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到喻文州在頻道里的這一句話,曉川場館內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黃少天如此彪悍的一記幻影無形劍被對手破去,別說場上選手了,場邊觀眾看到都情不自禁地感到不安起來。

    但是現在,他們隊長的一句話,卻讓所有人一下子覺得心安。

    是啊!

    只不過是避過了一次攻擊而已小說章節 。無論用的手法多巧妙,最終的結果都沒什么兩樣,這,就是一次閃避而已。

    就好像足球場上的進球,固然有那些超高難度經典到無法復制的精彩射門,但是對于場上的比賽來說,再精彩,最終也就是進一球,得一分,僅此而已。

    不用太在意,打起精神。

    就連場外的藍雨觀眾,都體會到了他們隊長這話中的意思。

    混亂之雨紛紛揚揚地落地,就是葉修也沒辦法在被混亂的情況下繼續操作角色攻擊,只能早早地逃出了混亂之雨降臨的范圍。

    “抱歉。”興欣的頻道里,蘇沐橙說道。

    索克薩爾身邊并沒有貼身選手,而她是唯一一個可以用攻擊去干擾對手的人,結果她沒有注意到這個混亂之雨的釋放,某種程度上來說,算是她的一個紕漏。

    “不要在意。”葉修回道。

    他完全沒有要責怪任何人的意思。槍炮師擁有最遠射程,在戰斗中經常是擁有攻擊到每一個對手的能力,但是因此就要把每個對手角色的攻擊打斷交給槍炮師嗎?這當然不可能。

    哪怕是術士這種需要重點打斷的目標角色,在這樣的混戰中,也不可能次次都被打斷施咒。

    “把他交給我!”方銳在頻道里喊著。

    藍雨戰隊回避方銳所占據的地利,此時都已經從狂風風區中撤出,盡可能地遠離。方銳雖然很舍不得,但此時海無量還在風區已經不可能再有什么作為,于是也操作著海無量順著風勢,大步流星沖向索克薩爾。

    “咦,你怎么不爬了?”這時公共頻道里突然跳出包子的一句話。

    什么?

    藍雨選手們都是一怔。這是什么暗語?

    結果很快就見方銳回了一句:“爬你一臉!”

    我去!

    眾人皆驚。合著這包子的吐槽是不分敵我的啊?連自己人也會被嘲諷嗎?

    結果興欣兩位選手頻道里對噴,場上角色的行動卻是形成了默契。正和盧瀚文的流云戰在一處的包子入侵,突然扭頭轉向要走。盧瀚文哪會輕易放過他,卻不料從混亂之雨中閃出的君莫笑,好像正從這里路過似的,千機傘一揮一聲悶響,就將流云的這一擊給招架住了。

    格擋!

    君莫笑用的是劍客技能格擋。流云的銀武重劍焰影重量極沉,攻擊沖擊力頗強。君莫笑一擋之后,強退化解力道的速度頗快,竟是朝著剛剛跑開的包子入侵撞了去。

    “這個太烏龍了吧!”兩個角色撞到,潘林立即叫了出來。

    角色同隊之間有攻擊豁免,可是君莫笑這一下。是被流云的攻擊遭成的強退,這撞擊可就要算成是攻擊了。若是對手借位進行的吹飛撞擊攻擊倒也罷了,但這一下卻是葉修操作君莫笑主動上來幫包子入侵掩護,結果卻被流云一劍雙雕,著實有些丟臉。

    “不對!”結果這時李藝博卻又叫了出來。

    被撞的包子入侵,腳步踉蹌,但是前沖卻因此突然有了一個提速。他和方銳的海無量是要對喻文州的索克薩爾形成包夾,不過因為意圖明顯。藍雨已有防備。喻文州注意著兩人角色的移動在走位,那端鄭軒的槍淋彈雨也開火攔截包子入侵。

    鄭軒是看海無量還在風區中。攻擊會受影響,這才選手攔截包子入侵。原本算得清清楚楚,甚至連同盧瀚文的流云追上后的夾擊配合都意識到了,結果,卻因為葉修君莫笑的這么一次路過,把一切都破壞了。

    突然有了一個小加速的包子入侵,一下子就從槍淋彈雨的彈藥覆蓋中穿了過去,正操作索克薩爾走位的喻文州,顯然也對這一變化有些措手不及。

    “一臉來了!”包子再次出招前大喝,包子入侵正攔索克薩爾身前,一把拋沙打上。

    喻文州最怕這種措手不及。

    他的意識、反應、判斷,統統都能做出應對,可是偏偏最后一關,將意識反應能操作時,他的節奏慢了。

    這樣的尷尬,喻文州早就習慣了,他絲毫不為所動,已經開始盤算中招之后。

    但是這一次……

    一層金色的光罩,突然將索克薩爾兜在了內里,包子入侵甩來的拋沙,打上這層光罩后頓被吞沒,索克薩爾未受一點傷,更沒有失明。

    圣盾術!

