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嗒嗒嗒嗒嗒嗒……

    機械旋翼槳葉旋轉的聲音,清晰地傳入每一個人的耳在,在藍雨方面的人來看,這聲音簡直就是對他們無情地嘲笑。

    局面終于發展到了這么一個再無轉機的場面。靈魂語者被那兩個格斗系脅持進了風區,而機械旋翼飛起的君莫笑,儼然也是要朝那邊飛去。

    蘇沐橙的沐雨橙風本就遠程在相對安全的位置,安文逸也提早就操作著小手冰涼遠遠繞開,打消著藍雨攻擊他進行治療交換的念頭小說章節 。

    沒辦法了。

    留給藍雨的路只有一條:逆風而上。

    可是作為藍雨的主場圖,他們比任何人更清楚在狂風中逆風而上有多少的不利。熟知這種不利,就能化險為夷?事情顯然并沒有這么簡單。

    可是面對如此嚴峻的形式,藍雨也沒有焦躁。頻道里,來自隊長喻文州的一條一條飛快地刷了上去。

    手殘,那只是個相對論。職業圈里的手殘,那扔到普通玩家里那也是翹楚,

    指示有條理地下達著,藍雨的選手們沒有絲毫遲疑,立即開始依指示行事。

    直接正面逆風強攻,絕對不行。黃少天和鄭軒二人的角色,一左一右,兩翼迂回,干起了最初方銳做過的勾當。而正面,卻也不能不留人,盧瀚文的重劍劍客流云做起了沖鋒狀,可是這端真的主攻手,卻是喻文州的索克薩爾。

    咒術,只有索克薩爾的咒術,是絲毫不會被這狂風干擾的,也即是說,逆天作戰,從他自身角度來說并沒有受到任何限制。

    于是索克薩爾立即開始吟唱,他們這邊行動慢一分,他們的治療靈魂語者就要多挨一分攻擊,猶豫、遲疑、思考,此時已經統統不屬于藍雨。他們行動的準則只有一個字:快。

    飛快地從正面攻擊干擾。飛快地由兩個角色迂回左右。

    興欣當然也不會坐看藍雨夾擊成型。

    沐雨橙風率先開炮,炮彈直指索克薩爾,蘇沐橙一直在緊密注視著喻文州所控制的角色的動向。

    轟!

    炮彈炸開,但是索克薩爾的吟唱絲毫不受干擾。盧瀚文的流云,一步跨開,重劍影焰,直接是用劍脊拍成了飛來的炮彈。

    炮彈碰撞下自然爆開。索克薩爾被完美地掩護下來,盧瀚文的流云,也只是受了一點爆炸氣流的微傷。

    但是只這一瞬間的掩護,明顯不夠,喻文州正在讓索克薩爾施展的,顯然并不是一個可以瞬間吟唱完畢的小法術。

    全看自己了!

    盧瀚文這個14歲加入聯盟。現在還未滿16歲周年的孩子選手,已經無比習慣在場上承擔這樣的重任了。

    藍雨從把他提入一線隊的第一天開始,就將他直接丟到了這個位置。而這,在之前藍雨中是于鋒的位置,響當當地,作為藍雨火車頭的那個位置。

    一個初出茅廬的孩子,居然成了藍雨戰隊的牽頭者,一開始有多少人不理解藍雨這一安排。甚至視為瘋狂。

    但是盧瀚文的表現迅速征服了他們。從他身上,人們甚至看到了聯盟光輝的未來。

    盧瀚文可還沒有想到那么多。一開始。他只是為可以上場比賽而興奮,非常純粹的興奮。

    肩負的重傷?太多人的期待?這些東西,對于一個14歲的孩子來說,感受到的只能是一片朦朧。

    沒有人刻意為他點破這一點,盧瀚文就在朦朧中開始了他的職業生涯。在朦朧地獲勝,在朦朧中輸掉;朦朧的哭,朦朧的笑。于是漸漸他不朦朧了,他開始感受到了站在比賽場上,不僅僅是一種能力的象征,也是一種責任和義務的傳承。

    他需要繼承藍雨曾經所有出現在這一位置上的選手所要承擔的一切。

    14歲的孩子,沒有因此絲毫退縮,他倒像是找到了一個更新奇的玩具一樣,開始品嘗這一切。

    但是這絕不是玩具,這絕對要比孩子所想象的要沉重的多,為此,盧瀚文也曾流下過悔恨的淚水。

    淚水的洗禮,讓他不斷成長。雖然只有十幾歲,但盧瀚文可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每次流淚,都只會讓他變得更堅強。

    而現在,他已經義無返顧地將這些扛在肩上了。他不再像以前那樣朦朧,他有勇氣,有信念來承擔這一切。

    就看自己了!

    盧瀚文在心中狠狠地告誡著自己,他可不想再一次在季后賽流下悔恨的淚水。

    流云,緊緊地守在了索克薩爾的身遭。任何一個可能干擾到索克薩爾施咒的攻擊角度,他都沒有錯過。此時不會再有前輩幫他,一切只能靠他一個人。

    轟轟轟。

    最專注于這邊的,到底還是蘇沐橙。

    沐雨橙風接著方才被流云擋爆的攻擊,又是一記反坦克炮的三連發。

    三發炮彈,好難……

    但是,不能錯失一個!

