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還是沒有任何神情,沒有和大家有什么溝通,但是就是剛剛過去的這數分鐘里,他在場上所表現出的意圖,葉修卻完全看出來了。 m

    在被八音符的冰線阻撓后,莫凡還在堅持,努力地堅持。

    而這堅持的背后,并不只為了尋找脫身的機會,以莫凡在這方面的觀光和水準,他大概已經清醒的認識到,對方若是沒有什么失誤的話,他的毀人不倦,恐怕已經很難再從那精靈包圍里沖出。

    他的堅持,是不放棄,但是同時,卻也是在拖延比賽,拖延的目的,卻正是一開始藍雨所執行過的意圖。

    消耗。

    莫凡沒有找到機會消耗對手多少生命,但是通過他的堅持,通過對戰斗的拖延,卻消耗了八音符不少的法力。

    召喚師,本就是一個法力負擔較重的職業。看似的比賽,因為莫凡的堅持不懈,終究還是留下了隱患。

    這個隱患,莫凡已經沒有辦法再去利用了。單對單,那樣的情況下,他想耗干八音符的法力再做反擊是比較沒可能的事。但他所堅持的一切,卻為接下來的隊友在做鋪墊。

    一向獨來獨往,孤僻沉沒,來了興欣近兩年也沒和誰成為朋友的莫凡,在比賽中,在擂臺場上,在自己取勝已經很渺茫的情況下,卻已經懂得最大程度的發揮自己的剩余價值,為自己之后的隊友,爭取更好的取勝機會。

    葉修不由地想到上次和藍雨的團隊賽中,自己掩護莫凡逃走,而這家伙又翻身來救的場景。

    那場團隊賽,在當時其實已經沒有什么懸念。任何舉動,對比賽結果而言都已經沒有太多意義。但是,對興欣,對莫凡個人而言,意義非凡。那天的舉動,讓葉修看到莫凡正在成長為一個合格的職業選手,一個開始意識到隊友,意識到團隊的職業選手。那天的舉動,對勝負沒有意義。但是莫凡已有的這種意識,終將有一天在比賽場上體現出價值。

    于是,就在今天,對手又是藍雨戰隊,擂臺場。莫凡的團隊意識,讓他終于不只是一味地追求個人的生存和勝利,在個人生存機會渺茫的情況了,他想到了如何為團隊爭取真正的勝利。

    輸了這場比賽,但贏得了未來。

    這句話,或許是對這場比賽,以及莫凡職業未來的一個很好注釋。

    “接下來看我的!”方銳起身。朝著莫凡所在的方向擊了一拳。莫凡望著他,卻毫無反應。

    “真是一點熱血都沒有啊!”方銳嘟囔著,朝比賽場上走去,現場的電子大屏幕打出了興欣接下來上場的選手和角色。轉播中潘林和李藝博也可以談論方銳在接下來比賽中可能的表現。

    “李遠雖然贏得很漂亮,但是消耗真不小。”李藝博也看出李遠的八音符在上一場是法力消耗不小。

    “接下來就看方銳會怎么利用這一點了。”潘林說道。

    擂臺賽,兩隊各是第三人在場上相遇了,比賽很快開始。人未動。消息先發。

    “猜來猜去的煩死了,說個地上。直接見。”方銳說道。

    “中路吧!”李遠說道。

    “好的。”方銳答道,海無量立即迂回左路。

    全場頓時噓聲。

    這就是方銳這種選手為什么很難成為戰隊招牌選手的原因了。這種時不時連自家粉絲都會覺得有些丟臉的舉動,實在無法成為一支戰隊的象征性人物。

    李遠的八音符老老實實地直切中路了。方銳的海無量在他所聽不到的噓聲背景下,迂回得也特別坦然。

    李遠顯然也已經注意到八音符現在的法力偏少,所以召喚獸也放得較晚,直至接近中路了,這才放出第一個精靈,走到了最前端,然后左右兩翼各補了一個。果然他也沒還沒天真到相信方銳說中路就真人中路來。

    終于,地圖正中,說好的雙方直接見的地方,李遠的八音符到了。

    但是,方銳的海無量呢?鏡頭一交換,整個榮耀世界都無語了。

    “左……左上角?方銳的海無量往這來是干嘛呢?”潘林驚訝地叫道。

    方銳這迂回,可算是迂到了極致,海無量直接沖向了地圖的最左上角,此時距離李遠的八音符是越來越遠了。

    “這……就是離對方遠一點,不想太快相遇吧……”李藝博說道。

    “……”潘林頓時也無語了。上一場的時候,他和李藝博就有分析過這張圖對召喚師的不利在什么地方。

    因為視野的可見范圍小,等角色發現目標再做召喚很可能已經遲了,所以召喚師必須一直保持有召喚獸在場,或保護,或偵查。于是這種條件下,即使雙方沒有相遇,召喚師也會持續的消耗法力。

    于是現在,方銳就用了最簡單最粗暴的法子,直接讓自己的角色躲得遠遠的,你找不到我,就慢慢耗盡法力去吧!

