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輸了,而且輸得相當無力。m

    秦牧云的打法雖然不是霸圖粉絲們最喜歡的熱血硬派,但是讓對手束手無策的勝利,他們還是非常喜歡的,現場歡聲雷動,迎接著下場的莫凡。

    他和秦牧云一對一的交手這不是第一次了。上次雖然最終是他勝出,但因為一樣是擂臺賽,當時秦牧云的零下九度只剩百分之十一的生命,最終莫凡的毀人不倦損失了一半的生命才將其拿下,算下來還是他比較吃虧。

    這一次,雙方在狀態平等的情況下交鋒,最終,莫凡慘敗。

    百分之三十一。

    這是當毀人不倦倒下時帶走的零下九度的生命,勉勉強強可以說成是三分之一。

    這就是他又一次面對秦牧云時的戰績。回到選手席上時,一貫撲克牌一樣的臉上都染上了幾分不甘的神色。

    和他關系在眾人當中算是最接近的蘇沐橙拍了拍他,以示安慰。莫凡很是激烈地思想斗爭了一番后,昂起頭來剛要開口,蘇沐橙卻已經不在他身邊。

    “我上場了。”蘇沐橙正在和大家伙打著招呼,隨后就朝著賽臺上走去,興欣下一個出場的選手是她。

    莫凡發呆,好容易準備主動開口說點什么,結果卻……

    “有什么疑惑?”忽然身邊有聲音響,莫凡轉頭一看,是葉修在問他。

    莫凡頭又扭回去了,似乎是在掙扎要不要開口。葉修也不說話,就在一邊耐心地等。

    “應該怎么做?”莫凡頭沒有扭回來,但總算開口了。

    “向他學。”葉修答道。

    “這樣就能贏他?”

    “目光不要局限在這一個對手身上,你的對手會有很多。向他學,目的不是單純地為了戰勝他。而是為了讓你繼續提高,收獲更多的勝利。”葉修說道。秦牧云是莫凡目前所遇到的一道檻,他身上那種職業訓練營出身的素養正是莫凡這個野路子出身所欠缺的。如果莫凡能將秦牧云身上的很多東西納為己用,個人戰力將有很大提升。就說秦牧云最優秀的選位、走位功底,莫凡能學上一些去,那他的煙花式打法也將更加合理更具威脅。

    葉修希望莫凡可以意識到這一點,結果莫凡這邊卻又沉默了。葉修等了會,看他也沒有再開口的意思,于是也不再多說。

    “試試吧!”留下最后一句。葉修離開了。而莫凡,盯著臺上即將開始的新一局比賽,若有所思中。

    擂臺賽第五場,蘇沐橙對秦牧云,一場槍系之間的內戰。

    比賽在清脆的槍響與轟鳴的炮聲中開始。這剛一進入地圖,兩個完全無需移動就已經可以攻擊到對手的遠程同時開始了攻擊。

    槍炮師的射程比神槍手還要遠些,但在擂臺場這張圖上沒什么用武之地,而神槍手的高射速高爆發,讓零下九度此時的攻擊顯得更加連貫密集,沐雨橙風的身邊瞬間就綻放出多處火花,零下九度身邊呢?第一發炮彈這才炸開。雖然一發炮彈就已經能籠罩一個范圍了。但零下九度一個翻滾就已經躲了干凈,其間他的射擊卻一點都沒有停。

    不利!

    對于興欣而言還是不利。零下九度不停的走位和連續的射擊,攻防都不耽誤,明顯比起沐雨橙風要有威脅多了。秦牧云甚至還在讓零下九度逼近距離。槍炮師。是一定要遠程的,但神槍手呢?近距離還有槍體術的打法,拉近距離對蘇沐橙來說也是施壓。可在這張圖上,她卻沒有辦法拉開距離緩解這種壓力。神槍手的槍體術,相比起一般的近戰職業來說粘性可能要遜色一些。但可控制的范圍卻會更大。

    該怎么做?

    莫凡剛剛為自己問過這個問題,而眼下,他卻開始為蘇沐橙擔心起來了。

    場上形勢瞬息萬變,可沒有空閑像葉修和莫凡對話這樣耐心,需要瞬間做出決斷。而蘇沐橙給出的答案是:爆發!

    沐雨橙風的攻擊節奏突然間提升了好幾個檔次,大面積的狂轟濫炸瞬時間將零下九度給籠罩。秦牧云連忙操作零下九度游走,但是沐雨橙風的攻擊像是有什么精準的制導似的,竟然一直死死咬著零下九度不放。

    火力線?!

    有人看出了,這是槍炮師的火力線才應該具備的火力爆發。但是這種距離又怎么可能?火力線的距離極限不是選手的技術原因,而是因為槍炮師裝彈發射的技能慢節奏所限制,太近的距離,槍炮師的攻勢反倒無法連貫。但是此時沐雨橙風的爆發,好像是打破了這個設定的極限。

    “怎么會這樣?”轉播中的潘林已經傻眼了,李藝博也頭痛,他只是模糊的有一些發現,他需要時間來思考和整理,但就今天興欣霸圖這擂臺賽的快節奏,等他整理完了大概已經該下一場了吧?

