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葉修,聯盟初生代選手;張佳樂,聯盟第二代選手。

    相差只一年,也談不上前輩后輩的,雖然有些時候葉修會擺一擺這樣的譜,但顯然張佳樂也不會吃這套。

    而兩人真正巔峰的交集,在聯盟第三賽季。

    那賽季,百花戰隊孫哲平和張佳樂組成的繁花血景徹底磨合成型,席卷全榮耀,常規賽氣勢洶洶地拿下了第一的排名,但是最終,在總決賽中,遭遇嘉世,一葉之秋一桿卻邪破百花的故事,至今都是傳說。

    繁花血景,最終居然只是成了背景布。

    張佳樂當然氣不順了,第四賽季,他們卷土重來。

    于是這賽季,他們干脆連總決賽都沒進了,最終總決賽成就的是霸圖擊破嘉世王朝的經典之戰,繁花血景,再次成為賽季中的一個過客。

    第五賽季,凝聚了三個賽季經驗的百花,再次斗志高昂的上路了。結果他們的隊長孫哲平,卻在賽季中途因手傷,被迫在自己的黃金時期退役。張佳樂接過了隊伍袖標,百花戰隊在悲哀和一片唱衰聲中,反倒繼續爆發著澎湃的戰斗力,一路沖殺進了總決賽。

    但是結果,他們最終卻倒在了第四賽季崛起的黃金一代,傳說中最接近榮耀之神,最有希望像葉修一樣筑建起一代王朝的年輕一代,王杰希的面前。

    而王杰希隨后就成了百花最大的噩夢,但第七賽季他們又一次一只手觸摸到冠軍獎杯時,將他們這只手斬斷的,又是王杰希。

    七年三亞,百花戰隊仿佛是被什么噩運纏身似的。而當他們又一次敗倒在微草面前時,繁花血景早已經成了絕響,這已經單靠張佳樂一人拼盡全力實現的成績了。

    或許是覺得自己已經沒可能再做到最好。一個夏天之后,張佳樂突然宣布退役。

    屬于繁花血景的故事,到這一天,可以說徹徹底底就結束了。雖然早在第五賽季中途孫哲平就已經退役。但是張佳樂,一直都是背負著兩個人的職責在戰斗。

    這是怎樣的傷心,怎樣的失望,沒有人可以體會。

    人們只會不住地感慨嘆息:如果第五賽季孫哲平沒有傷退。如果孫哲平一直在的話,在嘉世已經走過巔峰之后,會不會由繁花血景新建一個百花王朝呢?

    沒有如果。

    這些如果只是對當事人的一次又一次刺傷。

    張佳樂從來沒有甘心過,否則他也不會在孫哲平傷退以后。背負著兩個人的使命和責任,咬牙不停地沖沖沖。

    可惜他最終還是倒下了,放棄了。

    繁花血景是兩個人的故事。只靠一個人。是沒辦法書寫出完美結局的。

    可是對他個人而言呢,他心中還是有一份念想的,永不會停歇的念想。

    于是一個賽季之后,他復出了,他拋棄了老東家百花,加盟了霸圖,做出了令人鄙視的抱大腿的行徑。張佳樂彷徨過。但是最終他還是沒有后悔,他堅定了他的追求。于是現他站在這片場上,操作的角色依然是百花繚亂,代表的戰隊卻是霸圖。而他的對手呢?葉修,不陌生,但是角色卻是一個散人君莫笑,代表的隊伍,更是新近冒出來的興欣。

    物是人非?

    不是啊,人還是那些人,但是其他,真都已經是亂七八糟了。

    但是不管怎樣,對冠軍的追求,永遠不變。

    砰!

    突然就是一聲槍響,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張佳樂的百花繚亂這才剛剛載入地圖,就突然對空鳴放了一槍。

    卡卡卡,百花繚亂不住地換著彈夾,出發了,這是張佳樂的習慣操作了。

    圖還是那副圖,兩人的選擇也都是中路出擊,于是又是正中的莊園古堡,一前一后,兩人角色到位。

    君莫笑正門進,百花繚亂?卻也從后門鉆入。

    彈藥專家雖屬槍系,但攻擊花樣繁多,有槍系魔法師之稱。他的戰斗風格,倒不像神槍、槍炮師比較需要空間,室內這樣的小格局,一樣方便,甚至有些合適的封閉空間,對他來說更加如魚得水呢!

    古堡有兩層,葉修和秦牧云那一番對抗全都發生在二層。擂臺賽地圖情況不會刷新,此時二層還保留著剛才那一戰之后破敗的景象,零下九度橫飛的子彈,將之前兩個角色激烈的那幾間房毀得是不堪入目。

    不過此時從前后門踏入的君莫笑和百花繚亂,卻還只是盤桓在一層。兩人都小心翼翼,角色的每一步,都踏出的十分慎重。

    葉修對地圖熟悉,看君莫笑的走向,先是像之前對陣秦牧云一樣走去那角度盯了一會窗口,未見百花繚亂蹤跡后,再之后的走向,可就是“對方從后門進入”這種可能性了。

    張佳樂呢?明顯因為對地圖不如葉修那么了解有失先機。后門進入后,先是小心勘察著周圍的房型,通道口,轉進某間房后,掃了數眼后,隨便走到通過道的房口,嘎一聲響,推開了。

