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秦牧云最終還是沒能擋住蘇沐橙的強烈攻勢,零下九度倒下,本場勝出的是,蘇沐橙!!!”潘林這邊激情不已地宣布著勝利,完全不知其實秦牧云距離勝利其實也并沒有那么遙遠。

    如果早一點察覺,如果有所準備……秦牧云心中充滿了懊惱,走下賽臺。迎面看到霸圖下一位出戰的選手走來,他們霸圖的隊長,韓文清。

    “對不起……”距離韓文清還有幾步的時候,秦牧云停下了腳步說道。

    “場外觀戰的我們也都沒有察覺蘇沐橙的意圖,我們都低估了她。”韓文清說道。沒有安慰,沒有為秦牧云開脫,而是拉上全隊一起承擔了這個過失。

    “回去準備團隊賽吧!”韓文清接著說了句后,繼續朝著比賽臺走去。跌倒不怕,但是跌倒后要立即站起來。霸圖的成員就是要有這樣的風骨。

    “是!”秦牧云點頭,歸隊,

    “霸圖戰隊第四位出戰的,是他們的隊長韓文清!!”在潘林的激情吆喝聲中,擂臺賽的新一局開打。

    “韓文清準……”潘林的語速絕不算慢,但是這一次,他才只來自說出四個字,韓文清的大漠孤煙已經一個箭步沖出,超快的移動,衣服與空氣摩擦獵獵作響,大漠孤煙的拳頭已經揮出,跟著就是巨大的轟鳴聲。大漠孤煙居然用他的肉身撞爆了沐雨橙風射來的炮彈……

    “猛虎亂舞!”潘林叫出了技能的名字。而在之前,他還打算以“韓文清準備怎么對付蘇沐橙”這樣的疑問為解說開局,結果他才說了四個字。韓文清的答案就已經甩出。

    猛虎亂舞!開場就是70大招。即使在普通玩家們的對戰意識中,這也絕對是非常莽撞非常錯誤的選擇。但是現在,季后賽,整個榮耀最高端的競技舞臺。享有拳法家職業最高稱號“拳皇”的大漠孤煙,就以這么個一普通玩家都不會選用的方式,大招開局!

    大招為何不推薦起手使用?

    因為大招雖然威力巨大,但在未命中對手的情況下留下的破綻也是極大。所以大招通常都需要小招鋪墊。在確信可以命中的時候再大招出手。

    所以直接大招,都會被視為莽撞之舉。但是當這種事發生在擁有十年榮耀職業經驗的韓文清身上時,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會這樣以為。

    所有人看到的都是一種自信。

    相信自己這一大招出手,就絕對會命中的強烈自信。

    拳風響動,宛如虎嘯。大漠孤煙就這樣直沖到了沐雨橙風面前,直接擊穿了沐雨橙風射出的炮彈,拳出,命中!

    是擂臺場的空間太小?

    不,空間再小。也沒小到開局就可以一步邁到對手面前的地步。是韓文清反常規的舉動。完全出乎了蘇沐橙的意料。就在她還起手試探性攻擊的時候,韓文清堅決果斷地亮出了獠牙,不留后手。全無退路地兇猛地撲了上來。

    開場兩秒,拳皇大漠孤煙完成對槍炮師的貼身。而且是猛虎亂舞的大招直接命中……

    兩秒鐘,韓文清殺死了比賽。

    “結……結束了……”潘林宣布著這一場比賽結束,卻沒有平時那樣為勝利者激情吶喊,而像是嘴里被塞了東西似的勉強擠出了幾個字。

    沐雨橙風還有多少生命?沐雨橙風還有多少法力?這些都是潘林準備在這一局準備慢慢道來分析的信息,但是現在,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在這一刻,沐雨橙風的生命已經是零,這一局比賽已經結束了。

    潘林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今天這場擂臺賽的節奏,已經將他的思維遠遠地拋離了。打到現在為止,哪怕是雙方滿血的戰斗都沒有超過2分鐘的。

    蘇沐橙走出了選手席,神色看起來也不輕松。

    葉修為興欣奠定了幾乎一個人頭的優勢,但是很快莫凡殘敗就將這優勢丟了大半,而后蘇沐橙勝出秦牧云,算是又穩住了局面,結果韓文清上場,以這樣的方式徹底將興欣的優勢給秒殺了。

    至此,興欣和霸圖都各剩兩位選手。韓文清的大漠孤煙雖然剛剛經歷了一戰,但是生命損耗小得驚人,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在完成了消耗葉修的目的后,由霸圖的隊長韓文清親手將擂臺賽拉回了同一起跑線,而此時興欣上場的選手,卻又是一位受限于這擂臺場地圖的。

