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銳這剛從比賽席里鉆出來,興欣選手席這邊,唐柔就已經站起來了。

    好容易打到季后賽了,結果第一輪唐柔居然沒撈到出場機會,這對她來說別提多遺憾了。

    團隊賽,上一輪確實沒有排她出場,但在擂臺賽里她本是在第五順位的,結果上一輪的擂臺賽興欣在第四順位結束戰斗,唐柔巴巴地盼了一晚上,最后卻當了一夜觀眾小說章節 。

    從道理上來講,順位比較靠后的唐柔,若在擂臺賽里不出場的話,那對興欣是好事,這才是值得期待的。

    唐柔當然也沒有盼著興欣打不好,她只是盼切地希望可以參與比賽。

    這輪,唐柔被排在了第四順位,可算是有了出場機會,不等方銳下來呢,她就已經邁步沖上臺去了。

    “這小唐,和藍雨的鄭軒就是一組反義詞啊!”葉修感慨著。

    陳果一怔,再一想,可不是嗎?

    鄭軒是出了名的干勁不足,整天把“壓力山大”掛嘴上;唐柔呢?比賽什么的最有干勁了,壓力什么的最喜歡了。

    “不知他們倆會不會對上呢?”陳果忽然想看這組反義詞的對決。

    “應該不會吧?”葉修說。

    “藍雨還有一個人呢!”陳果說。

    “黃少天。”葉修提醒她。

    “哦對!”陳果拍腦門。她都忘了,藍雨今天黃少天還沒出場呢!她只是習慣了鄭軒在單人賽事中的固定位置。但今天藍雨別出心裁,喻文州占了一個擂臺席位,于是鄭軒可算是逃避掉了一場比賽。擂臺賽藍雨守擂的,那肯定是黃少天這毋庸置疑,核心王牌嘛!

    興欣兩位,一個下場,一個上場,途中相遇。

    “這么急啊!”方銳笑。

    唐柔笑笑,沒說什么。

    “那小鬼是爽快人,正面粘住直接打爆吧!”方銳說道。

    “好。”唐柔點頭。

    “加油。”方銳道了句后。回到了興欣的選手席。

    雖然比賽是藍雨贏了。但因為是興欣的選手下場,所以現場的掌聲比較收斂,熱烈主要集中在西看臺那邊。那是興欣粉的聚集地,這時當然不計勝敗地為興欣下場、上場的選手鼓著掌。藍雨粉,雖然他們剛剛贏了一局,但因為接下來的形勢并不美妙,所以心思還是挺沉重的。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得了啊!”方銳回到興欣陣中就感慨著。談論盧瀚文的話。他當然還是很有資格擺一擺老資格的。

    “你以為你能很輕松地解決掉嗎?”葉修說。

    “你別說,開始我還真就這么以為的。這小鬼我這兩年里也算交過幾次手。”方銳說。

    “進步很快吧?”葉修說。

    “前途無可限量。”方銳的表情罕見的嚴肅。

    陳果在一旁聽著,過了好一會才轉過頭來望向方銳:“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說你剛才這場輸得情有可原是嗎?”

    “哎呦老板娘,您真是太會聊天了!”方銳拍大腿激動。

    陳果狂翻白眼。她就奇怪了,這兩個家伙怎么突然這么好心腸地夸獎起年輕人來了,果然。這貨就是沒下限地在為自己的敗局開脫呢!看來他心里還是覺得輸給這么個二年級的新人挺沒有面子。

    “哈哈。”葉修在一旁笑著,但完了還是很正經地對陳果說了一句,“還是多注意他吧老板娘,這可是興欣未來十年都繞不過的一個勁敵。”

    “就像韓文清!”陳果脫口而出。十年之敵,一直以來習慣一葉之秋立場的她,立即想到了韓文清,想到了他的大漠孤煙。

    “哪有。”葉修居然不贊同,“他早就被我打爆了。是他繞不過我。”

    “悠著點啊!第四賽季是他爆得你。”一邊魏琛聽不下去了。

    “哈哈。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葉修說。

    這比喻……聽得怎么還是這么狂妄呢?陳果無語。

    興欣的諸位還能在場上這般閑扯。當然是因為場上比賽還沒有開始。唐柔雖然上得挺快,但每局之間的間歇時間長短也不是那么隨意的。陳果上來的快,那該等等的還是得等。

    又過了大約半分鐘,雙方同是第四順位的對決這才開始。

    唐柔,積蓄了好久的戰意,操作著生命全滿的寒煙柔從刷新點沖出。盧瀚文,流云的生命只有百分之二十三,開局之后,果斷選擇了戰術走位。

    “盧瀚文也要打戰術啊!”從解說潘林的說辭中,看得出大家對這一幕還是有幾分意外的。

    盧瀚文一直展現的性格和風格,可不像一個腦力型選手。況且還只是一個擁有兩年經驗的新人,打戰術,他能打好嗎?

