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哎呦,搞什么!”包子在頻道里叫道。 他雖不像黃少天那樣話癆,但比起很多選手已算話多。尤其是作為新人,大家幾乎都在比賽里謹小慎微,專心致志打好比賽尚嫌不夠,真沒多少新人在比賽里吐槽個沒完的。

    包子非旦總吐槽,而且槽點更是非常人能捕捉的。一些再正常不過的事比如多打少,都會被他理直氣壯的斥責。此時藍雨突然轉火,并切斷了他與葉修之間的聯系,又讓他不忿起來,好像藍雨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似的。

    “你們到底想怎樣啊!”包子叫道。

    藍雨諸位哪理這個。三人的角色轉火了包子,但作為x-1戰術,顯然黃少天對葉修的纏斗才是重點。

    “過得了我這關嗎?”黃少天那也不會閑著,嗖嗖嗖頓時也刷起頻來。包子雖然有奇怪的槽點,但到底還是無法和黃少天交相輝映,數量上差距有點大。

    “啰嗦。”葉修只簡潔地回了兩個字,君莫笑身形擰轉,就要從夜雨聲煩身旁掠過。

    黃少天的反應也極快,夜雨聲煩轉身,劍起,逆風刺!

    原本揮劍成圓的逆風刺,在黃少天的操作下,順著身形的旋轉放出,最終在空中劃出的是一道扁扁的橢圓,拉出了不小的橫向距離。

    后跳。

    君莫笑非旦沒能繞過,反倒是被夜雨聲煩逼退了一步。

    轟轟轟。

    炮火在此時降臨。

    蘇沐橙,沒有去支援看起來更危險的包子,反倒是將攻擊先投放到了夜雨聲煩這邊。

    二打一。三打一。

    交換?還是助葉修迅速突圍?

    觀眾一時看不清意圖,就連解說潘林和李藝博也沒敢妄下結論。這場兩隊的對決,節奏變化那叫一個快。更罕見的是,藍雨今天打得非常積極主動。而不是他們一慣的防守反擊。

    “是因為針對興欣包榮興選手的話。主攻更容易搶到主動嗎?”潘林和李藝博只留下了這樣的猜測。

    戰斗發生在了兩端,而這時轉播的鏡頭卻交給了一個未介入戰斗的角色。

    海無量。

    方銳的海無量。

    之前猥瑣繞背,藍雨察覺卻未戳穿,不動聲色化解。方銳不肯善罷甘休。繼續走位拉出角度,一副死活也要借助一下風眼的狂風風勢打擊一下藍雨的模樣。

    “方銳這……有點賭氣吧……”看到畫面中海無量還在頑固地走位拉角度,潘林說道。

    李藝博不語。

    這樣關鍵的比賽,方銳這么一個經驗豐富又狡猾無比的選手,會和人賭氣?

    應該也有什么意圖的吧?李藝博仔細看著海無量前進的方向。

    連李藝博都疑心上了,喻文州又怎會不注意。

    這端的戰斗局面已算明了,黃少天x-1葉修,但蘇沐橙支援這端,黃少天相當于以一敵二。看起來這成了x-2。但事實上黃少天的夜雨聲煩是一個劍客。近戰職業。沐雨橙風遠程,吊在遠端跑轟,這是人主動湊過來攻擊他。而不是他把別人牽制控制住的,這個x-2還是很水的。至少蘇沐橙這端想走就走,想轉火就轉火,黃少天是控制不了的。

    他能全力阻撓的只有葉修,而他的目的也只是如此。

    以一敵二,而且是昔日聯盟最佳搭檔,這當中的難度自不必說。而黃少天正在做的,讓很多人忽然回憶起了上一輪興欣和藍雨的戰斗。

    那一場的團隊賽中,魏琛,藍雨昔日的隊長,在戰斗中,所做到的事不就是一拖二嗎?一個人,拖住了藍雨的喻文州和盧瀚文。

    為此,魏琛最終犧牲了自己的角色,那么黃少天呢?

    黃少天不同,因為他并不是要死命地拽住這兩個人,他只是盯著葉修的君莫笑,來自沐雨橙風的攻擊,只要不干擾到他的這一目的,他就不予理會。

    很集中,很純粹的注意力。

    干擾的是蘇沐橙,還是誰,他根本不在意。

    這樣的程度,讓喻文州都喜出望外了。事實上對這個x-1,他一開始并沒有覺得會持續多久。因為他們這端都集火包子入侵后,興欣空閑的角色就太多了,黃少天的x-1很容易就被打破。

    事實也正是如果,蘇沐橙果斷地先來破解他們的x-1。

    誰想黃少天居然是這樣的頑強。

    這樣難得的機會,不容錯過。

    藍雨全隊都感受到了,對包子入侵的攻勢更緊。

    包子這會可連頻道里吐槽的功夫都沒有了,包子入侵東滾西爬,狼狽萬分。

    雖狼狽,但是卻沒被困死。

    真是難纏啊!

