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機會!”潘林立即大叫著。

    而那些經驗豐富,又對黃少天比較了解的如葉修這些選手,在第一時間就已把這個空當看得清清楚楚了。

    這哪里是蛋糕啊!這分明是一個灑滿了毒藥的蛋糕。在這個空當里搶攻,恐怕只一招就會遭到黃少天的強力逆襲,可就算看穿了這一點不作為呢?那么這個空當正好給了黃少天調整的機會。之前的連續攻勢,打到這程度已經有點無以為繼了,而在這個時候賣出的這個空當,真可謂是恰到好處。對手攻,或是不攻,黃少天都可以重建攻擊節奏,里里外外好處全是他的。

    厲害!

    所有人心里都在贊嘆著。

    所謂的機會主義,如果只以為是捕捉對手的空當,那認識可就有些片面了。此時這個空當也是一次精彩的機會捕捉。這空當早一點出現,亦或是晚一點出現,恐怕都不會有現在這樣完美的效果。

    如果自己遇到這個空當,會怎樣處置呢?

    看出這一空當有問題的職業選手們,無不在換位思考著,但場上的唐柔呢?她可沒時間想這么多,空當的露出只在一瞬,戰斗需要把握的時機,也總是稍縱即逝。

    反擊的機會!

    對于唐柔而言這實在是充滿強大誘惑的東西。空當露出的一瞬,她下意識的操作,就已經是反擊了。

    寒煙柔一抬腕,動作立即引起黃少天的注意。說起來唐柔會抓住這一機會反擊是比較符合他預期的事。這姑娘的風格一直是那么明烈,大家早有清晰感受。

    來吧!

    早有預期的事,黃少天自然早有準備,夜雨聲煩。也已經微微轉起了手腕。

    但是寒煙柔抬腕的動作卻越來越急,這一抖腕的發力,竟像是榨取了全身的力量,手中的戰矛,仿佛急不可耐地就要飛出一般。

    這是……

    黃少天眉頭驟然鎖起。

    他料到了唐柔會立即抓住機會反擊,但是他真沒料到,唐柔的反擊會這么夸張,這么強烈!

    “干得漂亮!”臺下的葉修卻已在此時夸贊出來。但事實上黃少天賣空當,到唐柔趁勢反擊,全都發生在同一微小的時刻。葉修這一開口,沒看明白的幾乎要以為他是要夸黃少天的那個空當賣得漂亮了。

    但是寒煙柔就在此時沖出。

    豪龍破軍!!

    近在咫尺的距離,一個驟然露出的空當。或許一個輕快的龍牙是最順暢的反擊。想強勢一點,一記落花掌,或是一記橫掃的霸碎也會是不錯的選擇。

    但是……豪龍破軍!

    唐柔居然這空當中直接出了這大招,無論她對這一技能有多偏愛,此時做出這個選擇。看起來怎么也是不合邏輯的。大招的操作,總比小技能要繁復,所以大招往往都在有小招做出足夠的鋪墊,萬無一失的情況下才會出手。但是唐柔卻直接選擇用大招來捕捉這微小的空當,這是一種極強的自信,她竟然絲毫沒有因為擔心自己的手速是否可以在這微小的瞬間完成這一技能的操作而猶豫。

    而最終。她完成了。

    豪龍破軍!

    火舞流炎刺出,帶著寒煙柔的身體,無比強勁的沖勢攪動著叢中的迷霧。

    閃啊!

    黃少天被這一招也逼得有些手忙腳亂了。

    豪龍破軍的沖擊。可不只是矛尖的那一個點,由這一點帶出的無比強勁的貫穿力,就像一個漩渦般撕扯著周圍的空氣,而這被扯動的空氣范圍都將被這一沖的貫穿力拉扯著注入破壞性,由此產生面攻擊的效果。

    而在這張圖中。迷霧的存在,讓豪龍破軍最終帶起的空氣面殺傷的范圍都顯得清晰起來。迷霧。就這樣被矛尖貫穿、撕裂,強勁地流動著。

    刷!

    一抹劍光也在此時閃出,不是攻擊寒煙柔,卻是向著側面斬出。

    三段斬。

    為了閃避這豪龍破軍,黃少天連忙使出了這一技能,這已是他眼下所能用出的最快的移動方式,結果也只是將將避過,豪龍破軍帶起的強烈氣流,還是將夜雨聲煩的身形帶丟了平衡,但黃少天操作強悍,三段斬第二劍斬出,立時就將身形穩住,但是第三劍想立即就追上寒煙柔攻擊,無論如何也是不可能了。豪龍破軍的移動速度那也是無比強勁的!

    “哎呀!”這時場邊葉修無比惋惜地叫了一聲。

    “什么情況?”陳果問道。

    “差一點啊!差一點都打中了,追著三段斬再微調一下就好了。”葉修說道。

    陳果發呆。

    那種情況下還能微調,這是人類可以做到的事嗎?葉修這個惋惜也太吹毛求疵了吧?