    這個辦法抓準了召喚師在這幅圖中的尷尬,只是真這么徹底地用出來,猥瑣得著實有些難看。現場的噓聲比起方銳一開始就騙人可要隆重多了。

    “人呢?”這時李遠在頻道里問起來了。

    “隨便準備偷襲你。”角色距離八音符逐漸都有半個對角線那么遠的方銳大言不慚地說道。

    “想躲起來消耗我的法力嗎?”李遠距離直接識破了方銳的意圖。

    “哈哈,怎么會。”方銳完全不承認。

    明明已經察覺到方銳意圖的李遠卻不遲疑,召喚陣連起,瞬時間竟然是把八個小精靈全給放了出來。而后立即向著左右擴散開去。

    一切都進行的很快,很堅決,就好像是在爭分奪秒似的。而這精靈這一擴散,人們立時發現,西側,也就是方銳在迂回的左側方向。就有擴散開去的小精靈,是正朝著海無量撞去的。

    “他是根本角色的移動速度做出了可能的估算。這種決定就是要越早下越好,時間多拖一點,就完全沒辦法判斷對方可能移動出的位置。”李藝博說道。

    “那照這么說的話,方銳一開始如果不動,豈不是才好。”潘林說道。

    “看起來是這樣,但問題是,他動了,而且移動出的距離就在李遠的預判之內。”李藝博說。

    俯瞰的地圖上。將海無量和那只光系小精靈的移動方向做出了延伸的射線,標注出了雙方可能的交戰,而現在,雙方正朝著那端不斷地逼近著。

    “李遠對這副圖的準備真的很充足。”李藝博感慨著。

    “有了!”潘林此時叫道,海無量和光系小精靈未到交戰。但是,雙方都已經進入了相互的視野。

    這個距離,李遠自己也早已經看不到這只光系小精靈了,但是他可以查知召喚獸的舉動。但凡收到召喚獸作出攻擊的提示,毫無疑問,那就是海無量了。

    但是此時,他接受的信號卻比這還要強烈。這只光系小精靈,直接就消失了。

    時間生命未到,光系小精靈就已經消失,這當然是擊殺。可能的,也依然是海無量。

    李遠立即操作八音符這方向趕去,同時重啟召喚,將去往東側的四只小精靈全數替換掉。而后這四只又合成兩只大精靈,而后重補四只小精靈。擴散成扇形,立即朝著之前那方向包裹上去。

    叢林迷霧這圖是呈狹長形,南北長,東西窄,橫截位上,本就更為容易相遇。李遠這邊精靈的包圍陣勢一成,大家再看海無量的位置,已被擠在很小的空間內。

    藍雨觀眾看得爽啊!

    讓你玩,這下玩脫了吧?

    讓對手的猥瑣最終撞個頭破血流,這可是非常喜聞樂見的。

    結果方銳在這時候,忽然又不猥瑣了。海無量也不繼續奔左上角了,而一付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大氣魄迎著精靈軍團的包圍就沖了上去。

    “這是要強攻嗎?”潘林叫道。

    李藝博卻皺了皺眉,今天這圖中的戰斗節奏都比較慢,讓他有更多的時間去觀察,去思考,所以今天他表現的水平還是相當高的。此時,細看著雙方的舉動,李藝博又一次感覺到有點不尋常。

    相遇!

    主動迎上的海無量,與包圍上來的精靈相遇。只是這鋪開來的陣勢,八音符的視野不可能全部顧及到,也就是說,李遠不可能在這時就親自操作每一個包圍陣勢中的精靈。而海無量此時所撞的,就是一個接受過指令后在自主移動的精靈。

    推云掌、氣波彈、逆流……

    海無量腳步幾乎就沒停,U 轟轟轟幾個小技能夾雜著普通攻擊。這只小精靈頓時就好像是路過踩扁似的,輕輕松松就被解決。

    “突圍了!看起來很輕松!”潘林叫道。

    “是的……在計算對方位置的,并不只是李遠,方銳也同樣在計算八音符的位置,然后推斷他此時的包圍陣形。包圍總是由大范圍縮至小范圍。在大范圍時,包圍成員之互之間的聯系可就不是那么太緊密了,尤其在這張圖更是如此。方銳利用這一點,主動出擊,搶在包圍陣勢形成有效牽制前擊穿了李遠的布置!”李藝博從容地解釋著,但是這次,他到底還是漏看了一點。

    海無量,并沒有就此突圍沖走,在擊殺小精靈后,突然變斜向切出。

    ===========================

    七夕,有得過的快樂,沒得過的要更快樂,因為你們的未來充滿無限的可能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