    藍雨諸位的視角,又落向了興欣的另一位角色。

    小手冰涼,安文逸的小手冰涼。

    在別人無暇顧及包子的時候,他的治療,給予了包子最強力的支援。

    沒有任何干擾,看護的目標只有一個,這種情況下,時機把握異常精準的安文逸,治療水平堪稱神級。再加上他那角色小手冰涼高爆發的治療量,將包子入侵變得異常堅硬。

    藍雨不得不再做微調。喻文州的指示下,鄭軒對小手冰涼關照起來。雖然同是遠程,但彈藥專家的攻擊節奏遠比術士要快,負責限制治療,無疑更適合。

    但是鄭軒這一準備朝小手冰涼發動攻擊,卻發生槍淋彈雨的射程有些夠嗆。

    沒辦法,鄭軒只能讓槍淋彈雨向前站位。這小手冰涼的治療是必須要阻撓的一下的,否則三人輸出效率大減,黃少天那邊壓力很大,隨時可能被突破。他們這邊還是要盡可能的抓緊。

    結果槍淋彈雨朝前,小手冰涼卻在往后。

    安文逸察覺到了對方意圖,于是也在朝后站位躲避射程。

    鄭軒只好繼續加緊槍淋彈雨的步伐,喻文州在看到這變化后。突然心里一緊,視角連忙朝后一轉……

    轟天炮!

    方銳的海無量出招了,念氣在狂風中,看起來是那么的模糊。但是,速度卻極快,和風仿佛融為一體,轉瞬之間,就將槍淋彈雨給覆蓋了。槍淋彈雨頓時好像是被風吹起似的,一起就飄飛出去了。

    喻文州想做提示,已經遲了。

    他一直沒有忽略方銳的存在,只是原本的站位,方銳暫不構成威脅。喻文州想像之前一樣。先假意忽略方銳。在最后時刻不動聲色將他的意圖給化解,如此一來,方銳就將一直是以一種透明的形式存在了。

    但是。安文逸這個治療,卻突然打亂了這種平衡。

    小手冰涼的站位。以及后退,讓鄭軒不假思索地就讓槍淋彈雨趕了上去。

    于是,不再是方銳努力完成海無量的走位,而是槍淋彈雨的走位,主動讓自己送上了適合海無量借風勢攻擊的位置。

    一切變化,都只在這么幾步之間,由安文逸引透出來的幾步。

    饒是喻文州,反應意識到問題時都已經遲了。

    槍淋彈雨被一記轟天炮轟飛,借風勢,吹風的效果異常強勢,槍淋彈雨直接是從風區被掀了出來。

    而他之前在向小手冰涼方向走位時,對包子入侵的攻擊卻未停止,這突然的中斷,藍雨對包子入侵的攻勢立即出現了空當。

    包子入侵立即連滾帶爬的從空當中鉆出。

    盧瀚文的流云揮劍急速,包子入侵返身就是一板磚。

    “回馬磚!”

    這家伙還在頻道里嚷嚷呢!也不知是不是太早接觸黃少天染上的毛病,包子也喜歡出招的時候嚷點名詞。職業比賽出聲沒用,只能靠打字,這一直讓他有點煩。

    這所謂的“回馬磚”來得突然,但盧瀚文的反應也非常人,流云一偏頭,避過,劍勢不停,只是在注意到另端索克薩爾的舉動后,劍勢稍做了一下改變。

    “哈哈,嚇到了吧!”包子發現流云攻擊有變,得意非常,包子入侵搶步就要順勢反擊。

    卻不知,這是盧瀚文故意放出的空當,而這空當,不是放給他自己,而是放給那端的索克薩爾。

    六星光牢!

    光柱立下,包子忙閃,但還是遲了些許。

    “放我出去!!”包子又在頻道里亂叫著,他的包子入侵已被六星光牢鎖死。

    局面被打亂的情況下,喻文州當機立斷,暫不執行對包子入侵的強攻。不過用一個六星光牢將其鎖住,卻好像是將之前的攻勢做了個保存似的,先停這,咱消化眼下的局面,再讀取繼續……

    海無量!

    一直都有些透明的海無量,此時可是威風凜凜了。因為他終于是搶占到了風眼中的最上風。而這狂風對他的念氣攻擊加強極其顯著。

    一記轟天炮轟飛了槍淋彈雨,方銳的海無量再朝喻文州的索克薩爾走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喻文州不慌,索克薩爾走位,和海無量保持角度。

    方銳對攻擊角度如此執著,并不完全是因為這種角度下風勢最強,更重要的是,若非達到一定角度,氣功師在狂風中的發揮很受限制。就比如垂直于風向攻擊目標的話,那若非貼身距離,轟出的念氣那基本都要被風刮跑,根本沒辦法實現正常攻擊。

    這一點,方銳大概也是知道的,但喻文州比他知道得更清楚。

    這可是藍雨的主場圖,而藍雨戰隊中也有氣功師。

    所以喻文州對方銳的氣功師繞背才會應對得十分大膽,因為他完全清楚狂風對氣功師的利與不利。

    槍淋彈雨被轟飛,事發倉促不及應對,可是此時方銳想再針對索克薩爾,喻文州不會再讓之前那樣的意外發生。

    ps:  我覺得以后章末小結還是都發在這里會比較合適一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