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多少拳了?

    沒有多少人有耐心一直數下來,但是宋奇英的心里卻數得無比清楚。 m

    164拳!

    對著這面墻,他的長河落日已經足足轟出了164拳。在普通攻擊的拳頭面前,一樓的墻壁看起來十分堅固。

    但是164拳以后,墻上卻也布滿了裂紋,很多地方都已經變得不再平整。

    宋奇英深吸了一口氣。

    就快了。

    他雖然沒有興欣戰隊那樣對墻壁的堅固有清晰準確的認識,但是就在今天的比賽,就在之前幾位選手出場的對決后,他們霸圖的副隊長張新杰,卻已經通過比賽中的一些狀況,對這些東西做出一個大致的推算。

    墻壁,也被他賦予了一個生命值,雖然是一個范圍,但既然是張新杰提出的數據,那這個范圍必然是準確的。

    165,166,167……

    又三拳后,長河落日暫時停下了。

    接下來,就將進入范圍了。宋奇英沒打算再一拳一拳地測試過去。他準備出大招,一擊徹底轟開。

    對面興欣的喬一帆是不是還在,他不清楚,但是他會做出萬全的準備,就當喬一帆還在,就當他已經布滿了鬼陣在等著自己。

    用了160多拳拆倒一面墻,且是在沒把握墻對面的對手是否會離開的情況下。

    這辦法真有點愚笨,但是,很有效。

    至少不會擔心闖入就陷入伏擊。

    因為宋奇英很清楚對手是什么人。是什么職業。在那間房,陣鬼將鬼陣將完全覆蓋,這顯然就是對方選擇那間房的原因。

    都打了這么多局了,對于這圖。霸圖方面也已經看出很多了。

    那么,最后一擊了!

    摧毀墻避,順勢就也可以發動攻擊的一擊!

    宋奇英再次深吸了一口氣。

    出拳!

    猛虎亂舞,直接是70級大招猛虎亂舞。

    頃刻間。不知道多少拳腳掃到了墻壁上;頃刻間,墻壁整個轟然崩塌;頃刻間,長河落日已經繼續向前竄出。

    透過崩塌的磚石碎片,宋奇英已經看到,一寸灰,就端端地站在墻壁的那一端,單手握刀,橫在胸前。

    鬼陣?

    宋奇英第一眼確認一寸灰的位置,第二眼就可以確認四下有沒有鬼陣。

    沒有。竟然沒有?

    雖然就算有鬼陣落位。宋奇英也會讓長河落日沖上強殺。但是在發現沒有后,他心中反倒升起一絲異樣。

    不過霸圖的好漢在下定決心之后,是絕對不會退縮的。

    猛虎亂舞。沒有停歇,就這樣直沖而上。踩著那片廢墟。

    所有觀眾眼睛瞪得極大,望著這一切,但是所有人的視線,此時幾乎都不在長河落日身上。包括此時電視轉播的鏡頭,也不是對著這猛虎一般沖出的角色。

    鏡頭對準的是他的頭頂上方,這間房屋的天花板。

    就在長河落日轟塌了墻壁,大步流星沖上時,天花板突然開始墜落。

    觀眾們顯然早就知道這種可能,他們從上帝視角上一直看到的就是喬一帆在操作著一寸灰忙碌這事。

    但是此時依然有人發出驚叫。

    比起墻壁遠要脆弱的天花板,就在長河落日揮拳擊打墻壁的時候,喬一帆也操作著一寸灰,跳躍著,一刀一刀地,劈出了三道深深的痕跡。

    于是當墻壁崩塌時,這本就已經有些搖搖欲墜的天花板,失去了最終的支撐力。

    墻倒了,房頂塌了。

    但是差不多的音效,卻讓宋奇英一開始沒有留意到這一點,當他察覺時,只覺得視角內一片陰影遮了下來。

    宋奇英立即意識到發生什么。

    猛虎亂舞。

    他繼續操作著長河落日,竟是將這塌落的天花板給轟散了。

    “好!!”宋奇英的強硬,讓霸圖鐵粉們由衷地叫好。

    但是此時一寸灰手中雪紋光芒閃動,鬼陣已經降下。

    喬一帆大致也可以判斷出宋奇英的長河落日在什么時候可以破開墻壁,但是他卻沒有事先布下鬼陣。

    因為鬼陣并不是墻壁,不是讓人無法進入的堡壘。宋奇英既已做出了強攻的姿態,那么即使地上鋪有鬼陣,他也一定會有選擇的踏入。

    事先將鬼陣暴露在對方面前,反而會讓對手知道如何進退,反而不美。

    所以喬一帆先不出手,直至戰斗觸發,對手逼上,已無退路時,出手!

    這才是職業選手的風范,是職業選手和普通玩家意識上最大的區別。

    而對天花板做出的手腳,更是起到分散宋奇英注意力,讓他處于進退兩難的進地。

    宋奇英選擇的方式,簡單直接。

    于是喬一帆也不客氣,就照著他的簡單直接,周密布局。

    只是劈松天花板這樣的手腳,一開始真沒多少人想到。

    暗陣!

