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蘇沐橙、包榮興……

    霸圖研究分析三天,今天差不多已經到了總結陳詞的階段了,先后就把興欣兩位選手在和藍雨這場比賽中表現出的狀況給總結了一番。

    而他們從這一場比賽所注意到的信息當然并不只如此。在張新杰嚴謹地梳理下,一條一條都清晰地陳列了出來。

    該怎么做?

    那差不多就像張佳樂所表現出的那種默契一般,每個人都心領神會了。但是,因為是張新杰,因為他的嚴謹認真,哪怕是多年來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韓文清,也被他最終確認了一番,確認大家的認知都沒有偏差。

    一切都在緊張有序地進行著。

    霸圖、輪回、微草,還有初次打進季后賽就已經步入四強的興欣。

    再進一步,就是總決賽。

    再進一步,一只手就已經觸摸到了獎杯。

    這種時候,誰會放松?誰會放棄?

    每一年的榮耀圈,到了這個階段的時候,氣氛都會變得異常凝重,連在榮耀網游中的玩家火氣都會變得異常的大。

    走進四強的隊伍,那大多都是有相當群眾基礎的隊伍,期待極高時,人常常也會變得敏感而脆弱。此外這階段既然是有四支隊進了四強,那自然也就意味著有四支隊被淘汰出局,這四隊也不是什么弱者,他們的粉絲,這時候當然也和顏悅色不了。

    一天,兩天……

    緊張的氛圍中,時間一天天走過。

    四強賽第一場眼看就要到來。

    第一場,興欣客場對霸圖的比賽,即將在h市興欣的主場進行。

    興欣主場,曾經嘉世的主場。在榮耀聯盟里,恐怕再沒有哪兩支隊伍擁有嘉世和霸圖這樣的怨仇。嘉世出局,就有無數人認為那賽季聯盟缺失了一道風景,而這之后。嘉世干脆解散、退出……這道風景,眼看就要不復存在了。

    這時候,擁有嘉世前隊長葉修挑起的興欣,回到了職業聯盟,更是繼承了嘉世原本在h市的主場場館,一時間,霸圖粉絲對嘉世的怨念。簡直是完全寄予到了葉修一人身上。

    當然,這兩隊之間的過節,確實是和葉修脫不開半分關系的。

    只是,興欣畢竟只是興欣,說興欣是嘉世的延續?哪有人好意思!在挑戰賽里把嘉世滅掉,導致其最終解散的可就是興欣。

    好在嘉世到底還是被人挽救。留下了些許根基重建,并在這賽季通過挑戰賽重返了聯盟。而在它身邊,也一直有一群嘉世的死忠不離不棄。

    可是,卻還是有很多人,總是覺得興欣好像更像嘉世一些,哪怕他們是擊敗嘉世導致其潰散的隊伍。

    只因為,興欣坐鎮著原嘉世的主場。只因為,興欣隊中坐鎮著嘉世的前隊長葉修。

    嘉世王朝的締造者葉修。

    打出斗神一葉之秋之名的操作者,葉修。

    無論如何,這已經過去的,成為事實的東西,是葉修再怎樣也無法割舍的,是很多人無法忘卻的。

    于是,當興欣和霸圖在季后賽里相遇時。那個存在了很久了,有關宿敵的話題,就已經被很多人拎了出來。

    嘉世?

    現在不好再多說這個標簽。

    葉修!

    大家總在說的只是葉修,就連蘇沐橙這個前嘉世核心的名字都被提及的甚少。

    畢竟嘉世三連冠時還沒有蘇沐橙,而嘉世和霸圖的怨念,多是在這一期間建立的。蘇沐橙,經歷的恰巧是霸圖逆襲擊敗嘉世奪冠的那一季。如此一來,霸圖粉們對蘇沐橙的仇視心理,那自然遠不是連續三季擊敗淘汰他們的葉修可比。

    興欣對霸圖,這場比賽被裝點的份量十足。那一個接一個的看點,被各大宣傳渠道翻來覆去地講述著。

    比賽日很快就到了。

    而場館這邊所聚集的粉絲,引人詫異。

    興欣雖然現在炙手可熱,但在上場主場對陣藍雨時,主場可還沒有這么火爆。

    臨近比賽,就場館內外聚集起來的人數,別說是座無虛席,恐怕在場館外想找個踏踏實實不挨擠的地都難。

    這種情景,可是以前嘉世對陣霸圖時才會出現的。

    h市的榮耀粉們,都把興欣當作嘉世的替代品了嗎?

    從情理上來說這種可能性或許有之,但面積真不應該太大,畢竟興欣在挑戰賽里擊敗嘉世恐怕是一個忠實的嘉世粉怎么也無法淡忘的。

    嘉世粉,對興欣,恨可以有;不報任何懷疑,可能有;但要說愛,這粉恐怕得是夠見異思遷的。

    那么在現場如此聚集起來的這么多榮耀粉又是怎么回事呢?