    方銳,他的猥瑣流在沒有地形條件可利用,純靠技巧來表現的話,對付一些新人效果還算有保障,但是面對韓文清……

    韓文清就算沒有葉修那樣全能,但他走過的橋吃過的鹽一點也不比葉修少。

    “我上了。”方銳簡單地撂了一句,上場了,途中和蘇沐橙相遇時,兩人也只是各自點頭簡單交流了一下。

    今天擂臺賽的高速戰斗,讓選手的更替都好像走馬觀花似的,一個人上場,大家還沒看過癮呢,轉眼就已經要換人了。

    擂臺賽第七場,方銳對韓文清,氣功師海無量對拳法家大漠孤煙。

    一場同系職業的對決,但兩人的風格卻正巧是兩個極端。

    各種猥瑣小手段的方銳和絕對正面強攻的韓文清。

    方銳這種風格當然是霸圖粉絲所不齒的,方銳在他們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異端,而這場對決,在他們心目頓時就成了消滅異端的一場戰斗。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就被點燃了。

    比賽開始,簡單的地圖,飛快地載入速度,進入戰斗的一瞬,海無量立即一個翻滾。

    這是提防著韓文清再次起手就來硬的,不過這一次韓文清的大漠孤煙卻沒有動,海無量自顧自的一個翻滾,像是一個受驚的耗子,現場頓時爆發出一陣笑聲。和站得標槍般筆直的大漠孤煙相比,滿地打滾的海無量真是太糟糕了。

    方銳卻哪管這個,大漠孤煙不動,那么他就繼續動,海無量滴溜溜地一下就滾了好幾個圈。

    大漠孤煙轉了轉身,視角鎖定在海無量身上。

    方銳煩躁,這破圖,根本沒辦法施展他比較習慣的攻擊套路。只是靠走位就想搶入韓文清的死角,簡單就是不可能的事。

    海無量又扭了幾個彎,大漠孤煙還是絲毫破綻不露,只是在海無量沖向毫一方向時,突然踏出了一步。

    觀眾不覺得怎樣,但只這一步,卻讓方銳覺得難受之極。擂臺場本就小,一步,就能改變角色可以掌控的空間,大漠孤煙這一步,卡在了一個十分精準的時段,一步就擠緊了海無量的活動空間。

    韓文清就算經驗無比豐富吧,也不至于掐自己死穴掐得這么一步到位吧?

    “老林你出賣我啊!!”頻道里突然跳出來自方銳的一句話。

    所有人愣,而后反應過來,這老林,指的是林敬言吧?

    林敬言是相當熟悉方銳的,就算方銳職業轉型,對他最了解的也依然是林敬言。而林敬言了解,當然也就意味著霸圖了解,現在的他可不再是方銳的隊友,而是對手。

    是的,是對手。

    那么方銳這理直氣壯的指責可真就讓人無言以對了。更何況,林敬言現在是坐選手席上呢,這隔空對話,他還指望林敬言有什么回復嗎?

    現場自然又是對方銳一輪無情的嘲笑。但是海無量卻在此時突然出手!

    果然好卑鄙,好狡猾!

    眾人驚嘆,那看起來可笑的一句話,原來是分了分散注意力。這樣一句冷不丁,但卻有邏輯可尋的話,還真的很容易讓人分神。

    氣波彈,閃光百裂!

    海無量接連兩個技能,氣波彈在前,晃大漠孤煙的視角,閃光百裂在后,凝聚的念氣以刺穿一切的氣勢自指尖穿出。

    大漠孤煙卻不閃、不避,居然又一步踏向前。

    氣波彈打到了大漠孤煙的臉上,這技能的傷害確實沒多大威脅,但是如方銳這般從遮擋視角的角度發出,又有幾人能不下意識的回避一下?

    韓文清就能!

    大漠孤煙的身形沒有丁點偏轉,就這么直來直去地一步踏上,最快最短,氣波彈炸了,閃光百裂殺到,但是轉眼,念氣全散。

    海無量戳出的右手,赫然被大漠孤煙抬手捉住了手腕。

    空手入白刃!

    韓文清竟然用這個擋拆技能在視角被晃的情況下,準確捉住了海無量的手。

    格斗系,手差不多就可算作是他們的武器。手套拳套,都是直接套在手上。

    擋拆技,先擋,再拆,這是系統的強制判定,U 擋已擋住,接下來的拆,方銳沒有任何辦法應對。

    大漠孤煙順勢一肘,抵在了海無量的前胸,跟著就是一通拳腳。

    同是格斗系,但氣功師要說近身短打的話,和拳法家相比還是有一段距離。

    海無量被打的抱頭鼠竄,滴溜溜滿地亂翻,觀眾們哈哈大笑,正看得爽,大漠孤煙的攻勢卻在此時突然中斷。滴溜亂滾的海無量,居然從他連貫的連擊中脫身逃出。

    這……

    所有人愣。

    他們可一點都沒覺得大漠孤煙的連續攻擊在剛才有什么破綻,但是就這么突兀的,海無量像是被一腳踢開似的,就這么中止了大漠孤煙的連擊。

    “被虐成這樣,真是太不瀟灑了。”方銳居然還在頻道里說話。

    瀟灑?觀眾們又笑了,這兩個字和你這個猥瑣流的家伙有一毛錢關系嗎?
最近更新小說