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都還沒出場呢,嘲諷就已經開始了,對張佳樂這一刀捅得尤其狠,連一旁場館的工作人員聽了都無法直視了。

    不過霸圖的這幾位,和葉修打交道的年頭那就太久太久了,了解很深刻。張佳樂又這么有槽點,不被葉修插兩刀恐怕才是不正常的。所以張佳樂雖然表示了憤慨,但整體來說霸圖諸位情緒波動都不大。大家都這么熟,就算惡意滿滿,也都當是損友間的毒舌挖苦給消化了。比如明顯的就是,葉修這一刀插出來的時候,霸圖里都有人差點笑了,比如林敬言。

    “咳!”林敬言看到張佳樂扭頭看了過來,連忙咳嗽了一聲,抬手推了推眼鏡,掩飾神情。

    “你什么時候近視了?”他這邊對應的正好是方銳。方銳雖然沒他們這些人這么早,但和林敬言當年是搭檔啊,那熟悉程度自然又不一樣了。

    “平光的。”林敬言又推了推眼鏡后說。

    “扮斯文啊?”方銳說。

    “還不錯吧!”林敬言看起來對自己這新裝飾挺滿意。結果就聽方銳后邊傳來一句:“你可是流氓啊,哪有流氓戴眼鏡扮斯文的?”

    包子,對流氓會有如此嚴格規范的,只能是包子。

    “我的角色職業是流氓,謝謝。”林敬言郁悶,扭頭對斜后邊的包子說著。

    “你不喜歡流氓?那你干嘛要選他。”包子說。

    “我……”林敬言這完全解釋不清了,這包子,非要把游戲中的職業流氓和現實中的流氓混混劃等號。好吧,流氓這職業確實非常參照街頭混混的風格,但是這還是兩回事好嗎?用這職業也就必須是街頭混混的風格?

    林敬言透過他的平光眼鏡看了看包子,更沒法說下去了。這位真是身體力行啊!這發型,這氣質。這著裝,扔路邊那讓人看了絕對以為是小流氓啊!而且……還是挺帥的一個小流氓。

    “呵呵……”除了干笑,林敬言不知道該說什么了。興欣的垃圾話到底還是起到了作用,不是來自于多年的老鳥葉修。而是來自于新秀包子。

    好在這時終于開始入場。

    葉修,韓文清……

    當兩隊隊長在賽場中央代表兩隊先進握手時,場館內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十年!

    兩人都曾站到了過榮耀的至高點,都曾經歷過沉浮起落。現在十年過去了,他們依然站在這片舞臺,依然站在這個賽場,依然針鋒相對。

    不管是愛。還是恨,對這兩位,所有人都無法抹去尊重。在他們不知多少次握手。而后就要展開對決時。不管是興欣的粉絲,還是霸圖的粉絲,還是來尋熱鬧的前嘉世粉絲,此時都送上了掌聲。

    但是很快,掌聲之后……

    “干死他!!”

    諸如此類的殘暴粗口立即在蕭山場館內回蕩起來了。尊重已經有過表示,那接下來就是立場了。

    兩人對決了十年,兩人身后的粉絲也對決了十年。就算摘去兩人的隊伍背景。只是憑這兩個名字,就已經足夠撐起一場輝煌的鬧劇了。

    現場情緒瞬間被點燃,兩隊選手接下來的相互握手致意就在這樣的喧鬧中進行著。然后,選手們下場回到選手席,葉修獨立一人留在了場上。

    “哦哦哦哦!!”興欣主場,興欣粉必然是大量的,此時一看這舉動,立即歡呼上了。這意味著什么他們太清楚了,這意味著葉修依然將是斗陣,從常規賽第二輪,到現在季后賽第二輪,一直都是頭陣,而一對一的比賽,也一直沒有輸過。

    三十七?

    忠實的粉絲都已經不認可這個連勝了。

    應該是三十九才對!

    季后賽現在就是沒有了單人賽,打擂臺賽的話,總不能要求人去一挑五吧?所以兩次擊敗對方首席出戰的勝績,就已經被歸納進去,不少人在強調葉修的連勝已經不是三十七,應該是三十九才對。

    而現在,第四十次,葉修首戰出席,干脆也不整什么懸念,就在賽前亮相后,留在了場地上,閑庭散步似的溜達起來。

    這換是以前,那可是無比珍貴的鏡頭,葉修以前從不會這樣亮相啊,都藏得妥妥的。不過現在嘛,這都一個賽季了,之前那種神秘感早已經毀完了。現在這場上閑溜,在大家看來那該是對霸圖的挑釁吧?

    我就在這了,你們誰來?

