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第二場擂臺賽總算結束了。不出李藝博所料,最后勝出的是宋曉。

    葉修受限于法力,在劃了七分鐘水后跳出來把宋曉的濤落沙明狠狠教訓了一頓用盡了法力,最終到底還是落敗。

    宋曉贏了,但是即使是藍雨的腦殘粉這時候也實在沒辦法高興起來。如果是個人賽,那么結果還值得欣喜一下。但是作為擂臺賽的一部分,葉修擊敗喻文州后又把宋曉的濤落沙明打到只有百分之二十八的生命,這還有什么可高興的?

    葉修下場,現場的藍雨觀眾也不知該用何種態度去面對了。鼓掌?那當然不可能了,要說噓一下吧,還真噓不出口。這比賽打成這樣子,主要還是他們藍雨的戰術安排,結果是自己的意圖沒打成,反倒被人家劃著水耍得團團轉,這樣還去噓葉修,他們藍雨自家更會顏面無光。

    “這一局最終是打了十九分二十一秒,這恐怕是職業圈里一對一比賽的一個新紀錄了。”潘林這時說道。 . .

    “大概是了。”李藝博點點頭說著。

    對于這個紀錄,顯然大家也就是隨口提提,并沒有太在意。因為這實在不算是什么值得驕傲的紀錄。單挑比賽,那也是結束得越快越神氣,這樣的紀錄才值得被人們記住。

    “不過我覺得,葉修最后階段還是優勢蠻大的,我覺得他完全可以控制得更好一些,留出富裕的法力來擊敗宋曉。”潘林這時說道。

    “呃……我想他應該是有意保留狀態,不想在這一局里消耗太多吧!”李藝博說。

    “控制得這么jīng確?”潘林心下嘀咕了一句,有些不信。

    “打得不錯。”葉修下來,興欣眾選手紛紛上來迎接。

    “快坐快坐,很辛苦吧?”陳果一臉擔憂。藍雨這輪的意圖路人皆知,雖然葉修這一陣是劃了7分鐘的水,但是兩局比賽整體算下來打了近半小時,這時間可是實打實的。

    “還好。”葉修笑笑。

    “別替他cāo心,他肯定沒事。”魏琛說道。

    “你怎么知道?”陳果說。

    “沒rì沒夜打了一年多的網游。還能將競技狀態保持到這種水準。他對自己狀態的調節和保持能力還用說嗎?藍雨的小子們居然想用這用戰法消耗他真是完全搞錯了方法,想消耗他,就應該正面強打。”魏琛說道。

    “好像……有那么點道理啊!”陳果忽然想起來了,常規賽,對呼嘯的那次比賽,唐昊在個人賽首發出戰單挑葉修,兩方就是正面對攻強打。那一場單挑時間并不長。但是葉修最終擊敗唐昊下場后卻明顯露出了疲態。確實用這樣強攻的方式,才更容易消耗葉修。

    “早知道那幫小子這樣安排,今天擂臺應該讓我也上去玩玩的。”魏琛悻悻地說道。

    眾人笑。在知道了葉修沒被怎么累到后,大家心情都比較輕松。興欣第二個出戰的是莫凡,藍雨這選圖顯然比較對他的路子。從一開始看到選圖后,大家就已經開始對莫凡寄予厚望了。只是這家伙。對大家的殷殷期盼也沒點慷慨激昂的表示,就悶悶的“嗯”了一聲后就上臺了。

    擂臺賽第三局開打,看到是莫凡,潘林和李藝博也點出這圖比較適合莫凡的風格。果然,開局后莫凡毫無猶豫迂回走位,不過他走了西路,宋曉的濤落沙明卻不巧是走了東路,兩人角sè就這樣錯過。到了接近正中各未相見。宋曉是能在頻道里說幾句的。但莫凡一言不發。在西路未見濤落沙明,直接橫切東路。

    宋曉的濤落沙明生命只有百分之二十八。不敢像莫凡那樣豪邁。濤落沙明是兜了個圈往中間切。如此觀眾從上帝視角一看雙方的移動路線,宋曉的濤落沙明這誤打誤撞的,倒是有可能直接繞背啊!

    “啊呀,這個……該說是宋曉運氣比較好,還是莫凡有些太不小心呢!”潘林說道。

    “不小心?你仔細看,莫凡是很小心的。”李藝博笑道。

    “哦?”潘林得了李藝博的提示,再仔細一看毀人不倦的走位,漸漸果然看出端倪。莫凡的毀人不倦,才不是一根筋地悶頭向前直沖,這一路橫切,都有借著樹木一類的掩護,是秘密潛入型的。

    “莫凡居然對這圖這么熟?”潘林看著看著,忽發感慨。

    “我記得你剛才有說葉修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對嗎?”李藝博笑道,“這句話,我覺得你現在送給藍雨倒比較合適呢!”

