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小韓啊,你還嫩點。 免費電子書下載 ”

    魏琛最后留在這場擂臺賽公共頻道里的消息,足以讓全榮耀的玩家吐血。

    韓文清如果還嫩點的話,榮耀里還有人敢稱成熟嗎?這家吹起牛來真是一點邏輯都不講啊!

    不過這里到底是興欣的主場,作為興欣粉,這個時候完全可以笑得出來。

    霸圖粉就鬧心了,輸他們不會畏懼,但輸給這么一個家伙真是夠惡心人的。尤其敗陣的還是他們最最尊敬的隊長韓文清。

    沒有人會因為這場失利責怪韓文清,他們已經從隊長身上看到了他一如既往的勇氣和膽色。只怪這個對手太卑鄙,太狡詐,太沒有下限……

    或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家伙,正是韓文清這種耿直打法的克星吧!

    擂臺賽已全部結束,兩位選手同時從比賽席中走了出來了。魏琛自然是滿面春風,揮著手,不要臉的繞場走了整整一圈,路過客隊觀眾席時,瘋狂的噓聲也沒能抑制住他的笑容,他甚至笑得更開心,向客隊觀眾擁手致意得更加認真了。

    現場安保人員如臨大敵,那可是霸圖粉絲啊,向他們挑釁那不是作死嗎?連忙一邊向這邊加派人手以防萬一,一邊派了人過去勸魏琛理性慶祝。

    魏琛倒挺聽勸,很快完成了他的巡回,回到了興欣選手席。興欣的諸位早已經站起身來迎接這位取下決勝局的大英雄。

    “都坐都坐。”魏琛氣宇軒昂,朝大家一揮手。

    大家笑,這個時候誰也沒有去吐槽什么。因為他們都很清楚,這勝利對魏琛來說有多重要,有多么不容易。

    “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魏琛隨后又說道。接下來就是團隊賽,他不在出場名單中。

    “放心。”葉修點了點頭。

    “呼……”魏琛長出了一口氣。回頭,望向電子大屏幕。

    他所做到的一切,他所爭取到的勝利,都清晰地記錄在上邊。這或許不是他取得過的最輝煌的勝利。但卻是讓他最滿意的一次勝利。時間不可能讓他停留在這一瞬,但是眼前的一切一切,他相信自己到死也不會忘記。

    擂臺賽結束,興欣取得了一個人頭分的優勢。勝利對于士氣的提升是顯然的,不過要從實戰角度出發,一個人頭分對于團隊賽的影響向來是被認為是微乎其微的。

    兩隊都沒有返回備戰室,直接在場外開始了接下來團隊賽的部署。

    比賽才剛剛開始!

    兩隊動員的腔調倒是出奇的一致,只是對于興欣而言,這么說是要提醒大家不要因為擂臺賽的勝利有所松懈。而對于霸圖來說。這自然是在鼓舞大家不要受到擂臺賽失利的影響。兩隊說這話的核心思想都是:一個人頭分的優勢不算什么。

    兩隊的氣氛都相當凝重。魏琛在吹噓了一會自己的勝利后。很快也識趣地閉上了嘴,很嚴肅地和大家一起分析起了團隊賽的對策。

    時間過得很快,裁判已經來到場外徘徊。不住地看著表,準備提醒雙方選手開始上場了。

    擂臺賽上輸掉一分的霸圖戰隊。率先起身,沒讓裁判招呼就主動向場上走去。

    韓文清、林敬言、張佳樂、秦牧云、張新杰,和第六人白言飛。

    這是上賽季霸圖戰隊一路沖殺爭冠的陣容,也是人們心目中霸圖戰隊的主力陣容。只是這個賽季韓文清林敬言張佳樂三位選手開始輪換,再加上小將宋奇英冒起,他們的這支陣容出現的次數倒是相當有限,甚至在季后賽的首輪賽事中都沒有排出。

    但是現在,面對興欣,首回合客場,霸圖終于排出了他們上賽季用來爭冠的這支陣容。

    霸圖鐵粉們也立即開始鼓掌、尖叫,為他們的戰隊加油打氣。

    興欣這邊呢?隊長葉修卻只是在歡呼聲響起時隨便朝那邊掃了眼,然后就轉回頭來接著說他要講的話了。

    不過時間確實也差不多,葉修三言兩語后也已經講完。

    “上吧!”在他的招呼下,興欣戰隊這邊出戰選手也站起了身。

    葉修、蘇沐橙、方銳、唐柔、安文逸,都是并不讓人感覺到意外的出場選手。但是,最后站起的這一位……

    “這是誰?”轉播中的潘林都是以不敢確認的口氣疑惑了一聲。

    “羅輯?興欣派出了羅輯?”潘林叫道。

    羅輯……這名字他叫得都有些不順口,因為他幾乎沒有多少次在節目中叫到這個名字的機會。

    常規賽,興欣派出羅輯上場的時刻少之又少,直至到了賽季末段,羅輯才得到了比較多的出場機會。

    但是羅輯不同于魏琛。魏琛在賽季末突然開始出場,大家會想到這是在調節狀態,季后賽要發力了。可是羅輯呢?羅輯是新秀,是年輕選手,他的出場,人們很自然想到的是在狀況允許的條件下,多一些比賽來積累經驗。