    “誰來?”興欣的粉絲們很會湊趣,立即就幫著喊上了。

    “韓文清,敢來嗎?”有人這樣喊著。不是從嘉世過渡過來的興欣粉的話,那對韓文清理論上不存在什么個人怨念的。但是至少也知道韓文清和葉修之間數不盡的過節,這種時候當然也義無反顧地幫著自家隊長挑釁了。

    這個話題大家當然是很歡迎的,于是很快全場都開始幫著葉修朝韓文清叫陣了。

    霸圖粉絲沒法還擊。

    因為這選手這出場都是賽先確定的,如果真沒派韓文清上陣,那么也不可能現在因為全場的叫陣就改換韓文清上場。

    只是……興欣首發上陣的會是葉修,這應該是很透明的一件事了吧?霸圖,難道會回避這種對決嗎?

    不會!

    當然不會。

    那可是霸圖,那可是他們的隊長韓文清,明知前方站著的是葉修,他會退縮?

    笑話。

    一想至此,霸圖粉絲忽然就自信起來了,于是,他們也叫起陣來,就當韓文清一定會上場似的。

    直至電子大屏幕上,閃出霸圖這邊第一個要出場的選手,直至霸圖的選手席上,第一位要上陣的選手站出來。

    現場沉默了一下,然后,興欣粉這邊爆發出了瘋狂的嘲諷聲,而霸圖粉那邊呢?真的沉默了。

    霸圖首席出場:秦牧云。角色,神槍手零下九度。

    韓文清居然真的退縮了?在明知道興欣第一上陣會是葉修的情況下,他居然沒有站出來去和葉修對決,而是將這個機會交給了秦牧云,這個霸圖戰隊最透明的主力選手?

    觀眾詫異,解說潘林和李藝博也詫異。

    這實在太不符合他們的意料了,潘林和李藝博之前還剛剛說呢,說興欣現在葉修首席出戰一成不變,那么這一輪的交鋒中,恐怕是打幾場,葉修就要和韓文清單挑幾次了。

    “三盤兩勝,十年對決,這次或許會成為一個答案。”潘林為這場比賽增加注腳,卻不料,韓文清居然沒有出戰。

    “這……”第一時間,兩人都想到的是韓文清是不是有傷,是不是今天所有的比賽都不會出戰了。可是再一想,上一輪比賽他還打得好好的,這幾天里就受了無法出場的傷?霸圖有沒有這么背運啊!

    面面相覷,兩人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解說這回事,電視轉播這時也不理上場的秦牧云,狠抓韓文清的特寫。

    而這位霸圖隊長只是坐在他的座位上,面容冷峻,注視著他們的選手走上賽臺,看不出有什么異樣的情緒。

    比賽這還沒開打呢,只是出場選手的安排,就給了大家一個超級大意外,實在是這太不符合大家的認知了。而這認知,可是通過十年形成的。

    意外的人,也包括場上的葉修。

    電視轉播當然也沒放過他,拼命地抓著他的特寫鏡頭,抓著他在霸圖并非韓文清出場時的反應。

    葉修確實有些意外,有些驚訝,他朝霸圖選手席那邊的韓文清那看了一眼,但是隨便,卻輕輕笑了笑。

    是在嘲笑嗎?

    看過這鏡頭的立即開始分析葉修的笑容。

    不是嘲笑。

    這份笑容,看起來更像是一份理解,更像是一份釋然。

    當和韓文清的神情一起出現在鏡頭里時,這種感覺就更強烈了。

    和秦牧云握手致意后,葉修已經返身去往比賽席準備比賽了。大家還在討論著韓文清沒有出場的意味,可憐的秦牧云,完全被忽視著。

    “韓文清沒有首席上陣迎戰葉修,你有在看嗎?”

    黃少天來現場觀看比賽了,以他的路子,搞到張位置最好的p包廂票當然不難,他是沒辦法坐到人堆里去的,好說也是榮耀頂尖巨星。此時看過霸圖的出場安排,黃少天發了條短信出去。

    “有在看。”短信回復,喻文州。

    “你覺得他是想怎樣?”黃少天隨即回道。

    “退讓。”喻文州回復。

    大家都是高境界的選手,U www.uukanshu.com相互之間又默契,話不用太多。

    退讓。

    韓文清一直以來不知為何物的東西,就是退讓。但是現在,他卻做出了這種選擇,這是屈服,這是妥協嗎?

    不,決不可能。

    如果韓文清會屈服,會妥協的話,那不知多少人的世界觀都要崩塌了。

    韓文清是在改變,在他職業生涯的暮年,為了那個目標,他在調整自己,這從這賽季的常規賽中其實就已經能看出不少。

    退讓不是妥協,更不是屈服。

    退讓是一種智慧,一種韓文清以前也明白,卻不愿意選擇的智慧。但是這一次,他做出來了。而現在,還僅僅是一個出場安排而已,在比賽中,會選擇退讓的韓文清,又會帶來怎樣的表現?

    ps:  遲到了一點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