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遠的八音符毫無懸念地倒下了。

    一個沒有法力的召喚師,這時候就是滿血道“gg”也不會有人指責什么。但李遠還是操作著八音符左躲右閃。他沒有抵抗之力,卻用這種手段在拖延戰斗。

    拖延就是消耗,這場擂臺賽好像就一直在這種節奏中不斷地變幻著。不過李遠的拖延,是最艱難的,同時也是效果最差的。但他始終沒有放棄,直至海無量殺掉了八音符的最后一滴血。

    李遠下場。

    全場掌聲。為他上一場的出色,也為他這一場的堅持。

    雖然沒法力的情況下如此拖延,多少顯得有些錙銖必較,缺點豪門氣度。可是這場擂臺賽雙方已經打成毫不相讓的地步了,李遠的做法,已經沒有多少人去計較了。

    “打得很好。”回歸本隊的李遠,也得到了隊友們的一致夸獎。但他本人卻垂頭喪氣。對方銳的這一陣,他對自己的發揮很不滿意。

    隨后,藍雨戰隊第四人上陣,盧瀚文,流云。

    全場頓時起了一些騷動。盧瀚文第四順位,那么第五順位恐怕就是藍雨的第一殺手黃少天了。核心王牌放到第五順位,這在季后賽數人頭分的賽制下,那可就是一個相當保守的安排了。現在普遍的認識,季后賽的擂臺賽人頭分應該盡可能爭取2分以上才有意義,所以各家通常都會把核心選手放第四位手,以圖四打五結束比賽。

    但是藍雨本論坐鎮主場,安排卻非如此。人員安排得這么保守,難道是對自己沒什么信心嗎?

    現場各種竊竊私語,藍雨這個不同一般的保守安排,讓大家心底都有一些不安。

    電視轉播中的潘林和李藝博,也就這個問題聊了不少。最后還是李藝博結合眼下的實際說了一句:“至少現在來看,藍雨確實是暫時處于落后的。”

    藍雨已經第四人上陣,而興欣還在第三人。而且方銳上一輪擊敗李遠,最終海無量損失了百分之二十六的生命,還有百分之七十四,法力則完全可以應付一局,這一陣對陣藍雨第四位選手,勝負真還不好下定論。一旦方銳贏了,那形勢簡直可以說是一邊倒地傾向興欣了。

    會怎樣呢?

    全場觀眾懷著各種各樣的心情,注意著朝場上走去的盧瀚文。

    他還是個個頭都沒完全長成的少年。此時步伐卻是那樣的堅定,一步一步,走上了賽臺。

    擂臺賽第六局。開始。

    “小鬼,咱們哪見啊?”一開場,頻道里立即跳字,方銳一副大反派似的無禮口吻,這就叫上陣了。

    “還是中間吧!”盧瀚文回道。

    “好。說話要算話哦!”方銳說。

    噓聲震耳欲聾。不少藍雨觀眾難聽的話都罵出來了。上一場剛剛說話不算的方銳。是用什么立場提醒對方說話要算話的呢,這是一個迷。

    陳果在興欣的選手席上,都覺得有點抬不起頭。勝利她固然會很高興,但距離為求勝利不擇手段毫無下限的境界,她還有很遠很遠。看一邊的魏琛,看方銳的表現就是眉開眼笑的。

    “前輩沒什么立場來叮囑我吧?”結果場上的盧瀚文倒是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哈哈。你猜我會不會去呢?”方銳說道。

    無恥啊!所有人罵著。

    “前輩去不去我不知道,我肯定是會到的。”盧瀚文回道。

    “小盧好樣的!!”全場觀眾高聲叫道。在他們看來,比賽會打成什么樣不知道。但是至少在人品上,他們的盧瀚文已經勝出了一百倍。

    之后,盧瀚文的流云果然老老實實地就直切中路了。

    “真是個老實孩子啊!”魏琛感慨著。

    “怎么你看不慣嗎?”陳果說。

    “沒什么看不慣,只要是能獲得勝利的方式,我都習慣。”魏琛淡淡地道。

    興欣這邊呢?果然不負眾望。在約了對手正中相見后,方銳又一次放了對方鴿子。迂回了右路。

    片刻后……

    “前輩,我到了。”流云肩扛重劍,站立在地圖的最中心,在頻道里放出消息。

    “好的,我馬上到。”方銳果斷回復,海無量飛快右路插上。

    “我猜前輩肯定不會從我的正前方出現吧!”盧瀚文說道。

    “聰明。”

    “那會是哪邊呢?”