    一寸灰第一個釋放的,是讓角色致盲的暗陣。

    剛剛從砸下的天花板中掙脫出來的長河落日,已經失去了打斷吟唱的機會,此時鬼陣落下,除了快些避出鬼陣范圍,別無他法。

    沖!

    長河落日繼續沖。

    只是兩步之后,他就已經因為暗陣的籠罩,失去了光明。

    宋奇英的視角已是一片黑暗,他的操作并沒有停,長河落日還在繼續向前沖,向著印象中一寸灰所在的位置,揮出了他的拳頭。

    崩拳!

    拳出,獵獵作響。但喬一帆怎么也不至于連對方摸黑的攻擊都避不開,一寸灰早已經輕巧地向后一退。

    宋奇英腦中存留的印象至此已經不在。他只知這一拳沒有中,但是一寸灰去了哪里?左?右?后?左后?右后?

    根本沒有遲疑。長河落日拳再出,一步踏前,雙虎掌!

    “啊!!”現場響起一片驚呼。

    宋奇英的視角明明還是漆黑一片,但是這一步。這一雙虎掌,卻好像完全看到一寸灰位置似的。走位,出掌,無比針鋒相對。

    張開的雙掌。一下子籠罩了很大的空間,左、右,都已經不是一寸灰可以閃避的方向。

    只能再退!

    啪!

    雙掌沒有擊中任何目標,這只是最終發力時掌與空氣的碰撞,卻也抖落出這樣的脆響。

    兩擊,都不中。

    但這可都是宋奇英在摸黑的情況下做出的兩擊。照一般人的想法,被暗陣籠罩,那就已經是任人宰割的節奏了,哪想到宋奇英的長河落日卻還是步步進擊。逼得喬一帆居然沒辦法繼續攻勢。

    喬一帆心下也有點懊惱。他后悔一開始就沒大范圍的走位。躲個干凈。

    宋奇英兩擊都猜中他的位置,第一擊是印象,第二擊呢?這大概只是他心中一往無前的精神。

    在黑暗中。在不知如何選擇才是出路的情況下,霸圖的選手。那就只會先前了。

    這一點,自己一開始就應該考慮到的。就算沒有大范圍走位,也不該也后退,退,那正配合了霸圖選手喜歡的進啊!

    雙虎掌,讓喬一帆除了退沒有別的走位方向,但在這一退中,他終于做出反擊。雖然他知道這會徹底暴露自己的位置,但是再被宋奇英這樣步步進逼,暗陣浪費了不說,很可能還被對方摸黑占了上風。

    月光斬!

    刀光閃,風聲起。

    宋奇英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他可以聽到。

    是斬擊。

    而眼前的一寸灰是一個陣鬼,他的斬技,無非就是低階的那幾個。

    鬼斬、月光、滿月。

    三個技能,正前方,會有怎樣的攻擊角度?

    宋奇英的嚴謹,讓他在瞬時間對這些就有了精確的盤算。操作下去,長河落日身形一錯。

    觀眾再次驚呼。

    這一月光斬,居然被長河落日躲過去了,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的情況下躲過去了。

    旋風腿!

    長河落日背身跳起,旋出一腳,腿風掃過,將一寸灰完全籠罩其中。

    不只躲過了攻擊,還做出精準的反擊,觀眾已經不知說什么好了。

    中!

    沒辦法閃避的一寸灰,只能硬接這一腳。太刀立在身前,匆忙中出了一個劍客系的格擋。

    一寸灰被掃退,長河落日剛一落地,腳尖一點,卻又再度躍起。

    伏虎騰翔!

    長河落日飛身躍起,追著一寸灰便踩了過去,那模樣,哪有一點像是看不到東西的?

    一而再,再而三,觀眾卻還是忍不住要驚嘆,更別提潘林在轉播中的大呼小叫了。

    宋奇英表現精彩,但是喬一帆可也沒有就此喪失斗志,一寸灰拎刀的架式依舊穩定,他做好了隨時反擊的準備。因為這一擊,應該不中!

    不中!

    果然如喬一帆所料,伏虎騰翔最終是踏了個空。

    宋奇英的攻擊節奏、思路,都很準確,UU看書 w但是,看不到終究是看不到,喬一帆在格擋時做下的手腳,是宋奇英憑手感完全沒辦法捕捉到的。

    最終的結果,與他意想的發生了偏差。

    宋奇英已經足夠冷靜,但是,他的對手同樣沒有慌亂,在觀眾大呼小叫的驚詫中,他同樣冷靜。致盲是劣勢,他最終還是利用到了這一點,他的這個暗陣,絕沒有浪費。

    滿月斬!

    一刀跟在了躍空的長河落日身后,正中后背,順勢將其送得更遠,直落墻角。

    而后,刀身鬼神之力閃動,冰魂釋放,冰陣落下。

    然后灰陣。

    然后瘟陣。

    喬一帆冷靜地發起了攻勢。

    PS:  每天都幾點更新我也模糊了,反正寫好就更!(其實一直也是如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