    盧瀚文迎接了這一挑戰,流云,一步邁前,劍,斬出。

    重劍遠不如光劍那么靈活,流云這一劍,沉重,無甚變化,但是角色的站位,出手的時機,出手的角色,卻控制得極好。

    轟!

    第一發。

    轟!

    第二發。

    一劍斬出,連破兩發炮彈,然后,懸停半空。

    轟!第三發爆開。

    盧瀚文的擁有驚人的眼力和反應,這一點,在剛剛擂臺賽的叢林迷霧中他剛剛展示過。但是這次一劍破三炮,還是引起了滿場的掌聲。

    但是,還沒完!

    風區里,方銳和包子是二打一,還是個治療,那能有多忙碌。一看這邊喻文州要正面干擾他們,也是如臨大敵。一看人留了個專職護衛,將沐雨橙風的炮火攻擊都給截了,他們這端,當然也需要配合一下。

    氣波彈!

    海無量一掌揮出。

    打斷技能,不需要什么高傷害,只要發招快,速度快即可。對于氣功師來說。氣波彈這個隨掌一拍就能一發打出去的。當然是最為順手。

    但是,這種低傷害的技能,倒是讓保護索克薩爾的人不勝感激。盧瀚文剛操作流云截完沐雨橙風的炮轟,一看海無量朝這邊要拍個氣波彈出來,想都沒想,流云轉繞一步,晃到索克薩爾的這一端。直接用身形把這氣波彈給撞掉了。

    一個最低階的技能,那傷害又能有多少呢!

    “該死!”方銳倒是不客氣地直接公共頻道抱怨。

    前后,都有干擾攻擊,卻都被盧瀚阻止。但是索克薩爾吟唱未完,他的使命就還遠未完成。兩端都準備再一次來個攻擊,另有一端。安文逸卻也不閑著,小手冰涼也湊了過來,十字架舉在身前,朝著索克薩爾這端,左右鐘擺式晃動著。

    催眠!

    安文逸仗著他這端沒人干擾,居然也讀了一個很費勁的法術,竟然是想讓索克薩爾干脆罷工一會。

    盧瀚文瞧著了,可是這個他真沒辦法。牧師的催眠。吟唱時間挺長。要阻止,就只能在這時候打斷。如果沒打斷成功。將百分百降低目標角色身上。可是盧瀚文的流云又不是什么遠程,安文逸也頗狡猾地把小手冰涼就停在不近的位置,打斷小手冰涼,實在已經超過了盧瀚文的能力范圍。

    就這樣了嗎?

    自己又一次的,在戰隊困境的時候,沒有幫到忙嗎?

    槍響!

    小手冰涼鐘擺式搖晃十字架的動作,一下子就停了。

    打斷成功,而藍雨這端能發出槍系攻擊的,只有一個人,鄭軒。

    團隊賽,你永遠都不是一個人在場上。

    盧瀚文想起了隊長說過的話,很幸福,很驕傲。他們藍雨就是這樣的一支戰隊,沒干勁的鄭軒會被大家包容,話多的黃少天會被大家包容,手慢的隊長會被大家包容,而他,這個初出茅廬,經驗不夠的小子,也何嘗不是在被大家包容?

    互相包容,填補缺陷,藍雨就是這樣結成的一個整體。當盧瀚文哀嘆自己做不到的時候,他的隊友,十分順手的,就幫他將問題了解決了。

    鄭軒幫盧翰文解決了這道難題,而盧瀚文自己,又何嘗不是在幫隊長解決難題。

    鄭軒做到了,于是緊跟著,他也做到了。

    吟唱完成了。

    紫黑色的光芒,在手杖尖端閃爍著。

    死亡之門!

    亢長的吟唱,UU看書 www.uukanshu.com早讓觀眾們猜到幾分這技能是什么了,而現在,索克薩爾終于吟唱完畢,那么,再沒有什么可以阻止。

    死亡之門,虛空中凝立,身處風區之中,完全不受干擾。死亡之門和這狂風,就好像是兩個次元的東西偶然遇到了一起,卻依然各處各的世界,根本不可能發生交集一般。

    它和狂風不同次元,但和海無量,和包子入侵,和君莫笑,可是真真正正就在一個位面的。

    于是當一個角色撞入死亡之門后,它立即釋放著它全部的魔力,試圖將這個撞上來的家伙吞沒掉似的。

    它當然不可能真的吞沒,這只是死亡之門就要形成最終傷害,就在現場鴉雀無聲地注視下,死亡之門震動著,和撞進來看角色在虛空中碎裂成一團紫黑色的光影。

    死亡之門消失了,讓大家驚訝的是,如此快速解決死亡之門的方法,卻正是上一場雙方的團隊賽,喻文州對上魏琛的死亡之門時的方法。

    結果在這一場里,就已經被興欣給借鑒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