    “接著猜啊!”方銳說。

    “左邊,或者右邊吧!”盧瀚文說。

    “也有可能是后邊哦!”方銳說。

    “對哦!”盧瀚文好像真受了提醒似的。

    “所以你可要當心了。”方銳說著,而他的海無量,此時其實已經在右側落位。他是想要偷襲的,自然是要先找好藏身之處,而不是借迷霧來掩護。迷霧的掩護,對方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對方。

    像個盜賊一般,海無量在樹林間敏捷的翻滾行進著。

    “不知道趙楊現在有沒有在收看這場比賽。”潘林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呵呵。”李藝博笑了聲,他立即明白潘林冒出這句話的用意。無非就是想知道一下趙楊看到自己的海無量如今變成一個猥瑣流氣功師會是什么樣的心情。

    而這時,方銳終于完成最終選位,海無量,自樹后悄悄探出半個腦袋,朝外掃了一眼后,立即收回。

    他已經可以看到流云了,對方只是站在那里,似乎真在等著他的到來。在這副圖中,對方也打算后發制人嗎?因為可見度的問題,這幅圖中發現對手時距離比一般情況下要接近許多,后發制人,未必能有足夠的空間。

    誰想就在方銳還在思考如何發動偷襲時,頻道里突然又跳出一句話:“前輩,我看到你了。”

    “哦?”方銳笑,經驗豐富的他,哪會被這樣的話給詐出,他只會在心里暗暗嘲笑對方的幼稚。

    “是的,我的眼神可是很好的。”盧瀚文說。

    “是嗎,那我可要糟糕了,你馬上就要殺上來了吧,我得快些轉移啊!”方銳這一邊打字和盧瀚文扯著,一邊大腦卻還在認真盤算著怎么發動攻擊。但是此時的現場,卻已經撤底沸騰起來。

    盧瀚文的流云,正在一步一步地悄然移動著,而他前進的方向,正是海無量所藏身的位置。

    “他真的看到了!”所有人都驚訝無比。

    “調出盧瀚文的視角看看。”轉播方面連忙調出盧瀚文這一段時間的視角。流云一直在轉動著視角,左轉一下,右轉一下,距離挺快,一直未停。

    “速度放慢一些。”大家直接這么看,完全沒有發現,連忙又是叫了慢放。

    二分之一倍速。

    四分之一倍速。

    直至,八分之一倍速……

    終于大家找到了,視角掃過的一瞬,正趕上了方銳使用海無量露半頭偷瞧的一瞬。

    即使是八分之一倍速下,也很難捕捉到定格的瞬間,方銳的操作也是極快的,那露半頭,根本就是微小的一瞬。

    如此微小的一瞬,換是普通人,恐怕根本就沒辦法捕捉到,但是盧瀚文,卻無比準確地把握到了。

    我的眼神很好,這不是一句說笑!

    而這少年顯然也完全沒有方銳想的那么幼稚單純,一邊和方銳扯著垃圾話,流云,卻一步步地悄然走近。

    “這個白癡!”場下魏琛已經罵起來了,所指的當然是方銳。

    “小家伙的眼神真是很好。”現場有電子大屏幕,將電視找出的回放反復播放著。那一瞬間,樹后閃動了一下的微小影像,轉播方甚至做出紅圈標注的處理才讓很多人找到。葉修看到這回放,對于盧瀚文竟然能把握住這瞬間也感到詫異。

    方銳卻還是懵然不知,不過此時,他總算盤算清楚如何進攻了。不過攻擊之前,自然是要最后確定一下對方的位置和活動。

    海無量又一次,極其敏捷地伸出半頭。

    劍光!

    方銳的視角中,是滿目的劍光,海無量半頭剛出,劍光就已經橫貫過來。方銳連忙向回一拉鼠標,海無量腦袋縮回,滿目劍光擦著樹身削下。

    “好快!!”潘林驚叫著。至于是說流云的劍快,還是海無量的頭快,大家也搞不清了,反正都很快也沒錯。

    “可惜是重劍。”李藝博說道。UU看書

    重劍攻速比光劍、太刀有較大差距,數據的作用,就是限制手速所轉化成的速度。職業選手操作下的重劍,靠手速還是會比手速不行的普通玩家要快,但在手速相近的情況下,重劍做出的攻擊,速度肯定不如光劍、太刀。

    此時流云這記拔刀斬差之分毫,但若是太刀或是光劍的攻速,這分毫顯然足以被彌補上。

    險些中了這一劍,方銳哪里還會搞不清狀況,剛剛盤算好的偷襲方案瞬間就被遺忘。方才海無量是從右側探頭,縮回來后,方銳沒停歇沒遲疑,很果斷地,海無量就要從左側鉆出攻擊。

    結果,嗚……

    沉悶的風聲,流云手中重劍焰影,再一次卷到。

    海無量只能再度縮回借樹掩護,而方銳也終于知道了,這小鬼的眼力和反應,真的非同小可。在眼下這種戰斗環境下,被發揮得淋漓盡致了。

    藍雨主場選圖的用意,再次深刻了幾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