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百分之六十三。

    這是黃少天的夜雨聲煩所余的生命。唐柔用她寒煙柔的百分之六十九,最終拼掉了夜雨聲煩的百分之三十七。

    這不是一個對等的交換,但若是依黃少天建立的節奏打下去的話,或許連這種交換都達不到。但是最終,唐柔用她習慣的方式,沖破了黃少天的節奏。

    唐柔還是那個唐柔,要強,不肯退縮。

    你引導我提升節奏?很好,我就提給你看。

    你已經不想我提升節奏?不好意思,我還要提給你看。

    蠻橫,強硬,不可理喻。

    從唐柔進入職業圈第一天起,大家從這姑娘身上看到的就是這樣一種戰斗風格。無數討厭她的人在盼著她可以頭破血流,但是,沒有,一整個賽季起來,她依然如此。面對黃少天,她雖然是輸了,但是,卻還是爭取到了她想要的結果。

    不過,只是這樣,興欣就不會輸了嗎?

    唐柔最后留下的話,卻還是讓很多人心存疑惑。

    夜雨聲煩還有一半多的生命,以黃少天的能力,未必就不能在這種條件下取勝。

    更關鍵的是,興欣接下來會是誰出場呢?

    蘇沐橙?喬一帆?包榮興?魏琛?

    興欣可能的人選,被潘林和李藝博迅速分析了個遍。

    蘇沐橙看起來是四人中最可靠的一個,但問題是,這副圖對槍炮師那可是大不利。超遠的射程優勢,在這副圖中是完全沒有辦法發揮的。

    “如果興欣事先知道藍雨選手的是這種一副圖的話,我想蘇沐橙是一定不會被排入擂臺陣容的。”李藝博如此說著,言外之意,他是比較看好興欣最后一位選手是蘇沐橙。這確實是最妥當的排兵布陣,只是今天藍雨的選圖,卻將這一安排的穩妥基本給抹殺了。

    “這,應該就是藍雨今天這選圖的又一用意了。廢蘇沐橙!”李藝博說道。

    會是誰?

    現場的,電視機前的觀眾,此時都在緊張著,好像這人選一出,接下來一場的勝負結果就立即可以知道似的。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興欣的選手席上站起來了一人。朝著比賽場上走去,長發隨著步伐飄動著。

    支持藍雨的人,在這一瞬間欣喜若狂;支持興欣的人,這一刻如墜冰窖。

    蘇沐橙。

    果然是蘇沐橙。

    現場一下子就變得熱鬧起來了,一直因為落后有些壓抑的藍雨粉絲。這一刻好像看到了無比清晰的勝利曙光。

    “果然是蘇沐橙啊!”潘林也略帶些遺憾地說著。

    “是啊!”李藝博也感慨萬千。

    藍雨今天這選圖,可算是給興欣設置了一重又一重的障礙。興欣一路過關,艱難取得領先到最后一戰,結果卻還有最大的一個坑。

    槍炮師。

    攻擊距離至少也在40個身位格以外的槍炮師。這張圖當然也不會改變槍炮師的射程,可是在能見度只能保持在20-25個身位格的情況下,超遠的射程變得毫無意義。

    20-25身位格,這固然也算是遠程攻擊。但對于槍炮師來說,卻有些太近了。槍炮師的攻擊傷害大,范圍廣,所以發動起來并不是十分迅速。太近的距離,恐怕不等炮彈出手,就極有機率被打斷。更何況對手還是機會主義之王黃少天。

    想到這些,藍雨粉絲頓時就像他們已經贏得了勝利那樣高興。之后數輪造就的壓抑。已經一掃而空了。

    “我們都不知道興欣最后一位選手是蘇沐橙,但唐柔沒理由不知道啊!在這張圖上把勝利托付給蘇沐橙。會不會有點不太妥當啊?”潘林這時說道。

    “不然她能怎么樣呢?”李藝博說,“如果有機會擊敗黃少天的話,你認為她會有意錯過嗎?正因為沒有找到這樣的機會,所以她才只能如此打法。這副圖是對蘇沐橙有些困難,但蘇沐橙是一位職業選手,唐柔的信賴,我想她會當成是動力,而不是壓力。”

    “希望如此吧!”潘林答道。

    這時興欣的兩位女選手,一個下場一個上臺,途中相遇。

    “啪!”

    兩個姑娘什么也沒說,只是擦肩走過的時候,無比干脆地迎空擊了一下掌,好像完成了一種什么交托儀式似的,誰也沒有回頭,就這樣各自朝著前進的方向繼續走了去。

    唐柔回到了她的位置。

    蘇沐橙上場進入了比賽席。

    陳果十分焦慮,她對蘇沐橙的關心是超乎尋常的。對偶像的崇拜和對好友的關心,全部揉搓在一起,無比強烈。

    “喂!”她叫葉修。

    “嗯?”葉修扭頭。

    “怎么樣?”陳果說。

    葉修懂她的意思,神情卻也不是太輕松:“對槍炮師來說,當然不是太好打。”

    “那怎么辦?”陳果說。

    “不好打也要打。”葉修說。

    “廢話。”陳果翻白眼。可是廢話,卻也是實話。職業比賽,就有無數不好打,沒法打,或許很難取勝的場面需要人去面對。放棄、氣餒、焦慮,好像都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會贏的!

