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的,就是為你而選。”林敬言在頻道里答道,冷暗雷,沖上!

    “是林敬言主動發動了攻擊!”潘林立即驚叫,口氣中略含意外。正面強打,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人給葉修和他的君莫笑制造過障礙。霸圖選了一張只能正面強打的圖來打擂臺就夠讓人意外了,再現在,林敬言居然還率先發起了攻擊。

    “難道霸圖找到了什么克制散人打快的方法嗎?”潘林繼續叫著。

    但是緊跟著,畫面中冷暗雷就已經飛出去了。

    “這……”潘林目瞪口呆,這可不像是找到了克制散人辦法的樣子。

    君莫笑追上,現在是葉修順勢開始了反擊,潘林繼續各種激情解說,一旁的李藝博卻沉默不語。

    他細細觀看了林敬言和葉修的交手。他也懷疑霸圖是不是找到了什么克制葉修散人的方法。畢竟,榮耀中現存的經驗最豐富的選手,除了在葉修,那就是霸圖這幾位了。而散人的打法正是需要無比的經驗來支持的,要找出破解之法,或許還真就只能是霸圖這幾位。

    可是,才三個技能……

    三個技能冷暗雷就被君莫笑給震飛了。李藝博沒看出林敬言有什么破解之道,倒是看出了老將林敬言在散人這種高節奏的技能變幻前的力不從心。

    但是……

    葉修順勢反擊,林敬言做出的抵抗,卻還是那么的強硬。

    不周旋,不避讓,也沒有昔日和方銳搭檔時會有的一些猥瑣風,林敬言這完全是要和葉修正面分出勝負的模樣。

    以己之短,攻敵之長。這怎么看也像是意氣用事。可是如林敬言這等老練的選手,又怎么會有這種低級失誤?

    霸圖到底是想干什么?李藝博追尋著答案,很多人都在追尋著答案。

    砰砰砰……

    又是激烈的數合技能交換,兩人的角色再度彈開。

    “這么犀利?”葉修在頻道里微笑道。

    “是的!”林敬言回答,冷暗雷,再沖上!

    并不占優勢,林敬言很明顯的并不占優勢。一套碰撞下來,冷暗雷的生命去了五分之一還多點,君莫笑的生命消耗卻還不占十分之一。但是林敬言卻沒有調整。沒有改變,依舊是這樣的節奏,依舊是看起來根不可能擊敗葉修的套路,正面強打上去。

    君莫笑閃身一讓,變向。退走……

    “咦!”

    無數會看的玩家都疑惑了。

    葉修處理的方法并沒有任何問題,也沒有絲毫破綻。但是這種處理的態度,這種處理的方向,這是……回避啊!

    葉修在回避林敬言的正面強打,林敬言的強攻很有威脅嗎?

    當然,對于觀看比賽的普通玩家來說,林敬言的強攻足夠打爆他們任何人。但是。看比賽,當然是要代入到職業水準去看待了。林敬言所發動的強攻,說要給葉修制造麻煩,這個麻煩恐怕會非常有限嗎?上一回合的較量就可以明顯看出。強打對攻,葉修還是比較占上風的。

    但是,明明可以占據上風的他,卻做出比較被動的回避策略?

    沒給大家太多的思考時間。因為林敬言今天是一門心思到底了,冷暗雷急轉。追著君莫笑回避的方向,再攻。

    君莫笑再讓一步,冷暗雷繼續緊逼……再然后,再然后沒什么退路了,林敬言也是經驗豐富之輩,不可以就放任著你隨便閃來避去,他也會想方法想策略來將對手徹底封殺。地形如果豐富一些,空間再大一些,那么回避的選擇勢必可以多一些。但是眼下,擂臺場,四四方方,就這么大點地,沒有任何遮擋。閃避唯一可靠的,就是角色自己的走位和動作,而且走位還很有局限,擂臺場就這么大嘛!

    于是兩次閃避之后,葉修都被逼得閃無可閃。

    于是,反擊!

    寒光交錯,偶有幾聲兵器的碰撞,冷暗雷的武器用得也是流氓最常用的“爪”類,那也是一件利刃,寒光之中,夾雜著利刃切割出的血花。很快,兩個角色的攻防動作都很快,這完全就是拼手速,拼反應的正面對決。人們只是看兩個角色的動作,已經完全看不清一招一式到底是誰占了便宜誰吃了虧,大家必須還去看角色的生命,通過生命的損耗,才能真實分辨。

    葉修,占優的依然是葉修。

    正面強打,林敬言的流氓并不是葉修散人的對手,這一點,看起來似乎已經沒有什么懸念了。

    但是,林敬言不退,不讓,他堅持著就要以這種方式決出勝負。

    掌聲!

