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觀眾眼花繚亂。

    這場團隊對決,變化好多,變化好快。

    雙方的打法都沒有定式,或者說,在對手的應對之下,沒有辦法一條道路走到底。只能你來我往,不斷地調整,再調整。

    誰優,誰劣?

    攻勢上來說,藍雨更加主動,而興欣的陣勢則有一些散亂。可是,細心的人卻注意到,藍雨一開始占據風眼上風的優勢,現在還有嗎?

    沒多少了。

    術士索克薩爾的咒術是不會被狂風加強的,他在風眼中更多的是受到一些保護。同樣,治療選手徐景熙的靈魂語者,在風區中也不過是受到一些保護而已。

    論攻擊性,藍雨可仰仗的基本是零,反倒是興欣方銳的海無量,真正占據了風眼上風。

    喻文州操作索克薩爾走位,不給方銳針對他的機會。結果海無量這邊掌一揮,一個氣波彈,快若流星,從風區閃出。

    鄭軒的槍淋彈雨慌忙躲閃,被海無量轟出風區的他,可是注意著對方的存在呢!這家伙裝模作樣,好像要走位攻擊索克薩爾似的,哪想卻是調整好角度,又給了槍淋彈雨一下。

    鄭軒心下不忿,槍淋彈雨順勢也還了海無量一槍。

    結果受狂風影響,槍淋彈雨這一槍……

    “哈哈哈哈。”方銳刷屏的笑聲就是回答了。再跟著,海無量雙手又是一搓一揮。

    氣刃!

    本就很難捕捉到的氣刃,在狂風的加速下,去勢更難分辨。鄭軒來不及想,更來不及細看,連忙就讓槍淋彈雨繼續翻滾。

    氣刃來了嗎?

    鄭軒沒有發覺任何異樣。風區中的索克薩爾,卻忽然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

    什么情況?

    大家目瞪口呆,君莫笑?沐雨橙風?包子入侵?他們都沒有對索克薩爾做出攻擊,那么。只能是方銳的海無量。

    “不要小瞧我哦!”方銳的海無量,故意還保持著方才那個氣刃放出的造型,雙手的指向,卻明明并不是索克薩爾所在有方向。

    但是狂風呼嘯,所有人立即明白過來。

    海無量的這一氣刃,是將狂風的影響計算在內了。他是算準了在狂風的作用下。氣刃正好會偏轉,偏向索克薩爾的位置。

    狂風會改變念氣的位移,卻無法吹散念氣的凝聚,借助風力,念氣的沖擊力反倒更強。

    只是這種計算力……這明明是藍雨的主場圖,如果是他們的氣功師選手宋曉做出這種精準判斷的話。大家倒不會太意外。但是,方銳……

    方銳之前一直略透明,以至于轉播只是給了他很少的鏡頭。

    直至此時,導播突然又去翻看了一下之前方銳操作海無量的動向后,這才發現,方銳的海無量,可不是只在移動。他一邊移動走位,一邊向著風區揮氣攻擊。

    方銳一直在測算著狂風對念氣的影響,這種計算力,不是無緣無故的。只是這么短的時間里,就能摸清楚狂風的影響,若說這沒天賦,那也說不過去。

    之前一直透明的方銳和海無量,立時變得無比高大起來,赫然成了此時場上的重心人物。

    風中,海無量一改往日經常性的蹲爬式猥瑣造型。曲膝半蹲,雙手自腹前提到胸前,念氣流轉、沉淀,被方銳搞得無比猥瑣的氣功師海無量,此時突然又是一派宗師風范。

    這是……

    氣功師的另一75級大招。這技能需吟唱,可蓄力,方銳搶在這時候放了這大招,藍雨方面想阻止,卻已經來不及打斷了。可是即便如此,卻還是得出手,不能打斷,總也不能放任方銳讓海無量在那肆意蓄力吧?

    千念怒放!

    搶在對方攻擊之前,海無量大招釋放,揮出只單掌,但海無量的全身念氣鼓蕩,最終從掌端爆發噴出,和閃光百裂倒有幾分相似,只是最終噴出的念氣,不似閃光百裂那樣只是聚于掌端,而是瘋狂地噴射而出。

    最終人們所看到的,是數不清的氣波彈隨著這一掌噴出、擴散,而后在狂風中,急速飛往各處。

    槍淋彈雨、索克薩爾、靈魂語者,居然全在這流星雨般的攻擊籠罩下。千念怒放,本不該能籠罩這么大的范圍,但是方銳借助風勢,出掌時再巧妙一帶,這數不清的氣波彈,與其說是噴出,倒不如說是甩出更為恰當。

    藍雨三個角色,索克薩爾正處在這流星雨般攻勢的正中位,根本無處可避,氣波彈接連不斷地轟中他,借助風勢帶來的沖擊力,竟是轟得索克薩爾不住倒退。

    另兩位徐景熙和鄭軒,為躲這波攻擊,也顧不上其他了。

    一時間,方銳的海無量竟是以一敵三!

    這時間很短,但是機會難得。

    轟轟轟!

