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潘林和李藝博頓時都是一怔,被兩人解說誤導了的觀眾也是一怔。

    突圍?這個方向好像不像啊!這個方向,這不是朝著又一只精靈撞過去了嗎?

    李藝博又開始若有所思了,但這次局勢發展較快,還沒等他想透徹呢,方銳的海無量已經又撞一只小精靈。

    轟轟轟!

    同樣又是低階技能加普通攻擊,連打帶走的,一個小精靈就這么又被滅平,然后,繼續小說章節 。

    李藝博至此終于恍然:“順著包圍的圈,逐個擊破!”

    由于李遠沒有他們這樣的上帝視角,當小精靈被擊殺時,他也就是從自己給小精靈設定的移動路線上,大致判斷出海無量此時的方位,他并不能完全掌握海無量的準確動向。而被放遠的精靈,一時間也不在他的操作范圍內,他只能對自己操作范圍內的精靈進行調整。

    而方銳,就是針對此點進行強力的襲殺。雖然一開始的舉動著實猥瑣,但是此時,方銳打得可謂是雷厲風行,海無量一路襲殺,兩個小精靈后,終于又遇一個大精靈。

    嘩!

    一溜冰塊落下,這是個水系大精靈,在察覺到海無量后立即就是一個落冰攻擊。

    海無量翻滾避開,一揮掌,一個氣波彈就推出去。

    誰想這水系大精靈居然一個橫移,將這氣波彈給避了過去。方銳頓時明白,這個水系大精靈是在李遠的控制下的,雖然他的視野里還未見八音符,但是這個水系大精靈,卻正巧都在雙方視野可以觸及的范圍內。

    氣氛一下緊張起來,這種時刻,是繼續上前,還是暫退?

    潘林和李藝博正提這懸念,話還沒說完整呢,海無量就已經果斷地沖了上去。

    螺旋念氣殺!

    一拳揮上。旋轉的念氣攪動著迷霧。螺旋的氣勁看起來愈發的清晰。水系大精靈還想閃避,但是這螺旋氣勁卻也追著水系大精靈移動的方向擰了去。召喚師對召喚獸的控制,到底極不上對自己角色那么如臂使指,這一擊,終于還是沒能避過。

    咯啦啦……

    螺旋念氣殺的念氣轟在水系大精靈上,又是這種怪異的聲響。順著這絞殺的氣勁,水系大精靈急速朝后彈開。

    螺旋念氣殺可沒有這么大的吹飛效果。顯然這是李遠在放棄躲閃后,立即操作水系大精靈順著螺旋念氣殺的沖擊力后退,才顯得這么神速。

    風轉流云!

    海無量立即也開啟啊這一技能,移動速度驟升,幾步邁出,仿佛行云流水。一轉就已經追上水系大精靈,一掌拍上。

    氣功爆破!

    念氣寂然無聲地灌入水系大精靈,通體透明的身體里,人們清晰地看到了氣功爆破的念氣注入后是怎樣在游走沖擊,而后先是“啵”一聲輕響,水系大精靈的體內出現了裂紋,跟著輕響不斷,裂紋迅速爬遍它的全身。最終“砰”一聲響。水系大精靈就這樣崩得四分五裂。

    這時李遠的八音符也已經出現在方銳的視角內,而且身邊不乏幫手。之前方銳先后擊殺兩個小精靈。李遠立即就讓八音符召喚補充,從這端再次出發。再加上之前那波擴散調集過來的,此時八音符身邊火系大精靈也已經召出,小精靈更是不少。

    一看海無量近在咫尺,精靈迅速成列。

    精靈流的戰斗,就是要靠數量,要靠精靈之間的協同配合。真單拎出來的話,除了精靈王,像大精靈這檔次的,戰斗力比四獸或是死亡騎士都頗有不如。

    海無量這一路殺來,李遠試圖進行的包圍徹底沒能成型,眼下距離相近,正面相沖想做包圍得更為仔細。

    誰想海無量沖到這一步就為止了,一看八音符這邊整齊列陣,方銳在頻道里發了個笑臉,海無量返身就鉆回迷霧了。

    李遠這哪能這么輕易放過,眾精靈連忙分列追上。

    但是上帝視角的觀眾們看得清楚,海無量這一逃,也是假逃,退開就開始繞圈游走,方銳在奔放了一會后,轉眼間就又開始他更為拿手的猥瑣。

    不大會,一只小精靈搜到了海無量,方銳毫不猶豫,海無量沖上,三拳兩腳將其擊殺。

    游走,繼續游走。

    方銳所做的,乍一看和莫凡有些相似,但事實上的方式方法并不相同。莫凡,是想努力擺脫精靈的搜殺,而方銳,卻是在積極地和精靈們開戰,一有發現,上去飛速解決,然后繼續猥瑣。

    李遠的精靈軍團,頓時被殺得有些不成樣。看得潘林連連感慨:“莫凡也這樣打的話,不就好了?”

    “不一樣的。”李藝博說道。

    “啊?”

    “方銳可以這樣打,但莫凡不行。”

    “那為什么?”