    現場響起了掌聲。

    流氓這個職業,能近,能遠,有控場手段,也有爆發輸出,是一個非常靈活多變的職業。方銳,是林敬言職業生涯中最重要也最可靠的一位伙伴,配合著這位伙伴,林敬言調整過自己的風格,而那時,已是他職業生涯的后半段。而在這之前,林敬言,那也是一個正面強打的狠角。

    唐三打!

    就聽他昔日所用流氓這名字,哪里像是一個畏畏縮縮走猥瑣流玩小手段的呢?

    那時的林敬言,可是追逐著一個個天才的腳步,和他們戰斗,林敬言不想表現出絲毫怯懦和窩囊,哪怕敗,也要站直了沖去,站直了倒下去。

    現在想想,自己倒下去的次數,還真是有夠多的。

    但是,自己從未退縮過啊!

    哪怕是后來有調整風格,不再那樣強大,那也絕不是在逃避。他也有野心,為了那個夢寐以求的冠軍,他也是可以付出一切的。再像最初的唐三打時那樣狂野的戰斗,他一樣可以!

    攔山虎!

    雙月牙!

    傷疤之痛!

    一朵無比鮮艷的血花“蓬”一下盛開著,君莫笑疾行跳走,右肩上猶自在向外流出鮮血。

    “哦,唐三打……好久沒見了。”葉修說。

    “怕了沒有?”林敬言好像葉修似的說著這樣的話,冷暗雷,再上!

    這里的唐三打,不是指如今唐昊所用的呼嘯戰隊的流氓角色,而是昔日林敬言常用的一種流氓技能三段攻擊的技巧。因為正好三段,應了他當時所用角色唐三打名字中的那個“三”字,于是戰隊正好拿來做噱頭,將他這個三段技巧,和唐三打的名字聯系在一起說。

    不過后來榮耀再發展,等級提升,職業技能更豐富,林敬言的這個三段技巧,漸漸就有些過時了,時至今日,已經很少會拿出來用,更加不會是什么招牌。這也就是葉修,換是年輕一輩的選手,恐怕根就看不出剛剛冷暗雷的三個技能攻擊其實還是一門手藝。

    “呵呵,從來都沒有怕過,你知道的。”葉修說著,君莫笑也重新迎上。

    林敬言突然來了這么一手,有點突兀,葉修一時沒防備才中了招。不過就這技巧的話,確實早在當初林敬言使用時他就沒怕過,更何況現在拿出來已經顯得有些不合時宜和落伍。

    “你再試試看!”林敬言卻還在叫著。

    “你真還敢用?”葉修不以為然。

    “你準備好了!”林敬言沒準備再用。顯然他也很清楚這技巧猛然用一次當奇兵可能還能收獲一點效用,把這拿出來當法寶當秘密武器招呼,那就可笑了。會被淘汰的東西,就是因為已經沒有什么價值了。不過他一點也不介意拿來虛張聲勢一下。

    “準備好了,你敢用我就敢打死你!”葉修說。他這邊不虛張聲勢的,直接就是恐嚇,而且是很真實的恐嚇。如今這年頭,林敬言那技巧再用,那完全可以說是破綻,出現破綻直接打死那是比賽中的應該行使的權利和義務。

    于是林敬言果然再沒用,兩人繼續正面交鋒,以狠斗狠。而掌聲一直在繼續。林敬言的打法,或許有一些不明智。今時今日的他,完全可以打得更聰明,那樣或許更可以和葉修周旋下去。

    但是,這里是霸圖的主場,支持著他的是霸圖的粉絲。林敬言的打法不聰明,但正是他們所喜歡的。或許有人會說聰明更能贏得比賽,但是不好意思,霸圖的人所喜歡的就是用簡單粗暴的力量來贏得比賽。這是他們所期待的,同時也是希望戰隊可以來證明。

    或許霸圖戰隊現在正在有所改變,這是他們所控制不了的,但是,現在林敬言的這種戰斗方式,他們打從心眼里喜歡,他們就是因此而喜歡上的霸圖的。

    “加油!”

    “U www.uukanshu.com打倒葉修!!”

    場面并不是林敬言占優,但是霸圖的粉絲們不管這樣,他們的口氣,他們的氣勢,就好像是林敬言在按著葉修往死里揍似的。

    “霸圖的意圖,看出來了嗎?”一路追隨比賽,又跑到了霸圖現場的黃少天這時給喻州發消息。

    “是消耗。”喻州回道。

    消耗,黃少天并不陌生,而且會略有些刺痛的字眼。

    在和興欣的比賽中,這也是他們的戰略意圖:擂臺賽中,消耗葉修。但是結果,他們被葉修反消耗。

    而現在的霸圖戰隊,事實上是和他們完全一樣的戰略意圖:消耗葉修。

    只是他們用的方法不同,他們選了最簡潔的圖,然后用最簡潔的方式,屬于他們霸圖的方式來消耗。

    正面對攻消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