    季后賽,報道那是相當強大的,對于這種賽前不同尋常的繁榮景象,那當然是要有些特別報道的。在經過一大圈的隨機抽訪后,大家差不多明白了。

    這很多聚集起來的人,對于興欣確實沒有愛,但是對于霸圖,他們很好的繼承了昔日的怨念。

    所以現在他們來了,他們不是為興欣加油,但卻希望霸圖倒霉。沒有嘉世的日子里,這很多嘉世粉,很好的繼承著他們對霸圖的過節。這讓現場進行采訪的記者都很是感慨:嘉世雖然已經從職業聯盟中消失達兩年,但是,嘉世的存在感卻始終還在,這支昔日豪門,選手可以四散,角色可以轉變,場館可以交替,可是他們留存在人們心中的記憶,始終不變。

    嘉世,就是一份念想,一份人們對輝煌的念念不忘。而對霸圖的怨念,或許也正是這份念想中的一部分。

    于是,話題又多了一份。

    興欣,這個也算是嘉世結下大梁子的隊伍,現在卻要承載著嘉世的一份念想?這真是讓人十分矛盾的狀況。

    當然,受訪者中,也不乏一些積極的樂天派。他們欣然地表示,今天到這里來,就是要看熱鬧,興欣和霸圖。無論誰贏誰輸,他們都會覺得有出氣的感覺……

    種種話題,將比賽的關注推到了頂點,甚至有現場圍觀粉絲篤信地報料,說有在現場看到黃少天的身影。除此以外,說喻文州的,說楊聰的。說唐昊的……

    總之,那些個此時已經沒有比賽的職業選手,似乎都出現在了這一場比賽的觀眾席當中。

    誰勝,誰敗?

    所有人都是為了這個永恒的結論而趕來。

    當日晚,八點,蕭山體育場館座無虛席。場館所聚集的大量榮耀粉絲卻也沒有離去。他們似乎不需要欣賞過程,只是在第一時間知道結果,就值得他們在這里辛苦地等候。

    場館內,備戰室,兩隊的選手都在準備著進入比賽。

    “今天真是熱鬧哈?”興欣這邊,方銳語氣輕松地和大家說著家常。晚上七點多,興欣像往常一樣。從網吧后門走出,就準備直接過馬路過來蕭山場館,結果過了馬路一到蕭山場館這邊,就嚇壞了,這樣的陣式,他們這些也已經成名的選手,能輕輕松松從正經通道走入比賽場館內那才怪呢!

    后來還是老板陳果緊急聯系了場館方面的人員。

    這蕭山場館的人員承辦榮耀比賽都多久了?尤其經歷過嘉世和霸圖之爭,這種場面。他們應對得倒是挺嫻熟,一接陳果電話,立即告訴他們特別通道已經準備好了,還派了專人過來,引興欣他們入場——蕭山場館的人倒也都知道興欣的人其實就和他們隔一條馬路。

    進了場,場外那人潮洶涌的狀況卻也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葉修和蘇沐橙還算好,嘉世出身的。有經歷。但方銳這個全明星級別的,可就沒見過這陣式,這不,他這個也算履歷豐富的家伙倒是比其他新秀先感慨上了。

    “這些人。怎么還不散,比賽都快開始了。”陳果說著。她天真的以為那聚集起來的榮耀粉最初只是想某求一票,到最后比賽要開始時沒票那就要散了。哪想著人家的熱情都已經不是有沒有票這種事可以抵擋的。只是一起堆在場外,大家熱熱鬧鬧地盼著結果,就是一種歡快了。

    “我只知道,這些聚起來的人群,可能不都是支持我們的,大家不要太大負擔。”葉修嚴肅說。

    陳果愣。

    話意是好的,但是就這當中這個邏輯,怎么聽著就有一些不明白呢?

    “霸圖會在這邊有這么多粉?”唐柔疑惑。再新人,該知道的也知道不少了,現在對手是霸圖,h市這邊,興欣網吧這一帶什么環境唐柔就是沒進榮耀圈前都清楚。

    “可能是盼著霸圖倒霉的。”葉修說。

    “那不就是盼著我們贏?”唐柔說。

    “也可能我們輸了他們也會很高興。”葉修說。

    唐柔聰明,腦袋稍一轉就已經明白。“只賺不賠啊!”她感慨著。

    “所以說,當他們不存在好了。”葉修說。

    正說著,房門被敲場,工作人員開始招喚兩隊選手準備出場了。

    葉修領頭,從房門內走出,立即看到隔壁房間,霸圖戰隊隊長,Uwww.uukanshu.com他多年的老對手韓文清也正帶隊從房里走出。

    對視,沒言語,沒表情。很快,兩隊選手在通道里列齊。

    “什么時候退役?”葉修忽然問韓文清,問題特掃興。

    “還早。”韓文清目光堅定。

    “還想再拿個冠軍?”葉修笑,“今年沒戲。”

    “哼。”韓文清冷笑。

    葉修轉轉頭,看到霸圖列隊中的第三位,揚了揚下巴:“你想五亞也沒戲。”

    張佳樂恨不能有十個中指比給葉修。

    =============================

    昨天剛從外地回來,今天就又跑去出版方那簽了一堆子書,回來真是又累又乏,總算還是寫出來了一章,可以平靜地睡覺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