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雨是常規賽中為數不多的,在團隊賽中雙殺興欣的隊伍。不,準確來說,是三殺。季后賽的上一輪的最終結果雖然是藍雨輸,但是團隊賽,他們依然擊敗了興欣。

    團隊賽三勝興欣,照理說,應該對興欣算是比較有心得了。但是,作為藍雨戰隊的統帥,喻文州真是一點這樣的感覺都沒有。

    常規賽的兩次相遇,再到上輪的季后賽,三戰興欣,都有不同的感覺。

    這并不僅僅是因為興欣方面人員和戰術的調整,在這三戰中,興欣更清晰表現出的是他們的成長性。

    興欣的選手們,在進入職業賽后肆無忌憚地吸收著經驗,瘋狂地成長著。但是新隊年年有,而這些新隊,進入職業圈這個高端大煉廠后,都會有很明顯的進步。可是像興欣這樣強勁的,卻僅此一支。

    大多數人都將目光放到了葉修、蘇沐橙和方銳身上。覺得興欣擁有三位全明星級別的選手,他們本就不同于一般新隊,所有才會擁有如此現象級的表現。

    但是,全都是因為如此嗎?

    興欣的三位全明星級別。

    葉修脫離職業賽場長達一年半,換新職業散人;蘇沐橙則脫離了長達一年;方銳更是站在盜賊職業的巔峰玩轉型。

    這三人,也是各有各的問題的,甚至可以說,他們其實也是興欣這支隊伍的漏洞之一。興欣能成為一支與眾不同的新隊,絕不完全是因為這三位全明星級別的坐鎮。

    進步,這是興欣和其他新隊共有一個關鍵詞。而興欣和其他這些新隊最大的不同,是他們將進步徹底轉化成了戰斗力。

    只要選手越來越強,戰隊就會越來越有戰斗力?

    這個邏輯看起來很顯然。可事實上,如果是在單人賽場上,這邏輯無懈可擊,但放到團隊賽場上,這句話就要打一個問號了。

    團隊,需要配合。需要默契。需要相互適應。

    當一支新隊的每位選手都開始或快或慢的成長時,他們的團隊體系,是否有跟著這種成長,做出相應的調整呢?

    這可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興欣和他們最大的不同,就是興欣在這一點上做得很好。不斷地調整,適應選手的進步。

    到底……還是因為那個家伙,興欣的掌舵人。葉修。他精準地把握著興欣的脈絡,讓時隔數月才和興欣交一次手的隊伍,都感受到他們戰斗力跳躍性的增長。新隊那非同一般的成長性,被他完全給消化利用了。

    而后站到場上呢?

    興欣過往比賽中的無數片斷,剎那間在喻文州腦海中閃回著。

    不成熟的興欣,擁有好多缺陷的興欣。但是當對手朝著興欣所謂的缺陷筆直地沖過去后,又有幾支戰隊是就此將興欣擊潰的?

    興欣是有不成熟的地方,是有許多不足的方面。但是,興欣自己比對手更另清楚地知道這一點,而且針對他們的不足,興欣有著特別細心的安排。

    這一切還是源自于葉修……

    葉修和君莫笑的身影在喻文州的腦海中繼續清晰著,而他所籠罩的,已經不只是包子和包子入侵。而是興欣的全部!

    不擊倒這個家伙的話。就沒辦法真正擊敗興欣!

    那些所謂的突破口,漏洞。都有可能因為這家伙的存在而被扭轉。

    要擊敗興欣,喻文州發現要做到的事,簡單,卻又不簡單。

    打倒葉修。

    是的!就是如此。

    打倒葉修,就能打倒興欣。

    這目標純粹的就像是一句廢話。因為這個句式,簡直可以套到任何一支戰隊中。

    打倒王杰希,就能打倒微草。

    打倒周澤楷,就能打倒輪回。

    打倒韓文清,就能打倒霸圖。

    每支隊伍都有一個核心,能擊倒核心,當然勝出的機率會大增。但核心之所以是核心,就是因為,他們是那支隊伍中最不容易被擊倒的那一個人。

    要擊倒他們,就需要付出非常的代價。

    就好像興欣對微草的那場比賽,強打王杰希,二換一,最終得手,最終擊敗了微草。

    比賽很精彩,但是,喻文州并不認同這種打法的可靠性。那場比賽,與其說是打倒了王杰希,不如說是通過打倒王杰希,擊潰了微草其他人的信心。

    這才是微草的主要敗因。若不是其他選手因此產生了動搖,一個核心選手換掉對手兩人爭取到人數優勢,這樣的交換,恐怕很多隊伍并不會覺得吃虧。

    興欣打倒王杰希,追求的并不是戰術上的勝利,而是心理上的勝利,所以他們才能這樣不顧一切。

    而這,是因為微草本身的問題所產生的可能性。

    換作打輪回,二換一打倒周澤楷;或是打霸圖,二換一打倒韓文清,那結果恐怕就不會是如此了。

    那么眼下,對興欣,對葉修,是不是可以采用這種打法呢?

