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手”

    這時霸圖的團隊頻道里跳出了兩個字,而早在張新杰這指示發出前,韓文清的大漠孤煙就已經沖了出去,目標,正是小手冰涼,而不是剛剛從他手底下逃開的君莫笑和沐雨橙風。

    到底韓文清才是和張新杰多年的搭檔,在這么一個突如其來的大變化中,只有他可以最快速的,不經提示地就摸準張新杰接下來的思路。

    陣勢向小手冰涼的偏轉,本就是為應對一些意外時的備選。而現在,這種意外的真的發生了,小手冰涼在眼下絕對是比繼續追擊君莫笑和沐雨橙風更佳的選擇。那兩人已經突破了了陣勢,而且得到了方銳的接應,再有安文逸從旁輔助的話,完全已經可以和霸圖這邊打正面了。倒是安文逸的小手冰涼,和那三人的聯系尚有空當可鉆。

    大漠孤煙一個箭步沖上,看似是要直接攻擊小手冰涼,實則,卻是將切斷他與葉修這邊三人的聯系擺在了首位。

    穩妥!

    依然是基于張新杰風格的穩妥思路,這要真照霸圖的舊套路,此時肯定是追著君莫笑和沐雨橙風窮追猛打,不死不休,而韓文清的大漠孤煙肯定是沖在最前方的那一個。

    霸圖的另幾位,在之后看到張新杰的指示也立即反應過來,動作比起韓文清是稍微遲了一點,但也不算遲,立即配合著韓文清展開行動。

    安文逸連忙操作小手冰涼逃走,但是電視解說中,看到這一幕卻讓李藝博大大嘆息了一聲。

    “怎么了李指導?”潘林忙問,季后賽里李藝博這樣清楚地流露出情緒的情況可是極少的。

    “經驗不足啊!安文逸到底還是經驗不足。他完全可以再多停留一會,看葉修他們這邊是不是可以打開局面和他建立聯系,但是他這一跑,反倒是和葉修他們三人的角色拉開距離。這反倒不好處理了。”李藝博嘆道。

    “對哦!”潘林看看想想,發現確實是這樣。

    霸圖的韓文清行動雖快,但若要他們全隊短時間里就對小手冰涼形成包圍那也是不可能的事。他們的意圖,只是布置出針對小手冰涼的攻勢,從而興欣形成牽制,占據局面上的主動。但是現在,安文逸連忙就要小手冰涼逃避,這樣一來反倒是幫了霸圖一把,這要真的順勢將他和興欣分流開,那這就已經不是占據主動的問題。而是奠定勝利的轉折了。

    如此戰機,霸圖幾位老將又怎會錯過?

    爆發!

    積蓄了一陣個賽季的戰力,在這樣的一個賽點面前。還不爆發,更待何時?

    轟轟轟!

    爆炸聲永遠是場上最響亮的聲效,張佳樂的百花繚亂全力發動,技能絲毫不留后手地爆發開來,在場上鋪就了最華麗的光影樂章。

    林敬言的冷暗雷。動作也一下子變得更為機敏。他游走在君莫笑沐雨橙風海無量這三位的身遭,不住地用流氓的那些個技能挑釁著、騷擾著。用虎口拔刀,刀尖上跳舞來形容再合適不過。

    秦牧云的零下九度,則是攻擊小手冰涼最直接的一個。但是他的攻勢,卻也不是攔截,而是驅趕。霸圖現在只希望小手冰涼跑得越快越好。越快,對霸圖就越有利。

    到了這一步,所有觀眾可算是都明白李藝博說的是什么意思了。眼下的局面。是團隊賽中最重要的治療被切分出去,而且有被追殺干掉的危險,這比起之前蘇沐橙被困葉修被困都要被動的多。

    “葉修怎么還不提醒一下安文逸呢!”潘林在解說中焦急地說道。

    “遲了!”李藝博嘆聲道,“霸圖會留給你這種補救的空當嗎?安文逸第一步邁錯的時候,退路就已經全被霸圖給堵上了。沒辦法。霸圖選手的經驗太豐富了。”

    經驗!

    老將身上最為寶貴的財富,在霸圖戰隊不斷地閃現著光輝。他們隊中擁有的可是全聯盟除葉修以外經驗最為豐富的三位老將。

    跑!

    此時的小手冰涼只有跑。興欣頻道里沒有出現什么會干擾到安文逸情緒的話。他操作著小手冰涼,沒命地向前跑著,這已經是他唯一可做的選擇。而這恰恰是霸圖所期待的,他跑得越快,越遠,霸圖就越從容。

    終于,小手冰涼跑得干脆已從葉修他們三位的視野里消失了,他們沒能保持距離,因為他們身邊一直圍繞著攻擊。剛剛從險境脫離的君莫笑和沐雨橙風生命狀況都不佳,霸圖這端又有牧師輔助,根本沒辦法打得太強硬。更何況在張新杰的調度下,霸圖絲毫沒有因為過分追趕驅逐小手冰涼失去平衡,隨著小手冰涼跑遠,霸圖向那邊投入的精力就在變少,到最后,當小手冰涼完全從他們這邊的視野中消失的時候,霸圖戰隊隨之一起追殺消失,只是韓文清的大漠孤煙一人而已。

    韓文清,單挑一個新手治療……

    而這邊,葉修三人在角色狀態不佳的情況下,卻要打霸圖四人,且是帶治療的四人。

    結束了……

    李藝博真的好像說這句話,換是常規賽的一場,他肯定此時就已經要下斷言了。但是,季后賽,充滿了各種高深莫測,他不敢過早的下結論。

    還會有什么變化嗎?

