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到底還是輸了啊!

    林敬言從比賽席中出來時,嘆息著。

    雖然有些遺憾,但是這場比賽并沒有讓他覺得絲毫懊惱。這個結果,他可以很坦然地接受,輸給方銳,他也沒什么不服氣的。

    畢竟他已過當打之年,而方銳卻正值巔峰。

    在揮別過去這種事上,兩年了,他還在對他的唐三打念念不忘,但方銳呢?干脆地是連職業都給換了,顯然在這事上方銳也比他更加決絕一些。

    自己確實已經老了,而方銳,還有很長的未來呢!

    望著賽場另一端興欣的比賽席,林敬言很遺憾這是擂臺賽,方銳沒有辦法在徹底完成比賽前從比賽席里出來,他倒是很想借這次機會給方銳送上祝福,他不知道兩人是不是還有這樣在場上相對的機會。

    默默又注視了那邊一會,林敬言走下賽場,祝福,最后只能留于心中。

    加油吧!我的朋友!

    這一戰結束,擂臺賽進入后半段。興欣算方銳,還有三人在場,霸圖已經只剩兩位。

    林敬言下場,霸圖第四位出戰的選手隨即站了起來。

    宋奇英,霸圖的拳法家少年,本賽季加入,一路穩定成長的新秀,看起來將是大漠孤煙未來的接班人。而現在,季后賽這重要的舞臺,霸圖也信任有加的將他派上場了。霸圖可不是興欣,不是除了新秀沒得選擇,但宋奇英卻依然出現在了季后賽擂臺賽上被視為守擂主將的四號位,扶植之意顯而易見。

    不過。放上這個位置,卻也并不意味著真就成了守擂主將。選手的次序安排,某種程度上卻也在說明戰隊對這一場擂臺賽的態度。

    “霸圖的第四順位是宋奇英啊!看來他們之前并沒有在第四順位結束擂臺賽的打算啊!”看到這一人員安排后,潘林立即開始了分析。季后賽的擂臺賽。第四順位通常都是核心選手,大家一般都是以四打五,爭取兩個人頭分的優勢進入團隊賽。攻擊性強一些,核心選手提至第三位。以三個人頭分為目標也是有的。

    但是霸圖,宋奇英在第四順位,那么第五順位恐怕就是他們的核心主將,隊長韓文清,這是最為妥當的安排了。

    李藝博是霸圖出身,而霸圖的隊長、核心,十年來都是韓文清。隊長不變,核心不變,那這支隊伍的氣質就很難改變。所以雖然離隊已久。但李藝博揣摩起霸圖來還是非常得心應手的。但是今天。韓文清上來避戰葉修。再然后此時連第四順位都沒有站上去,而是派了新秀宋奇英。

    越是熟悉的隊伍,出現這種意料外安排時。越會覺得陌生,潘林提出的討論。李藝博愣了好一會,這才接口道:“客場作戰,比較求穩吧!”

    一個循規蹈矩的答案,李藝博已經失去了以“霸圖人”身份來分析霸圖的信心,今天的霸圖,給他的感覺太不一樣了。

    “好,讓我們看宋奇英的表現吧!說起來也很巧,宋奇英本賽季第一次出場,面對的對手就是現在站在場上的興欣方銳。”潘林說,“不過……方銳應該打不了太久了吧?”

    方銳也算是一挑二。打下張佳樂的百花繚亂,用的方法比較消耗法力,而后和林敬言這一場,最終雖勝,卻是一場血拼,海無量的生命只剩百分之十四,法力這時也只有百分之十一。確實已是強弩之末了。

    “獲勝是很難了,但以方銳的手段,宋奇英如果太大意的話,還是會吃很大虧的。”李藝博說道。

    “大意,不太可能吧?”潘林笑道。

    李藝博隨即也跟著笑了笑。

    現在的宋奇英,已經不再是上次面對方銳時初次登場的宋奇英了。一整個賽季下來,作為最佳新秀評選中很有呼聲的一位,宋奇英已經受到多方重視。這位看起來將是大漠孤煙接班的拳法家少年,性子卻和霸圖的副隊長張新杰有些相像。認真,嚴謹。雖然還是個少年,但是這樣的性情之下,怎么也不可能出現大意這種狀況吧?

