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興欣在賽后接受的采訪引發了熱議。 信的也有,不信的也很多,各大媒體紛紛請求采訪邏輯,都表示想要認真了解一下所謂的對地形的經驗和直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興欣推掉了所有,甚至包括和他們關系一直處得特別好的電競之家的常先。興欣嚴肅表示:大戰在即,作為興欣秘密武器的羅輯完全沒有這個空閑,他需要抓緊一切時間繼續磨練他的“地形經驗和直覺”。

    “上一場還沒有發揮出他的真正實力,畢竟那是我們的主場圖,下一場,才是真的考驗。”葉修無比嚴肅地對直接找上門來的常先如此說道。

    “真的假的啊?”常先雖然和興欣關系好,也是向著興欣的,但就這事吧,就個人角度而言,他是不信的。

    也不只是他,但凡是對榮耀有一定了解的人,都對此保持相當的懷疑。那些立即就開始驚嘆的,大多都是水平未夠看什么都是真的菜鳥。

    常先好說也是跟職業聯賽的專職記者,自己手頭的榮耀技術不提,眼界那就絕不是一般玩家比得了的。聽葉修這說的,左右看了看,沒人,立即壓低了聲音問道:“是不是心理戰啊?”

    “哈哈,是的,就是心理戰。”葉修立即點頭笑道。

    常先哭了。葉修雖然給了他肯定的答復,但就那各種隨口各種敷衍的神色口氣,自己是信呢還是不信呢?

    果然,自己這點微末的道行在這位大神面前是遠遠未夠啊!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無奈的常先,說著廢話打著哈哈離開了。

    “再見。”葉修擋走了常先,回到興欣的訓練室。興欣的諸位都在呢,各守著電腦,氣氛卻是相當隨意。

    季后賽的比賽比常規賽還要密集。主客場趕來趕去的還要消耗時間在路途上,所以季后賽的比賽間隔中想再繼續常規賽那種穩定的訓練節奏是不可能的。所以多是一些暖場、熱身性質的訓練來保持狀態。

    如果說常規賽追求的是穩定,那么季后賽需要的就是爆發。不惜一切,全力以赴的爆發。堅持到最后的,就將是勝利者。松懈的,起伏的,都有可能因此在季后賽里掉隊。

    興欣收獲了第二輪首回合比賽的勝利,這值得高興,但還遠沒到可以慶祝的時候。現在看來,每個人都挺清楚這一點。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梳理著上一場的戰果和心情,為下一場比賽做著準備。

    “走了?”陳果問了一聲葉修,也沒壓低聲音怕影響了別人。因為此時的氣氛就是那么日常那么生活。大家有話就說話,并不是平日里那種需要專注的機械式訓練。

    “走了。”

    “你怎么說的?”陳果問道。

    “羅輯是秘密武器啊,哪能隨便讓他們采訪到。”葉修正走到羅輯身后,拍著羅輯肩說道。

    羅輯身子當時就軟了一下,艱難回頭道:“這個……不太好吧?”

    “放輕松。其實沒你什么事。”葉修笑道。

    羅輯哭,這怎么是沒自己事呢?現在但凡是榮耀滲透到的地方,人們談論的都是他。所謂一戰成名大概就是這種情況了。一夜之間,他的召喚四獸流就不是四獸流了,被人們另起了個名字叫“拆遷流”,看來真是有無數人信了他是可以在瞬間看穿地形而后將其徹底搗毀的拆遷專家。

    羅輯當然也是明白葉修堅持要如此說的用意。不過作為一個新秀,對于這種完全顛倒黑白的心理戰真的是毫無準備,羅輯發現這個世界遠比他想象的要可怕。

    “真的和沒什么關系了。”葉修接著說道。“接下來就是霸圖要操心的事了。”

    “是嗎?那下一場……”

    “當然,下一場你還是要出場的。原子彈就算不用,也要擺在那里震懾對方。”葉修說。

    原子彈……

    羅輯又有些發軟了。

    “你真覺得這樣可以嚇到霸圖嗎?”陳果這時過來說道。她是會在賽后掃蕩各種評論來看,就現在的議論來看,比較有理有據有說服力的論調。都是指出葉修這是在忽悠的。畢竟榮耀這么大的群眾基礎,內里也是有堵多高人的。有很多人已經指出了要做到這種事需要如何如何去做。陳果又是一個完全知道真相的,自然覺得葉修這次這個心理戰實在有點低端幼稚。

    “當然嚇不到。”葉修說,“沒有任何情況會嚇到霸圖,但多少可以讓他們心里有一根刺。哪怕是這樣微小的一丁點優勢,我們也一定要去爭取。”

