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榮耀!

    兩個大字在電子屏幕上閃耀著。 M

    無論過程怎樣,比賽都只會走向一個結果:勝負。

    這一局,勝利屬于興欣的喬一帆,如潮的掌聲,頓時在蕭山場館內響起。

    宋奇英很遺憾地走出了比賽席。滿場的掌聲,都不是送給他的,但他也沒有低下頭。對手的發揮固然出色,但他也沒有什么丟臉的地方。

    或許,就是一開始的思考還不夠細致。

    宋奇英一邊走下賽場,一邊已經檢討著自己。腦中不由地就浮現起了長河落日被塌下的天花板砸得失去先機的場景。

    如果是副隊的話,一定不會遺漏這一點的。宋奇英的朝霸圖選手席上的某個人看去。

    他是拳法家,是霸圖戰隊選中,將在韓文清退役后接過大漠孤煙的選手。這一點,戰隊絲毫沒有掩飾,霸圖就是這么一支痛快爽利的隊伍,從上到下,方方面面都是。

    宋奇英不會拒絕這一安排,他以此為榮,但是他也不會掩飾他內心的想法。他的職業雖然是拳法家,他也很喜歡這個職業,但是要說選手的風格,他卻更欣賞他們霸圖的副隊長張新杰。

    謹慎、周密,不露破綻。

    這種穩扎穩打的風格,或許在很多人眼中不夠熱血,但是宋奇英卻覺得這很酷,或許這正是因為他天生的性子使然。

    霸圖戰隊沒有對他刻意的要求,他也沒有將自己刻意塑造成張新杰的樣,但是依照自己喜歡的風格發展下來。霸圖上下卻都認為他就像個小張新杰。

    宋奇英并不介意這一點。他沒有刻意去模仿,這就該是屬于他的風格。

    但是,還不夠啊!

    檢討著比賽,宋奇英尋找著自身的不足。而這時。他們霸圖守擂的壓陣選手已經站起。

    韓文清,只能是韓文清,必須是韓文清。

    他可以做出適當的退讓,但如果在關鍵的季后賽里。他甚至干脆沒在擂臺賽里出場,那么霸圖粉們一定會非常失望,霸圖的選手們可能也會非常不安。

    十年隊長,十年支柱。

    若論對戰隊的影響力,韓文清絕對是首屈一指。哪怕是他的宿敵葉修,在嘉世最后卻也有一個并不讓人愉快的結局。后起的選手中,王杰希或許是最接近他的一個,他在微草戰隊的影響力也是如日中天。但是比起韓文清,他卻還是要遜上一籌。

    韓文清是用自己的個人精神和魅力影響著整支隊伍。霸圖如今這種風格。不得不說就是因為他們從一開始的核心和隊長就是一個這種風格的選手。由此形成并延續至今。

    但是王杰希于微草呢?他是改變了自己的風格,融入隊伍,最終和隊伍一起取得了兩次冠軍。論成績。他兩次冠軍確實比一次冠軍的韓文清更出色,但論對隊伍的影響。他明顯還是比不了韓文清。

    而現在,這位十年隊長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不知道第多少次,要為霸圖守好那最關鍵的一關。

    遠道而來的霸圖鐵粉們,像是突然被點燃了似的,狂呼起來。韓文清也沒有對粉絲們的期待有所謙讓,向著客隊粉絲的客臺,伸直了胳膊,伸出了拳頭。

    呼聲更盛,這時宋奇英也已經走下臺,正走到韓文清身前。

    韓文清的拳頭隨即低了下來,朝他揮了過來。宋奇英立即會意,立即也伸直了胳膊。

    對拳!

    “隊長加油!”宋奇英大聲說著。

    “嗯。”韓文清點了點頭,邁步朝著場上走去。

    霸圖是處于劣勢的。喬一帆最終擊敗宋奇英后,損失了百分之六十一的生命,尚有百分之三十九。

    這個優勢算是相當明顯了,可是此時韓文清向場上走去,觀眾席上那些霸圖鐵粉的眼中,竟然沒有絲毫的擔憂,有的都只是豪邁。

    比賽總有勝負,這點誰都清楚。

    霸圖粉絲眼中所流露出的,也不是什么必勝的信念。韓文清帶給他們的,是一股堅定的信心。他們無比堅信,只要有這個人在,他們即使輸,也不會輸掉斗志和信心。只要有這個人在,他們就永遠都只會輸人,不會輸陣!