    “畢竟他的對手是唐柔嘛!”李藝博的說辭卻立即打消了大家的疑慮。

    盧瀚文雖然只有兩年經驗,但這可也比才進聯賽打了一個常規賽,首次參加季后賽的唐柔要豐富了。

    盧瀚文確實不是腦力型選手,但唐柔……從來也不是吧?

    兩個角力型的選手撞在一起,指望他們打出喻文州對葉修時的爾虞我詐這本身就不現實。盧瀚文的戰術打法或許不那么精妙不那么深刻,但唐柔和他比也就是彼此彼此。那么他那不怎么精妙的戰術打法,在這里或許也就夠用了,大家都這水準,就誰也沒不把誰當回事了。

    “說起來,唐柔今天才是她的季后賽首次亮相啊!”潘林說道。

    “對哦,上輪她沒得到出場機會。”李藝博說。

    “看起來一點也不緊張啊!之前上場那是相當的迫切。”潘林笑道。

    “緊張?一個敢放言要一挑三,而后被口誅筆伐,卻還能在場上穩定發揮的選手,你想想這得是什么心理素質。”李藝博說道。

    “說得是。看來一般新人會出現的問題,對于唐柔并不適用。”潘林說道。

    “是的,唐柔最大的問題從來不在外部環境,主要都在自身,像節奏控制,防守能力,等等我們在常規賽里也已經多次討論過的。”李藝博說道。

    “是的。常規賽的時候我們也已經有談論到她的一些問題。不過隨著一場場的比賽打過來。我們可以在她身上看到清晰的進步。”潘林說。

    “現在就是檢驗這些進步的時候了。”李藝博說道。

    這兩位的口氣流露出一股子的欣慰,好像唐柔是他們一路引導成長的似的。

    “現在唐柔直切了中路,盧瀚文是從他的右路,也就是地圖西側迂回的。”潘林回到比賽場面,進行解說。

    唐柔沖得很快,寒煙柔不大會就到了地圖正中,仔細一掃左右。不見對手角色。

    “沒到還是迂回了?”唐柔在頻道里問著。

    到底是從興欣出來的,和葉修這些家伙整天接觸,這種問題唐柔問得是那么的理所當然,似乎完全沒考慮作為一場季后賽的關鍵比賽,這種問題,對方沒理由給你個正確答案吧!

    結果盧瀚文這孩子卻是實誠:“迂回。”

    “哪邊?”唐柔問。

    場館里一片竊竊私語。興欣的選手咋都這么不講究呢?大家議論著。

    “你猜。”盧瀚文發了個鬼臉,這個地方他終于不再實誠了。

    “好吧,等著你。”唐柔回了句,然后,寒煙柔就在原地,不時地轉動著視角,觀察著附近。

    盧瀚文對這地圖自然也是很熟的,流云很快迂回到了中路西側。而后開始小心翼翼。借著樹木而不是迷霧的掩護靠近,終于在藏身一棵樹后探頭的時候。看到了寒煙柔的位置。

    從哪下手呢?

    看到視角不住在轉動的寒煙柔,盧瀚文撓起頭來,這個事吧!他真的不是很擅長啊!

    思考了大概有五秒,盧瀚文打定了主意。

    背身偷襲吧!

    他想著,于是盯著寒煙柔視角的旋轉,背過這一方向的時候,流云竄出!

    “……”潘林一時間都找不到說法了。在剛剛欣賞過方銳級別的猥瑣流表演后,盧瀚文流云的這一沖,顯得是那么的樸實無華,潘林簡直不好意思把這定義為偷襲。

    “流云迂回西側,出手!”最后潘林如此概括著。

    場外方銳笑得前傾后仰,一邊還要指著場上向那邊的藍雨選手比劃。藍雨這邊,喻文州也是顧左右而言他,有關盧瀚文的戰術走位,他也不想多聊,因為實在是沒什么多聊的。

    如此簡單粗暴的一個背身偷襲,能引起慌亂的,那肯定得是一個很新很新的新人吧?

    唐柔已經不算很新,而且心理素質簡直比很多老將還要過硬。

    于是盧瀚文這個很糙很糙的背身偷襲,實在沒有起到丁點偷襲該有的作用。

    寒煙柔就地翻滾避開,起身時,反擊就已經過來了。

    盧瀚文的戰術結束了。

    砰砰砰砰!Uwww.uukanshu.com

    雙方的武器jīè地碰撞在了一起。

    大家頓時覺得順眼多了。

    果然少年就應該這樣揮灑著汗水來戰斗啊!那種偷東摸西爾虞我詐的戰術,就留給那些老家伙們吧!

    砰砰砰砰!

    兵器的對撞,技能的對殺。周圍的環境不存在了,地圖也沒影響了,這樣的兩個對手,給他們小小一片空間,他們就可以戰翻整個世界。

    這是一場很純粹的,操作與技巧的較量。

    ============================

    今天出去了一下,真的是熱毛了。但有南方過來的人表示:北京還好啊!

    南方的同學們你們還好嗎?對你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烈火中永生!(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