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比賽勝負已出。但是對于一個季后賽的比賽現場來說,此時的蕭山場館卻顯得有些冷清。太多太多的人都還沒有回過神來。這是興欣的主場,興欣瞬時間逆轉了形勢取得大勝本該是讓他們徹底瘋狂的,但是這個方式,讓他們到現在了還在回味當中。

    直至兩隊選手都進行完了賽后的交流,開始向現場觀眾表示謝意,很多人如夢初醒。

    贏了!

    他們贏了,確確實實地贏了。

    哦哦哦哦!

    歡呼聲乍然間響起,觀眾們的情緒,居然遲到了這么久。

    坐在電視機前的喻文州接到了電話,是黃少天打來的,但是接通以后,聽到的卻全是喧鬧的聲音,明顯來自現場。黃少天,也是回味到這個時候才和所有觀眾一起覺醒。

    “太爽了!!!”喻文州聽到黃少天的聲音在那端嘶吼著。

    “呵呵。”喻文州笑。

    “怎么弄出來的,啊?”黃少天繼續吼。

    “誰知道呢?”喻文州說道。

    是啊!這個問題又有誰會知道呢?

    向現場觀眾致意完畢后,兩隊選手都離場回到了備戰室,稍作休息后就要進行賽后的記者召待會了。

    先出席的是輸掉比賽的霸圖戰隊,隊長韓文清,副隊長張新杰和張佳樂三人出席。一到臺,就見下面記者們一個個都已經是迫不及待的模樣了。果不其然,一宣布開始,第一個讓起來提問的記者連通常情況下對敗者安慰的場面話都不說了。直接就問對今天的比賽有什么看法。

    一個非常公式化的提問,但在今天這場比賽,大家都覺得這問題特別意味深長,問得特別在點上。

    “非常意外。”韓文清答道。

    就四個字?記者顯然都非常不滿意。

    “能不能多說幾句?”有人提要求。

    “興欣在團隊賽中的這種安排。確實前所未見,超乎想象,我們完全疏忽了。”多說了幾句的是霸圖的副隊長張新杰。

    他雖然是以失誤率著稱,但也不可能是零失誤。而他本人更沒有把這當作是自己的標簽,從來不會羞于提及自己的失誤。團隊賽里的這一出,他也將其歸屬到了“疏忽”里面,但是即便他自己如此定義,恐怕卻不會有多少外人會這樣以為。那一幕,可是讓整個榮耀世界都意外,都震驚了,不應該苛責霸圖戰隊沒有事先想到這一點。

    記者們當然也絕沒有在這一點上追究,緊接著就有一位問道:“這場失利。會不會對霸圖接下來的比賽造成什么影響呢?”

    “我想不會。”張新杰說話的口氣。總是那么言之確切。“這樣大規模而又準確的計劃,我認為肯定需要大量的賽前準備。接下來一場,是我們霸圖的主場。”

    “兩場。”這次是韓文清在旁補充了一句。

    張新杰笑了笑。韓文清說兩場。那等同是宣布了下一場是霸圖勝利,這當然也是張新杰也期望的。但顯然他不會在未確實的情況下發出這樣的言論,而且,他還要糾正韓文清這樣說法中的漏洞。

    “接下來一場是我們霸圖的主場,倘若獲得勝利……”

    “不要倘若,肯定是我們勝利好嗎,接下來一場和再接下來一場都是。”張佳樂這次干脆是無情地打斷了。

    張新杰無奈,但是記者們全都望著他,顯然還是想聽到他把之前未完的話說完。張新杰于是也就沒去強調他的“倘若”,而是“如果進行第三場的話,隨機產生的地圖,興欣也不會具備部署這種戰略的條件,所以接下來的比賽我們無需擔心今天這種情況。”

    一般的張佳樂撇了撇嘴,顯然對于張新杰對第三場使用了“如果”比較不滿意。

    張新杰的分析是理性嚴謹。基于這種分析,大家發現確實本場比賽的興欣搞出的場面雖然驚世駭俗,但是也就是贏得了這一輪賽事的勝利而已,對于接下來的比賽,沒有任何戰略上的影響力。霸圖只要調整好心態,不要讓這場失利造成心理上的影響就行了。

    而這一點,對于霸圖戰隊很難嗎?一個個都是身經百戰之輩,有了張新杰這種分析,這場也不過是一輪普通的客場失利,何至于影響到他們的軍心?

