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解說潘林和嘉賓李藝博毫不吝惜溢美之詞,夸贊著藍雨此時的攻勢。第一波亂雷雖然是被興欣用漂亮的配合化解了,但是緊跟著的雙劍客闖陣,兩端夾攻,卻讓興欣有些應接不暇。

    亂了!

    有點眼光的人,都能看到興欣此時的陣形已經有些散亂了。若只是對付黃少天和盧瀚文的雙劍客,這兩人配合就算再精妙,以二敵五,卻也逆不了天。但是藍雨可不是就他們二人,風區中的索克薩爾,是控制手段極強的術士;槍淋彈雨,是范圍殺傷強勁,同時還可能制造各種攻擊效果。這兩個職業,都不是靠治療可以硬扛的。兩個角色站在風區中,攻擊的那叫一個愜意。

    興欣逆風向,殺入風區肯定占不到便宜,直接風區外遠程,這攻擊一入風區就受風力阻撓,威脅大減。于是在這二人的角色的掠陣下,藍雨的雙劍客雖然身處對手五人陣中,所受壓力卻也不打,反倒是配合著風區中的攻擊控制,打得如魚得水。

    “興欣這打得,已經有點沒章法了啊!”李藝博嘆息著。

    這才是雙方的首次接觸,但興欣看起來卻有一潰千里的架式。原陣型已被打亂,選手之間缺乏呼應,角色都是各自為戰,這樣打下去,那就是單方面的屠殺啊!

    這場比賽這么快就要分出勝負了嗎?

    刷刷刷刷……

    藍雨雙劍客的劍光,看起來愈發的璀璨了,兩人雙劍合壁。所向披靡。

    “怕了沒有,怕了沒有!”黃少天還在不住地刷屏吆喝著。那些嘲諷,不會影響他在比賽中的判斷力,但是。并不意味著他不介意。他相當介意,但是越介意,他越會冷靜地先用行動來表示,等到行動成了。那垃圾話還不是信手掂來?只一轉眼,公共屏幕里大概就刷了四十七個“怕了沒有”。

    “并沒有。”

    這會還能淡定回應的,那自然是葉修了。黃少天立即朝君莫笑這端看了一眼,但立即上去給他一劍這樣的沖動卻很好的克制了。他在判斷:上去教訓這家伙的話,是不是眼下最佳的選擇。

    好像還不錯。

    黃少天一眼掃過全場,興欣五個角色已經四散開去,黃少天和盧瀚文也不是三頭六臂,兩個人不可能分身追擊所有人,此時是需要鎖定下目標了。而葉修的君莫笑呢?此時身處風區邊緣。上去緊逼一下。就能將他逼進風區。然后逆風向……

    不對!

    一盤算到此處,黃少天飛快反應過來。

    君莫笑若在那個位置被二人逼入風區,所謂逆風向。也只是相對于索克薩爾還有槍淋彈雨那端的。但是相對于還處在風區外的夜雨聲煩和流云,這家伙可就是順風區了……

    給我抖這機靈?

    黃少天瞬間理清頭緒。冷笑。葉修是興欣的主心骨,若能把他干掉,恐怕比擊殺對方治療還要實惠。但是眼下這個機會可不怎么樣。那么,對方的治療呢?黃少天轉視角頗到小手冰涼,卻覺得遠了點……

    興欣到底還是知道治療的重要,即使是被殺散,卻還是注意保護掩護治療的。安文逸的小手冰涼,此時跑得挺遠,這去追殺的話,可得費一番功夫。而且……黃少天掃視全局,頓時又看出一些門道。

    興欣亂了嗎?是亂了,但是亂中有序。

    葉修的君莫笑是一個引誘。若黃少天和盧瀚文去聯手殺他,他順勢進入風區,而后順風方向,恐怕轉眼就能突破二人。而興欣的另四人,趁此機會可以重新集結,占據有利位置。所以攻擊君莫笑,不可取。

    那么小手冰涼呢?

    遠是稍遠了點,但若真是已經亂成一團,搶步到牧師身旁也不會費太多事。但是此時再看興欣其他人的散亂分布,他們是對小手冰涼的位置保持著攻擊性的。小手冰涼,又是一個引誘,貿然攻擊他,兩位劍客會再被引開不說,還有可能遭到對方集火。

    果然夠狡詐啊!

    黃少天接連識破對方兩個敗中求勝的設計,忍不住心下感慨。這時候恐怕有不少人以為興欣已經潰不成軍了吧?抱這樣念頭的人,真的是太小瞧興欣了。

    “包子!”

    就在這時,藍雨的戰隊頻道里,隊長喻文州給出了一個清晰的攻擊指示。

    身處遠位,喻文州對場上形勢看得更加清楚。

    他的看法和黃少天相同,興欣亂是有點亂了,但是亂中有序,他們還是留有逆襲的后招。比如君莫笑的引誘,比如小手冰涼的引誘。這兩個興欣團隊中的重要角色,換是沒看出問題的,恐怕在這時候都會選擇二者之一作為攻擊重點。但是黃少天看出來了,喻文州也看出來了。

    這兩人的角色暫不能去打,興欣還有其他三人的角色。蘇沐橙的沐雨橙風本就遠程,一開打后就盡量往遠拉,此時喻文州的索克薩爾和鄭軒的槍淋彈雨都攻擊不到她了,如何能和黃少天、盧瀚文形成呼應?