    守護使者技能。

    喻文州應對不了的情況,他的隊友也了然于胸。徐景熙沒有吝惜他的技能,靈魂語言釋放圣盾術將索克薩爾護住。

    圣盾術不像氣功師的念氣護罩是固定不動,這是以角色為中心產生的防守技能,是會跟著角色的移動而移動的。

    喻文州本就已經在進行“接下來”的回避走位,結果這一圣盾術的保護,讓他的操作變得更為順利。

    喻文州也沒有因此怠慢,圣盾術的作用,其實就相當于給予角色一些額外的生命,并不能將徹底阻礙對方的技能。比如柔道的抓取類技能,那就會帶角色帶圣盾護罩一起摔出去,并不會因為多了這一層金色光罩就無法抓取。

    所以索克薩爾還是得躲,喻文州不能讓他的角色被對手控制住。

    至于去哪邊,喻文州早有盤算。戰斗中當然不可能有什么安樂窩存在,他要走的,是一個方便藍雨選手和角色支援的方向。至于包子可能的攔截,他也飛快盤算過了。

    這邊!

    喻文州選了一個對包子來說對不順手,而對他們藍雨選手來說最方便配合的方向,哪想包子的視角連這邊掃都沒掃一眼,居然筆直地就這么沖下去了。

    這又是搞什么?

    喻文州不明包子的意圖,但是對他的跳脫顯然也有顧忌,雖不明,卻還是先離他越遠越好。索克薩爾向一旁規避著,結果包子入侵竟然真的沒有向他攻擊,竟然真的就這么從索克薩爾身邊路過了。

    喻文州心念一動,突然已經意識到了什么,索克薩爾身形急轉,視角拔回,果然……

    包子入侵筆直地沖出。那端方銳的海無量的走位也有了調整,兩人真正要夾擊的目標,不是索克薩爾,而是靈魂語者,藍雨的治療!

    擁有上帝視角的旁觀者,反應都沒能比喻文州快多少。直至此時發現狀況,這才發出驚訝的叫聲。

    李藝博的大腦已經完全不夠用了。

    職業選手出身,實戰無數;后成為專業解說評論,觀看比賽無數。

    但是在李藝博的記憶中,從來沒有哪想比賽的節奏變化像是這樣快的。這場比賽一共才打了多久?根本沒幾分鐘吧?但是忽來忽去,有如過山車般的感覺卻是如此的強烈。

    任何一場比賽,無論主隊還是客隊,總都會有一個大方向上的戰略思路。但這場比賽呢?李藝博到現在都沒看出兩隊的主導意圖是什么。

    這場比賽,就好像是兩支事前誰也沒準備的仇家,在神之領域外偶然相遇,隨后大打出手,一切的應對,都來自于隨機應變。一切思路,都是臨場即時產生的。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藝博真的有些茫然了。完全茫然了。這場比賽,頻道里吵來吵去有些不正經就罷了,可現在看來,兩方有賽前的戰術安排嗎?他們準備用來贏下這場比賽的方法是什么?

    尤其是藍雨戰隊,這可是你們的主場,你們的選圖,你們賽前就沒有想到過要怎么利用嗎?

    “這樣快節奏的攻防,以至于讓藍雨戰隊都沒辦法將他們的主場地圖優勢利用起來啊!”正這時,一旁的潘林突然感慨了這么一句,李藝博頓時好像看到了一線光明一般。

    “你說什么?”李藝博失聲叫道。

    “啊?”潘林以為自己有什么說錯,嚇一跳。

    “快節奏的攻防,讓藍雨戰隊沒辦法利用他們的主場優勢……”李藝博自己重復了一遍。

    “啊……到現在為止,除了最終預測了興欣的路線,然后在中區順風切下直擊興欣以外,藍雨幾乎再沒什么對地圖的利用了啊!”潘林說道。

    “U你說的對!”李藝博重重地點了點頭,他發現了。

    雙方沒有戰術沒有意圖?

    怎么可能!一場季后賽,時間允許的話,精心準備多久都不會嫌多,誰會這么草草上陣?

    藍雨一開始是有利用到地形的,順風直下的強力沖擊,瞬間打散了興欣的陣勢,開局極為成功。

    那么興欣呢?

    興欣的戰術,興欣本場比賽的戰斗思想,就是眼前這樣了!

    打快,打亂!用高節奏的變換,徹底拖住藍雨的手腳,讓他們沒有辦法在這張圖上施展出他們利用風眼的熟練套路。

    雙方看似都欠缺準備打得一團亂。

    事實上,藍雨是有準備,但是沒機會施展;興欣呢?眼前這個狀況,就是他們的精心準備了。他們的目的,就是這樣亂中求勝。(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