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飛火流星,將零下九度轟了個正著。一時間秦牧云的視角內都是翻卷的火焰,他只能憑經驗和意思做出操作。

    但是這都是在葉修判斷中的事,翻卷的火焰中突然就出現一道人影,像是從火焰中孕育生成一樣,君莫笑,駕到!

    三步距離!

    選擇了疾退了秦牧云,零下九度此時和君莫笑有三步的距離。

    三步槍體術,秦牧云之前有施展過,這似乎是一個他可以保持攻擊性的距離。但是,秦牧云當然無比清晰這是怎么一回事。

    他的三步槍體術并不完整。他并無能力完全在三步距離下駕馭槍體術。但是他有出色的選位能力,所以在有些時候,他能發現一些三步距離的位置,是他可以駕馭的時機。而這種時候,他就會像之前和葉修戰斗時那樣,選擇更進一步,進行三步槍體術。畢竟槍體術的步數越近,威力越大,這一點是無疑的。

    而到了又駕馭不住的時候,他又會立即操作角色后退。

    憑借優勢的選位走位能力,秦牧云形成了他特有的槍體術技巧,可以讓自己在最舒服的位置上,一時保持自己所能駕馭的最具威力的槍體術。

    而現在,三步距離,但是,卻不是秦牧云可以駕馭槍體術的時機和位置。

    或許是會有機會的,但是君莫笑最終出現的這一選位,卻徹底掐滅了秦牧云心中的最后的期望。

    被看穿了!

    秦牧云已經徹底知道,自己的技巧,完全被對手看穿。自己的意圖,完全被對手洞察。每一步,就踩在自己難受的位置,第一擊。都直擊自己的要害。

    不愧是和隊長斗了十年,多數時候都占據上風的那個人。

    秦牧云心中留下驚嘆。他出道時,葉修已經退役,但這個人的存在是嘉世的歷史。同時也是霸圖歷史中總會存在的那個——作為霸圖故事中的反派。

    秦牧云聽過,也看過不少葉修的戰績,也在這賽季的常規賽團隊對抗中交過手。但是現在,一對一的單挑中,他真正領略到了這個讓他們霸圖記恨了十年的對手的可怕。

    自己還有機會嗎?

    被君莫笑徹底貼上的零下九度處于極度被動中,且戰且退,尋找著可以脫身的走位路線。

    窗邊?

    門口?

    那個轉角?

    室內空間不大,每個可能脫身的出口,看起來都是那么的近。但是。近。卻不可及,君莫笑的攻擊,將這些角度都封鎖得很死。終于。零下九度被逼到了角落。

    沒有了足夠的空間,甚至連槍體術都沒辦法流暢運轉。神槍手幾乎已經繳械。秦牧云發現自己一開始就犯一個錯誤,選擇進入屋內的走位,大錯特錯。

    但是,如果不進房屋,選手在屋頂絕佳的位置伏擊的話,卻也會正中君莫笑從窗口搶出的偷襲啊!

    秦牧云已經開始檢討這場比賽的內容,可是一回顧到這一點時,他忽然呆住。

    整場比賽,他在走位上被葉修步步搶得先機。因為葉修知道他的走位能力很優秀,所以總是可以提前判斷出他的走位選擇。而恰恰是這一次,君莫笑搶出窗偷襲,結果卻是撲了空。為什么?不就是因為當時秦牧云選擇了讓零下九度進屋嗎?

    葉修沒有針對這種可能性,也從某種程度上說明了這種選擇的并不明智。但恰恰是這種不明智,似乎反倒給對方制造了一點困擾。

    秦牧云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什么,對陣葉修這種級數的對手,并不是將一切做到最好就可以的。因為,對手只會比你更好……

    輸了。

    秦牧云的零下九度最終倒下,不過在和君莫笑的這一番纏斗中,倒也耗掉了對方百分之四十三的生命,算是相當不錯。而李藝博細細觀察思索了好久,終于也弄清楚了這場比賽的門道,此時侃侃而談雙方在走位上的對決。

    “姜還是老的辣,到底還是葉修技高一籌啊!”李藝博感慨著。

    “可是這里呢!”潘林這時示意導播切出一個回放,是君莫笑破開堡頂沖下,張開千機傘阻擋射擊,收起已不見對手,而后迅速判斷對方位置,搶出后,卻又立即洞察對方真實方位的場面。

    “這里秦牧云的選位,應該不是最佳的。葉修是怎么察覺到了這一點,然后做出這種詐攻的呢?”潘林問道。

    “呵呵呵。”李藝博先笑,笑聲中,有幾分得意,“秦牧云的選位,確實不是最佳,但是,選位,也要結合實際情況。當時來說,秦牧云不僅是要選位,而且是要趁千機傘遮蔽了葉修視角,在他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做出走位。”

    “哦……”潘林頓時明白了。

    “在這個條件下,秦牧云的選位,依然是最佳。”李藝博說。

    “可是葉修同樣也做出了這樣的判斷,為什么沒有落地直接攻擊,還要那樣詐攻一下呢?”潘林問道。

    “因為秦牧云的選位確實很好啊!你看,君莫笑落下,直接朝這邊發動攻擊的話,這個角度,并不適合展開攻擊,反倒零下九度有更多的空間。但是,朝這邊詐攻,完成部分走位,再從這里進攻的話,就完全不一樣了。”李藝博說道。