    再一個方銳,本就猥瑣不好捕捉,再加上他的海無量跑得很利索。喻文州和鄭軒想更好的攻擊他,角色就得往前移。他們越前移,風區對他們的提升和保護就越低,這個方銳,沒準也是個引誘也說不定呢?

    那么再然后,就只有包子的包子入侵了。

    這會不是會也是什么圈套?喻文州當然想到了這點,要是仔細觀察之后,他排除了這種可能性。包子入侵,應該是此時興欣最脫節,最不知所措的一位。

    到底是新人吶,而且還是一位時不時會脫線一下的新人。喻文州如此想著。

    說起來,他們藍雨可以容納各種種樣的奇怪選手,但是,如果是這個包子的話,能不能進入他們藍雨的戰術體系?這個問題喻文州閑暇時都有思考過,可見他倒也沒有輕視過包子。

    只不過思前想后,喻文州卻沒想到一個可以把包子鑲入他們藍雨戰術體系的方案。

    和葉修一樣,對于包子的很多場上舉動,喻文州也完全無法理解和預測。藍雨的風格,是相互補缺來擰成一個整體。每兩個選手之間,都能形成很好的互動。但是這個包子,他的那個脫線,其他人完全接受不到信號的,這能怎么互動,這能怎么成為整體?

    包子,或許就不是一個合適的團隊型選手。喻文州是這樣認為的。而今天看到興欣居然派了包子在團隊賽中出場對付他們,這在喻文州看來是很大膽很冒險的安排。

    包子那不可預知的舉動,在場上是會傷敵還是傷己,那真說不好。在季后賽這種一個失誤就有可能導致滿盤皆輸的賽場上,這樣的定時炸彈,恐怕根本沒有隊伍敢派上場。

    但是興欣就敢,而且他們也不是沒有別的選擇。那個叫喬一帆的,就比包子要穩定可靠多了。還有魏琛,未嘗不可再來一次燃燒自己的堅毅表現。再或者那個羅輯呢?水平是要稍遜一點,但是他的風格相當嚴謹,這樣的選手,在團隊賽打起戰術配合,也比包子要可靠吧?還有莫凡,雖然個人風格濃重,但是加強協調,也能打出別具一格的戰術。

    只有包子,他的這個脫線,實在是沒辦法用戰術來彌補;但結果就是包子,在本輪團隊賽中出場。

    既來之,則安之。喻文州沒有再多想,反正包子的舉動無可預測,也就只能提醒大家多多集中注意力了。無論這家伙是要神一樣的對手還是豬一樣的隊友,大家也都好及時做出應對。

    目前為止,包子沒有神起來,眼下更是和興欣脫節,成了藍雨可以奠定優勢的突破口。喻文州沒有遲疑,在認準后果然就發出指示,藍雨全隊,攻擊重點齊指包子入侵。

    崩山擊!

    盧瀚文豪邁非常,一個最遠距離崩山擊使出。這種用法崩山擊固然跳劈得更遠,威力更大,但是起手不夠突然,收招僵直長,職業選手幾乎都不會在比賽中如此使用。

    但是此時,盧瀚文身邊還有黃少天做掩護,不合理的崩山擊后邊,黃少天的夜雨聲煩就是他的后招。

    這么深刻的配合安排,包子有沒有看出來大家也不知道,反正這個崩山擊他沒有接。接連兩個后跳閃出了攻擊范圍,一看藍雨各角色的舉動,他也很快察覺了藍雨攻勢集中向他了。

    “我去,這么多人打我一個!”包子在公共頻道里驚呼著,這種團隊賽中司空見慣的事,他以特別不能理解的口氣喊出。

    “單挑啊,單挑敢不敢?”包子叫道。

    藍雨只當他是說胡話呢,U 哪理他啊,猛攻。

    “獅子座呢?來單挑啊!你那時候不是哭著喊著要和我單挑嗎?”包子繼續叫。

    眾人側目。

    什么情況啊這是?獅子座,是指黃少天吧?藍雨戰隊的好多鐵粉,對于他們這位核心選手的星座都是耳熟能詳。

    但是黃少天哭著喊著要找這個包子單挑?

    大家忽然都對這個八卦有了興趣。

    “你在胡說八道什么!!”黃少天頓時跳腳了。自己是喊過要單挑,但那是找你這個包子嗎?還哭著喊著?發夢呢你。

    “現在我給你機會。”包子卻還在刷著。

    “殺了他!!”黃少天叫道,此時,泄憤的目標和他們攻擊的重點倒正好是重合了。

    這是要殺人滅口的節奏啊!眾人這時紛紛想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