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佳樂從比賽席里走出,面對全場對他失利的歡呼,他倒是情緒穩定。這點失利對來說真是太小意思了,全榮耀都找不出一個比他更慘的失利者。

    張佳樂緩緩走下場,現場歡呼依然不斷,對張佳樂喝倒彩的也不在少數。他這次復出后,本就變得非常不討喜。

    這時霸圖戰隊的選手席上,第三位出戰的選手也已經起身,電子大屏幕上也適時打出了這名即將上場的選手和角色小說章節 。

    林敬言,流氓,冷暗雷。

    到霸圖已經兩年了,整整兩年,可是時至今日,林敬言每次看到報名時自己身后跟著的角色名是冷暗雷,總還是有種陌生感。

    唐三打,他到底還是忘不了這個和他走過七年風雨的流氓角色。雖然他們沒有取得過什么輝煌的成績,但是駕馭著那個角色時,他心里總是有份踏實。

    這份踏實兩年前終于被斬斷。

    職業生涯末年,林敬言成了一個漂泊的浮萍,最后落戶了霸圖。

    林敬言很感激霸圖,在自己很困難的時候,還能如此看重自己,他也早已決定將自己榮耀生涯的最后光輝,完全釋放給霸圖。但是不管怎么說,有些東西,不一樣的,終究還是不一樣。

    林敬言,冷暗雷。

    林敬言一邊走,一邊看著電子大屏幕的名字,然后,在VS的那一端,方銳,氣功師。海無量。

    林敬言忽然笑了笑。

    他們這哥倆,命運還真是類似啊!方銳的名字后邊,現在可也不換了一個名字,而且連職業的名字都不一樣,林敬言現在不只是看著冷暗雷有些不自在,連同看這個對手名串,也覺得非常不順眼。

    方銳,盜賊,鬼迷神疑。

    恍恍惚惚的,眼皮里似乎就會出現這樣的字眼。

    林敬言搖了搖頭。自己這得有多懷舊?

    “狠狠地替我報仇。”張佳樂下場來從他身邊走過時。對他說著。

    “我盡量吧!”林敬言笑道。

    “加油!”張佳樂也沒有說更多。

    上場,進比賽席,刷卡,進入比賽。九年里不知多少次重復著的一個動作。七年唐三打。兩年冷暗雷。

    冷暗雷……

    林敬言又念叨了一下自己現在的角色名。地圖載入完畢,已經正式進入比賽。

    角色移動,中路。

    現場略起了一點騷動。這已經是擂臺場里第六場對決了吧?至今沒有人選手迂回路線。全部直切中路,莊園古堡已經不是古堡,而是一個競技場。

    然后,堡前堡后,又是這樣的節奏。只是這一次,兩位選手的選擇終于有了點新意。

    不走門,不爬墻。

    林敬言的冷暗雷從堡后逆時針繞行,方銳的海無量從堡前逆時針繞行。

    然后,冷暗雷到了堡前,海無量到了堡后,然后兩人操作角色走門,小心翼翼。

    觀眾各種無語。

    這位昔日的搭檔,都成對手了,比賽的意思還是同調的嗎?你繞我也繞,你逆時針我也逆時針,然后你走門,我也走門……

    然后就見兩人的角色在古堡那躡手躡腳的勁,看起來都各種吻合。

    觀眾們無奈了,就等著兩人相遇吧!

    結果這兩人像是約好了我們不碰頭一般,在古堡一層里走了整整一分鐘,愣是連各自的人影都沒看到。

    然后兩人似乎都累了,兩個角色各蹲在角落里像是在休息。

    公共頻道在這時候派上用場了。

    “喂,你在不在古堡啊?”方銳問道。

    “在啊!”林敬言回答,沒有反問,方銳這樣問已經說明他是在古堡的。

    “你怎么開的局?”方銳裸地問。

    “繞背。”林敬言裸地答。

    季后賽,你死我活的對決,兩人居然聊得如此坦然,好像是一場日常訓練賽中的互相溝通似的。

    “媽的。”方銳這時罵了一句。裁判立即跳出,黃牌警告。這種字眼是不允許出現的。

    林敬言頓時心下了解,不用問,方銳肯定也是繞了背,然后兩人等于進行了換位,然后類似的思路和回避策略展開搜索,然后就是你避開了我,我也避開了你,都在打轉,卻愣是撞不到。

    “繼續!”林敬言決心解開目前的困局。兩人對對方的思路和習慣都是無比了解的,那么在預判上,只走一步,那肯定是不夠的,因為對方同樣會走一步的預判,于是到最后就是誰也不能把誰怎么樣的結果。

    冷暗雷在角落里起身,率先開始行動。林敬言換位思考,設想著方銳接下來會怎么做,然后用更深遠的意識來制定行動。

    兩個角色又轉了起來。

    然后又是一分鐘過去了,這次兩人再沒讓人大家失望,古堡一層環狀的樓梯口,兩人的角色相遇了。相遇的絲毫不突兀,相遇的是那么的自然,好像是一開始兩人就約好了,然后就按著各自的步調,最終在這里相遇了。

    終于可以打了。觀眾們都在想著。

    兩人卻都在發愣。

    居然在這里撞上了?

