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被破壞的地圖

    擂臺賽,決勝局。

    韓文清上一局雖然最后干凈利落的解決了喬一帆,但在那樣的情勢下,他的大漠孤煙一點傷都不受也絕無可能。此時大漠孤煙的生命還有百分之八十一。

    魏琛的迎風布陣倒是精神飽滿,但是,有多少人會因為這點優勢就看好這位最老的老將呢?別說霸圖粉和中立粉了,此時就是興欣粉,心中也懷著忐忑,甚至有一些,對興欣的部署表示不解。這樣從整體上看興欣的擂臺出場,四號位是不太擅單挑的陣鬼,五號位是老將魏琛,合著興欣就沒有要安排一個猛將在最后收關的意思?

    還是說,第三順位的方銳就被他們當大將使了?他們試圖以三敵五結束戰斗?

    不管哪種可能性,看起來都不科學的。

    潘林和李藝博也談了談這個問題,比賽這時正式開始。

    老將魏琛會怎么應對這決勝局呢?此時大家的好奇倒都多在魏琛身上。然后,就見魏琛出手了。

    角色未動,垃圾話先行。

    “我說小韓,有點不像話啊,怎么把地圖拆成這個樣子了?”魏琛在頻道里說著。

    小韓……

    人們感受到一陣洶涌的寒意。

    論獎勵,都是初代選手,誰也沒比誰前輩,但論年紀,魏琛倒也確實叫得起這一聲。但問題是,韓文清,小韓……怎么聽怎么覺得不對啊!這種含帶親切關懷的稱呼方式,放在霸圖這位十年隊長身上,真是撕碎般的違和。

    韓文清會如何回應呢?

    大家的注意力立即全跑到選手的聊天上去了。

    韓文清沒做回復,看來對于這種沒營養的垃圾話,他根本不想理會。大漠孤煙已經沖出,筆直。

    魏琛的迎風布陣隨即也上路上,只是移動,看起來卻都是那么的疲憊,和大漠孤煙那種行進中的高昂完全不在一個層面。

    “這還怎么打啊?”無數人從雙方表現的精氣神上。就覺得勝負已定了。

    很快,古堡前后。

    內里被拆成了廢墟,但外觀依舊,正門后門的,也還是很完整。韓文清的大漠孤煙后門直入,眼前一片廢墟斷壁,大漠孤煙如履平川般踩過。

    因為摧毀,室內的視野開闊了許多。但是韓文清卻還沒有發現迎風布陣的身影。

    “沒有再走中路嗎?”韓文清當然也是要思考對手的判斷和舉動的。古堡要被利用的主場優勢自然就是屋內結構,現在既已被拆,優勢不在,魏琛拋棄這片戰場做出其他選手(擇)卻也不是太讓人意外的事了。

    大漠孤煙就這樣從后門進入后,斜穿過了古堡一層,來到了正面大門。視角向著四下掃去,氣度從容。

    但是霸圖粉的心情卻隨著這份從容提到了嗓子眼。

    迎風布陣并沒有去別處啊!

    他依然是來了古堡,只是,他繞向后門了,此時正十分萎縮(猥瑣)地在古堡背面的某個落地窗處向里邊張望著。

    一層的視野是開闊了許多,但也沒像草原一樣一望無際。東倒西歪的各種斷墻殘骸,還是阻礙了不少視線。

    迎風布陣此時所處的位置,并沒有辦法看到此時立在正門外的大漠孤煙。

    于是他換了個位置,繼續猥瑣地偷窺著。讓場外的霸圖觀眾。場下的霸圖粉恨不得沖上去告訴韓文清那家伙更在你的后方鬼鬼祟祟呢!

    這次換位之后,魏琛終于看到了韓文清的大漠孤煙,站在門外,掃視了一下四周,看那意思,是要離開?

    梆梆梆!

    魏琛連忙操作著迎風布陣揮舞著手杖,使勁敲打了幾下窗臺。就算是術士,也有揮舞著武器普通攻擊的動作的嘛!

    死亡之手具體也說不清是什么材料制成,此時和石砌的窗臺相撞。聲音嘶啞難聽。

    魏琛還唯恐韓文清聽不到似的。又用力敲打了一下。

    “這呢這呢!”他還在頻道里嚷嚷著。

    大漠孤煙轉身,視角朝向了這端。

    魏琛很滿意:“看到了吧?”

    韓文清不答。但大漠孤煙已經邁著堅定地步伐沖了過來。

    迎風布陣立即一縮脖子,左?右?觀眾知道,但韓文清不知道。迎風布陣縮著脖子走出數個身位格,又是一處可觀察的窗口,而后偷眼朝內再一張望。

    韓文清的動作真是快,大漠孤煙已經就要沖到那窗前了,看起來是準備直接破窗沖出。

    “真是個破壞份子啊!”魏琛嘟囔著,迎風布陣的死亡之手被拎起,咒術之力閃動著,現在就已經開始了吟唱。

    他準備偷襲,但是這一點,人人都意料得到,韓文清如此老練的選手,又怎會毫無意識?

