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發現,再到做出決定,這一次盧瀚文很堅決,沒有絲毫猶豫。 他的流云拋下了隊長的索克薩爾,轉身沖向了小手冰涼。

    三段斬!

    劍影步!

    兩個技能接連施展著,三段斬高速移動所劃出的殘影尚沒有從人們眼中消失,數個流云的假身就已經擴散開去,小手冰涼,幾乎是在剎那間被死死圍住。

    “哦哦哦哦!!”現場一片驚呼。

    大家都在關心索克薩爾的安危,結果盧瀚文果斷地扔下了他們的隊長直撲興欣治療。

    這樣,會如何呢?

    大家來不及細思索,只是很慣性地,當看到職業選手做出意料之外的舉動的時候,他們就覺得特別高明,特別神來之筆。

    嘩嘩嘩嘩……

    于是掌聲跟著就響起來了。被劍影步圍困的小手冰涼,確實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七個,盧瀚文可以完美駕馭的劍影假身程度,就是一個榮耀老前輩恐怕都無法輕易分出真假,更何況安文逸這新秀?

    即便如此,盧瀚文依然是全神貫注地操作著,對于這個興欣戰隊所謂的“漏洞”,他沒有分毫的小瞧和輕視。

    劍影步,只是為了讓對手喪失判斷,真正的目的,依然還是攻擊。

    從三段斬,到劍影分撒開分身,再到流云正式開始攻擊,這一過程,幾乎只在一兩秒內。當流云的重劍焰影斬落到小手冰涼身上時,他留下的那一系列殘影甚至都還沒有散盡。

    小手冰涼被一劍斬翻在地,掌聲頓時更熱烈了。

    攻擊得手。那在觀眾看來,盧瀚文的意圖大成功啊!

    但是緊跟著,炮火來援。

    蘇沐橙的沐雨橙風,一直在外圍游走著。場上的任何一個點,都會被她納入自己的攻擊范圍。盧瀚文的決斷來得突然,蘇沐橙一時也是反應不及,所以攻擊騷擾到此時才來。

    盧瀚文沒有太意外。他早料到蘇沐橙的槍炮師會來火力騷擾。她所擅長的屏風炮打法,是藍雨戰隊賽前一再強調的重點之一。

    不過,這個距離……

    盧瀚文有自信,他可以一邊應對沐雨橙風的炮火攻擊,一邊死死盯住小手冰涼。畢竟對方只是一個牧師,沒什么戰斗手段,應付起來要簡易不少。

    閃身,避讓。流云的劍鋒依舊朝著小手冰涼斬落。此時盧瀚文的注意力,倒更多的是在注意著蘇沐橙發動的攻擊。只要不被她的攻擊給擾亂。那么他依舊可以釘死興欣的治療。那么到時候,興欣總得再多人來救吧?

    這就是盧瀚文的計劃了。

    他們的治療靈魂語者雖然也落入了興欣手中,但黃少天的鄭軒已經夾擊去救。興欣即使想做治療交換。接下來,也總得將目前的局面做出一些調整才行。最簡單有效的,那當然就是葉修的君莫笑轉火來攻了。

    盧瀚文的視角沒有漏過對君莫笑的注意。他抓住了對手的把柄,當然要充分的利用,借此機會,將戰局引由他們藍雨主導,那是再好不過的。

    但是……

    沒有動靜。

    君莫笑居然一直沒有動靜,依舊在那狂攻索克薩爾。

    索克薩爾術士一個,貼身近戰,比起治療職業就是強也有限,更何況喻文州那手速,面對葉修的散人快打……盧瀚文沒辦法再繼續想下去了,再想下去感覺就是對隊長的不敬。但是葉修完全不理會他這端,是覺得靠蘇沐橙的槍炮火力就能解決問題了嗎?

    看來自己施加的壓力還不夠啊,必須要讓興欣感受到,槍炮師的策應,是不足以幫助他們的治療脫困的!

    猛攻,繼續猛攻,比起之前,盧瀚文的攻勢更加大膽,更有一種死也不會放手的氣魄。

    但是……

    還是沒動。

    君莫笑對索克薩爾的攻擊,依舊那么的專注,那么一絲不茍。盧瀚文想留意一下君莫笑的視角有沒有注意到這邊,但是……散人快打節奏太快,武器千機傘一直在變,角色的位置、姿式、動作,也在配合著武器形態和所用技能做著不停地調整。視角,有偏向這邊的時候吧,但那是在留意這邊的情況嗎?

    盧瀚文判斷不清楚,但是,他剛剛吸取過經驗教訓,這一次,他已經不能再動搖。現在再放下小手冰涼去救隊長,那放才這些攻擊不就成了瞎耽誤功夫?這么一場重要關鍵的高水平對決,哪里容得下這樣白費時間的舉動。

    現在,就算是錯,也要堅決地一錯到底,從錯中,殺出一條血路來!

    斬斬斬!