    “哦?哦……”潘林頓時恍然,“藍雨意圖消耗葉修,結果打了那么久,非旦沒能消耗得手,反倒因為比較太過漫長,那興欣有了那么長的時候坐在場下從上帝視角來熟悉這張客場圖。”

    “沒錯,莫凡只是一個一年級新秀,怎么會那么巧對藍雨的主場用圖這么熟悉,這都是拜之前兩戰近三十分鐘所賜啊!”李藝博說道。

    “藍雨今天真的是……太失算了。”潘林連連嘆息。

    “現在看來,我想葉修之前或許并不是沒有辦法可以速戰速決,沒準他真是故意陪著藍雨在那耗,趁機將這張比較難打的地圖情報多多送給興欣的隊友。”李藝博說。

    “這……有沒有這么妖啊?”潘林驚訝。

    “將計就計,不就是他一貫的風格嘛?”李藝博說。

    “但以前還是一葉之秋的時候,也沒覺得有這么過分啊!”潘林說。

    “那大概是因為以前的他沒有這么大的負擔吧!”李藝博說。

    潘林一愣,再一想,頓時覺得確實如此。葉修年紀也不小,都會被藍雨專門針對設計用消耗戰術了,現在的他,大概已經沒辦法像年輕時那樣一桿卻邪肆無忌憚橫沖直撞了,他需要更多的用腦子而不是手來比賽。再加上所領的戰隊興欣也不是昔rì豪門嘉世可比。雖然第一輪時興欣的角sè突然一堆80級的銀裝嚇了所有人一跳。但觀察實戰后,職業戰隊卻都看出興欣的80級銀裝似乎有點水,所武裝起來的角sè,并沒有達到理論推演該有的威力。

    頂多就是75級銀裝檔次。

    參加季后賽的各大強隊技術部也各有能人,甚至在第一輪興欣和藍雨的比賽還沒打完的時候,就已經有人通過觀察比賽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興欣。到底只是一個趕超者。他們裝備最終所能達到的水平,也不過是向著這些強隊拼命接近而已。80級的銀裝并不是什么奇跡,只是投機取巧的手段而已,所能達到的,只是接近,并不是超越。

    興欣能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人們或許已經有些習慣了興欣這賽季的出sè表現。以至于忽略了興欣是在怎樣的劣勢下打出如此出sè戰績的。

    而這些艱辛中,葉修又付出了多少努力?

    領著一支豪門,和領著一支新軍,哪個更難,這好像根本不需要解釋吧?

    就是領著這樣一支新軍,葉修在挑戰賽里擊敗了嘉世。在常規賽里37輪單挑全勝,常規賽第六進軍季后賽,在和藍雨戰隊的首輪較量中暫時處于領先。

    葉修真的已經今不如昔了嗎?

    從哪看出來了啊!

    現在的葉修,恐怕才是有史以來最強的吧?

    他能正竭盡所能,將他在榮耀中的一切才華燃燒釋放出來,如此才能率領著興欣這樣一支新軍走到如今的地步啊!很多人,真的應該睜大眼睛仔細認真地看清楚了。

    李藝博只是不經意的一句話,卻讓潘林忽然間有些激動了。他沉浸在了興欣這么一支隊伍從無到有。從那間網吧。一直走到現在這個季后賽舞臺的過程,這一步一步。艱辛,卻又jīng彩。

    “果然繞背了!”正這時,李藝博叫了一嗓子,把潘林給喚回了比賽。一看場上,宋曉的濤落沙明迂回橫切,果然從毀人不倦的橫切路線上畫了一道弧,繞到了他身后。但是……

    “他沒發現!”

    宋曉不住地轉動著視角東張西望,絲毫沒有察覺毀人不倦的存在。

    “好遺憾。”潘林說道,他的心雖然已經跟著興欣搖擺了,但解說態度還是職業的。

    結果就在這時,莫凡的毀人不倦突然停止了移動。

    “莫凡察覺到什么了嗎?很敏銳的直覺啊!”潘林叫道。

    “大概是因為橫切走過了多半距離,依然沒有遇到對手,由此推斷出對方的選擇和他不同,那么接下來他會做出的推斷是什么呢?”李藝博說。

    “轉身,他原路線退回了!”潘林激動。

    “如果宋曉不做太大調整的話,那么他們會很快相遇。”李藝博說。

    “但宋曉現在要注意視角啊!不找準重點的話,稍有錯過,他就會被動了。”潘林說道。U www.uukanshu.com

    “這要看他是怎么判斷莫凡的行動了。”李藝博說道。

    這兩位此時的語速明顯都加快,顯然對場上這千鈞一發的局勢很是緊張。

    “接近了,接近了,接近了!”潘林不停地叫著。

    “宋曉……哎呀!”李藝博一聲嘆息,因為宋曉此時的視角,偏偏沒有朝向毀人不倦過來的這一端。而莫凡在發現濤落沙明后,第一時間就讓毀人不倦隱入樹后,等宋曉的視角再轉向這邊來時,只有迷霧重重。

    最近寫作狀態很不好,不過作息很好,不熬夜好多天了,很欣慰。同時也很疑惑難道是因為不熬夜了所以就寫不好了?

    更新不好的rì子里,來個廣告。

    《異界之機關大師》,書號2608854。講述一個發生在機關異世界的神奇故事。作者是蝴蝶的好朋友,月月全勤,讓我羨慕得死去活來!喜歡看全勤君的到這去看看?(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