    “因為法力,八音符的法力。其實你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李遠的精靈流,現在比不了那時圍殺莫凡時緊湊。方銳現在能這樣打,是建立在莫凡打過一陣的基礎上,因為之前的消耗,李遠現在沒辦法再像上一局那樣細致奔放,那樣的話,法力肯定不足以支撐全局。”李藝博說。

    “可現在這樣……”

    “現在這樣也完全抓不到方銳,我想,他不如放手的搏,能拼掉對方多少算多少吧……”李藝博說道。

    李藝博這次沒有看錯。李遠此時面對的確實就是這樣的尷尬。而猥瑣流,那可是插刀的好手。就是抓著你的軟肋,不客氣,不留情地一刀又一刀地猛戳。方銳本場,或強硬,或猥瑣,卻都是牢牢吃準了李遠的弱點。

    無論是召喚師在這副圖上不利的地方,還是莫凡努力創造出的法力問題,方銳全都牢牢的把握住了。

    “一點沒有浪費隊友的鋪墊,真是個可靠的家伙啊!”場下葉修感慨著,大家都去看莫凡,想看看他對于方銳將他所做的努力完美地消化掉會不會留出幾分欣慰。結果,這家伙只是盯著比賽的場面,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

    “這場應該沒問題了吧?”陳果問葉修。

    “沒問題了。”葉修很肯定地說著,因為李遠這邊八音符的法力確實已經到了一個十分狼狽的境地,“不過打到這地步。藍雨那位應該會來波爆發。看方銳的應對了。”

    葉修看問題那可比李藝博準確多了。

    李遠這邊苦攻對手不下,知道不能再這樣白耗,如此繼續下去,只能是浪費。于是,他傾盡八音符的剩余法力,不再考慮太多,瞬時提高節奏。加強了召喚密度,犧牲的精靈空缺,迅速新召精靈補上。

    方銳這邊頓時也感到不一樣的節奏,知道對方真是耗無可耗,選手放手一拼,也是在為一下場的隊友盡可能地爭取了。

    “來吧!決勝負吧!”方銳在頻道里吶喊著。海無量,筆直地沖了出去,不是朝著八音符所在的方向,而是,最外圍……

    “決勝負的時候到了!方銳這是準備做什么呢?”潘林十分興奮地叫著。

    “他這是……要逃跑吧?”李藝博有氣無力。

    “我…………”潘林差點臟話出口,忍住。再一看場面,海無量只打攔在面前,再不和其他方向出現的精靈做任何糾纏。筆直地沖向了一個方向。這,可不是要逃走嗎?

    “莫凡的脫身技術確實非常非常出色。但是相比之下,方銳卻更有經驗。李遠這邊節奏一變,他立即就察覺到了……”李藝博說。

    “然后他就跑了……”

    “是的……”

    兩人的聲音都逐漸低沉,仿佛不好意思訴說這個事實一般。

    決勝負的時候,方銳跑了,而且挺成功。因為那時李遠剛剛準備放手一搏,他開始提升召喚節奏,結果未等他全面鋪開,方銳是已經聞風而逃。

    是的,聞風而逃,極不光彩的形容詞,但非常稱得上此時方銳的作風,而后結果就更氣人了。他這一跑,李遠的八音符空耗了法力,一堆精靈急吼吼的追著,而后隨著時間的消逝,一個一個接一下的碎成元素泡影,再然后,方銳的海無量威風凜凜地出現了。

    “你自己退出還是要我動手啊?”頻道里,他傲然發出消息。

    滿場那個噓聲吶!

    “這個,不好看是不好看,但從事實來講,方銳做出的抉擇都十分有效,而且……這些猥瑣的決定,如果不是有對應的才能,即使想到,也不一定能做到。”李藝博為方銳努力辯解著。

    “是的,比如最后的逃脫,如果不是對節奏異常敏銳的直覺,恐怕很難成功,是不是李指導。”潘林說。

    “是吧……”李藝博說。

    “那就……這樣吧?”潘林說。

    “嗯……”

    一個沒了法力的召喚師,那還能有什么戰斗力,但更讓人鬧心的是,他還有百分之九十八的生命。除了上場對莫凡時的那枚手里劍,他就再沒遭受過任何攻擊。結果現在,空無法力,一直未受的攻擊總算是全來了。

    “看我的厲害!”面對沒有法力的召喚師,方銳頓時豪邁起來。

    “方銳這名選手的履歷,其實是十分豐富的……”潘林這時試圖從某種角度,向大家解釋一下這個猥瑣流的大師是怎么養成的。

    “U w是的……他最早跟幾個朋友一起胡亂組過戰隊,參加過挑戰賽……”李藝博說。

    “一幫十分猥瑣的朋友,一支十分猥瑣的隊伍。”潘林說。

    “后來他們的成績并不太顯眼,但是藍雨戰隊這時候注意到了他們隊中的方銳……”

    “藍雨戰隊總是對個性選手的挖掘由來已久。”

    “然后方銳就進了藍雨訓練營……”

    “后來又被呼嘯挖走。”

    “現在又到了興欣……”

    “這當中職業也換過好幾次。”

    “真是一個奇才。”

    ==========================

    七夕過完了沒?(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