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迅速達成使命的死亡之門消失了,在死亡之門那仿佛消亡一切的消失光影中,最終倒下的是君莫笑。

    葉修復制了喻文州的方法,但是,大家回過神來后,卻紛紛有些不理解這當中的邏輯。

    因為今次興欣所面對的情況和上一場喻文州所面對的并不相同。

    喻文州面對死亡之門時,范圍內有且只有他的索克薩爾一個可攻擊目標,所以當索克薩爾撞進死亡之門后,死亡之門結束。

    可是現在,死亡之門的范圍內,可攻擊目標可不只君莫笑,還有海無量,還有包子入侵,甚至可以說,這死亡之門本來的攻擊重點就只是海無量和包子入侵。

    這種情況下,死亡之門是沒理由因為攻擊傷害了一個目標,就此消失的……

    “這是怎么一回事?”回過神來的解說潘林已經問了出來。

    “好奇怪。”李藝博脫口附和了他一下,絲毫沒有要解答的意思,他也百思不得其解。

    別說他二人了,就連喻文州,這個目前術士中的大神選手,都為這個死亡之門的消失而感到詫異。甚至因為熟悉,要更加詫異一些。

    這個死亡之門,到底是因何而消失的,死亡之門的設定中,有什么這么多選手都不知道的隱情嗎?

    這一刻,喻文州忽然想到了他們的老前輩,老隊長,目前坐鎮興欣的魏琛。

    要說榮耀里的術士選手,甚至玩家,魏琛絕對是最老的一批了,十多年來一直堅持,這十分不易。要知道魏琛中途可是有好多年都不再是職業選手,而只是普通玩家。普通玩家。一個職業玩厭了換個職業玩再正常不過,普通玩家一個職業十幾年的,真的少之又少,這肯定得是非常非常真愛。

    他們的老隊長魏琛無疑對術士是真愛。

    那么這個70級大招死亡之門中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細節,或許就是他發覺的。而葉修,就是利用了魏琛所發現的細節,將這個死亡之門以違反設定的方式給撞崩了。

    不……不是違反設定,大概,是利用了一個大家都不知曉的設定。

    是什么?

    喻文州雖然很好奇。但是現在探究這點沒多大意義。今天的比賽給他留下的疑惑太多了。擂臺賽第一陣葉修怎么就能準確判斷地預設下了一個暗影陷阱喻文州到現在也還是沒搞清楚。

    但他并沒有因為這些疑惑而遲疑,死亡之門沒有達到目的,那就再來一個。

    暗影烈焰!

    一團紫黑色的火焰自滅神的詛咒上跳出。

    喻文州再沒有使用死亡之門那樣的超大型咒術。畢竟想靠盧瀚文一個人就護衛周全太強人所難。之前就所幸有了鄭軒路過相助,但是現在,從兩翼迂回的黃少天和鄭軒都已經移出更遠。沒辦法再照顧這邊,索克薩爾的施法,也要配合盧瀚文流云的掩護節奏。

    暗影烈焰,就這樣成功地施展出來,紫黑色的火焰不住地跳動著。

    這個技能一旦命中,就是持續掉血傷害,而且每一跳傷害時。就會打斷吟唱。所以這團暗影烈焰是丟向了海無量。氣功師,無論方銳用怎樣的猥瑣方式去詮釋,也總改不了這職業的很多技能都要讀條這一設定。

    海無量硬扛,那攻擊會受限制;閃避。那會給徐景熙呈現出空當和機會。被動挨打的治療選手,也不是束手就等隊友來救,他也在用他的方式在抗爭,在尋找機會。

    那么。機會送到!

    暗影烈焰,方銳顯然還是不情愿受到這個技能的掣肘。立即操作海無量閃避。

    而喻文州技能的釋放,本就是看清楚戰局,專找這么一個一旦方銳選手閃避,就可以切出空當的時機。于是,暗影烈焰飛至,海無量閃避,徐景熙立即心領神會,一身板甲的守護天使,立時就朝著這邊邁出了一步。

    一步,就這么一步。

    靈魂語者剛剛搶出這一步,背后突然就是一緊,身子跟著就已經揚向了半空。

    圓舞棍!

    在死亡之門消退的光影中倒下的君莫笑,早已經站起來了,就在這個藍雨看到一線曙光的時候,他又一次重過來,一下子就將這一絲曙光給扣滅了。

    轟!

    靈魂語言沉重地被摔在地上。

    “小子,還想跑!”包子在頻道里大刷。說話的口氣,說話的氣質,真的毫無自己是一個新人的自覺。

    “不用你幫手我也搞得定。”方銳這時說了一句。

    “啊?”包子回。

    “不是說你包子。”葉修連忙爆手速。他當然清楚方銳是和他講話,但這要讓包子誤解了去,節奏可就亂了。

    “全靠你了包子。”方銳也是嚇出了一身汗,連忙也是加句解釋,連忙將包子往天上捧。

    “看我的!”包子果然高興極了,包子入侵按著地上的靈魂語者一通揍。霸王連拳,這技能居然被包子當掃地技,十分奢侈地對著已經倒地的靈魂語者施展了出來。

    葉修和方銳心下卻安定不少。奢侈就奢侈吧,總比亂了套要好。

    “交給你了!”葉修這時又交待了一句,卻是一語雙關,方銳這邊心領神會,知道葉修是說他,而包子那邊高高興興地應了一聲,方銳可不敢去戳穿。

    君莫笑本已身處風區,此時順著風向,忽就沖了出來。

    沒去攔截右側的夜雨聲煩,也沒去攔截左側的槍淋彈雨,葉修的君莫笑,突然在此時沖向了索克薩爾,有盧瀚文的流云護衛的索克薩爾。

    沖鋒,弧光閃!