    藍雨戰隊的頻道中的,突然就出現了隊長的指示:強攻,葉修。

    可以!

    這是喻文州最終思考后的結論。

    王杰希對微草來說,更多的是一種精神上的支柱;而葉修對于興欣來說,是戰術上的支柱。

    腦中閃回過的那無數的片斷中。葉修,超像一塊磚,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如果沒有他的這種支應,興欣的團隊,恐怕串聯不到一塊。現在這片場上,包子入侵這樣的定時炸彈也將失去拆彈專家。

    擊敗葉修!就能徹底破壞興欣的戰術結構,失去他在隊中的穿針引線,興欣將會露出更多的破綻,而這時候,恐怕再沒有人能給他們打上完善的補丁了。

    喻文州發出指示,藍雨隊立即執行。

    夜雨聲煩、流云,一快一慢兩柄利劍,忽得就拋下了包子入侵,齊指向了君莫笑。

    “我去!”包子立即就嘲諷上了,“連我都搞不定,還想搞定我們老大?”

    包子這話也就是因為他還活著。說實話。藍雨這段時間對他的強攻,已經搞得他十分狼狽了。

    “小角色閃到一邊去!”黃少天很不客氣地回了一句,光劍冰雨已經鉆向了君莫笑的后心。

    刷刷,君莫笑的身影鬼魅般的閃了兩下,居然就已經移動到了夜雨聲煩的身側。

    冰雨刺空,夜雨聲煩急轉身形,而劍慢些許的流云。卻正好補上攻擊,繼續刺向君莫笑。

    君莫笑再走,索克薩爾的咒術,槍淋彈雨的彈藥卻也一同封起了他的退路。

    無數可走的君莫笑,頓時被打成了一團殘影。

    影分身術!

    君莫笑留下假身,真身遁走。藍雨強攻第一合,最終打了個空。

    但是全隊攻勢掉轉很快,繼續猛攻。興欣之前被打散的陣勢,此時還未成型。

    喻文州也在繼續細心地留意著全場。當把攻擊重點放到葉修的君莫笑時,興欣會有如何調整呢?喻文州不敢有絲毫放松,尤其主攻葉修的話,也是很容易被這家伙帶進坑的,一定要看清楚形勢的全部。

    興欣的角色。一個一個。落下喻文州的視角。

    少一個!

    喻文州猛然發現。

    “方銳呢?”喻文州頻道里問。

    “繞背去了。”鄭軒答。

    喻文州松了口氣,自己疏漏了一個角色。好在還有隊友。

    方銳繞背,那自然也是想借風勢。狂風的風力對術士的咒法和一些法術都沒什么用。但對火系法術,還有氣功師的念氣卻都是可以強化催動的。

    既知對方意圖,那自然可以有所針對。但是藍雨不動聲色,這提早防備了,方銳也會取消計劃,不如將計就計,先讓他繞著,等撲過來再發現是撲了個空。

    藍雨繼續死追君莫笑,追得很頭痛。

    君莫笑的移動實在太快,此時帶著他們都像是在開火車了。蘇沐橙的沐雨橙風遠遠的用炮火給他們洗澡。

    不過這一點,喻文州早有所料。索克薩爾的技能,此時像是一種引導,在他的調度下,藍雨追得并不急燥。夜雨聲煩和流云雙劍客并不齊頭并進,夜雨聲煩追得較緊,流云則吊得比賽身后。鄭軒和喻文州兩人的角色,依然處在風區中,平行移動著,他們的治療,也緊隨著全隊的節奏。

    君莫笑尚未追到,但是不經意間,方銳的繞背企圖卻已經被擾亂。藍雨借追擊君莫笑,站位進行了很大變動,背不成背。方銳的海無量沖入風區和這邊一照面,大家站位吃平,相比之下,風都成了側風,誰也沒占著誰的便宜。

    方銳操作海無量走位,還是想拉出角度借借風勢,不讓自己這一圈白跑。

    風區外邊,興欣幾人都在盡可能地支援葉修。U

    差不多了。

    喻文州冷靜地注視著這一切。

    藍雨頻道中,再次跳出一串字:1,葉修,切包子。

    攻勢再變。

    包子,藍雨要打的,依然還是包子。但是,葉修的君莫笑旁邊,卻留了人。

    夜雨聲煩,黃少天。

    1的意思,是x-1。藍雨戰隊,由黃少天執行x-1,拖葉修。

    既然葉修是興欣的戰術軸心,那么x-1自然是再合適不過的打法。但是葉修太鬼,直接執行,恐怕沒人能立即限制住他。于是藍雨先做強攻,靠人多完成壓迫,放方銳,更是調虎離山,讓興欣這端稍嫌弱勢。待時機成熟,黃少天拖葉修,其他人反攻包子。

    這下葉修再想拆彈,可就沒那么容易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