    “你要求會不會太高了?”這邊魏琛顯然也這樣認為。

    “小唐是不會介意對她要求高一點的。”葉修說道。

    “好吧……”

    所有人都很無奈的承認這一點。

    “你的話,可以嗎?”陳果忽然問。

    “我會試一下。”葉修只是如此回答,可見也并不是有百分百的把握。那一瞬,真的太短暫了。

    豪龍破軍到底還是不能算是命中了夜雨聲煩,但是黃少天一開始賣那空當的用意,卻被唐柔以這樣豪邁的方式破去了。

    是性格制造的巧合?還是看穿了這用意?

    潘林和李藝博在討論著這個話題,不過事實已見分曉,也沒太大實際意義。黃少天就沒有去糾結這一點,只是在頻道里發了個消息:“很有勇氣嘛!”

    “一樣的花招玩兩遍,不嫌多嗎?”唐柔回道。

    頓時潘林和李藝博停止了討論。

    唐柔的回答,已經足以說明一切了。

    “哈哈,太明顯了嗎?”

    “看來我低估你了。”

    “接下來我得多用點心啊!”

    “看劍!”

    刷刷刷,頻道里連刷了四條消息,黃少天的嘴炮終于開始了。但是他吆喝著“看劍”的時候,卻是寒煙柔的火舞流炎刺了過來。

    唐柔,那是貨真價實的行動派,哪會停下來欣賞黃少天的垃圾話?她發出那句消息的時候寒煙柔就已經轉過身來,黃少天消息四連發時,她已經讓寒煙柔發起了攻擊。

    突突突突。

    接連四段刺殺。

    龍牙,接一個普通攻擊,再接一個連突,四記刺殺接連換了四個不同的方位,全因夜雨聲煩接連四次閃開了攻擊。

    黃少天也是唐柔接觸很早的一個大神了,甚至是在線下的真實接觸。只是那時的唐柔對職業圈還沒概念,榮耀水平也還低。她只知道同下副本的流木是個高手,但是到底有多高,她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是記得當時那家伙和包子吵吵嚷嚷的,所以黃少天最初留給唐柔的印象,那是和包子同一檔次的。

    而現在,黃少天有多強,唐柔的認識卻很清晰了。

    這場單對單的比賽打到現在,她的寒煙柔甚至沒能生成一個魔法炫紋,黃少天一直是用閃讓來回避她的攻擊,而沒有使用過攻擊招架。

    不用攻擊招架,不給戰斗法師制造炫紋的機會,這是一個看起來很合理的。但是,聯系實際的話,又有誰能在戰斗中做得如此徹底?

    此時此刻,唐柔領教到了。

    “怎么樣,有沒有覺得缺點什么啊?”而這個家伙還不閑著,一邊戰斗還要一邊發消息。

    “戰斗法師生命中有一樣東西是很重要的啊!”

    “那就是炫紋,魔法炫紋。”

    “你是戰斗法師啊!可是你的魔法炫紋在哪里呢?”

    黃少天一邊戰斗一邊喋喋不休的說著。他的垃圾話風格吧,真要把數量摘掉的啊,分析內容那倒真是不好總結,實在要說的話,就是有什么說什么,沒什么也要說點什么。有時是嘲諷,又時又不是嘲諷,有時甚至會看起來很白癡……

    此時他這得瑟的口氣就挺讓人討厭的,但是所陳述的事實,嘲諷力度卻不小。

    “那又怎樣?”結果唐柔只是這樣簡單的回了一句。

    那又怎樣?

    是啊!那又怎樣呢?

    沒有魔法炫紋的戰斗法師,不也一樣在戰斗嗎?黃少天的嘲諷,絲毫沒有讓唐柔焦慮、動搖,攻擊只是變得更加緊密了。

    “Uw這么堅定不移啊,真是難得!”黃少天卻還在說著,他在垃圾話方面也是很堅定不移的,很難讓他在這方面氣餒不言。

    唐柔不理,只是攻擊,不斷地攻擊。

    而黃少天也繼續他的節奏,攻擊招架?也并不是完全不用。但是戰斗法師生成魔法炫紋的技能是固定的幾個,這幾個技能,他卻一直注意回避。他繼續用這個方法克制著寒煙柔的戰斗力,而后仔細觀察著寒煙柔的攻勢,不斷地在當中撩撥著,尋找可以建立攻勢的機會。

    “李指導,你覺不覺得,黃少天打得其實還是比較謹慎和保守的?”潘林這時說道。

    “那是當然啊!他可不是這一戰分個勝負就行,他在之后還有一個對手要對付啊!”李藝博說道。

    “興欣唐柔可真是一個得勢不讓的選手,黃少天做出的退讓,她全都強勢地頂上了。”潘林說道。

    “這個……讓我們看看再說……”李藝博若有所思的樣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