    這意味著什么?這意味著他們還是同調了。在意識到對方對自己的了解,進一步加深判斷后,兩人,最后還是走上一樣深度的決斷。

    “XX!”方銳自己上馬塞克,打了個“XX”發出去。

    裁判嘴角抽搐了一下,XX不犯規,但是他看著這個XX,卻無比鮮明地看到“媽的”兩個字。方銳沒說臟話,卻把臟話的意念完整地傳達了出來。

    兩人大概愣了有三秒,除了方銳的一個“XX”再沒任何信息。突然,兩人角色出手。

    氣波彈!

    拋沙!

    一人一個技能,攻擊的同時整齊地做出回避動作,最后是誰也沒打中誰。

    再來!

    流氓的各種小手段,氣功師的念氣,兩個角色你來我往,大戰起來。

    觀眾再次看得張大嘴合不上了。

    你倆這是戰斗呢?還是搞配合呢?

    攻擊,閃避,全都像是串好了似的,你打不中我。也沒打中你。然后來來回回的,不像是戰斗,像是在跳舞。

    “咳!”半分鐘后,林敬言在頻道里發了個字。冷暗雷的攻勢有所停頓。同步的。方銳的海無量也緩了緩手。

    兩人都意識到問題所在。

    雖然是好友。但是這是季后賽,兩人都是負責任的職業選手,都希望幫助己隊爭取到勝利。所以他們用心揣摩著昔日的搭檔。希望將這份了解化為武器。結果,兩人了解的程度差不多,最后做出的判斷也差不多,了解沒有成為武器,反倒將兩人之間的威脅全都給化解了。

    就好像是兩人間的那份默契,在阻撓他們二人發生戰斗一般。

    這種感覺并不幸福。

    默契曾是他們引以自豪的東西,但是現在,卻成了他們比賽的妨礙,要完成比賽,要獲取勝利,他們要比的,是看誰能更加殘酷利落地擺脫這份默契,這份象征著他們昔日一切的默契。

    又是三秒的停頓,然后,再動手!

    就在樓梯邊上,流氓的小手段,氣功師的念氣,開始了碰撞。

    兩人的角色開始中招。

    你拍我一掌,我掀你一磚。

    戰斗很jīè,可是在有水準的人看來,卻又有些粗鄙不堪。

    這是一場需要了解兩人背景才能完全看懂的比賽。粗鄙,因為兩人默契,因為他們都對對方的精妙了解于胸,那種手段,反而會變得不管用。

    而像現在,沒什么技術含量的一擊,往往卻能收獲到奇效。

    默契不再是相互的扶持,相互的輔助,而是陰謀、陷阱、圈套……

    很多擁有搭檔的選手,都不忍看下去了。

    這是怎樣殘酷的一種比賽,為了勝利,兩人都在將曾經的那份了解,那份信任,那份可以將后背完全交給對方守護的坦然,變得各種陰毒。

    一直在比賽中會和喻文州有短信溝通的黃少天,這時都沉默了。

    孫哲平、張佳樂、韓文清、張新杰、葉修、蘇沐橙……這些坐在現在的人,都是無比清楚所謂“搭檔”的含意的,但是現在,場上這對昔日的搭檔,正在硬生生地摧毀著他們過去所建立的一切。

    為了勝利。

    為了冠軍。

    每位選手都有很多羈絆,可是為了這些,他們卻又不得不狠心斬斷那些阻撓自己的羈絆。

    時間在流逝,兩人角色的生命在流逝,比賽的細節,這些看懂的人,都不想去細究了。只有場邊看不太透徹的觀眾,在隨著戰斗的起伏為自己支持的選手加油鼓勁。

    無論多么殘忍,終究還是會有結束的時候。U www.uukanshu.com

    心中縱有多少不忍,最后站在場上的也只能有一個。

    方銳,氣功師,海無量。

    最終,電子大屏幕上留下的名字是這一個。林敬言,流氓,冷暗雷,隨著角色在比賽中倒下,名字終于黯淡下去。

    現場歡呼,為方銳,為興欣的勝利叫好。

    場邊的職業選手們,卻紛紛站起身來鼓掌。為這一場,單純從技術角度來說,可能并不精彩更不經典的比賽鼓掌。

    為兩位選手昔日的默契,為兩位選手追求勝利的決絕。

    他們都有一顆永遠在跳動著的冠軍的心,這份心,永遠值得驕傲。

    ====================================

    遲了一點點!(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