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膽子真大!”潘林驚嘆著。 m

    猥瑣流,向來給人陰險卑鄙,毫不豪邁的感覺。此時方銳蹲守在這的作為確實也挺陰險,但是他利用裁判的態度做判斷這種思路,卻是膽大妄為之極。尤其是在已經身背一張黃牌的情況,竟然還敢挑戰裁判的判罰尺度。

    “所以他在17秒的時候多了個一個操作。”李藝博說道,“這就算是給裁判判罰一個緩沖帶,如果真要在那里判罰的話,就沖這個操作,裁判只會先給個警告,而不是直接出示黃牌。”

    “可要是接下來宋奇英還是沒過來這邊呢?那么裁判會不會直接出示黃牌呢?”潘林又問。

    “那我們接著看就知道了。”李藝博睿智,這種馬上就會揭曉答案的問題,他會去猜嗎?當然不會。

    比賽中……

    方銳的海無量雙掌念氣翻動,不過這次他蓄力的不再是氣貫長虹。氣貫長虹是連同角色一起撞向對手,上上場對張佳樂的彈藥專家,那當然不懼,但現在面對的是拳法家,貼身短打第一職業,想投懷送抱的那都得掂量著來,別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海無量現在血不多,法力也不多。方銳十分謹慎,沒做這種高風險的攻擊,掌間念氣蓄集,準備的卻是一個“轟天炮”。

    宋奇英長河落日的舉動,他依然還是看不到的。但是此時除他以外的所有人,卻都看得清楚。長河落日,果然是在一步一步朝著這端來了。

    “留心啊!”霸圖粉絲不由地焦慮上來了。雖然海無量已是強弩之末。但一波偷襲打好,也是可以制造不少殺傷的。

    一步,接著一步,現場的大屏幕中方銳的主視角受到大家高度關注。電視轉播中,小屏幕也專門開放了方銳視角。

    結果就在這時,宋奇英的視角突然有調整。

    他的視角昂起,正對著天花板上的那破洞。

    霸圖粉絲心中一陣激動。興欣粉們心中一陣懊惱。

    發現了嗎?

    他們心中的感嘆是一樣的,但情緒完全不同。

    “不,還沒有!”李藝博此時很確信地說著。

    “是宋奇英提防到了這種可能性。”潘林叫道。

    謹慎宛如張新杰的宋奇英,會在場上忽略掉這一細節嗎?看起來沒有。雖然他并不知道方銳此時確實就將海無量埋伏在上邊,但是,他對這種可能性做出了十足的準備。

    氣波彈!

    長河落日居然推出一掌。

    氣波彈,氣功師低階技能,格斗系可共享。長河落日學了,但顯然技能等階非常低。漂浮出來的念氣波看著都沒多少氣量。

    雖如此。卻準確地飛上了天花板上的破洞。而后撞在了破洞的邊緣,沒有多大聲響,念氣波消散了。

    海無量紋絲不動。

    這試探性的攻擊。方銳居然一點都沒上當。海無量聚集著念氣的雙掌連抖都沒抖一下。

    現場頓時爆發出一陣掌聲和歡呼,為方銳的沉穩。

    如此一來。宋奇英非旦什么都沒試探出來,反倒等于告訴了方銳:他已經到了,方銳你做好準備吧!

    潘林和李藝博都在嘆息著,到底還是新人啊,稚嫩啊!遇到方銳這樣奸滑的高手,真是新人最大的不幸。

    但是緊接著,所有人瞠目結舌了。

    宋奇英的長河落日,在朝那天花板上送了一個念氣波,沒有發現什么后,他轉身,離開了。

    他竟然沒有再朝那邊去?

    現場的興欣粉們笑不下去了,可是霸圖的鐵粉們卻也樂不出來。

    宋奇英大概是沒有確鑿的把握,所以干脆就不走那邊了。可是這種回避,卻是霸圖粉絲并不欣賞的風格。

    既然覺得有嫌疑,干脆就揮拳那里打爛好了,為什么要回避呢?

    大家都太習慣韓文清那拳法家的勇猛了,對于宋奇英的這種百般謹慎,非常非常不適應。

    所以未中方銳的埋伏,他們也沒辦法有太開心的。他們所期待的,不只是沒中埋伏而已,他們希望的是自家的選手可以砸爛對手的埋伏,讓他們知道陰謀陷阱都只是紙老虎。

    可是宋奇英面對一個疑似陷阱,就退讓了。

    轉播中的潘林和李藝博倒是在夸獎他這年輕輕輕就有的謹慎和冷靜,但是霸圖鐵粉的心中,挺不是滋味。

    長河落日退到房門,看起來就要推門離開了,誰想這一推力道極大,這竟然是一拳,長河落日一拳將房門給砸飛出去了。

    這是要干嘛?

    所有人呆住。

    長河落日卻已經從門里走出,飛快幾步后,轉身,視角掃了掃,似在測量距離,然后,疾跑!

    風一般,長河落日從那門口穿進,跳起!

