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全場觀眾都有些犯困。

    但是這是他們藍雨的主場啊,而這種導致犯困的場面他們藍雨方面是要負全責的。是他們的選手在場上總是游擊,是他們的選手總是回避和葉修正面交手,是他們的選手一再反復將比賽拉得如此漫長。

    這簡直是對粉絲是否真愛的考驗……

    分布在現場各個區域,負責阻止引導調動粉絲情緒的藍雨核心鐵桿們,此時都遭遇了作為啦啦隊的最大難題:場上局面反復漫長的讓大家都打不起精神了。

    “這是戰隊的戰術!”他們只能如此語重心長地告訴大家。但是這場面還讓大家聲嘶力竭地吶喊加油可就有點強人所難了。想想在大家的吶喊聲中,宋曉的濤落沙明沖上去了,然后大家興奮,大家蓄勢待發就要更大的聲勢,然后宋曉的濤落沙明逃跑了……

    這太傷情緒了!

    現場觀眾也和解說潘林類似,為宋曉的偷襲騷擾尖叫了兩次后,就再不上當了。大家只是盼著不管怎樣,這場對決快點收場吧!這來來回回的,有意思嗎?

    “這有意思嗎?”場上葉修此時代表了藍雨粉絲的心聲,在頻道里質問著。

    宋曉用行動來回答,濤落沙明又一次偷摸沖出來了。

    “這是第幾次了?”觀眾席上竊竊私語,這已經是這場對決他們唯一能找到的話題了。

    “第五次了吧?”

    “好像第六了。”

    “第六了嗎?”

    “我記得是。”

    “好吧第六吧!”這個唯一的話題,顯然大家也根本不怎么關心。

    轟天炮!

    連起手的技能都這么沒新意,大家都麻木了。

    “宋曉的濤落沙明又一次沖了出來了,讓我們看看這一次。”潘林強打著精神,他的解說詞也因為場面的重復而一再重復,他也無心費神去想什么新詞了。

    “轟天炮。地雷震……哦,開了風轉流云……螺旋念氣殺,沒中,打到了樹身上。開始退走,君莫笑追了上去。”潘林的語氣平靜地訴說著場面,好像講述的并不是場戰斗。

    “濤落沙明轉到了樹后,再轉……”解說停下了,葉修的視角里已經失去了濤落沙明,這一次。看來也至此為止了。

    誰想君莫笑就在這時,忽然反向一切,再一個繞行,濤落沙明頓時就又出現在了他的視角內。

    “啊!”突如其來的變化,潘林毫無準備。竟然沒找到詞。還好有李藝博,就在場面一再重復無聊的時候,他很沉默地仿佛在思考著什么。這時君莫笑一個反切,他立時眼睛一亮。

    “跟上了!”他叫道。

    “是的,前幾次就這樣被擺脫的葉修,這次跟上了宋曉的濤落沙明。”潘林叫道。

    反坦克炮!

    轟轟轟,三發炮彈飛出。

    “哎呀。為什么這么著急就攻擊了呢!再近一些啊!”潘林替葉修惋惜地叫道。在他看來葉修搶到這么一次追上的機會是多么的不易。從他的上帝視角中,他可以看到宋曉還沒察覺君莫笑已經反切到他的另一角度,葉修完全可以在悄然接近一些。誰想,他一拉出角度。就讓君莫笑做出的攻擊。

    炮響,宋曉也是一驚,幾乎條件反射似的就要閃避操作,卻在手指按下鍵盤的最后一瞬間停下了。

    這是誘餌!突出其來的攻擊。引誘自己跳出身形主動暴露。

    剎那間宋曉腦中閃過這樣一個判斷,但是。不對,方向不對!

    腦中過了這么一個轉折,再想繼續操作,遲了。

    轟轟轟!

    三發反坦克炮炸開,炸了濤落沙明一個徹底,宋曉連忙翻滾操作降低爆炸所帶來的沖擊,同時調整了視角,看到了從這一端沖出的君莫笑。

    “中了!居然中了!”潘林此時大叫。

    雖是偷襲,但槍炮師的技能又不是無聲無息的,這距離,聽到炮聲再操作,以職業級的反應和手速應當是可以避過的,但是,宋曉居然毫無反應地被這一擊命中。

    “他大概以為這一擊是引誘。”李藝博說。

    “判斷失誤了。”

    “不只是這樣。”李藝博說。

    “那還有?”

    “葉修開始反利用地形了。”李藝博深吸了一口氣。

    “哦,這幾分鐘……”

    “一直在這里兜圈子,葉修不只在熟悉地圖,也熟悉了宋曉的思路和手法。”李藝博說。

    “所以他已經可以掌握宋曉的逃走線路和方式了!”潘林的口氣中流露出一股驚喜,這份自然的驚喜可不是他對興欣的偏袒,只是因為這磨人的場面看起來終于有快些結束的指望了。

    崩山擊!

