的王者周澤楷,不負眾望兩獲總冠軍,現在正在朝嘉世三連冠的目標發起沖擊。

    時代已經改變,在很多年輕觀眾中周澤楷就是現在當之無愧的榮耀第一人。復出的葉修。再不是昔日那個巔峰般的存在,他不再高高在上,不再是那個眾人想挑戰想打倒的目標。這一次,他成了一個挑戰者,昔日那些仰視他的人,現在身后都有一支華麗的戰隊。而葉修所領的這支興欣,只有仰視他們的份。

    不再是被挑戰者,而是挑戰者!

    從一開始,潘林就覺得從這個角度做葉修。做興欣的話會非常有趣。但是……葉修一點也不配合啊!這才剛剛在挑戰賽里艱難地殺敗嘉世,就急吼吼地喊出要爭冠軍,這哪有一點下位挑戰者的自覺啊?

    不過潘林倒也明白,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戰略上輕視對手,戰術上重視對手。

    第十賽季。38輪比賽,電視轉播當然不會每輪都是興欣,但是,興欣的比賽,潘林全部有看。

    作為一個解說,他不能在解說過程中表現出情感上的偏袒。贊美表現好的,為表現不理想的而遺憾。雖然有時也會因為場上精彩的表現而激動忘形。但總體來說,解說的情緒是比較機械的,那是一種仿佛訓練出來的情緒表現,或者說……是表演。

    事實上這賽季潘林非常關注興欣。像很多人一樣,他也很好奇君莫笑手中的那個武器,也很好奇這支不知從哪里湊起的,卻在挑戰賽里奇跡般擊敗嘉世的隊伍。最后在職業圈中會有什么樣的表現。

    對興欣保有這份關注的人,這賽季可算是收獲了不少滿足。

    興欣。作為這樣一支七拼八湊的隊伍,這賽季的表現絕對是非常成功的。

    而一直關注興欣的人,自然免不了關注葉修。

    37場連勝!對葉修的關注那真是物超所值,能將這個連勝從頭追到尾的,這一年的時間都會變得很充實。

    但是就在這連勝的過程中,潘林卻感覺到了一些其他東西。

    37輪連勝,即使是葉修最巔峰的時候,也沒有如此完美的發揮。這固然有君莫笑散人職業的原因,但是拋開角色說選手,潘林卻也覺得葉修有所不同。

    昔日葉修,讓角色收獲斗神之名,在場上張揚肆意,所向無敵。

    而現在的葉修,連勝37輪,這看起來更是所向無敵,但是潘林卻覺得,成績雖然霸道,但復出的葉修,似乎并沒有以前戰斗法師時的張揚霸氣。

    是因為職業不同氣質不同了嗎?

    起初潘林是這樣以為的。但是看得多了,卻又覺得不是。

    直至賽季末端,看到霸圖戰隊的那種調整改變后,潘林這才徹底理解。

    葉修,和霸圖那三位老將一樣,也已經年輕不在啊!張揚銳氣的斗神氣質,隨著時光的流逝一點一點在沉淀。以前因為葉修一直都在,大家總在看著他比賽,所以感覺得不是太清楚。但是他離開,然后一年半后再回來,這種痕跡頓時就變得清晰起來。

    他沒有肆意地揮霍青春,也沒有用意志去和歲月較勁。他只是在不斷調整和完善自己的技術,始終用最適合自己當下的方式去戰斗。

    從容,優雅,然后老去,從一開始,對于這件肯定無法避過的事,他就沒打算要去惆悵。他像面對冠軍一樣,積極地面對著這種令人心酸的事。

    這賽季,帶著這樣一支隊伍,不少人都在談論葉修的壓力,談論他為了爭取勝利是多么的殫精竭慮。

    可是潘林并不這么以為。

    葉修確實很辛苦,這支興欣,如果沒有他的存在肯定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但是38場興欣的比賽,無論勝負,潘林卻從中看出一股子愉悅。

    是的,愉悅!