    砰,窗破,迎風布陣這邊下意識地死亡之手就是一提,但是……窗破,卻沒有人跳出。

    大漠孤煙擊碎了窗體,跟著就橫向移動,數步后,又一面窗。

    砰,再破,還是不見人。

    “抖這小機靈,真沒意思,不和你玩了。”魏琛頻道里說著,迎風布陣轉身就走,是真的走。

    砰!砰!

    韓文清今天真成了拆屋工,大漠孤煙又碎了兩面窗,第四次時,角色直接沖出。

    左!右!

    視角飛快向兩端一轉。

    沒人……

    魏琛剛才撂下那話后,是真的讓迎風布陣就離開了。鬧騰了一通,偷襲最后竟然說放棄就放棄了。

    于是平白又破了兩扇窗,最后以無比兇悍地氣勢殺出的大漠孤煙,看著多少有幾分滑稽。

    滑稽,這字眼何曾出現在過韓文清的身上?

    “活膩了嗎!!”霸圖鐵粉們咆哮著,對于戲耍了他們隊長的魏琛甚是不爽。

    魏琛呢?此時正操作著迎風布陣,在古堡的側面吭哧吭哧往上爬呢,一邊爬一邊時不時地就要朝下望望,在看大漠孤煙是不是殺過來了,那模樣真是相當的慌張。

    大漠孤煙果然很快就來了!

    破窗沖出,左右都沒有人,韓文清哪會猶豫那么多?選了個方向就追了過來。

    霸圖粉們起初還擔心他們的隊長會忘了朝上方看,事實證明韓文清真沒有他們想得那么馬虎,轉過彎的第一個操作,就是將視角從下往上整個一掃。

    慌里慌張的迎風布陣立即被他看到了,總回頭往下看的魏琛當然也立即看到了大漠孤煙。

    迎風布陣的動作連忙加快了幾分,但卻更顯慌張。

    韓文清看著對手就在面前,卻也沒辦法直接攻擊。攻擊距離的,沒有比拳法家更短的。劍客狂劍這些近身系,甚至還可以利用劍的長度來延展攻擊范圍,但是拳法家,雙臂雙腿就是他們攻擊距離的極限了。

    追!

    韓文清當然是不含糊的,飛快在古堡側面一掃,也很快找到了攀爬落點。大漠孤煙飛奔上去,踩踏,跳,借力,起落……

    并不是韓文清刻意練過的攀爬地形,但是十年榮耀的經驗,他的適應力又哪里可以用常理去揣度?他這飛身向上的速度,比起慌張的迎風布陣看起來還要快不少。

    “嘿嘿。”魏琛忽然笑著,迎風布陣居然不向上跳了,死亡之手向下點出,竟然是開始了吟唱。

    大漠孤煙速度雖快,但距離到底還是有一些,想沖上來打斷這吟唱,似乎是不可能了。

    但是看到迎風布陣吟唱,大漠孤煙在跳躍借力那一瞬,借停頓之機卻是一揮手。

    氣波彈!

    低階的氣功師技能被推了出來。

    拳法家沒有任何遠距離攻擊手段,這無疑是一大軟肋,所以他們幾乎都會學習氣波彈這個中距離技能。雖然傷害沒多大,但是對于一些吟唱性的攻擊,至少可以進行打斷。就比如現在,氣波彈直朝著迎風布陣飛去,他若閃避,這吟唱勢必是進行不下去的。

    但是迎風布陣不動。

    “嘿嘿。”魏琛甚至還又笑了一聲。

    啪。

    念氣在他身上開花了,但是死亡之手凝聚的那一團咒術,卻也同時釋放開了。

    真的是同時?

    當然不可能。

    這吟唱既然能完成,說明氣波彈到底還是弱了稍許,UU看書 只是細微到不易察覺,但這個判定,系統還是清晰地做出來了。

    吟唱完成!

    但魏琛也沒有時間再做閃避的操作。好在只是一個氣波彈,傷害不高,沖擊力也沒啥,迎風布陣幾乎連身子都沒有晃一下。

    但是他要的技能到底是放出去了。

    混亂之雨!

    這技能在這種情況下放出,實在是太惡心了。正在跳躍攀爬的大漠孤煙,根本沒有可以閃避的位置空間。

    好在不能閃,卻可以躲。

    韓文清看準了一處有遮蔽的位置,暫時放棄了追殺,操作著大漠孤煙朝那邊一躍!

    混亂之雨亂下,大漠孤煙卻很好地避在了那片遮蓋之下。

    “漂亮!”魏琛居然稱贊著對手,迎風布陣,此時不上,居然也向下一跳。

    這一跳之后,大漠孤煙半個身子暴露在他視角內了。

    施咒的光芒,再度在死亡之手上藹藹浮起。

    鬼影纏身!

    先是這么一個技能。

    大漠孤煙無處可避,此時再跳出,只會被混亂之雨淋中,那樣的話情況恐怕會更糟糕。

    猛虎……竟然真的被困住了,就在這上不著天,下不挨地的半中央,咒術飛來,命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