    兩個技能,一次變向,索克薩爾放出的咒術被閃掉了,但流云的重劍焰影,卻已朝著君莫笑兜頭斬了下來。

    崩山擊!

    沒有黃少天在旁的策應。盧瀚文這次的崩山擊自然沒那么奔放,是一種收放自如的狀態,進可攻,退可轉……

    但是,沒有辦法轉這么快啊!

    盧瀚文,只能用自己的視角跟上君莫笑的移動了!就在崩山擊即將砸下的那一瞬,君莫笑,又一次變身。

    沖撞刺擊!

    一個狂劍士的技能,君莫笑和崩山擊在一個瞬息間擦身而過。盧瀚文想要擰轉劍鋒。但是,趕不上了。重劍焰影,他從來沒有嫌棄過他的沉緩,雖是個小小少年,但盧瀚文頗喜歡這種沉甸甸的厚重上。每一劍劈上去,命中,都讓他覺得特別充實和滿足。

    可是現在呢?

    當這一劍沉甸甸地落空時,心里那沒著沒落的感覺,卻也顯得更加清晰濃烈。看到君莫笑的沖撞刺擊,就這樣從他的崩山擊下鉆過,轟中索克薩爾。將他一直守護的隊長帶走時,盧瀚文第一次產生了這樣的想法:自己手中的劍,如果可以再快一些的話,那就好了……

    他動搖了。

    一直以來堅定。樂觀,向上的少年,在這極關鍵的時候卻力有未逮,終于對自己一直以來選手的重劍。產生了懷疑……

    “發什么呆發什么呆發什么呆發什么………………”

    就在這時,藍雨戰隊的頻道里。一再重復的四個字,密密麻麻刷滿了一整個屏幕。

    會這樣的說話的人,只有黃少天。

    但是,發什么呆?

    觀眾們也想問呢,哪有人發呆啊?在他們看來,藍雨的選手都很積極努力,盧瀚文雖然沒有攔住君莫笑,喻文州雖然沒能讓索克薩爾躲開攻擊,但是,他們都絕沒有發呆,他們一直很專心地在努力。

    “誰發呆了?”解說潘林也在問。

    于是李藝博因為答不上來發呆了。他的老毛病又犯了,比賽越到高端激烈的時候,他看不懂的內容就越多……

    盧瀚文的臉在發燙。

    別人都在疑惑,但是他卻無比清楚,黃少天在說的發呆的人,是他!

    不是說他因為發呆沒有攔住君莫笑,而是在說他在未攔住以后,這一瞬間的遲疑,動搖,恍惚。

    只是一瞬間,但是,黃少天看到了,看出來了……

    盧瀚文真的好慚愧。

    守護好隊長的索克薩爾,一直以來,這經常是黃少天在承擔的責任。因此藍雨甚至演練出了一套以索克薩爾為餌,黃少天伺機予以偷襲完成重擊的戰術。今次,因為風中的營救戰可能會更加艱難,所以守護隊長的職責交給了他。

    而他又是怎么做的呢?

    在沒有攔截住對手攻擊之后,他居然產生了遲疑。而這一個微小的遲疑,就被黃少天給發覺了。這或許就是因為他從不遲疑。他也會有失誤,也會有守護不住的時候,但是,黃少天何常動搖過半點心思。話癆的毛病被人詬病了這么多年,他又何曾猶豫改正過?好吧這可能不算什么正面的例子,但是,黃少天身上那份堅定,從他察覺到自己這么一個微小的動搖當中,盧瀚文感受到了。

    不會動搖,U www.uukanshu.com不能動搖!

    選擇,就要堅持到底!

    嗚!

    重劍轉向,沉重的風聲,像是盧瀚文發出的吶喊。流云向著君莫笑,繼續堅定地斬了上去。

    轟轟轟轟!

    一道炮火卻攔截到了他的面前。遠端的沐雨橙風,立即和君莫笑展開了配合。盧瀚文的救援行動一開始就受挫,但是這一次,他已經調整好了心態。勇氣,盧瀚文從來不缺,他所缺的,是像他們隊長喻文州那般的沉靜,像黃少天那樣的堅決冷酷。

    而此時,他沒有急吼吼地去釋放他的精力,他冷靜注視著場面,發散著思維。忽然,眼前一亮。

    興欣的治療,小手冰涼,距離好近啊!

    ps:  這幾天戰斗寫得挺順的,這一戰就快要揭曉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