    助跑之后,角色跳得更高,長河落日直跳向對面墻壁,一腳踩上,借力折身,再跳。與此同時,揮拳,通背拳!

    名為拳,實為掌。

    長河落日這一掌按在天花板上,只發出一聲悶響,但是緊跟著。

    啪啦啦!!

    長河落日撞上了天花板,頓時摧枯拉朽般的,天花板被撞開一個大洞,長河落日的腦袋率先探出,視角飛快一轉,已見那邊蹲著的海無量正慌忙轉過身來,雙掌已經推出。

    長河落日立即雙臂一振。

    鋼筋鐵骨,迎上了長河落日這蓄力已久的轟天炮!

    念氣咆哮著,長河落日雖已進入霸體狀態,但是腳下無根,處于浮空中,受到蓄力之后轟天炮的沖擊難免還是有受影響。

    于是,千斤墜!

    長河落日在通背拳后就含胸屈腿,縮成了一團。顯然是為了讓身體快一些進入二層,此時見已躍入,立即再使千折墜,雙腿彈開。踩到了破洞左右的邊緣,將轟天炮帶來的沖擊徹底消除。

    但是海無量新一波的念氣卻已推到,長河落日縱身一跳,幾乎與地面平行撲出。避過這一擊,跟著就勢翻滾,起身,海無量又一掌拍到,但是長河落日還在鋼筋鐵骨的霸體狀態下,這次干脆不做閃避,硬頂傷害,強殺!!

    轟!

    現場爆了。

    方才還有些不滿的霸圖鐵粉們,此時激動得眼淚都快飛出來了。

    是的!這就是他們想要看到的場面。強硬地。兇狠地。不惜一切地直接摧毀對手。

    他們完全誤會了宋奇英。

    這孩子不愧是他們霸圖的好漢,他謹慎,冷靜。但同時胸中卻也藏有勇往直前的熱血。絕不是如他們之前想的,遇到點疑似障礙就躊躇不前的窩囊廢。

    “小宋好樣的!!!”霸圖鐵粉們吶喊著。雖然很快現場的興欣粉支援己隊也發出了給方銳加油打氣的聲音,并且因為人數占據優勢,但是,霸圖的鐵粉們會退縮嗎?當然不會!他們雖然沒有站在比賽場上,但一樣是霸圖的好漢,如果自己沒有這種精氣神,又拿什么來要求場上的選手呢!

    吼吼吼!

    霸圖鐵粉們不顧一切地吼叫著,而勝負的分曉事實上也是很快,方銳的海無量本就沒多少血了。

    贏了。

    宋奇英當然贏了。

    這一場他不贏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但是現場霸圖粉的歡呼,滿意的不單是這個結果,他們更滿意的是這個過程。

    從宋奇英身上,他們看到了他們所希望的未來。

    方銳從選手席出來,搖晃著頭,似乎對于這一局的不是太滿意。但是現場依然為他送上了掌聲。

    連敗了張佳樂和林敬言,追回了興欣原本的劣勢,他的表現毫無被苛責的理由。即便是這一局,或許最后沒能完成他預期的偷襲,但是宋奇英所取的強硬態度,卻也讓方銳最終拿走了長河落日百分之十二的生命。這么算的話,目前興欣還是有一點小領先的。

    “好樣的!”

    霸圖那邊在夸宋奇英,興欣這邊卻也在夸方銳。回到選手席,隊友們對他的表現當然除了贊賞也只有贊賞。

    但是方銳卻還是不滿意。

    “那小鬼,居然給我來這手。”方銳說著。

    “不錯了,也打掉了他一些血。”葉修說。

    方銳連連搖頭:“距離預期也太遠了!”

    “你預期想取走他多少?”陳果好奇問道。

    “當然是直接取下他的首級。”方銳說。

    頓時沒人理他了。

    你當這是網游競技場嗎?那點生命,那點法力,就想取了一個季后賽職業選手角色百分百的生命?

    就算宋奇英是個新人,也不至于被你欺負成這個樣子。

    “UU看書 下一位下一位。”葉修完全不理會方銳,已經在催促下一位上場了。

    興欣的下一位會是誰?

    大家早在方銳下場時就已經在預測著。一般來說不是蘇沐橙就是唐柔了,不過最后電子大屏幕上打出的名字,卻讓大家意外了一下。

    喬一帆,職業鬼劍士,角色一寸灰。

    “居然是派喬一帆上場?”潘林看到后立即就表示了驚訝。

    李藝博這邊想了又想,覺得自己的思路應該是合理的,這才應聲道:“考慮到這場擂臺賽進行到現在的內容,蘇沐橙的話,可能不太是一個合適的人選。”

    潘林一怔,立即明白。

    蘇沐橙是槍炮師啊,超遠射程是她的最大利器。可是這一場打到現在全都是在莊園古堡這樣的室內場景中進行,這實在不利于槍炮師的發揮。興欣選擇了這圖來做擂臺單挑,自然早知這種狀況,所以今天的安排,他們一早就不準備讓蘇沐橙出現在擂臺賽中的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