    霸圖,從來不是一支畏懼失敗的隊伍。聯盟初期,他們三次在季后賽被嘉世戰隊殺出局,嘉世戰隊和葉修被稱為是他們的苦手、克星。可是,那又怎樣呢?第四賽季,就在榮耀的最高舞臺總決賽中,他們狠狠地擊敗了嘉世,為自己正名。老一些霸圖粉,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天,那一天,就是對他們霸圖風骨最完美的詮釋。

    不懼失敗,永攀高峰,霸圖就是在這個男人的率領下,走過了這十年。現在,他率領著霸圖,再一次向那高峰攀登,他再一次站到了場上。

    電視解說中,潘林也正無比煽情的訴說著這一切。他的搭檔李藝博正是霸圖出身,經歷了那個年代,技戰術上他現在再看不清,但是對于霸圖的精神,他不會遺忘,因為他也是霸圖的一員,一起在那個賽季瘋狂過的一員。聽著潘林煽情的訴說,李藝博都有些熱血沸騰,都有沖動沖上場去,再次握起鼠標操起鍵盤,狠狠地戰斗!

    “好,現在比賽就要開始了。霸圖十年隊長韓文清,迎戰興欣新人喬一帆。”潘林說道。

    喬一帆雖第八賽季就有注冊,但因為這賽季才在正式比賽中出現,所以說他時,都還是把他稱為新人的。

    開局沒有變化,依舊是直奔正中的莊園古堡。韓文清的勇猛、果斷,只從他角色的走位上幾乎都可以看出。大漠孤煙的進行,是那樣的筆直,筆直地沖向前方。

    堡前堡后,同樣的節奏。

    喬一帆依舊是操作一寸灰正門入,然后很快地,就又到了上一場戰斗的地方。

    “喬一帆還想將這里作為戰場嗎?”潘林說著。觀看了上一場比賽后,大家都已經充分了解了這一處對于陣鬼的發揮是多么地舒暢。房間的大小,周圍一圈的房型,都在一寸灰的穿插中被利用得淋漓盡致。

    什么叫主場優勢?

    這就叫了。

    地形被利用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這等厲害,霸圖的選手坐在臺下都應該看到了,韓文清也不例外,可是現在,喬一帆卻還是想在這里作為戰場,這個有點太一廂情愿了吧?看到他對這一片的高效利用,韓文清會如他所愿地和他在這里決一勝負?

    呃……

    韓文清?

    疑惑,在觸及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卻突然卡了一下。

    這個看起來并不理智的決斷,如果是韓文清做出的話,好像就很讓人接受了。

    因為他向來就是如此,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對別人而言都是不理智的舉動,可是他偏偏就能一鼓作氣地打開局面。

    喬一帆在這個地方又一次擺開局,一般的選手,恐怕不會來,但是韓文清,或許真就會硬生生踏入。喬一帆,或許也就是算準了這位對手的性情,才會做出這種一廂情愿的打算吧?

    于是,大家向韓文清那端看去。大漠孤煙是從古堡后門,而且干凈利落地搜查著,不消片刻,就已將到這處。這次喬一帆不用再劈什么門板了,所以也不會再有聲音提示韓文清,一寸灰,干脆就埋伏在了這間屋,做好了戰斗準備。

    因為塌了一面墻,兩屋貫通,看起來寬敞了許多。韓文清的大漠孤煙到底會從哪一端闖進,喬一帆也并不清楚,只是將一寸灰隱在角落,盡可能地對多方向形成埋伏。

    并沒有等太久,喬一帆聽到了腳步聲。

    移動的腳步,沒有絲毫掩飾,踩著什么,就發出什么樣的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啪!

    忽然又一聲響,讓貼墻靠立的一寸灰都感覺到了顫動。

    這聲音喬一帆無法陌生,就在上一回合,宋奇英操作著角色發出了一百六十多聲這樣的聲音。

    韓文清的大漠孤煙也在捶墻?

    喬一帆心念剛一動,啪!第二拳的聲音也已經響起。

    喬一帆大致已經判斷出了聲音的來向,正看去,就聽轟一聲,視角轉去的墻面,已經破開了一個洞。

    三拳就一個洞?

    這當然不是因為大漠孤煙的攻擊傷害如此逆天,是因為他拳轟的墻壁已經脆弱。

    來來去去這么多場戰斗,全在堡內發生,更多的都是在一層發生。U www.uukanshu.com房間內的陳設早已經爛的爛碎的碎不剩多少了,墻壁也在這樣的過程中多處受損,韓文清顯然只是找了一處受損嚴重的地方,三拳就已經打爛。

    是在發泄嗎?

    大家開始還都這么以為呢!

    但是很快,就見大漠孤煙和一寸灰隔洞相望了。

    看到一寸灰的站位,韓文清自然立即清楚他的想法,他會硬氣地就這么上前,和喬一帆在他所擅長的地形中打開嗎?

    一灰寸手中的雪紋,已經隱隱開始閃動光亮了,但是大漠孤煙卻從那洞瞥了他兩眼后,走開。

    啪啪啪啪,又是數拳,脆弱的墻體又被打穿了一個洞,然后,換位,再打……

    聲音一波一波地,走成了一個圈,喬一帆聽著聽著,臉色漸漸變了。

    宋奇英,那還只是要拆倒一面墻,韓文清,這是準備直接拆了這古堡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