    一直接連不斷的炮聲,在此時突然變得更加緊湊。

    槍淋彈雨和索克薩爾接連被牽制走,蘇沐橙的沐雨橙風突然轉火,攻擊的目標不再是夜雨聲煩,而是盧瀚文的流云。

    盧瀚文倒也沒有大意,他察覺到攻擊,操作流云飛快閃避。

    得了空的包子入侵,頓時耀武揚威起來。

    “獅子座,我來修理你了!”包子在頻道中大叫著,他已經收到了葉修的指示,在得出空當,立即轉攻黃少天的夜雨聲煩。

    全場噓聲。

    你什么人物啊?居然口出狂言要修理堂堂劍圣?就算形勢可能造就了一些契機,但你知不知道有一個詞叫勝之不武啊?

    觀眾完全欣賞不到包子得意的心情。但是他們可以看出,包子入侵朝這邊一湊,他之前和君莫笑被切斷的聯系頓時重新建立起來了。

    “交給你了包子!”葉修立即在頻道里叫了一聲,呼應包子,君莫笑而后竟然試圖退走。

    “獅子座。敢與我大戰三百回合嗎?”包子喊著,一板磚掀向夜雨聲煩后腦勺。

    黃少天視角觀六路,掃清了板磚來向,只是讓夜雨聲煩略一偏頭,絲毫沒有要中斷自己對君莫笑攻擊的意思。

    結果……

    啪。

    不是板磚中了。是夜雨聲煩這一偏頭,正好被抽了一耳光。

    流氓技能耳光,君莫笑也會。這家伙佯裝退走,結果趁著黃少天閃避包子入侵板磚,突然又反手抽了一記耳光。

    一擊命中,連擊頓起。

    勾拳。夜雨聲煩被打向了半空,跟著連續的攻擊,哪怕是嘴皮最快的人也沒辦法一招一式的給報出來。

    散人快打!

    千機傘翻飛著,各種形態變來變去,第二招就被浮空的夜雨聲煩,在半空中翻滾著。

    不過這攻勢也沒能持續多久。方銳的海無量。畢竟沒有用不光的千念怒放這樣的技能,藍雨那三人站位分散,方銳借風借得再好,也沒辦法一直牽制著三人。

    槍淋彈雨的攻擊很快就支援過來。黃少天借此機會操作夜雨聲煩總算從連擊中脫身。但是接下來該如何呢?藍雨一時間好像沒了方向。

    興欣被打散了的陣勢,已經重新組成。

    君莫笑和包子入侵并肩作戰,蘇沐橙遠端策應,安文逸居中治療。接受首尾兩端的保護。而方銳一個人雖是孤軍深入,但是仰仗風勢,倒是無所畏懼。

    怎么辦?

    現在不少觀眾都在注意著藍雨戰隊的頻道。

    這種時候,總該有點決策,有點變動吧?之前針對性的方案,好像逐一都被打破了。

    還有一些人,則是注意著兩隊角色的生命值,計算著這一番對陣后,雙方到底誰占的便宜更多。

    “李指導你看呢?”解說潘林也正在向李藝博討教這個問題。

    “現在言之尚早,藍雨接下來的應對很關鍵。”李藝博說道。

    “當然。”李藝博隨即又補充道。“興欣是不是能很好地利用這個局面,也很重要。”

    興欣果然沒有讓李藝博失望,在將藍雨的戰術意圖一點一點擊碎后,正是他們做出反撲的大好時機。

    黃少天的夜雨聲煩雖在隊友的火力支援下打斷了君莫笑的連擊,但是興欣顯然并沒有打算就此放過他。

    夜雨聲煩。成了興欣攻擊的重點,君莫笑的攻擊,成為了全隊的引導。

    “去我一拳獅子座!”包子繼續在叫囂著。此前還嘲諷過藍雨以多打少的他,此時跟著興欣隊友一起以多打少,卻一點沒有要難為情一下的意思。

    現場藍雨粉絲已經顧不得噓他了,他們都在為黃少天擔憂呢!

    但是就在這時,盧瀚文的流云沖破了蘇沐橙的火力封鎖,重劍來援。

    流星式!U www.uukanshu.com

    流云的重劍焰影來得是那么的快,配合著身后的那些爆炸,好像只是火光一閃,他就已經殺入了陣中。

    “啊喲,這個小鬼好厲害的。”包子被這一劍逼得十分狼狽,大叫著。

    大家已經顧不上吐槽對于包子來說,盧瀚文其實也是個前輩來著,他們驚詫于這家伙竟然能閃過如此突兀的一劍。

    “如果是光劍的話……”李藝博感嘆了一半,突然停住了,他突然意識到,這話他說得有點忒多了,說得多了,就好像在批評盧瀚文不該選用重劍而該用光劍似的。但事實上,盧瀚文用重劍,做到了更多光線無法做到的事,但李藝博只顧得感慨他在速度上的劣勢了。

    “小鬼,我欣賞你!你至少比獅子座要有種,是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包子繼續叫道。

    “我去你這個混賬我忍你很久了你給我轉過來我要把你一劍一劍切成碎片!!!”躺著也中槍的黃少天,終于是忍無可忍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