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團賽選圖,望月森林。

    圖名一出,解說潘林和李藝博就立即開始了介紹。

    望月森林,雖以森林為名,但事實上森林是這圖的邊界,這圖的實際場景是一處被圍在森林間的小村莊。村落內容豐富,不過布局相對簡單,不至于像城鎮地圖那樣大街小巷。整個村中房屋場景一共就四大處。

    西南角一處鐵匠鋪,東北一處雜貨鋪,東南倉庫,有瞭望高塔,西北一片居住區,有不少搭在樹上的房屋,樹與樹之間還時不時就架起吊橋相連小說章節 。

    房屋場景以外,正南一片池塘,面積不算太大;正北是村莊祭壇,是這整個村落里最空曠無垠的所在了。除此一些成蔭的大樹分布在村落當中,雖不成林,卻也成為了許多掩護和阻礙。

    總體來說,這不是一張正面火拼的地圖,季后賽這樣的大場面,也甚少會有隊選擇簡單圖,大家都恨不能將地圖優勢發揮到最大,都是絞盡腦汁地挑選適合己隊元素的地圖。

    潘林和李藝博介紹完圖,自然就要分析興欣在這圖上有哪些主場優勢了。這個課題無疑比介紹地圖高難度,潘林就多成了提問者,而將話語權交給了李藝博。李藝博硬著頭皮分析,不幾句就要“哈哈”一下,掩飾著內心的不自信。

    比賽卻在兩人的介紹聲中載入完畢,正式開始了。

    興欣,西南角刷新。三面樹圍,東北方向空出,視野的盡頭,可見鐵匠鋪面。霸圖戰隊,那自然是興欣對角線,東北方向刷新,刷新點和西南角刷新點一個模子,也是三面環樹,西南空出一道,可見雜貨鋪面。

    兩隊沿著唯一的方向出發。不大會。興欣戰隊東側出現碧波蕩漾的湖塘,霸圖戰隊西側,莊嚴空當的祭壇徐徐展現。

    興欣主場隊,行動自然是早有計劃的。自湖塘顯露。接下來的方向也就有了選擇。興欣全隊最終是和西北方向移動。向那片居住區扎了去。

    霸圖戰隊。在有了可選方向后,整體移動卻立即放慢下來。

    作為客隊,不如主隊熟悉地圖。放慢節奏本是很平常的事。但作為霸圖戰隊,在這種情況下慢得如此小心謹慎,那可就是極少見的了。

    一方面,可以看出霸圖戰隊確實非常重視興欣;再一方面,卻也看出霸圖不僅僅是韓文清在調整,而是他們全隊,都在他們核心隊長的引領下改變著他們一直以來的節奏。

    李藝博到底霸圖出身,這種調整,他很敏銳地就察覺到了,也很有自信地談論了起來。至于興欣對這圖可利用的主場優勢,以及選擇羅輯在這場出陣的意圖,就這么暫且揭過不表了……

    兩隊各自移動,各不相見,各種暴風雨前奏的感覺。興欣戰隊行動堅決,很多到了居住區,不帶含糊地各自隱蔽,到最后卻就只省了葉修的君莫笑一樣,未往居住里鉆,而是沿著這邊道路,向祭壇方面切了過去。

    所有人一愣。

    因為謹小慎微的霸圖,在抉擇了一番后,最終正是朝著祭壇方向來了,而電視轉播中的李藝博,也正在說這種情況下,地勢開闊的祭壇,可以讓霸圖暫時沒有什么地圖壓力。

    結果這說霸圖呢,葉修卻是比霸圖更堅決地先一步就朝這祭壇方向來了。

    于是當霸圖全隊向這邊進發后,很快君莫笑的身姿就出現在他們視野內了。

    卡卡卡!

    霸圖這邊頓時槍膛連響,張佳樂最為積極,已經開始讓百花繚亂裝彈夾了。

    任何時候總是第一個沖上去的韓文清,此時面對他的多年死敵反倒不動聲色,非旦沒有立即沖上,反倒是停下了腳步。

    對峙,以五敵一,居然是對峙狀態,霸圖竟然沒有立即一擁而上。

    “霸圖表現得相當謹慎冷靜。”潘林把“相當”兩個字咬得特別重。

    “怎么,沒人來嗎?”一看霸圖不動,對霸圖戰隊同樣無比熟悉的,那就立即嘲諷上了。

    但就霸圖這老將班底,再加上對葉修脾性的熟知,這點嘲諷壓根就沒人打理,霸圖五人各干各事。張佳樂和秦牧云兩位槍系已向左右兩翼分散,一邊向兩側拓展視野偵查,一邊也是對君莫笑形成攻擊角落。韓文清、林敬言、張新杰,三人角色呈倒三角,大漠孤煙和冷暗雷頂在前,張新杰的石不轉押在后,徐徐向前。