    李藝博仔細思考著,這一想,就想到了興欣的羅輯。

    都這份上了,羅輯還不現身?這位不會是直接派上場來在一旁觀看經驗的吧?

    等等!

    剛想到這時,李藝博腦中猛地閃過一個念頭。

    韓文清的大漠孤煙追殺小手冰涼,這也算是落了單了,如果這時候羅輯的昧光突然出現支援呢?召喚師在牧師的輔助下,欺負一個攻擊距離最短的拳法家,似乎占盡便宜啊!

    呃……大概吧?

    剛剛才那樣想法,李藝博的心神間就已經跳起了一個問號。一般情況來看,這樣似乎是占盡了便宜。但是,那個拳法家是韓文清啊,經驗無比豐富,兇如猛虎的韓文清,安文逸?羅輯?這兩個據說都還是在校大學生的,半路出家的職業新丁,能將這猛虎吃下嗎?

    再說了……李藝博視線一轉。

    就算他們兩人最終拿下了韓文清,恐怕也將大費一番周章,那么另一端呢?葉修他們三人,頂得住帶治療的霸圖四人的強攻嗎?這個交換到最后,吃虧的恐怕還是興欣啊!

    果然,沒有這樣的破綻啊!不愧是張新杰。

    李藝博在霸圖的最后一個賽季,正是張新杰初入聯盟的那一年。最后就在那一賽季霸圖擊敗了風頭正盛企圖四年連霸聯盟的嘉世,才沒讓榮耀聯盟徹底被壟斷。

    一個賽季,張新杰在那時就給李藝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過說起來有點慚愧,那時對這個后輩新人,隊中前輩更多會關注到到的多是他那些機械刻板的生活習慣,作為榮耀選手的才能,多少被他的這些怪癖分散了注意力。直至他們在這個新人滴水不漏的治療發揮下拿到總冠軍后,他們方才真正意識到這是一位怎樣出色的新秀。

    時隔這么多年,李藝博再看張新杰,他的技術更成熟了,經驗更豐富了,但是他的風格,絲毫不變。

    都說韓文清十年如一日地堅持,但是說實話,霸圖一如既往不會改變風格的,其實是張新杰才對吧?讓這人改變他的習慣,恐怕會比殺了他更難……

    兩個都不肯改變的固執家伙撞在了一起,偏偏成了搭檔,偏偏風格上還有一些不兼容的地方,偏偏他們還就這樣頑固地堅持了這么多年……

    他們拿到過一個冠軍,卻沒有開創屬于他們的王朝時代,或許,這就是問題的根源所在。他們一些改變,但是卻又偏偏又都不肯改變。

    而現在,他們當中終于有一位做出了調整,雖然這當中飽含著歲月所帶來的無奈,但是,這或許并不是壞事。這么多年,霸圖的攻防兩端的兩位核心,他們最鋒利的矛和最堅固的盾,這才是真真正正第一次真正兼容地并肩一起戰斗。

    拿下勝利吧!

    李藝博一直是一個非常非常職業的嘉賓解說。可是這一刻,當他看到、意識到霸圖這么多年都沒能真正實現的默契,終于在韓文清職業生涯的末年形成時,他的心義無反顧地站到了霸圖這一邊,他只希望這一切來得不要晚,讓這兩人可以再一次拿到冠軍。

    加油!Uwww.uukanshu.com

    李藝博只能在心里吶喊,他到底還沒失去理智,他若真是在節目轉播中表露出這么明顯的偏袒,大概也就離下崗不遠了。

    而這時,導播也終于切出一個羅輯昧光的小鏡頭。

    昧光一直在動,小鏡頭也就跟了他挺久,從坐標移動上,李藝博終于也確認了羅輯的舉動。

    昧光沒有去伏擊韓文清,而是在向著人更多的這一端戰場沖來。

    果然!

    興欣也不是什么草包,讓羅輯去伏擊韓文清正如李藝博所想,絕不是什么明智的舉動。可是支援這邊,又算是什么呢?四打四,一方帶治療,對興欣也不是什么利好的局面。興欣這時候或許很后悔沒有讓唐柔先發吧?以她的強勢和沖勁,無論在那端強襲大漠孤煙,或是在這邊強攻擾亂戰局,或許都更能制造轉機。

    羅輯,他能干些什么?(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