    霸圖的情緒相當的穩定,作為這場驚世駭俗中的背景布,他們似乎在比賽結束后就已經調整好了心態,他們的關注點已經是下一輪,甚至下下輪的比賽了,這場比賽中興欣搞出的東西,完全不會成為他們的思想包袱。

    失敗一方的記者招待會,完全沒有讓人感受到失落和低沉,這就是霸圖,任何事都無法阻撓他們挺起胸膛向前的腳步。

    出席招待會的三人隨后再回到了備戰室,大家各自收拾著東西,接下來就已經可以自行離開賽場了。備戰室里的電視中,卻是接下來興欣接受記者招待會的鏡頭,沒有人刻意去回避,大家時不時都會掃上一眼,聽聽興欣要說些什么。

    興欣出席記者招待會的是葉修、方銳、羅輯,三個人。今天的明星會是誰那已經不用多說了,三人這一出來閃光亮就閃個不停,百分之八十都是想抓羅輯的特寫,羅輯當時就幾乎要被閃瞎了,他哪經受過這待遇了。

    “恭喜興欣季后賽取得三連勝。”和勝利一方的采訪總是比較愉快輕松自然一些,一般勝利的隊伍也愿意多聊聊,所以記者們倒不是顯得特別急切。

    “繼上回合作戰中藍雨的黃少天被樹砸到重傷以后,興欣又一次利用了相同的點啊!”再開話題,果然就聊到這個了。

    “哈哈,那完全不一樣的,黃少天那是自作自受。”葉修說道。

    “媽的!”看著電視的喻文州,這時又收到黃少天的短信,連著兩條,先罵了一聲,接著又一條:我一定要弄死這個家伙,你有沒有什么殺手可介紹的?

    喻文州笑笑,沒理,而現場這時候已經笑成一團,喻文州可以體會黃少天此時的尷尬。

    “所以今天才是興欣特意布置的嘍?”有記者接著說道。

    “當然。”葉修說。

    “能不能說下這種事是怎樣做到的?賽前一定做了很多方面的準備工作吧?”記者拋出了他們最關心的問題,所有的視線都已經集中向了羅輯。

    但是沒想到這個問題居然會被葉修搶答:“不需要啊,我們的這位選手對地形有特別敏銳的直覺,他只要隨便看看就知道該怎么弄了。”

    “什么?”所有記者目瞪口呆,招待會一時間竟然安靜下來。

    羅輯汗,羅輯瀑布汗,羅輯伊瓜蘇瀑布汗。

    居然真這樣講嗎!

    羅輯有些不安地偷偷看了葉修一眼,看到的是一副特別從容誠實的模樣。

    隨便看看就知道該怎么弄?自己哪有這鬼一樣的能力?為了精準搞出這次大破壞,他只是隨便用來寫寫算算的草稿紙就用了不知道多少斤,關榕飛那邊也提供了大量的對于游戲內各種物質各方面的數據化信息。這是一個準備了相當久的戰術,在常規賽里使用太過浪費,就是要在季后賽這種關鍵的淘汰賽事里起到一錘定音的大用場。

    過來出席記者招待會前,葉修就叮囑他要這樣這樣講,他還以為葉修是在開玩笑呢!但是現在,他看到了,葉修對著這么多家媒體記者的鏡頭,就是這么輕松自若地扯著謊。

    “居然隨便就能做到?您這是怎樣的能力啊!”記者們回過神來,頓時更加關注羅輯了,稱呼都成“您”,羅輯頓時更慌張了,他當然也只能將錯就錯,迷迷糊糊地編道:“呃,我對榮耀地形方面的東西一直就比較感興趣,這個大概有一定的經驗,也是一些直覺,大概就是這么一回事了。”

    記者們那太善于察言觀色了。葉修是很從容,但這羅輯,到底年輕,似乎有一些倉皇。但是又想想,一個新秀,突然間好像明星一樣被包圍著,有些慌張似乎也是正常的。這個這個……會是真的嗎?

    記者們此時都將信將疑,電視前的喻文州卻已經樂了。這種事,怎么可能?這一聽就是在忽悠吧?哪會有什么笨蛋真的相信啊!

    客隊的備戰室,霸圖戰隊還沒有離開,聽到這一段時,備戰室里頓時安靜了起來。U www.uukanshu.com宋奇英連忙就走到了張新杰身邊:“副隊長,葉修前輩剛剛說這些并不是事先準備的,只是臨時計劃的,那么他們在客場作戰的話也會有這個能力。”

    “笨蛋,這怎么可以相信,是葉修那個家伙在故弄玄虛罷了。”張佳樂立即過來訓起了宋奇英。

    “是這樣嗎?”宋奇英有些茫然,繼續看電視,聽到了羅輯接下來的說辭。

    “經驗和直覺?”宋奇英嘟囔著,偷偷看了張佳樂一眼。

    “你看他那個樣子就是被葉修教他這樣說的啊!”張佳樂對宋奇英說道。

    宋奇英不啃聲,望向張新杰。

    “會有這樣的經驗和直覺嗎?”張新杰說道。

    “你也是笨蛋嗎?”張佳樂各種無語。

    “這方面的信息嚴重不足,或許需要重新做一下評估。”張新杰說。(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