    “距離并不是不變……”到底還是場邊的職業選手們更高端,霸圖選手席這邊,張新杰已經察覺到了原因。一些細微的變化可能會逃過一般人的眼睛,但他卻從不會漏過。

    “蘇沐橙是將一些可以快速爆發的技能在第一波使用,過程中角色借力后退,在不斷拉開距離的過程中,不斷地選用可以保持攻擊連貫的合適技能來繼續攻勢。”張佳樂作為槍系高手,在這方面極具眼力。

    “是一個在橫縱軸上都可以任意變化的十字火力線!”林敬言說道。

    “好像并不止。”張佳樂說。

    “是的……”林敬言也隨即察覺,“十字型的話,不至于封殺牧云的走位……”

    “是三線交叉的變化。”張佳樂說道。

    “三線交叉的話……雪花狀嗎?”林敬言發散想象力。(想象力不夠的同學看這里:*)

    雪花火力線!

    解說潘林和嘉賓李藝博還在頭痛的時候,霸圖這邊連蘇沐橙這一技巧的名字都起好了。

    “有關蘇沐橙是花瓶的爭論該停止了。”張新杰表示。這等技巧,可是槍炮師的經驗、意識積累到巔峰的杰作,不是隨便什么人都可以用得出來的。

    “這不是早有定論了嗎?”張佳樂納悶,職業圈里好像沒有人認為蘇沐橙是花瓶吧?

    “一直有爭論的。”張新杰說。

    “好吧……”張佳樂不爭辯,他知道這是張新杰的嚴謹病在發作。以他的作風來要求的話,大概沒有任何爭議是會停息的。

    “不過……就這場比賽的話……”林敬言看著場上形勢。

    這場比賽,并不會因此就結束。蘇沐橙的表現已經十分精彩,但是很遺憾,在這張圖上沐雨橙風的后退有盡頭。她的攻擊節奏在這一刻將受到限制。

    “如果反向再來一遍呢?”張佳樂說,蘇沐橙這可變的火力線,既然可退,當然也可進,就是將方才使用技能的順序和節奏反過來罷了。不過再看了兩眼形勢后,張佳樂自己就找到了答案:“牧云注意到這一點了。”

    是的,秦牧云注意到了這種可能性。他的零下九度在火力線中抵受著強攻,但他出色的走位功夫到底還是消化了大量傷害,尤其是避過了很多會導致他攻勢中斷的攻擊。秦牧云很頑強的在槍炮師火力線的壓制下和對手進行著對攻,他在保持施壓,他在堅忍地等待著時機。和場外的霸圖選手們一樣,他也察覺到了蘇沐橙可能會撞到的問題。

    盡頭……就是擂臺場的角度,蘇沐橙一開始選手的就是一個可以退出最遠距離的方位。

    就快到了!

    秦牧云緊盯沐雨橙風的每一步,她會提前做出一些變化嗎?秦牧云沒有忽略這種可能性,他早早針對這種可能性做出了封殺,沐雨橙風,已經只有退到最后角落這一個選擇了。

    到了!

    最后一步,沐雨橙風已經踏出,攻勢將在這里劃下休止,接下來該是零下九度的強勢反擊,將沐雨橙風卡死在這最后的角度。

    轟轟轟……

    最后一步,沐雨橙風爆發出最后的攻勢,明顯也是很清楚這一點的蘇沐橙,在最后一刻不留后手地將可用的一切技能都一股腦地丟了出去。

    “最后的攻勢了。”張佳樂感慨著,雖然是對手,不過這最終的爆發不可否認還是挺悲壯的。

    “不對!”這次卻是林敬言也察覺到了狀況。

    “怎么?”已經放松下來的張佳樂不夠專心,還沒察覺呢!

    “零下九度的血不夠。”一直沒怎么參與討論的韓文清,此時一語中的。

    所有人呆住,U www.uukanshu.com包括場上的秦牧云。

    大家都在狠命地關注著蘇沐橙,關注著沐雨橙風,關注著她的火力線,關注著她可以在這么一個短暫的過程中做出多少攻擊。

    她表現得很出色,但是地圖太小,距離太短,能做到這樣,已經是極致了。

    每個人都是這樣以為的,每個人心里都懷著點嘆息和感慨。但是所有人卻都忽略了,這個極致,在這場比賽中,已經足夠。

    因為零下九度的生命不是百分百,因為他在和毀人不倦的比賽中已經丟掉了百分之三十一的生命。

    百分之六十九生命的零下九度,最終倒在了沐雨橙風最后一波火力爆發中。

    “被騙了,之前的火力線她并沒有做到極致,她留力了,就為積攢最后這波爆發的威力。”林敬言說。

    “不要忽視她的狡猾,這可是葉修的最佳搭檔……”韓文清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