    劍客流云更加瘋狂了,由于手抄重劍,甚至有時會讓人產生這是狂劍而不是劍客的錯覺。

    “李指導,您怎么看?”場上的局面,讓解說潘林不得不再一次向李藝博討教。

    “這個……場上涉及的交換是多層面的,一時間不好做出判斷。”李藝博說。

    “您是指藍雨治療,再到興欣治療,中間又再夾著一個喻文州嗎?”潘林說。

    “是啊……乍看之下,藍雨好像是二換一,但是他們現在已經對他們的治療展開營救,而興欣這邊,只靠蘇沐橙的槍炮火力,對盧瀚文的限制明顯不夠。這樣一來,局面似乎又倒向了藍雨這邊,只要黃少天他們那邊順利救下靈魂語者的話,主動權應該會落入藍雨手中的。”李藝博分析道。

    “所以說,接下來黃少天和鄭軒的表現將是關鍵。”潘林說。

    “是的,不過迎來這種轉機的,卻是盧瀚文的大膽舉動。否則的話,藍雨就算救下徐景熙也不過是個不上不下的局面,但是現在,有可以因此一舉奠定主動。”李藝博說。

    “明白了。”潘林點頭。而電視的轉播。已經不可能將整個戰局放入畫面了,戰斗分布成了多塊,伴隨著兩人的說辭,鏡頭交到了二人定義的關鍵點:風中。藍雨對靈魂語者的救援行動。

    靈魂語者堅持的時間不可謂不長。

    一來守護使者板甲職業,本身防御力就強悍;再來徐景熙的發揮也夠頑強,但凡有點空隙,加血啊加防御之類的技能立即往自己身上套。藍雨作為一支擅防守的強隊。治療選手所擅長的,那就是被動局勢下的救人和自救。

    “這家伙還真是難纏。”眼看黃少天的夜雨聲煩和鄭軒的槍淋彈雨完成了迂回,正從風區兩側切入,方銳發出嘆息。

    “放心有我呢!”包子卻還是自信十足,到底是自信還是沒搞清形勢的嚴峻那就不得而知了。

    “救兵來了。”方銳提醒了包子一下。

    “你搞定?”包子輕描淡寫地問道。

    “你還真省事。”方銳吐了口血。兩個人欺負一個治療,還是比較輕松的,兩人尚有功夫在頻道里交流。但是接下來,形勢就將嚴酷。抓著治療做人質,本是他們占據主動的關鍵。但是人質一旦被營救成功。非旦會失了掣肘。人質還會成為對方的強力后盾,那可就不好打了。

    “朝這邊拉一些。”方銳招呼包子。

    “你吩咐,我照辦。”包子回答。

    “不要讓對方察覺我們的意圖!”方銳說。

    “那換個頻道?”包子問。

    “嗯。”

    “11111”包子在興欣頻道里刷存在。

    藍雨觀眾看得那個火大啊!這兩個貨。一邊欺負他們的治療,一邊還有得沒的在公共頻道里聊天。什么不要讓對方察覺我們的意圖什么的,這一定是煙霧彈煙霧彈吧?興欣頻道作為觀眾可是能看到的,包子在“11111”刷完存在后可沒人答話啊!

    結果這時,興欣的隊長,最可怕的葉修,忽然在頻道里說了兩個字:穩住。

    穩住?

    把什么穩住,當前局面穩住嗎?

    穩住當前局面,那興欣就是一換二,那當然是不虧的,但問題是,穩得住嗎?黃少天和鄭軒這一殺入,這端就相當于是帶治療三打二,這個,好像不是隨便說句“穩住”,那邊就真能穩住的吧?

    兩個字,頓時就引起一大堆的猜疑。解說潘林難免又向李藝博去討教了,煩得李藝博只想劈死他。解讀這樣一場比賽已經夠費勁,居然還讓自己去解讀葉修的用意,這是在給自己挖坑吧!

    李藝博心底臭罵潘林,直播中,卻不得裝模作樣地分析一番。

    “大概葉修另有什么部署會支援這邊的方銳和包子吧?”李藝博說著一些和沒說類似的廢話。

    支援,會有嗎?

    場上角色一共就五個。

    掰著手指數一數都可以。U 方銳和包子是被支援對象,排除;安文逸也是一個急需支援對象,排除;葉修自己抓著藍雨喻文州,他倒是可以騰手,但是他放了喻文州,等于也在給藍雨增加支援。

    那么,只有蘇沐橙……

    策應高手,最擅支援的蘇沐橙。蘇沐橙在干嘛?

    導播連忙找沐雨橙風,這一找到,頓時一驚。

    蘇沐橙的沐雨橙風,完成的這個走位是……

    沐雨橙風吊在遠端,身邊又沒戰斗,所以得到的鏡頭少之又少,到是在很多戰斗的地點,將她做出的攻擊收了進去。而之前盧瀚文狂攻小手冰涼時,支援這端的沐雨橙風得到了一些鏡頭,由于她的火力始終沒有限制住流云,所以蘇沐橙不斷調整著沐雨橙風,試圖更近一些。但是現在,當鏡頭完全轉到她時,大家再一看……沐雨橙風完成的調整,真的是針對盧瀚文的流云嗎?

    不!這……是要給予風區里的戰斗火力支援了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