    沒有像以前一樣以開山裂石的氣勢一擁而上,而是徐徐展開陣勢流露出一副滴水穿石的堅韌毅力。霸圖變得,真的讓人有點認不出了。

    葉修沒有再接著說垃圾話,君莫笑后退。

    他不能不退。

    霸圖散開陣勢,看起來只是幾個簡單的走位換位,但是以葉修眼光,卻一眼看出霸圖這陣勢在攻陣兩端能影響到的區域都相當大,而且收縮自如,可以瞬間集中正中打出霸圖最為擅長的正面強沖。

    “有兩下子。”

    只是區區幾個走位,就讓葉修留下了一句贊嘆。只因他看得出,這陣勢,算是終于把張新杰的才能完全發揮起來了。他一直以來和霸圖氣質有些不相符的風格,在經過霸圖一系列的調整后,開始完美的融入其中了。

    四大戰術大師之一的張新杰。

    初入聯盟就以主力身份拿下總冠軍的張新杰。

    他的能力還遠沒有開發干凈呢!

    葉修退走。

    未做任何嘗試地,就選擇了讓君莫笑退走。

    堅決,干脆,但是卻把猶豫留給了霸圖。

    君莫笑孤身迎上,當然不可能是來一挑五的,興欣自然是有什么部署的,這一點任誰都想得到。

    霸圖對地圖不夠熟,所以無法平白判斷出興欣可以設計出怎樣的埋伏形勢。張佳樂和秦牧云的角色偵查兩翼,確認了沒有左右夾擊的可能性。后路是霸圖剛剛走過的,以開局到現在的時間計算,暫不可能發生繞背。

    這樣看來,葉修單槍匹馬現身的引透,埋伏,必然是在他的身后了。現在他果斷退走,霸圖上,必然是要中埋伏。可不上,繼續這樣拖拉僵持,卻將給興欣完成繞背的時間。

    左右兩端地形張佳樂和秦牧云已確認。祭壇上故意一馬平川,但在祭壇四周,可埋伏的地方不在少數。祭壇也不是十分大,借用四周掩護,形成埋伏也是非常有威脅的。

    霸圖不動,興欣就會趁勢完成這樣的包圍嗎?

    沒有人能真正窺探到兩隊真正的心意。大家只是能知道眼前所見。

    霸圖沒動,興欣這邊,也沒動。

    霸圖不追,于是葉修也不再讓君莫笑繼續退,那邊伏在居民區的興欣四人的角色,同樣不動。

    這對十年對手相遇,居然沒有如大家所想的立即擦出jīè的火花,雙方居然是在這樣小心地相互試探著。要知道,以他們相互的了解,本不需要這樣的試探,雙方早已經知根知底了。

    只是現在,葉修有了全新的隊伍班底,韓文清在堅持了數年不變的強硬,卻也開始率領著全隊嘗試更加靈活。

    兩個職業生涯晚期的選手,兩個競爭的十年了對手,到了這最后的階段,卻都還在孜孜不倦地尋求著突破。

    正因為如此,此時他們才會顯得如此謹慎。他們都想先一步看透如今的對方,而不是將自己貿然地呈現出去。

    葉修不退,韓文清不進,對峙了約有半分鐘,忽然霸圖全隊朝他們前方十點方向斜插。

    這一動,真是疾如烈風,霸圖擅強突的風格在這一瞬間時就展現的一覽無余。他們在調整自身的時候,可沒有就此放下以前所仰仗的最兇悍的武器。

    不過這最兇悍的武器葉修卻是見得慣了,連眉毛都沒動一下,反倒是看他們這兇悍地撲上,微微笑了一下。

    “瞎沖什么啊,沒包圍你們。”葉修頻道里說著。

    霸圖的意圖,他又豈會看不出來。對峙,是故意放出時間讓興欣進行部署,然后半道突然爆發,趁興欣包圍要成沒成的時候,逐個擊破。

    “是的,這你不至于看不出來。”張新杰在頻道里回道。

    “那你是在想什么?”葉修說。

    “選位。”張新杰答。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葉修微一怔,再看霸圖全隊此時的落位,已在祭壇外,身后坦坦大道,可進可退,左右則有樹林相護,比起在祭壇正中裸地暴露著可要強多了。

    李藝博的分析也是如此,不少人聽完后,卻都有些不以為意。

    只是這樣嗎?

    大家紛紛想著。

    就這么一個選位,用得著搞得這么氣氛沉重?霸圖之前就隨隨便便地朝這邊移動,難道葉修一人的君莫笑還能沖上來阻擋不成?

    大家會這樣看,葉修卻不會。

    這確實是一個簡單的選擇,可是簡單的選擇當中,留露出的卻是霸圖的風格氣質。

    如果說以前的霸圖戰隊,是以韓文清這隊長的風格為中心擴散全隊的話,那么,在他們的第十個年頭,霸圖戰隊的風格氣質,終于開始向著他們的副隊長張新杰的方向轉移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