    反坦克炮攻擊后的葉修沒有心疼技能,君莫笑用最快的速度搶步上來,揮劍就是一記崩山擊落下。

    宋曉突受了一擊,突被對手逼到身前,卻也沒見慌亂,清楚地看著這一崩山記的來勢,濤落沙明一步踏開,擰身,出掌。

    氣功爆破!

    灌注念氣的強攻大招,看上去卻是那么的云淡風清,沒有凌厲的聲勢,沒有華麗的光影,澎湃的傷害,統統醞釀在角色體內,不到最后一刻,不泄漏絲毫,氣功師,玩得就是內涵。

    “看!氣功師就是適合猥瑣!”結果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得到的結論就不一樣。興欣這邊的方銳,對于氣功師這不動聲色的大招,想到的不是內涵,就是偷襲和猥瑣……

    一掌,推向崩山擊落下的身側。宋曉算準了距離和方位,葉修就算再調整這一擊的角度,也不可能調整到可以攻擊他的角度。變招,那就更來不及了,每一種技能都有各自需要的角度來起手,崩山擊出到這種程度。已經沒什么變化的可能性了吧?

    蹭……

    誰想就在一時,一聲龍吟響起,一道劍光,就這樣斜斜地斬在了濤落沙明的身上。

    拔刀斬?!

    宋曉滿眼都是驚詫。

    居然還可以這樣?

    血花中,濤落沙明向后仰著,氣功爆破的大招已被打斷。劍光跟著匹練一般灑在濤落沙明身上,葉修在繼續著他的攻勢。

    “怎么回事,剛剛是怎么回事?”潘林大叫著。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剛才那個拔刀斬,是左手劍吧?”李藝博說著。

    戰斗還在繼續激烈地進行。自然不方便切轉回剛才的鏡頭,于是導播只是給出了一個畫中畫的慢放。小畫面中,大家終于看出,是的,左手劍!

    君莫笑的崩山擊是右手提劍斬出。他在空中換招,要轉拔刀斬。換一般人,那只能先取消崩擊擊,然后把劍擺到可以拔刀斬出手的角度,然后出拔刀斬技能。但是君莫笑呢?崩山擊取消沒取消大家都不知道,只知道在那一瞬間,君莫笑左手拎著的千機傘另一部分突然翻變。然后化成劍光斬出……

    “這個……崩山擊的技能應該也是取消的,但是君莫笑因為他的千同傘,省略了調整武器角度的操作。他在那一瞬間做的,大概就是將武器設置為左手。然后……左手千機傘的部分就這樣發揮了作用。”李藝博分析道。

    “出人意料的一擊,也難怪宋曉毫無防備了!”潘林叫道。

    此時的宋曉,被葉修揪住一通猛攻。但所謂的大心臟選手,關鍵先生。可不是那么容易就陷入慌亂的。宋曉依舊很沉穩,努力防守著。尋找空隙。

    終于,他等到了!

    空當之中,濤落沙明一下穿出,就要借著地形再次逃離,結果,前方大樹一轉身,君莫笑就截到了他面前。

    “玩了多少次了,膩不膩?”葉修問道。

    “果然,完全被看穿了啊!”潘林叫道。

    “想完全擺脫葉修的追蹤,即使是在這樣的地形上,可做的選擇也是非常少的。宋曉來來回回這么多次,還想故技重施,這真當葉修是死人了。”李藝博說道。

    “看來是跑不掉了。”宋曉防守攻擊,抽著空還答了葉修一下。

    “有機會你再試試。”葉修回道。

    “不用了,就來點兇悍的吧!”宋曉說著,果然戰斗風格有所調整,不再像之前那么小心翼翼總是尋找逃走的機會。此時,濤落沙明也已經拉開架式,要和君莫笑來一場攻對攻的硬仗了。

    “早該這樣了。”葉修叫道。

    “你的生命還夠我打嗎?”宋曉面對大神也是挺囂張的。

    “足夠了,我可是很注意恢復的。”葉修叫道。

    和宋曉在這捉迷藏了這么外,君莫笑時不時也會刷點治療,不過總也不能為了保持生命將法力全用掉,葉修還需要靠法力去戰斗呢!他沒有使用希望禱言,看起來今天的千機傘上是沒有打上這個技能。

    “UU看書 來吧!”宋曉叫道。

    “來了!”葉修回道,君莫笑轉身跑沒影了。

    “這是……”潘林無語,整個榮耀世界無語。

    “怎么個意思!”宋曉跳腳。

    “你想來硬的我就陪你來硬的啊?我還要省點力氣打團隊賽呢!”葉修在頻道里回復著,君莫笑則在林中游走,看上去十分嫻熟。這圖,葉修打了已有十幾分鐘了。

    “來了!”葉修忽然又叫。宋曉倒是不受干擾,但問題是君莫笑真的來了。

    刷刷刷,超快速的幾段連擊。宋曉剛提起精神,刷刷刷,幾個移動技能,君莫笑又走了。

    擁有速度的君莫笑,在這樣的圖里神出鬼沒,那是何等的順手?

    “這是……cd流的打法……”李藝博看著君莫笑又尋找攻擊機會和角度,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