    陳果只能在心里這樣告訴自己,比賽也在此時正式開始。

    “哎呦,真不幸啊,居然讓你也碰到這圖了。”一開場,黃少天的話匣子就打開了。他話癆,但話癆也希望說出的話有人回應不是?真遇莫凡之類的選手,黃少天狂刷屏有時也刷得有點沒勁。所以說,遇到一個相熟的選手還是比較讓他高興的,熟點的,那就可以聊兩句,不會只是自己一個人刷了嘛!

    不過這一來就點破蘇沐橙的弱勢,頓時沒有得到什么回應。

    “怎么不說話?壓力很大嗎?哈哈哈。”黃少天繼續刷著。

    “你會怎么走呢?以20-25個身位格的距離,左右迂回嗎?”黃少天猜測著。

    “不過我覺得你應該不至于這么天真,20-25格。你能在這個距離鋪下火力線嗎?“

    “如果不能的話,我想你應該清楚,我突破這個距離易如反掌。”

    黃少天喋喋不休地說著。至于有關火力線,大家都知道距離越近,火力線越不好鋪就。因為槍炮師的技能節奏偏慢,需要有一定的距離作為發招空間。在20-25格的距離鋪就火力線的話,那攻擊命中非得非常精準不可。只有這樣的連續命中,才有可能讓攻勢保持。

    但是面對黃少天這樣的對手,恐怕沒有任何人敢保證自己的攻擊一下都不落空。

    黃少天。也有著這樣的自信。

    上一輪被唐柔打掉了夜雨聲煩百分之三十七的生命,不符合他的預期,讓他有些不詳的預感。

    沒有任何人的勝率是保持在百分之百的,更何況是在生命并不完全的狀態下。對這最后一戰,黃少天本還是有一點忐忑的。不過看到對手真是蘇沐橙時。黃少天的心情一下寬慰了很多。

    李藝博的分析一點也沒有錯。叢林迷霧的選圖,封殺蘇沐橙正是用意之一。蘇沐橙經驗豐富,技術上乘,角色沐雨橙風也頗強力,比起興欣陣中那些新秀選手自然要可靠一些。興欣又不會事先知道藍雨的選圖,雪藏蘇沐橙的機率自然是極小。

    現在蘇沐橙真的出戰了,而且還是在最終的決勝局。黃少天的夜雨聲煩生命雖只百分之六十三。但在所有人眼中卻擁有更高的勝率。他也并不回避這一點,儼然一副就要借著地圖欺負一下蘇沐橙的作派,夜雨聲煩沒做迂回,直接切向中路。結果一路消息刷過來,地圖正中,夜雨聲煩竟和沐雨橙風迎面相遇。

    “你這家伙!”

    黃少天有點驚訝。觀眾們是早看到了,但他卻是才知道蘇沐橙居然也直接切中路了。這可是要正面對抗的節奏,而槍炮師卻因為地圖緣故上來就被抹殺了優勢。

    23個身位格。

    這是雙方在迷霧中發現對方角色身影時二人的距離。換在一般距離下。這距離槍炮師都會覺得有些吃緊,需要拉開一些了。可是現在,蘇沐橙卻只能在這種距離下和對手對抗。

    黃少天稍一驚,卻也不去多想。

    地圖是為了封殺蘇沐橙,可見藍雨對蘇沐橙的出陣是很有準備的。他們沒有因為槍炮師在這副圖中受到局限就輕視蘇沐橙。受局限的情況下,蘇沐橙會怎么戰斗?他們一樣有所研究。此時23個身位格相遇,黃少天并不認為蘇沐橙能使出什么讓他感到艱難的手段。相反的,自己的強勢逼近,只會讓她更難受。

    槍炮師是很怕貼身短打的,U www.uukanshu.com沉重的重甲和手炮,讓她的動作本身就不怎么迅速靈活,再加上不像神槍手還有點近身體術技能。槍炮師被貼了身,那必須想辦法脫開,一直粘著那可根本沒法打。

    “劍來啦!”黃少天消息繼續刷著,在發現沐雨橙風后,根本就沒停頓,夜雨聲煩就已經沖上,劍光,在迷霧中留下淡藍的幽痕,光影強烈的一端,已經朝著沐雨橙風抹上去了。

    轟轟轟!

    火光閃動,三發炮彈飛出。

    反坦克炮,這個低階技能的發射還是很快速的。可是對手是黃少天,只憑一個反坦克炮,又怎能將其攔住?

    幽藍在迷霧中一晃,夜雨聲煩的身形略一偏轉,閃過了飛來炮彈,速度不減,繼續向前沖了去。

    而沐雨橙風,卻也借著反坦克炮的反座力向后倒飛著。無論如何,距離還是要保持的。

    “跑得了嗎?”黃少天還在刷消息。但是這時,天空中突然響起了轟鳴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