    比賽在兩人的談論間開始了。宋奇英果然表現得如同大家意料的一般,只開局時的趕路,都讓人可以感受到他那無比端正的態度。

    這沿途經過的,不管是不是之后戰斗會觸及的,他都在仔細觀察著,一路走來視角都會不停地左轉右轉。

    不過他所選的路線,最終卻也是中路切進。觀眾們已經放棄想在這張圖上看到水戰或是叢林戰的期望了。因為地處中央的莊園古堡具備室內空間,也就具備了掩護性,迂回再進中央,在這副圖上并沒有任何意義。所以兩隊選手都沒有做這種事。

    堡前堡后,兩隊選手的角色第七次隔堡相遇。

    嚴謹端正如張新杰宋奇英他們這種性子,恐怕未上場前就已經完全想好了上場之后的很多步驟。到了古堡背面的宋奇英沒有絲毫猶豫,沒走后門,沒跳上堡頂,而了很嫻熟地尋了一個窗口,翻進。

    兩隊打了好幾場了,全在這古堡處,古堡的結構霸圖這邊也看去了七七八八了。

    窗口躍進,視角立即翻轉著,上、左、右,視角能所觸及的位置立即被全掃了一遍,宋奇英飛快了解著眼前的狀況。

    沒有發現海無量,然后看起來又是早就思考好的,長河落日向右邊走廊走去,走廊上的第二道房門,轉入,然后,一步一步,一間一間的,就好像是在依著攻略進行著游戲步驟似的。

    方銳的海無量此時也早到了古堡。已沒多少血也沒多少藍的他,哪里還會堂而皇之地去和對手見面。上一輪他迂回后門,結果是和林敬言同調了,一次的手段他也不想用兩次,這一次,他操作海無量從古堡正面爬上,沒上頂,而是從陽臺直接進了古堡二層。

    二屋的陳設遠比一層保持的要完整,這里只是發生了葉修和秦牧云那一戰,再就是葉修和張佳樂對戰時翻上來突襲了一下,那一波也只是將地板砸出了一個洞而已。

    此時的方銳,就操作著海無量朝著那洞走了去,到了洞口處,留意了附近,選好位置和角度,海無量伏下身去。

    蹲守……

    守株待兔的被動偷襲方式,在榮耀通常廣袤的地圖上,命中率極低。通常都需要先確認目標的行動路線,才有使用的價值。但是方銳,一點偵查沒做,上來就直奔這個洞,然后就趴下了……

    觀眾都開始留意什么時候出現系統消息。

    因為真要有人就這么不管命中率無休止地蹲下去,這比賽那得耗到什么時候?所以榮耀是有規則的,裁判會根據具體情況,來裁定遵守是否合理,對于不合理會進行干涉。

    當然,裁定是否蹲守,也需要有點硬性的規則,總不能角色往哪個角落一蹲一躲,就立即裁定是蹲守進行干涉。蹲守,是要建立在18秒沒有出現目的性操作這一條件上的。

    熟知榮耀規則的一些玩家,已經開始幫方銳數秒了。

    但是他們熟,猥瑣大師方銳比他們更熟,17秒的時候,海無量換了個姿式。

    榮耀裁判不是機器人,這種鉆規則空子的小聰明,他們可以從自己的主觀判斷上去否定。但是本場,裁判卻好像認可了方銳的小聰明似的,居然真就在18秒后沒有任何干涉的意思。

    場館內響起了噓聲,噓聲來自霸圖粉絲。鐵粉那都是熟知規則的,他們因為裁判的此時的不作為,是對主隊的偏袒,噓聲是送給裁判的。

    裁判不為所動,因為噓聲很快被掌聲壓過去了。要影響裁判的判斷,那也輪不到霸圖,這里可是興欣的主場。

    “這個,方銳只是操作角色換了換姿勢,目的性上并沒有改變,這應該還是算作超18秒的不合理蹲守了吧?”潘林此時也對裁判有所質疑。

    “這個,裁判也會根本具體情況酌情對待的。首先,雙方角色都在古堡內,大大縮小了對戰地圖面積,這種蹲守的命中率會大為提高,不合理性質降低;再來你看,宋奇英的長河落日現在很接近這一區域,很可能接下來就會踏入,我想裁判也是認同了這一蹲守的成功率,所以判定合理,沒有干涉。如果接下來宋奇英的路線選擇繞開了這邊,Uwww.uukanshu.com我想裁判大概就會干涉了。”李藝博對裁判的處理問題思路倒也知之甚詳。

    “這樣啊……那么裁判這種應該干涉下卻沒干涉,是不是也從態度上向選手透露了某種信息呢?”潘林說道。

    李藝博一怔。再看比賽畫面,蹲守的海無量已經不再是趴伏,而是蹲起了身,掌間念氣浮動,竟然已經是在蓄力了。可是從他的視角上,卻根本還沒辦法看到長河落日的絲毫蹤跡,但是他卻胸有成竹地就開始了偷襲的準備。

    愚蠢的裁判,自以為自己的判斷結合了具體情況審時度勢,非常合理精彩,其實是被方銳利用了。

    這位猥瑣流大師,利用規則,觀察裁判不作為的態度,判斷出了宋奇英正在操作角色逼近他的伏擊區域。

    ================================

    昨天在微信平臺傳了張昔日女角色的圖,今天又傳了一張昔日男角色的,大家可以搜“hdlan1109”,回復“昔日男角色”就可以看到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