    那種打從心里玩得很開心的愉悅。

    榮耀其實是一個游戲,潘林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人都忘了這一點了。上一輪賽后,不少評論指責興欣的打利。潘林看后只覺得可笑。

    功利?

    這些家伙難道就沒意識到,榮耀聯盟本身才是最最功利的嗎?

    各種規則的推行,對場面華麗的需求,這些種種,無一不透著功利。

    相比之下,潘林倒覺得興欣的表現一點也不功利,那就是很純粹的追求勝利。潘林一直覺得,那種又要勝利,又想要場面好看,那才叫功利呢!

    輸和贏,很純粹的事情,非要在方式方法上嘮叨計較那么多,功利都透著一股子矯情。

    場面不好看?

    問題有誰是來給你們貢獻場面的嗎?選手在場上,真正在乎的是輸贏,絕不是場面。你看著覺得難看的場面,你知道選手打得有多開心嗎?

    在潘林眼中,葉修無疑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從不理會旁人這樣那樣的看法。用最佳的方式去博取勝利,他一直都是如此。這才是他從17歲到27歲一直未曾改變過的。

    所以此時葉修的決斷才讓他有些意外,這種急于表現一般的姿態,實在不應該出現在葉修的角色身上啊!

    “是有點急了……”李藝博想得沒潘林這么多,只是單純從技術角度上來看,葉修這個強行沖出有些急躁。就算是急于鎖定濤落沙明的位置,風險也太大了些。宋曉畢竟不是喻文州,不是說貼了身就能立即分勝負,

    現在,君莫笑是沖近了身,兩人戰在了一起,但是,真的可以就此拿下嗎?

    大家都不是太看好,李藝博只是害怕被打臉所以才不敢說出來。

    君莫笑之前強沖實在有些勉強,但是開弓沒有回頭箭,這沖出來了,接下來的操作也得跟上。可是勉強之下,君莫笑的節奏一直就沒穩下來,在和宋曉的濤落沙明過了幾手也沒搶到上風。結果反倒賣了宋曉一個空當。

    結果這機會宋曉讓濤落沙明卻搶攻,他居然借機跑路,瞬間就又把自己隱入這片叢林迷霧了。藍雨對這副圖看來是訓練有素。宋曉操作濤落沙明跑路的手法比起喻文州也沒遜色到哪去。

    “這真是打算要拖啊!”潘林愣道。

    “是想打消耗戰吧!”李藝博看到這,口氣比之前又自信了不少。

    “消耗什么?君莫笑的生命?法力?”潘林說。

    “還有葉修的精力。”李藝博說。

    潘林一怔,而后看了看時間。確實,今天這擂臺賽打得實在漫長,正常打這么會功夫,沒準都要打到第三四輪。藍雨這邊下了喻文州上了宋曉,但興欣這邊第一個葉修還沒下去呢!藍雨也不給他速戰速決的機會,甚至在有反擊機會的情況下,宋曉都選擇了退讓,這意圖真的太明顯不錯了,這就是要打持久戰。

    而這宋曉不像喻文州,UU看書www.uukanshu.com不是那么擔心會被對方粘住。這自己剛剛艱難擺脫,結果轉頭就要再去騷擾,簡直就是一個無事生非的典型。

    一次、兩次、三次……

    宋曉的大心臟,本場是全用在跑路上了。每次騷擾打幾回合,情況不對立刻就尋摸著跑路,一次又一次,居然次次成功脫逃。這這么折騰著,這輪兩人又打了五分鐘了。兩人的生命各少了不到百分之十,這節奏慢得真是有如一場災難。

    “這場比賽會打成什么樣呢?”潘林有氣無力地說著。一次、兩次宋曉發起反撲的時候他還會激動嚷嚷一下,但是之后就不上當了。看宋曉這架式,那得是君莫笑扒光了裝備吊起來讓他打他大概才會踏實一點。

    大心臟?潘林沒感覺到,宋曉給他的感覺,倒更像只驚弓之鳥。

    ============================

    今天也只一章,狀態實在不好。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