    “哦……”陳果點了點頭,不再說什么了。竭盡全力,也要去爭取那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的可能性,葉修所做的大概就是這樣的事情。從第十區起家開始,他一路在做的都是這樣的事情。

    霸圖戰隊。

    在昨晚比賽結束后就直接搭乘班機返回了q市,開始備戰他們主場的比賽。

    和興欣一樣,季后賽期間的霸圖戰隊也不會有什么艱苦的訓練。可是這一天,他們的副隊長張新杰的態度可不像是在輕松地調整狀態。訓練室,林敬言湊上去圍觀時,看到張新杰在研究的正是上一場比賽的興欣主場圖望月森林,角色目前所處的場景,正是被興欣完全搞崩潰,最終導致霸圖全隊也崩潰的那一區域。

    “你真信那家伙說的啊!”林敬言拉過一旁的板凳坐到張新杰旁邊看著他研究這一區域,一邊問道。

    “不太信。”張新杰說。

    不太信,也就是說還保留了一點點相信的余地,而以張新杰的性子,此時自然就是想將這最終的一點余地也給完全的抹殺掉。

    林敬言知道沒辦法阻止,張新杰的性格就是如此,是優勢,但有時卻也會是劣勢。葉修那家伙正是戳準了這一點,放那樣的話出來,他也知道騙不到其他人,他就是沖著張新杰來的。也不是要騙倒張新杰,但是卻會牽扯著他的注意力。

    距離下一場比賽不過三天時間,張新杰能弄消楚這個問題嗎?林敬言不是不信隊友,但在這個問題上他確實并不看好張新杰。他看了一些賽后有關這一事件的評論,他比較認可一些論調。興欣將地圖整個區域給搞塌,這不是榮耀的經驗和技術,這是科學……

    科學……這字眼在林敬言看來是那么的遙遠。他在職業圈打拼了九年,很清楚他們這個群體。別說科學了,就是普通的知識水平他們也從來不是一個高端的圈子。他們這里太多的人學歷都特別有限。畢竟他們這個競技項目對選手的年輕化更為看重,大學畢業生的那個年紀,扔在新人堆里那叫高齡。

    張新杰……張新杰雖然號稱戰術大師,思維慎密,但要說學識,據林敬言所知大概也就高中程度吧?昨晚看了好多洋洋灑灑的分析,人家提到的都是微積分之類高等數學知識,多看了幾眼的林敬言昨晚都作噩夢了。

    “這個,拿去給技術部的分析一下會不會比較好?”林敬言出謀劃策。

    “技術部已經在分析了。”張新杰卻不虧是張新杰,林敬言想到的東西他早就已經做過了。

    “哦……”林敬言點了點頭,然后……然后就沒有然后,技術部已經在分析了,但張新杰也還是要看看,就是這樣。

    林敬言于是也不再說什么,順手打開了旁邊的這臺電腦。

    兩支結束首輪比賽的隊伍,為下一輪準備的。當晚,輪回和微草的第二回合首輪比賽,在b市微草的主場打響。

    最終,輪回客場11比7擊敗了微草戰隊。微草戰隊先丟主場,局面較為不利。但是這也符合大眾的預期。賽前的調查中,即使面對兩屆冠軍微草,輪回收獲的支持率也是相當高。賽前有關這組對手炒出“誰將有機會成為嘉世之后第二支收獲三冠的隊伍”的話題,在這一輪勝負出來之后,好像就已經公布了答案一般。

    這一組系列賽好像已經提前終結了一般,那么第一組呢?

    興欣對霸圖,第二回合的比賽如期而至了。但看網上的支持率,主場的勝利,非旦沒有讓興欣提高他們的勝率預測,反倒是下降了一些。

    因為這一輪是霸圖的主場。哪怕是不喜歡霸圖的人,都不會以為霸圖會在第一場的失利后就一蹶不振。哪怕上一輪他們經歷的是那樣前所未見的大逆轉,但是霸圖的好漢,可不是那么輕易就會倒下的。

    q市,U www.uukanshu.com霸圖主場,聚光燈下,兩隊選手列隊場上。

    “怎么樣,找到勝利的方法了嗎?”葉修向霸圖挑釁。

    “你說呢?”韓文清沒有葉修那么多說辭,但氣勢上從來不弱。

    “小張要加油啊!”葉修稱呼張新杰為小張,聯盟中有資格這樣叫張新杰的人可沒幾個。

    張新杰笑笑,這種心理攻勢對他來說是不會有用的。

    “你真無聊。”張佳樂隨后鄙視著葉修。

    “沒來興欣才是你這輩子最大的不幸。”葉修對張佳樂說。

    “滾滾滾。”張佳樂罵。不幸就很刺耳了,前面還有個“才是”,幾個意思?

    ====================

    過渡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