    從有限的出場機會中,大家也可以看出,羅輯有一些特質,但是水準還說不上特別優秀。

    這或者是一個會有前途的選手,但是現在,還需要成長。

    人們普遍都是這么認為的。

    但是現在,羅輯,赫然出現在了季后賽第二輪,興欣對霸圖主場比賽的團隊賽名單中。

    “不會是搞錯了吧?”潘林還有點不相信這種可能,沒準羅輯只是恰巧站起身呢?

    然而并不是。

    現場的電子大屏幕,此時已經打出了兩隊的出場陣容名單。羅輯的名字非旦在其中,而且還是在五人當中,興欣是安排了唐柔來打第六人。

    季后賽可不是一個給新人積累經驗的地方,在這片戰場,每隊都恨不得掏出自己的所有武器。

    那么,羅輯,難道就是興欣在這主場準備拿出來對付霸圖的武器嗎?

    現場議論紛紛,網上也到處都是討論的聲音,潘林又要李藝博談談對此的看法,李藝博哼唧了半天,等于是介紹了一下羅輯的風格,至于派他出場的用意,李藝博愣是含糊過去了。

    雙方列隊,場上相見。

    率先握手的,自然是兩隊的隊長。

    十年對手,只在這季后賽的戰場上,兩隊就相遇了足足有四次,也是在這片戰場,結下了結不開的過節。

    而之后的第五、第六、第七賽季,兩隊再未相遇,嘉世戰績開始衰落,韓文清也逐漸露出老態,一切似乎都在告訴人們,這二人的那個時代已經過去,榮耀聯盟已經是年輕人的天下。

    而后第八賽季葉修退役,徹底告別這片舞臺,韓文清成了唯一一個猶自在這場上拼搏的初代選手。

    那賽季,霸圖戰隊季后賽挺快就被淘汰,人們嘆息著,好像看到了一個時代徹底落幕。

    誰想第九賽季,霸圖戰隊就揪起了幾位老將,最后重新戰到了榮耀戰場的最高舞臺。

    然后第十賽季,葉修領著一支自己搭建的新軍,從挑戰賽又殺回了聯盟。

    直至現在,兩人再次在這個結下過節的場上,握手……

    那個時代又回來了嗎?

    看著這一幕,一些榮耀老粉紛紛有一些恍惚感。這兩人的對決,曾是一個時代的記憶啊!那個時代大家本都以為已經結束了來著,可是這兩位,怎么就又撞在了這里呢?

    “有進步啊!”葉修握著韓文清手時說著。雖然是對手,但他或許才是最了解眼前這位的人。為了擊敗他,他也曾絞盡腦汁奮進全力。他熟悉韓文清的意識、操作、手法,稍有變化,他一眼就可以察覺。

    “你的散人也不錯。”韓文清說道。他是有改變,但是說起改變,他又哪有眼前這家伙變得徹底。職業生涯的晚期,他居然干脆放棄了原本最擅長的戰斗法師,操持起了散人這么個古怪職業。可韓文清卻又比任何人都敢肯定,散人,或許真是一個無比適合葉修的職業。因為就像葉修對他的了解一樣,他同樣熟悉葉修有多么可怕。

    榮耀教科書,UU看書 這個綽號可一點也不夸張,只會比想象的更加強大。

    “現在知道怕還來得及。”葉修說道。

    “你是在和我說話?”韓文清冷冷地道,怕?他的字典里什么時候有過這個字。

    葉修笑笑,再不多說什么,和霸圖的其他選手逐一的握手過去,張新杰、張佳樂、林敬言……這都是他無比熟悉的老對手了。所謂的“那個時代”,本就不可能真就是由兩個人鑄就的。無數的人或許已經離開了這片賽場,但是誰知道他們是不是還在世界的某一個角度,注視著他們這些猶自在場上拼搏的家伙們呢?

    轉身,兩隊選手一起邁向了他們的比賽席,角色一個一個開始載入。這些角色,有的人們早已經耳熟能詳,還有的卻是在本賽季才開始嶄露頭角。或許相比起選手,這些角色更能承載榮耀的歷史。當有一天,葉修、韓文清、張佳樂這些人徹底不在場上的時候,那些他們曾經使用過的角色,卻會永遠記載著他們在這場上留下的一切。

    季后賽第二輪,興欣主場對霸圖,團隊賽,開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