    “哦。”潘林再次恍然,完了也對李藝博佩服不已,這段分析,真是讓他心服口服。

    “也就是說,葉修的詐攻,一是為了麻痹一下對手,但更多的,還是為了完成這次走位。”潘林總結道。

    “是這樣沒錯的。”李藝博點頭,對于自己能透徹地看出這個問題,他也佩服不已。

    “真是一場精彩的對決。”潘林感慨著。

    “秦牧云在自己最強面被葉修擊敗。希望不會給他的情緒造成什么干擾。”李藝博話是這樣說的,但很顯然這正是他們解說用詞的技巧。其實他是在指出,這一陣,葉修擊敗秦牧云還有這種精神位面上的摧殘。

    “在對手搶據主動的情況下。還殺掉了對方百分之四十三的生命,其實秦牧云的表現還是不錯的。”潘林說道。

    “是的,尤其后半段他完全是被壓在角落里,神槍手很難戰斗的情況下。”李藝博說道。

    “讓我們看霸圖接上來上場應戰的會是誰。”潘林說。

    此時秦牧云早已經離開了選手席。轉播也給了他一點特寫鏡頭,李藝博就是看著他那無法描述的神情,說出了“希望不要有情緒干擾”那番話。而后兩位又對秦牧云所做的事隨便做了一點褒獎找了找平衡后,就開始關注接下來了。

    但是高手眼中,所關注的事到此卻還沒有完。

    “百分之四十三,這有點多了。”黃少天給喻文州去消息討論著。優勢顯然的情況下,消耗近半生命才拿下對手,這有些奢侈了。

    “這也是受制于對方的損耗吧!秦牧云的選位走位能力很優秀。”喻文州回道。兩位高手聊起那可就不像李藝博那樣掏心掏肺地狠不能說盡每一個可用上的心,兩人都是很點到為止。不需要說得太細。

    “適當賣空再加控制。可以降低損耗。”黃少天回道。

    “但會加大風險。同時,加大操作上的負擔。”喻文州說。

    “他還真是圖省事啊!”黃少天說。

    “這就是我們試圖消耗他的原因了。”喻文州說。

    “這混蛋。”黃少天恨恨地罵了一句。他們明明已經找準了葉修顧忌的東西,并因此制定了戰略。卻偏偏還是被他給巧妙化解,一回想起來就倍感無奈。而他對藍雨這邊一些簡單粗暴的設置。卻是一設一個準。

    就比如藍雨的關鍵先生宋曉,這次季后賽就郁悶之極。季后賽,那可是幫他贏得名聲,仿佛他主場一般的所在。但是和興欣的兩輪呢?團隊賽,作為第六人經常是上場后幫助藍雨他打開局面的關鍵先生,兩輪竟然都是在大局已定的情況下這才趕到戰場。

    關鍵先生,在最關鍵的時刻壓根不在場上,這讓他還如何關鍵?宋曉在對興欣的比賽中,就是被這樣簡單粗暴地束之高閣了。

    “看看霸圖接下來會是誰。”喻文州不知道是不是也回憶了一下他們對陣興欣時那些不愉快的經歷,也跳轉下一位了。

    電子大屏幕,在此時翻轉出了霸圖接下來要上陣的選手。

    張佳樂,角色彈藥專家,百花繚亂。

    全場噓聲起。

    張佳樂,復出,放棄百花,加入霸圖,百花粉絲仇視他,其他戰隊,甚至霸圖一些極端一點的,對他這抱大腿的行徑也是挺看不上眼的。復出后的張佳樂,人氣一直不比當年,而且走哪總有一些嘲諷他人品的粉絲在,興欣的主場這邊也不例外,一看是這位,立即就有相應的噓聲和嘲諷來了。

    張佳樂不以為意,都兩年了,連百花那邊他都可以坦然面對了,這些對他還說又算得什么。

    兩年了。U www.uukanshu.com

    張佳樂數著日子呢,他很清楚他們這幫家伙,在這個賽場上是過一天就少一天了。今次不得,下一次,他們還會有下一次嗎?

    不過現在,橫阻在他們面前的居然會是這個家伙,這可是他們幾位新組霸圖時完全沒有想到過的。上場的路上,張佳樂的腦中不斷閃爍著和場上那家伙昔日戰過的那些崢嶸歲月。

    ====================================

    微信平臺的后臺有個統計,可以看出用戶的男女比例,本來一直是女方比較多的,但是昨天召呼大家去看月亮以后,新加的用戶頓時讓男方比例蹭蹭蹭就上去了,超過了女方。什么情況啊這是,男子漢們對月亮這么感興趣嗎!是因為那月亮就像男子漢身上的傷疤嗎?

    那就繼續來關注吧!微信平臺hdlan1109,會有很多男子漢的東西!

    另外我對那占據有十分之一的,不是男也不是女的“其他”相當感興趣,何方妖孽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