    觀眾提氣。

    房門外的過道,君莫笑可正小心翼翼地走來呢,這房門突開,暴露得不能再明顯了。

    “大意啊!明知這邊是過道……”潘林正說呢,忽然閉嘴。

    明知這邊是過道,就該提防對手正好路過的可能性,他是準備這樣說的。而他閉嘴,因為他看到百花繚亂推開房門后,并沒有順勢走出。

    嘎嘎嘎……

    推開的房門,張開、回掩,徐徐地響動著。

    門外過道的君莫笑千機傘已經端起,對準了門口,君莫笑悄無聲息地邁步帖向右邊,拉大了對門內的可視空間。

    嘎嘎嘎……

    房門繼續回掩,眼看就要關上。

    不準備出來?

    就在所有人抱著這樣的念頭的時候,百花繚亂,突然閃出。

    門再次被撞開,百花繚亂身后有門掩護,右手橫持在身前的自動手槍銀武獵尋。直對正前方。

    張佳樂一眼就看到了君莫笑。

    葉修也立即看到了沖出的百花繚亂。

    槍響。

    兩端的槍口,同時碰出火花。但是只論普通射擊,千機傘槍模式是步槍,一次裝彈后。是兩發。而百花繚亂的是自動手槍,再加上彈藥專家的轉職技能“彈藥擴充”,對普通彈夾一樣有效,這頃刻間雙方能傾瀉出的子彈完全不在一個級數。利用普通攻擊對射,顯然是非常不明智的決斷。

    所以君莫笑一開火就是技能。

    反坦克炮!

    三發炮彈接連出膛。

    轟轟轟!

    狹窄的過道當中,兩個角色槍口相對,這一瞬間做出的射擊。直接相撞,互相引爆。翻滾的濃煙火光將過道填塞得滿滿的,爆炸所帶來的沖擊力。將兩個角色狠狠地向后推動著。

    葉修不退。鼠標一推,君莫笑直接滑鏟,朝著那翻滾的濃煙沖出。

    “太大膽了吧!”潘林驚叫。

    此時情況不明,但是葉修這種搶攻也不難推斷,張佳樂只要是本身以防萬一的態度,朝著這片混沌的濃煙中扔幾顆雷,君莫笑能怎么避?

    可是等看清君莫笑滑鏟沖出的方向。又覺不對。

    這滑鏟,是準備去撞墻呢?

    只這么一遲疑間,君莫笑就已經滑到了墻上。

    轟轟轟!

    混沌的濃煙中果然有爆炸的火光閃出,張佳樂果然有對這種可能性進行預判攻擊。但是此時的君莫笑,滑到墻根,突然跳起,千機傘中忍刀抽出,一揮,插到墻,一蕩一跳,繩拉回刀,再甩……

    他居然有走墻!

    潘林目瞪口呆,所有觀眾目瞪口呆。

    過道狹窄,爆炸足夠充斥墻面,只是有墻面做依靠,君莫笑卻不會被這沖擊力掀退,只會讓他和墻貼得更緊……

    承受了一些非核心的傷害,攀墻而走的君莫笑,兩個起落,已從濃墻中沖出,就要朝前墜去。

    這本該是百花繚亂的位置,但是君莫笑這一突然殺出,百花繚亂立閃。他和那片濃煙本就還有一點距離的,張佳樂不會蠢到不給自己留下絲毫應對空間。所以即使君莫笑用了這樣巧妙而又讓人意外的方式突破阻攔,他還是能回避。

    一步,百花繚亂重新進屋。

    嘎嘎嘎,房門繼續回掩,君莫笑這一墜,看起來是要撞門上了,這可就有些糗了。

    匆忙中君莫笑忍刀再甩。

    砰砰砰砰砰……

    百花繚亂換位后立即開始攻擊,但君莫笑忍刀甩墻后一蕩,避過這些子彈,最終竟是精準地踩在了那門沿上。

    用力一蹬,君莫笑門上跳過,房門急掩,百花繚亂急亂后退,他險些被門撞到鼻子。

    咣!

    房門被緊緊地撞上,兩個角色,一里一外。

    古堡一層需要承重,U www.uukanshu.com墻壁大多較厚,不是角色隨便兩下就可以破壞的,兩人此時一里一外,倒都不用擔心直接穿墻而來的偷襲。

    君莫笑暫時沒有動作,正是因為葉修熟悉地圖。這間房,通向比較復雜,迂回的話,恐怕沒可能截到對方,除非張佳樂能乖巧地宅在房里許久不動。

    所以此時,能快速繼續攻擊的,恐怕只有破門而入這一種手段。

    可是房門是外開,而不是內開,這導致葉修沒辦法像張佳樂那樣搶出。他那樣搶出,正好可借房門掩護一個方向,正對另一端,所以他的反應不會比候在門外的人慢,甚至可能更有準備。

    可是葉修若這樣搶入的話,張佳樂在內伏擊,是左還是右?

    怎么做呢?

    里外兩人的角色,靠著墻,靜默不動。

    ps:  兩更!好激動有木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